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76章 偷窥,做贼心虚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在龙非夜的耐性即将用尽的时候,宜太妃总算打量完了,也问完了,知道龙非夜是怎么离开悔思宫的。

韩芸汐看着龙非夜那冷漠的表情,总觉得有些难以理解,这家伙对亲生母妃怎么都这么冷漠呀?不过,宜太妃倒是习惯了。

韩芸汐并没有多想,见宜太妃走过来,她收敛了嘴角的窃笑,一脸坦然,从容。

宜太妃看着她,似欲言却又停,许久,才淡淡道,“很晚了,和殿下去休息吧。”

其实,韩芸汐也不是来邀功的,她只是想证明自己不是害人精而已。

她也没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便同龙非夜离开。

然而,两人都到院子门口了,宜太妃却道了一句,“非夜,你若不喜欢荣乐公主,母妃也不为难你。”

与其说宜太妃这句话是说给龙非夜听的,还不如说是说给韩芸汐听的。

这句话,无疑是对韩芸汐最好的回复,也是对她最大的肯定!

龙非夜知道,韩芸汐之所以会一回来就拽着他来这里,必定是之前被母妃刁难过,就这句话听来,应该还涉及到荣乐公主。

龙非夜眼底掠过一抹意外,并没有回答,继续往前走,可是,韩芸汐却突然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

她想,不管宜太妃有多少真心,至少,有这句话已经够了。

韩芸汐没有回头,站了一会儿就追上龙非夜,月光下,两人似乎都刻意放慢了脚步,静默地走着。

回到芙蓉院,走到花园岔路口,两人又得一人向左,一人向右。

然而,这一回,龙非夜并没有马上走,而是停下了脚步,淡淡问,“韩芸汐,把皇帝惹恼了,你知道后果吗?”

她当然考虑过后果,可是,她无从选择,龙非夜要真有个三长两短,接下来遭殃的就是她了,她怯怯回答,“是你先把他惹恼的吧……”

没想到韩芸汐会这么回答,龙非夜突然轻轻笑了,“明日就去太医院吧,瘟疫不容耽搁。”

他说完就走,却留下韩芸汐愣在原地,心跳加速。

刚刚……刚刚她没有听错吧?

这家伙居然笑了,不是冷笑,也不是嘲讽的笑意,而是那种淡淡的、轻轻的笑了。

他的声音冰冷而低沉,没想到笑起来竟那么好听,有种吸引人的魔力,似乎挺温柔的。

温柔?

一想到这个词,韩芸汐自己都不可思议,那么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有温柔的一面呢?

望着龙非夜那高大却又孤冷背影,韩芸汐突然好想追上去,看一看他是否真的在笑……

翌日一大早,天徽皇帝就派了薛公公来下命令,要求龙非夜和韩芸汐必须在三日之后把解毒鼠疫的药交上去。

是把解药交上去,而不是药方,韩芸汐昨日在思悔宫门口告诉天徽皇帝,药方上有一味药得龙非夜才找得到的。

龙非夜原本以为韩芸汐这话是故意说的,没想到竟然是真的,她确实缺了一味药。

“叫做紫艾草,非常罕见,据记载三十年才发芽,三十年长叶,个头还特小,就巴掌那么大,但是只要一颗,就可以配制出无数份解药。”

韩芸汐一边送上解药药方,一边很不好意思地解释。

龙非夜对药草完全不熟悉,但是,就那两个“三十年”,傻瓜都知道紫艾草之稀世罕见了!

他没有看药方,而是挑眉看韩芸汐,饶有兴致地问,“你就那么肯定本王找得到……在三日之内?”

天晓得天徽皇帝知道真相会不会吐血身亡呢?

韩芸汐戳着手指,特不好意思,可是她没办法,把药方交上去,天徽皇帝还不一样得索要药材?

要知道,国舅府那三公子的命,并没有完全保住呢。

她这一回能威胁得了天徽皇帝,不是因为有药方,而是因为可以搞定这场瘟疫,救人性命。

万一真办不到,又被天徽皇帝揪了短处,估计龙非夜会更加麻烦的。

“不管怎么说,殿下得先出来,不是吗?”韩芸汐赔笑着说。

龙非夜不说话,还是看着她,心下却又好笑又无奈,都有种服了这个女人的感觉。

对天徽皇帝又威胁又骗的,她真敢呀!

“殿下,事不宜迟,依臣妾看,咱们还是再去一趟药鬼谷吧。”韩芸汐提议。

药鬼谷多奇药,韩芸汐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那个地方了,就算没有,药鬼大人应该也知道哪里有吧。

龙非夜想到的也是药鬼谷,他点了点头,正准备出发,韩芸汐却道,“殿下,把顾太医带上吧。”

“为何?”龙非夜很意外。

“药方上还有几味名贵的药,需要精挑细选,太医院的库存不够,药鬼谷种了不少,顾太医熟悉药材,他亲自去挑选会比较好。”韩芸汐认真回答。

龙非夜并不怎么乐意,多带一个不会轻功的人,多一份麻烦,只是,这个理由让他拒绝不了。

他点了点头,吩咐下人备马。

很快,问题就来了。

龙非夜和顾北月骑在高头大马上,停在城门口,一个黑衣劲装,一个白衣宽袍,一个冷峻神秘,一个温文儒雅,简直就成了城门口的一道风景线。

而韩芸汐……她一身利索的便装,骑马在后头,紧紧拉着井绳,表情生硬,身子东颠西倒的,好不容易才赶上他们。

她会骑马,但是技术不怎么样。

就只有三日的时间,从这里到药鬼谷,快马加鞭过去至少都要一日,来回就是两日,时间很紧,容不得耽搁。

顾北月看着,嘴角噙着一抹似笑非笑,并不催促,眸光温柔极了。

龙非夜却冰凉凉地一张脸,撇了撇嘴,冷不丁凌空而上,落在韩芸汐背后,突如其来的人,不仅仅让韩芸汐吓到,也让马儿吓到了。

马前蹄突然扬起,韩芸汐尖叫起来,控制不住后仰撞到龙非夜怀中去,龙非夜面无表情,双脚抵着马镫,夺了韩芸汐手里的缰绳。双手也不知道怎么勒缰绳的,竟神奇地驯服了受惊的马儿。

这里头的门道,唯有擅骑术者才能看懂了。

韩芸汐是不明白的,她吓出了一身冷汗,都没意识到自己被龙非夜圈在怀中了。

“走吧。”龙非夜淡淡对顾北月说。

“殿下请先。”顾北月不卑不亢。

龙非夜踹了马肚,骏马便如同利箭般疾驰出去,这速度让顾北月都心生佩服,他立马追上。

马儿疾驰,风从两边呼啸而过,这时候,韩芸汐才后知后觉自己的处境,她完全被困在某人怀里,马背上的位置是有限的,确切说,她的后背是完全贴在某人怀中,而某人的双手,穿过她的腰侧,拉着缰绳,时松时紧,晃着。

上一回跟他去药鬼谷,被他一首揽在怀中,躲在他披风下,这一回似乎更进一步了。

这样……不太好吧。

韩芸汐心下小鹿乱撞着,实在忍不住,小心翼翼抬头,不经意看到了龙非夜无比性感的喉结,这一看,韩芸汐就再也移不开眼,从来都不知道一个男人,竟连喉结都能生得那么完美,迷人!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龙非夜低头看下来,刹那间阳刚气息便扑面而来,夹杂着淡淡的龙涎香味,有种令人忍不住想扑上去的魔力。

韩芸汐一愣,随即就慌了,都忘了自己在马背上,猛地转身要逃,然而龙非夜却一手搂了她的腰肢,冷声命令道,“坐好!”

这么快的马速,这个女人找死吗?

莫名其妙,挣扎什么?

韩芸汐被凶得瞬间精神了,坐好,低头。

“你做什么?”龙非夜质问道。

“没……”韩芸汐低声回答,做贼心虚。

“没你乱动什么?”龙非夜又问。

“不小心的。”韩芸汐暗自庆幸,幸好这家伙没发现她刚刚在偷窥,否则真是丢死人了!

龙非夜没再多问,脑海里浮现出刚刚低头看到的那双迷离的双眸,他见多了那种花痴的眼神,只是,又觉得这个女人的眼神和别人不一样,到底不一样在哪里,他也说不清。

放开韩芸汐的腰,他继续拉着缰绳,猛地一晃,马儿便飞速起来。

顾北月始终跟在他们背后,将一切看在眼中,虽然龙非夜的速度越来越快,然而,他却始终跟着,并没有落下。

是日深夜,总算是赶到了药鬼谷。

即便是深夜,药鬼谷还是那么热闹,药鬼大人的院子是黑灯瞎火了一片,然而,院子外头却亮如白昼,来求药的人各自带了灯笼,远远看去,星星点点,就像是一群萤火虫。

韩芸汐他们上一回来带了毒巨蟒内胆来换药,这一回,却是两手空空。

三人都到了院子门口了,顾北月有些担忧,迟疑了下还是开了口,“殿下,药鬼谷的药材并不好得。”

龙非夜还未回答,韩芸汐就乐了,凑近顾北月,在他耳畔低声耳语。

上一回她和端木瑶比试找药,最后一味药鬼打墙她并没有找出来,端木瑶兄妹就主动认输了。

对于她到底有没有找出鬼打墙,药鬼大人可是好奇得紧呀,还追到院子外来询问,今日,她就是带着答案来和药鬼大人谈条件的。

顾北月没想到会这样,禁不住笑起来。

“嘘……”小心点,别让那老头听到了。

药鬼大人要是知道韩芸汐如此嘲笑他的话,估计他们就什么都换不到了。

顾北月立马噤声,和韩芸汐两人相视无声而笑,十分默契,龙非夜在一旁看着,许久才移开视线,敲了门,“砰砰砰”的,手劲特别重。

敲了一会儿,竟没人应答,龙非夜沉着眼,又加重力量,“嗙嗙嗙”,都引起了院子里众人围观。

终于,老管家的愤怒声音传来了,“谁啊,大晚上的,谁敢敲门啊!”

门一打开,老管家正要发飙,一见龙非夜和韩芸汐这两张熟悉的脸,他立马就吓得噤声……又是他们!

上一回,这两人走后,药鬼老人为“鬼打墙”的事情茶不思饭不想了三天,然后就出游了,至今还没有回来呢!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