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73章 威胁,他会懂的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天徽皇帝一肚子的火,不好冲太后发作,便全都撒在顾北月身上了。

“顾北月,这都几日里,太医院至今连这病是什么都不清楚,朕还能指望你们做什么?你这个首席太医是不是不想当了?”

“朕顶多再给你们三日的时间,三日之后,如果还没能控制住疫情,你就休怪朕不留情面!”

瘟疫,大多没有治疗的办法,但是,至少可以控制住爆发的范围,只是,如今连这场瘟疫是什么病都摸不清楚,那也意味着找不到预防和控制的办法。

在这种情况下,为了防止疫情大爆发,波及更多人,只能采取非人道的办法,隔离焚烧掉所有染病者。

然而,对于民间的染病者,官府可以强行这么做,但是,对于帝都中诸多权贵,那就不好一视同仁了。

就像国舅府三公子,都只剩下一口气了,至今还几个太医围着一直在设法抢救。

同是人命,人人平等,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可惜,这就是残忍的现实,一贯云淡风轻的顾北月,这段时间就不曾松开过眉头过。

医者是仁慈的,却常常要做出残忍的选择。

顾北月早就劝谏过了,没办法医治,唯有控制,要控制就要控制全部,不仅是民间,还有皇族贵胄也不能例外,一律焚烧!

可是,天徽皇帝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了,皇族贵胄哪家愿意接受这种安排?一纸令下,下面多少人要反?

且不说别人,就是国舅家那三公子,太后她老人家就不答应了。

然而,这一回,顾北月竟然没有再劝谏,他看了太后一眼,随即认真道,“皇上,或许微臣和太医院真的无法胜任此事,微臣斗胆,向你推荐一个人。”

“难不成有人治得了?是谁?”天徽皇帝惊了。

顾北月不再迟疑,很直接,“秦王府,王妃娘娘。”

这话一出,天徽皇帝先是一愣,随即不屑冷笑起来,“韩芸汐?她懂什么?她是毒医,什么时候变成神医了?”

谁知,顾北月却一脸认真,“皇上,微臣也是刚刚检查尸体才发现不对劲的,染病而死的尸体停放久了,竟出现毒尸斑,如果下官没有猜错,这场瘟疫,不是普通的瘟疫,而是一场毒瘟疫!”

太后宫里的宫女死后,谁都不敢处理,太医院人手不够耽搁了一个多时辰顾北月才亲自赶过来,也正是这样,才让顾北月注意到尸体的毒尸斑,否则,但凡有病死者,立马就给火化了,根本看不出异样。

就这件事,顾北月刚刚就和太后娘娘说过了。

天徽皇帝听了顾北月的解释后,立马就陷入了沉默。

顾北月当然清楚天徽皇帝对韩芸汐的忌惮,只是,他当作什么都不知道,认真问说,“依微臣的经验看,这十有八九就是毒瘟疫了,王妃娘娘毒术高超,必有破解之法!那宫女的尸体还停在太医院,是否请王妃娘娘过来瞧瞧?”

天徽皇帝还是沉默。

这时候,太后却开了口,“皇帝,多少人等着救命呢,事关重大,不容拖延,还是赶紧把秦王妃叫过来吧!”

长平公主之死,皇后发疯,太后恨透了韩芸汐,只是,刚刚顾北月说了,国舅府的三公子顶多只能撑一天,为了国舅府的独苗,太后暂时也顾不上跟韩芸汐计较那么多了,只要有一点点机会,她就得抓住呀!

刚刚才给秦王府一个下马威,现在又过去求人帮忙,天徽皇帝面子上自然是过不去的,心里也不乐意,只是,太后说的没错,这事情,不小!

当然,天徽皇帝也很聪明,他冷冷回答,“顾北月,这是你太医院的事情,你们要请谁朕都不管,朕要的是马上控制住疫情!”

让顾北月出面以太医院的名义去请,韩芸汐也不能得瑟到哪里去!

顾北月大喜,“下官明白,下官这就去办!”

韩芸汐为龙非夜的事情消沉了好几日,又因为瘟疫横行,她这些日子都没有出门,总是坐在龙非夜门口想事情。

她知道瘟疫至今没有被控制住,但是她万万也没想到这场瘟疫竟会是毒瘟疫!

瘟疫,说白了就是传染性强的病毒传染,然而,毒瘟疫却是毒药的传染。

病毒和毒药是不一样的,病毒引起生病,毒药则引起中毒,确切的说被传染的人不是病死的,而是被毒死的!

自然存在的可以引起传染中毒的毒药十分罕见,而人为合成也没那么简单,换句话说,毒瘟疫的爆发概率非常之低呀!

韩芸汐隐隐觉得这事情小有蹊跷,只是,顾北月都派人找上门求助了,她并没有想那么多,立马收拾了下要出门。

然而,出门之前,却被夏管家撞见了,“王妃娘娘,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我去去便来。”韩芸汐淡淡道,她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她要去太医院。

“王妃娘娘,出去不得,外头正乱着呢,万一……”

夏管家的还未说完,宜太妃就缓缓走过来,冷冷道,“夏管家,她要找死,你随她去便是,别回来最好。”

宜太妃说罢,看都没多看韩芸汐一眼,就从一旁走过。

宜太妃为秦王的事情黯然伤神,这些日子来就像行尸走肉一样。

夏管家听了这话,都觉得伤人,何况是韩芸汐呢?

她什么都没说,缄默地看着宜太妃的背影消失在花园里,才回过头,笑着对夏管家道,“夏管家,晚上帮我留门,我一定会回来的。”

这些天来,她都没笑过。

可是,此时此刻,她就在笑,不仅仅笑了,那明澈的眼睛里竟焕发着动人的光彩,像是获得了新生一样。

韩芸汐,她这是怎么了?

夏管家看着目瞪口呆,而韩芸汐没有再多说,毅然转身就走了出去。

顾北月一听韩芸汐到太医院,立马迎出去,“王妃娘娘,下官知道你一定会来。”

“你就这么肯定。”韩芸汐笑道。

她立马和顾北月了解了瘟疫的大致情况,随后两人做了一些简单的防护措施之后,就走入停尸房。

对于古代的医者,韩芸汐心里是敬佩的,他们没有现代那么多先进的防护措施,即便明明知道是传染病,却一样首当其冲,第一时间接触病人、尸体。

一靠近尸体,解毒系统就立马发出了警报,韩芸汐戛然止步,视线专注在尸体上。

几次看过韩芸汐查毒、解毒,顾北月对她特殊的检查方式已经习惯了,他静默地在一旁等着。

只是,没想到韩芸汐竟很快快就得出了结论,她声音响亮干脆,“是毒鼠疫。”

“毒鼠疫?”

顾北月大惊,鼠疫是最可怕的瘟疫,没有之一,他当然是知道的。然而,感染者的症状跟鼠疫完全不一样,毒鼠疫,又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更加恐怖?

“对,就是毒鼠疫,鼠疫和毒鼠疫一开始的传播方式是一样的,都是通过老鼠身上的跳蚤传染。”

韩芸汐一脸认真、专业,她心下是庆幸的,这是毒鼠疫,而不是鼠疫。

鼠疫起于跳蚤传播,病毒传播开之后传染方式就多了,甚至打个喷嚏都会传染给别人,在古代这种医疗条件下,这种事情是非常恐怖的,基本一发不可收,极难控制。

史学界里,甚至有人认为鼠疫引发动乱,进而引发国家的灭亡,一如明末,元末都有大规模的鼠疫出现。

然而,如果是毒鼠疫的话,传播的方式就只能有一种,那便是跳蚤的传播。

带毒的跳蚤吸血,引起了中毒,换句话说,只要控制住跳蚤,灭杀了毒跳蚤,疫情基本可以被控制。

跳蚤传染?

顾北月虽然听得似懂非懂,但是,他并不笨蛋,连忙问,“如此一来,只要灭杀了跳蚤,阻断传染媒介,便可以控制住感染了?换句话说,如果没有跳蚤,人和人之间是不会传染的。”

“聪明!”韩芸汐笑了。

“这些老百姓有救了!”

顾北月大喜,急急走出停尸房,立马下命令,“来人,传令下去,撤掉所有焚杀计划!召集所有太医还有疫灾司官员开会!”

看着顾北月又喜悦又着急的样子,韩芸汐特心暖。

“王妃娘娘,你定能解毒鼠疫之毒吧,且不说郊外,帝都里就有上百号人等着救命了。”顾北月认真说。

韩芸汐正要回答呢,谁知道顾北月却又道,“王妃娘娘,情况最紧急的莫过于国舅府的三公子,前日连太后都过去瞧了,在下估计他过不了明日。”

这话一出,韩芸汐心下就狐疑了,她怎么觉得顾北月似乎在跟她强调什么呢?

“顾太医,你……不会是在提醒我什么吧?”韩芸汐试探地问。

顾北月眼底闪过一抹狡黠,却一脸迷茫地问,“王妃娘娘此话……何意?”

见状,韩芸汐便当自己想多了。

“没什么意思。”韩芸汐笑着,“毒鼠疫当然是可以解的,只是,这药方嘛,我得和秦王殿下商量商量,才能肯定。对了,灭了跳蚤也不是根治的办法,只有广发解药,才能防范于未然呀!”

说韩芸汐趁火打劫也好,自私也罢,顾北月派人到府上找她的时候,她立马就看到解救龙非夜的希望了!

这场瘟疫发生在帝都,一旦没能控制住,势必引起动荡的,甚至连国家大政都会受到影响,而且,想必很多染病的人,皇帝和太后都急着想救。

别的不说,就国舅府那位独苗三公子,那可是太后掌心里的宝呀!

顾北月眼底的笑意又浓了几分,可惜,韩芸汐并没有注意到。

“王妃娘娘,难不成殿下才知道毒鼠疫的解药药方?”顾北月问道。

“秘密!”韩芸汐乐了,“顾太医,把我的话带给皇上,他会懂的。”

龙非夜,你拿先帝特权令救我,那么,今日我韩芸汐为你,威胁当今皇帝!

韩芸汐说罢,便在一旁坐下了,她就在这等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