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72章 瘟疫,人心惶惶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见赵嬷嬷那慌张的样子,韩芸汐以为宫里有消息了,可谁知道赵嬷嬷却气喘吁吁,连连摇头。

韩芸汐极急了,“赵嬷嬷,你说话呀!”

赵嬷嬷上气不接下气,“王妃娘娘,宜太妃她……她要……她写信要去求荣乐公主帮忙!”

“什么?”韩芸汐惊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真的!牡丹院里的嬷嬷说的……王妃娘娘这事不能这么办,太丢人了!”赵嬷嬷又气又急。

韩芸汐更是怒意滔天,她二话不说就往牡丹园去。

连下人都知道这事情这么办会丢脸,宜太妃是疯了还是傻了,居然想出这种办法来。

作为一个男人,即便是普普通通的平民,被逼娶妻都是一件极其羞辱的事情,何况是高高在上的龙非夜?

龙非夜都已经抗旨了,宜太妃再把这件事捅到荣乐公主那去,岂不是自取其辱?

万一荣乐公主把事情公开了,这丢的就不仅仅是龙非夜的脸,还是天宁国的脸;

退一万步说,荣乐公主答应了,不逼婚了,龙非夜会承这份情吗?天徽皇帝会轻易放人吗?最后,受侮辱的还是龙非夜!

韩芸汐气冲冲地冲入牡丹园,此时,宜太妃真在书房里写信。

韩芸汐顾不上那么多,一进门就怒声,“母妃,你莫要害了殿下!”

宜太妃的手一颤,在信上画出一道长长的墨迹,信件毁了。

“母妃,殿下绝对不会答应这件事的,被逼娶就罢了,还要求这人家松口不嫁?这算什么事呀?”韩芸汐气呼呼地说。

谁知,宜太妃却重重放下毛笔,怒声,“韩芸汐,你刚刚说什么?到底是谁害了非夜的?你居然跑到这里来指责本宫?”

“到底是谁害了非夜的?”

宜太妃说着,走了出来,步步逼近韩芸汐,“你说!到底是谁害了非夜的?”

怒气冲头的韩芸汐这才冷静下来,垂下眼睑,沉默了。

宜太妃猛地推了她一把,推得她后退了好几步险些跌倒。

“韩芸汐,都是你,都是因为你!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当初如果不是你不知廉耻自己进门来,今日就不会发生那么多事情了!”

“韩芸汐,你知不知道,皇上就会关他一辈子,皇上正愁着没这个机会呢!”

宜太妃说完这句话,自己就退了,退了好几步,撞在背后的桌上,她一手搀在桌上,一手拧着眉头,十分痛苦。

她不傻瓜,当然也知道写信去求荣乐公主是最愚蠢的事情,可是,她已经没有退路了。

她现在连见秦王一面都办不到,完全不知道情况如何,万一天徽皇帝真的狠下心要囚秦王一辈子,那么接下来天徽皇帝就会有进一步的行动。

秦王的势力会被慢慢瓦解,秦王府也将渐渐的失去在皇族里的地位。

这一切,都是她承受不起的。

先帝已经去了,除了太后和她,所有嫔妃不是殉葬就是守陵,她唯一倚仗的便是这个儿子了。

看着一贯雍容华贵,尊贵精致的宜太妃如此绝望的样子,韩芸汐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婆媳二人都是沉默,许久之后,宜太妃才又重新看过来,冷静地问,“韩芸汐,不求荣乐公主,你有其他办法吗?”

这……

韩芸汐很想回答她,可是,她张了张嘴,却什么都答不出来。

她有办法吗?

她上辈子,这辈子都一贯不屑什么出身,什么家世,最瞧不起利用门路托关系办事情。可是,此时此刻,她却多么希望自己有个尊贵的出身,有个强大的娘家当后盾,有个门路能办事呀!

可惜,她没有,什么什么都……

她的娘家都还要靠她来撑起一片天呢!

宜太妃没有再责骂韩芸汐,转身撕了那封信函,轻轻笑了笑,便离开了。

韩芸汐失魂落魄走出来,漫无目的地在院子里走,然而这时候,夏管家却慌张地跑过来,“王妃娘娘,王妃娘娘!”

韩芸汐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宜太妃都那样说了,如今,除了龙非夜自己妥协,还能有什么好消息,就那家伙的脾气,他怎么可能妥协?

夏管家急匆匆跑到韩芸汐面前来,“王妃娘娘,出事了,出大事了,奴才找不着太妃娘娘,只能找你了!”

“出什么大事了?”韩芸汐这才提起精神。

谁知,夏管家却道,“国舅府的二夫人元宵回娘家省亲,染了瘟疫回来,国舅府一直没敢报秘密隔离了,谁知道,昨天府上的三公子也病了,听说是被传染了!”

韩芸汐算是彻底提神了,要知道,要知道在古代最可怕的不是战争,不是饥荒,也不是洪涝,最可怕的就是瘟疫!

其实,别说古代了,就算是在现代,传染病也是令所有人谈虎色变。

“城外有瘟疫?这么大的事情怎么没听说?”韩芸汐问道。

“王妃娘娘,国舅府的二夫人娘家在浚城,离帝都甚远,听说那儿有个小村子,年前就有疫情了,但是发现得早,没传染出来,朝廷早秘密给……”

夏管家并没有说下去,只做了个“灭杀”的动作,韩芸汐立马就懂了。

在现代,得了传染病者会被隔离,甚至能享受到免费的专人医治护理,在古代一样会被隔离,但是,基本是救不活的,只会被活活烧死,而且但凡接触过的,即便没有染病,一样不能幸免。

这是医学落后的可悲,也是无奈,想必那村子如今已经化为灰烬了吧。

二夫人会染病,那么就说明病毒没有完全消灭,还是传染了出来。

“夏管家,这事你怎么知道的?”韩芸汐认真问。

“王妃娘娘,三公子可是国舅府的独苗呀!皇后娘娘的外甥呢!他都病了,纸还包得住火吗?昨晚上太医院的人就都过去了!”

夏管家说着,拿出几包药材来,低声道,“这是李太医派人偷偷送过来的,让熬成药汤,府上任何人都必须服用,李太医还再三吩咐了,清洗屋舍,保持通风,没有要事最好别出门!国舅府那地儿,更去不得!”

几乎每座府上都会养一位专用太医,李太医来通风报信,想必其他太医也一样,瘟疫的事情终究是瞒不住。

瘟疫病毒会有一个潜伏期,每个人的抵抗力不一样,发病的时间也就不一样,但基本不会超过十日。瘟疫既然在国舅府上传染开了,估计也不会就三公子一人,而且二夫人和三公子之前所到过的地方,见过的人,都有被传染的可能性,一传十,十传百,天知道将来几日还会有多少人发病。

万一没控制住,整个帝都都很危险,想必这个时候太医院要忙疯了吧。

“可知道是什么病?”韩芸汐认真问道。

夏管家心慌慌的,“李太医没说,不过王妃娘娘,既是瘟疫,那铁定……还是赶紧禀了太妃娘娘,咱们府上要早做防备才是呀!”

韩芸汐查看了李太医送来的药材,也没看出个究竟来,毕竟,她对这方面并不非常了解。

“母妃在后院呢,你去吧。”

韩芸汐也没有多想,她还是沉浸龙非夜那事情里,对于她来说,那才是唯一天大的事。

她迟疑了一会儿,交待夏管家秘密到韩家去报个信,便往花园深处里去了。

然而,事情却出乎了韩芸汐的预料。

几日之后,国公府、平北侯府、相府还有几个大世家,甚至是宫里都传出了有人染病的消息,消息根本瞒不住,就连寻常百姓家都开始出现疫情了。

这场瘟疫算是在帝都传开了,疫情超出了太医院的控制,就是连顾北月至今也都无法确定这到底是什么病,整个天宁帝都像是笼罩在灰霾之中,人心惶惶,鲜少有人敢出门。

也正因为瘟疫的事情,秦王被软禁一事的风头自然弱了下来,天徽皇帝一边密切关注三途战场的动静,一边为帝都瘟疫焦头烂额。虽然龙非夜迟迟没有松口让步,天徽皇帝暂时也顾不上他了。

此时,天徽皇帝正在御书房里扶额沉思,薛公公人未到声先道,“皇上,不好了!不好了!”

天徽皇帝怒目朝门口看去,只见薛公公连滚带爬进来,他都还未来得及发飙,薛公公就连忙禀告,“皇上,太后宫里有个宫女发病死了!”

“什么!”天徽皇帝惊得几乎是跳起来,随即怒声,“马上去把顾北月叫过来!”

“皇上,顾太医此时就在太后宫里呢。”薛公公如实禀告。

天徽皇帝立马要过去,薛公公却拦了,“皇上,万万不可,顾太医正亲自在为康宁宫焚药去邪,那边已经不干净了!”

一个地方如果出现病人,那就证明那个地方是危险的了,可是事关母后安危,天徽皇帝怎么能不去探望,他急匆匆就往康宁宫去,一边问说,“好端端的,怎么会染病?”

要知道,宫里染病的几个人都是之前和国舅府有往来的,早就全隔离开了。

薛公公迟疑了片刻,才道,“皇上,太后娘娘前日里偷偷去了一趟国舅府,带了一个宫女过去,染病的就是那宫女。”

国舅府是皇后娘娘的娘家,其实也是太后的娘家,皇后正是太后的侄女,国舅府的三公子得叫皇后一声姑妈,叫太后娘娘一声姑奶呢!

虽然知道国舅府是最去不得的,可娘家唯一的独苗病重将死,太后于心不忍呀!

一听这话,天徽皇帝怒意滔天,冲着薛公公发飙,“胡闹!简直是胡闹!”

当天徽皇帝到康宁宫的时候,顾北月似乎正在和太后说着什么,一见皇帝进来,顾北月就不说了,而太后眉头紧锁,面露难色。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