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74章 心切,我来救你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啪!”

一声巨响响彻空荡荡的御书房,这不是今天天徽皇帝第一次摔折子,却是摔得最响亮的一次。

顾北月站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他已经把韩芸汐的话带到了。

太后坐在一旁,亦是怒不可遏,“好个韩芸汐,她是什么意思?”

“顾北月,你太医院就没有毒医会解毒的吗?”天徽皇帝怒声质问。

太医院自然是有配毒医的,只是,估计他们连毒鼠疫都没听说过吧。

“皇上,如果他们会解毒,早就瞧出是毒鼠疫了。”顾北月如实回答。

天徽皇帝呼吸都急促了,他站起来,双手负在身后,来来回回地踱步,极其不耐烦。

韩芸汐那话说得好听,解药药方需要和秦王商量,可是这实际上就是威胁他呢!他怎么可以让一个小小的丫头威胁了?

再说了,好不容易在秦王身上揪了个错,可以困住他,怎么可以轻易就算了呢!

不!

他办不到!

“来人,贴出告示,广招毒医,有能解毒鼠疫者,太医院院首的位置就是他的!”天徽皇帝气疯了都。

顾北月这个现任太医院院首一脸平静,并没有开腔。

然而,很快薛公公就进来了,“皇上,太后娘娘,国舅府传来消息,三公子昏迷了!”

一听这话,太后猛地站了起来,“什么?”

“刚刚吐了口黑血就昏迷了,所有太医都束手无策,说是……说是要……准备后事了!”薛公公硬着头皮说下去。

太后只觉得眼前一黑,搀住椅子的扶手才勉强站稳,而来来回回踱步的天徽皇帝早就停了脚步,看了过来。

突然,太后急声,“皇帝,等不了!等不了!韩芸汐要做什么,随她便是了,赶紧让她过去瞧瞧呀!白家就这么一脉单传了呀!”

天徽皇帝眉头紧紧锁着,犹豫不决。

“皇帝!难不成你要眼睁睁看着白家无后吗?”太后怒声。

天徽皇帝非常不情愿,可是,面对瘟疫,面对死亡,他也无能为力,他冷冷道,“顾北月,你去告诉韩芸汐,保住三公子的性命,朕就让她见秦王!”

当听到这个好消息时,韩芸汐雀跃地直接从座位上蹦了起来,天无绝人之路,这一回,她要让宜太妃看一看,没有荣乐公主那样尊贵的出身,强大的后盾,凭借自己的双手,自己的本事,她一样可以和天徽皇帝抗衡,一样可以救出龙非夜!

韩芸汐开心得随手就拉住顾北月的手臂,“赶紧走,去国舅府!”

顾北月看着她那纤细秀气的小手,眼底掠过一抹留恋,然而,他却还是云淡风轻地笑了笑,不着痕迹地挣开了,“王妃娘娘,这边走,马车已经准备好了。”

顾北月的动作太自然了,韩芸汐的心也是坦荡荡,虽然被挣开了,她也没有留意到牵手的事情有什么不妥,两人都不尴尬,双双箭步往一旁侧门去。

顾北月想,正是心无杂念,坦荡荡之人,才敢如此不拘礼数吧。

关于毒鼠疫的解药,韩芸汐有配方,但是没有药,然而,以她一手金针术,保三公子的性命几日,还是办得到的!

何况,就算是有药,这个节骨眼上,见到龙非夜之前她也不会用药。

他们还未到国舅府,消息就传到了国舅府,所以,他们一到门口,立马就有人来迎,急急带他们到三公子的房间。

“顾太医留下,所有人都别进来。”韩芸汐还是老规矩。

这话,却气得老国舅怒声,“韩芸汐,你想对三儿做什么?有什么见不得人了?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担当得起吗?”

“老国舅,我可以向你解释清楚我要做什么?只是,怕你听明白了,就真该给令孙准备后事了。”韩芸汐冷冷说。

“你!”老国舅气结,韩芸汐索性双臂环胸靠在一旁柱子上,一副随便你的样子。

见状,老国舅就着急了,“成成成!你要怎么都随你,赶紧救人!”

韩芸汐这才挺直腰板,进屋去,关门之前,她认真说了一句,“老国舅,直呼本王妃的名讳可是犯上之罪,刚刚就算了,不要有下次了。”

她说罢,才重重关上大门,留老国舅在门口目瞪口呆。

顾北月在一旁看得都不知道说这女人什么好了,这女人真是一点亏都不吃,明明看起来娇弱得很,却敢做敢言敢当。

这样的女人,别说帝都,就是整个天宁国都找不出第二个来吧。

顾北月很庆幸,如果不是穆清武中毒那一回,或许,他也是进不来的吧。

其实,韩芸汐并不需要顾北月打下手,她一个人就可以搞定,只是,像是习惯了,顾北月在就会让他在一旁看着。

本着严谨的态度,韩芸汐再次确定是毒鼠疫之后,便开始施针排毒。

要解毒鼠疫之毒,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解药,如果没有解药只能依靠排毒,减轻症状,延迟毒发时间来维持性命。

不得不说,如果天徽皇帝再多迟疑一会儿,或者顾北月没有及时发现瘟疫为毒瘟疫,这位三公子必死无疑。

韩芸汐尽可能地排出最大量的毒素来,半个时辰之后,她收了针,搞定了!

顾北月及时递上一块干净的汗帕。

韩芸汐笑了笑,接过,“谢啦。”

一开门,国舅爷一家子全都围过来,七嘴八舌地问,老国舅虽然没有再开口,却也紧张兮兮的。

“命暂时是保住了,应该能撑个五六日,要救他,还是需要解药的。”韩芸汐认真说。

“那解药呢!”老国舅忍不住出声。

谁知,韩芸汐却回答道,“那就得等皇上的消息了!”

这话……什么意思?

众人都纳闷了,国舅爷更是非常意外,不明所以,韩芸汐可没时间在这里磨蹭,趁众人发愣,她推了推前面的顾北月,迫不及待离开。

她迫不及待想去见龙非夜呢!

一进宫韩芸汐就直奔悔思宫,天徽皇帝倒是没有食言,不过,他就算想食言也拿韩芸汐没办法。

悔思宫是皇子闭门思过之地,宫殿不大,四面高墙没有任何窗户,就只有一道门,可以想象里头的日子会有多无聊了。

薛公公开了门,“王妃娘娘,请吧。”

韩芸汐是进宫就一路冲过来的,可是,到了这门口,倒有些怯步了,心跳得很快。

龙非夜看到她,会是什么反应呢?

“王妃娘娘,请吧。”薛公公又说了一次。

韩芸汐这才走进去,而她一进去,门就被关上了。

宫内,空荡荡的,除了一间小屋子,什么都没有,屋门紧闭,周遭一片寂静。

韩芸汐走到门口,轻轻敲了敲门,“殿下。”

可是,没人回答她。

“殿下,你在里面吗?殿下?”韩芸汐又唤了几句,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这院子一览无余,不见一人,龙非夜只能在屋里呀,怎么不回答?

难不成出什么事了?天徽皇帝对他动刑了不成?还是病了,也染了瘟疫?

思及此,韩芸汐吓到了,急了,“龙非夜!”

她喊着,猛地一把推门进去,却发现屋内,空无一人。

人呢?

而此时,龙非夜就坐在屋顶上,天生冷峻的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只是,他还是不出声。

“龙非夜!”

“龙非夜你在哪里?你在不在呀?”

韩芸汐走出屋子,心急如焚地大喊。

她越想越不对劲,都快自己没信心了,会不会是天徽皇帝耍了她?龙非夜不会早就……要知道抗旨之罪,按律,天徽皇帝是可以处死他的。

思及此,韩芸汐急急就往大门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龙非夜总算是开了口,“韩芸汐,谁准你直呼本王名讳的?”

一听这话,韩芸汐戛然止步,下一刻随即就转头朝屋顶看去,只见龙非夜高高在上坐在屋顶上,尊贵、霸气、神秘、冷峻、威严,就如同高居云端的神祗,那双深邃的眸子此时此刻正盯着她看。

韩芸汐先是一愣,随即就扑哧一声径自笑了出来,傻乎乎脱口而出,“龙非夜,你没事呀!吓死我了!”

这家伙,居然在屋顶上,外头多少人替他担忧,他倒是闲适得很。

“你害怕什么?”龙非夜挑眉反问道。

呃……

她害怕什么的,刚刚……她有很害怕吗?

韩芸汐仰头看着龙非夜,许久,才扯了扯嘴角,打趣地回答,“我怕你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的,我得殉葬。”

这话一出,龙非夜嘴角的弧度立马就不见了,他落下来,冷冷问,“你怎么进来的?”

这么多天了,母妃都没来,想必是皇帝下了死命令,没想到这女人竟进得来,真令他意外。

然而,更令他意外的是韩芸汐居然回答他,“我是来救你出去的。”

龙非夜好奇了,韩芸汐立马将毒瘟疫的事情告诉他,她说得眉飞色舞,神采奕奕,特别痛快,都没有注意到龙非夜一直看着她,视线就不曾移开过。

其实,他并不需要她救,天徽皇帝没有直接把他打入天牢,而是禁足在宫中,这足以说明天徽皇帝是留了后路,有所忌惮的。

他是所有皇子中年纪最小的,也是外戚势力最薄弱的,能在当年那么激烈的皇位争斗中幸存下来,自然是有他的本事。

天徽皇帝以前动不了他,现在,更轻易动不了。

“你为什么要救本王?”龙非夜又问,饶有兴致的眸光直勾勾逼入韩芸汐的眼里。

这样的目光,霸道得像是可以直侵到她心里去,韩芸汐立马就避开了,心跳砰砰砰不断加快。

谁知,龙非夜却突然逼近,强大的气息一下子就将韩芸汐笼罩,压迫感十足。

因为不想殉葬?

龙非夜想,如果这个女人还敢这么回答,他一定会让她后悔的!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