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75章 母妃,我回来了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为什么救他?

其实,原因很明确的呀,只是,为什么面对龙非夜强势的逼问,霸道的直视,韩芸汐竟会迟疑。

她在迟疑什么,她还有其他答案吗?

“为什么?”龙非夜逼得越来越近了。

韩芸汐急急脱口而出,“因为你拿特赦令救我,我现在也救你一次,咱们俩就一清二楚了!”

谁知,龙非夜冷声,“谁要跟你一清二楚了?”

呃……

韩芸汐愣了,瞪大了眼睛盯着龙非夜看,这家伙……几个意思?

这下,反倒是龙非夜的目光闪躲起来,他立马推开,轻咳了下,冷冷说,“韩芸汐,本王的特赦令不是那么好还的,你还欠本王。”

小气吧啦的家伙!

韩芸汐撇了撇嘴,懒得跟他算的那么清楚,他的问题问完了,该轮到她问了吧。

“你抗旨不娶荣乐公主,才被软禁的吗?”

韩芸汐问这个问题的时候,觉得自己特别傻逼,这是明摆的事情,可是,她就是这么问了。

“是”龙非夜很干脆。

“为什么呀?”韩芸汐连忙又问。

好吧,问这个问题,同样让她觉得自己特别愚蠢,但是,她还是问了。

然而, 这一回,龙非夜不干脆了,他反问道,“这件事跟你有关吗?”

一时间,韩芸汐就哑口无言了,其实,她真正想问的就是这个问题呀,没想到竟被这家伙拿来反问。

拒绝荣乐,跟她有关系吗?

要不,被逼娶一个是娶,娶两个也是娶嘛……他干嘛固执得要把事情闹这么大?

好吧,她承认看到龙非夜那张冷硬的脸,那双冷漠的眼,她就问不出来,万一惹恼了这家伙怎么办?

其实,被逼娶一个已经很憋屈了,没有必要再憋屈第二次,不是吗?

韩芸汐如是想着,心情舒畅多了,“没关系,我就随便问问。”

龙非夜微微眯眼,冷声问道,“你还有其他问题吗?”

“没有。”韩芸汐都没抬头,错过了他眼底的不悦。

龙非夜没再说话,韩芸汐低着头,两人总是这样,说着说着,就突然陷入了沉默。

当然,韩芸汐很快就抬起头来,认真道,“解药药方在我手上,我这就去找皇上,他不放人也得放人!”

其实,龙非夜向来不喜欢也不稀罕让女人帮忙,可是见韩芸汐这自信满满的样子,他竟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嗯,我等你。”

韩芸汐大喜,急急就离开。

谁知道,一出门,就看到天徽皇帝独自一人站在门口,韩芸汐走出来,薛公公就连忙又把宫门锁上了。

韩芸汐从容不迫,不卑不亢欠了身,“皇上这是在等秦王的药方吗?”

秦王的药方?

这个女人,真够伶牙俐齿的!

天徽皇帝的愤怒并没有掩藏,全都写在脸上,他冷冷问,“药方呢?”

韩芸汐慢条斯理地回答,“药方在秦王手上,秦王说了,上头有味药得他才找得到。”

天徽皇帝的双手早就在宽袖中握成了拳头,听了这话,简直是忍无可忍,这个女人威胁他就算了,居然还打着龙非夜的名义来威胁他,她还真会给龙非夜挣面子呀!

谁知道,韩芸汐居然更进一步,她说,“药方的事情还请皇上和秦王殿下商议,如果有需要,芸汐会全力配合寻药。”

这……

这不是要他进去求着龙非夜出来的节奏吗?

天徽皇帝气得险些吐血,杀意都从眼睛里迸射出来了,如果可以,他立马就想将韩芸汐凌迟了!

而此时,龙非夜就在院子里,将外头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他似乎非常满意,嘴角始终是上扬的。

天徽皇帝绝对不可能进悔思宫,更不会和龙非夜商议毒鼠疫药方的事情,以龙非夜的性子,一旦逮住反击的机会,必定要让他骑虎难下。

天徽皇帝瞪了韩芸汐很久,最后才冷冷对薛公公道,“秦王悔思够了,就让他出来!”

说罢,便头也不回地拂袖而去。

薛公公不可思议地看着天徽皇帝远去的背影,迟迟都缓不过神来。

“薛公公,还不开门?”韩芸汐笑着提醒,心情好极了。

薛公公看了韩芸汐一眼,心下忍不住感慨,女人呀,真真是祸水,皇上和秦王殿下近年来的关系本来就越来越紧张,这个女人再来插一脚,天知道将来会发展成什么样子呢!

韩芸汐其实心里也很清楚,这一回她算是彻底惹到了天徽皇帝,将来的日子,估计更要步步为营。

其实,如果可以不得罪,她也是能避免就避免的,只是,事情并不在她掌控中,她一直都是被动的,何况,选择了龙非夜,便注定要与天徽皇帝为敌,不是吗?

龙非夜并非池中之物,岂会甘心一辈子受制于天徽皇帝,屈居人下呢?

宫门一开,龙非夜便走了出来。

韩芸汐立马就冲他笑,谁知道,龙非夜并没有理睬她,径自大步往前走。

这家伙!

韩芸汐咬了唇,恨恨地看着他的背影,她都把天徽皇帝得罪死了,他就不能给个笑脸吗?

然而,这个时候,龙非夜却转身看来,还是那不耐烦的语气,“韩芸汐,你还不走?”

“去哪?”韩芸汐不悦回答。

“回家。”龙非夜冷冷回答,头也不会地走了。

回家……

好温暖的两个字呀,真是从那大冰块嘴里说出来的吗?

别说韩芸汐,就连一旁的薛公公都目瞪口呆,这才突然意识到秦王殿下和秦王妃本就是一家人。

韩芸汐嘴角不自觉偷偷上扬起来,立马就屁颠屁颠跟上去。

回到秦王府已经是深夜了。

宜太妃早就睡下,偌大的宅邸一片寂静,就留了几点灯火,幸好,夏管家很听话,给韩芸汐留了门,亲自等着。

一见到韩芸汐,夏管家惊喜不已,“王妃娘娘,你总算是回来了,你……”

然而,话还未说完,他就愣住了,只见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王妃娘娘身后,不是别人,正是秦王殿下。

夏管家目瞪口呆,震惊得都说不出话来,秦王殿下不是被软禁在宫里了吗?怎么……

龙非夜从一旁走过,径自往芙蓉院去,韩芸汐冲夏管家嘿嘿笑了笑,道了谢连忙去追龙非夜。

“殿下,你等等!”

“殿下,你等一下!”

可惜,龙非夜懒得理睬,非但没有停下来,反倒越走越快。被囚这么多天,什么人都见不了,很多情报收不到也送不出去,他手上的事情必须马上处理。

“龙非夜!”

韩芸汐急了,冲上来,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臂。

这下,龙非夜总算是停步,他冷眼斜看下来,很凶,“放手!”

韩芸汐触电一样,立马就放手,急急说,“你跟我过来一下,就一会儿。”

“很重要的事?”龙非夜问道。

“也不算……哎呀,你过来就知道了。”韩芸汐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没空!”

她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即便是要去寻药,也不至于马上就走,他手上的事情不好再拖了。

见他要走,韩芸汐豁出去了,又一次拉住他的手,“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啦!”

她说罢,拽着他就走。

龙非夜拢起眉头,一脸不悦,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大胆了!

正要推开她的手,却见她那拽得紧紧的小手,龙非夜迟疑了片刻,眼底闪过了几缕兴致,他故意沉了内功,让自己重了不少。

韩芸汐原本还拽得轻松,却渐渐地吃力,越来越拽不动了,没走十来步路,就再也拽不动龙非夜了。

终于,她意识到了不对劲,蹙眉看过来,小脸上写满了愤怒的倔强。

她狠狠地一拽,很凶,“真的是很重要的事情!快走啦!”

似乎,第一次有女人敢这么凶他,或许可以说他第一次被女人这么凶了。

想发怒,可却只冷冷说,“那你放手!”

韩芸汐立马就松手,明明是手臂被放开,可也不知道为什么,龙非夜的心似乎一下子也被放开了,空落落的。

他不喜欢这种陌生的感觉。

“带路!”他冷声,反倒催促起她。

韩芸汐转身就走,竟一路带龙非夜到了宜太妃的牡丹院,宜太妃早就睡下,守夜的桂嬷嬷蜷缩在房门边上打瞌睡。

韩芸汐顾不上桂嬷嬷,亲自去敲门,“砰砰砰”特大声。

龙非夜站在她背后看着,完全猜不透这个女人要干什么,母妃已经睡下了,她找母妃做什么?

敲门声惊醒了守门的桂嬷嬷,桂嬷嬷正起,屋内就传来宜太妃愤怒的质问,“桂嬷嬷,怎么回事!三更半夜的,做什么?”

然而,桂嬷嬷却没有回答,她目瞪口呆地盯着一旁的龙非夜看,还保持着半起身的动作呢。

天呀,秦王!居然是秦王回来了!

很快,宜太妃披着外衣亲自开门出来,一见韩芸汐堵在门口,她勃然大怒,“韩芸汐,你做什么?”

然而,韩芸汐满面笑容,笑道,“母妃,我回来了,我把秦王殿下也带回来了!”

她说着,让开了一步,宜太妃立马就看到了站在一旁的龙非夜。

宜太妃立马捂住嘴巴,都顾不上滑落的外衣,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箭步冲了出来一把就抱住了龙非夜,“非夜,你……”

龙非夜总算明白韩芸汐带他来这里做什么了,他任由宜太妃激动地拉着上下打量,问这问那的,有些无奈,却也无法拒绝。

而韩芸汐则坐在一旁,见宜太妃那兴奋坏了的样子,径自偷着乐。

她才不是祸害,更不是扫把星。

虽然娘家败落,她无权无势无靠山,远远不如荣乐公主的尊贵荣耀,可是,她一样靠自己的能耐把龙非夜带回来了。

宜太妃,我韩芸汐不管哪方面都不比荣乐公主差!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