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82章 诡异,落袋为安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咻咻咻!”

一道道利箭从四面八方飙飞过来,箭如暴雨,龙非夜紧紧将韩芸汐拥在怀中,身形如影在箭雨中闪躲。

一时间要逃脱并不容易,但是,就单单以利箭围攻要伤及龙非夜,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如果是以前,韩芸汐一定会害怕,可是,在见识了这家伙的强悍之后,韩芸汐早就放宽了心,她小心翼翼从龙非夜怀中冒出头来,贼溜溜地看着下方的毒池,很快就聚精会神进入了状态。

在精神高度集中的状态下,她可以从解毒系统里隔空取毒,同理,她也可以将毒藏入解毒系统之中,只是,藏比取要耗费更多的心力。

韩芸汐一进入状态,就渐渐忘了周遭的危险,任由龙非夜闪躲,抵抗利箭,她自全身心都投入在毒池上。

到了最后,连周遭发生什么,有什么声响她都听不到,全世界在她眼里就剩下下面那个毒池……

箭雨渐渐变得稀疏,龙非夜正趁机要走,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下面传来一阵惊叫声,“毒池不见了!不见了!”

龙非夜侧身闪过飙过来的利箭,往下面一看,竟惊见原本种满毒药草的禁地毒池空空如也,不仅仅如此,竟连毒池里的水也全都不见了!

这……

下面,那个精瘦的老头等人全都怔住了,而龙非夜也震惊极了,只是,他只看了一眼,并没有多停留就撤了。

不知道那帮守卫震惊了多久,总之,龙非夜出了药材森林之后,还是无法相信亲眼所见。

“你看到毒池了吗?”

他一边问,一边要放开韩芸汐,可谁知这个时候才发现韩芸汐居然昏厥在他怀中。

什么时候昏的?

吓昏的?

这女人不至于这么弱吧?

龙非夜纳闷不已,眼底闪过一抹担忧,立马就带韩芸汐回到王家,岂料,韩芸汐这一昏迷竟然一直没有醒来。

王公找遍了药城的大夫,却没人能诊断出韩芸汐到底怎么了?

无病无痛无伤,而且脉象也算正常,就是疲惫了一些,可也不至于昏迷不醒这么多日。

至于中毒,龙非夜怎么都不相信这个女人会中毒不醒。

这几日,药城三世家召唤了好几次密会,商议的正是药材森林中禁地毒池的事情,那天晚上龙非夜并没有看错,毒池里的毒药草和毒水确实的全凭空消失不见。

王公亲自去了一趟,确实见毒池里空空如也。

“秦王,这事情……着实诡异呀。”王公捋着胡须,感慨连连。

沐家既然勾结了康王,必定知道那天龙非夜和韩芸汐擅闯禁地的事情,王公并没有揭穿沐家勾结康王擅自动用毒池的事情,而沐家并不清楚龙非夜和王公的交情,只说那夜擅闯的两个蒙面人,至于什么身份,也没有公开。

三世家加派了药材森林的防守,至于禁地药池的事情,说是共同追查,只是,一点线索都没有,天晓得最后能查到什么呢?

“消失也好,免得本王费心思去毁掉。”

禁地毒池是药城的至宝,可是,在王公面前,龙非夜并不客气。

王公深知其中厉害关系,如果毒池真的落到康王手中,那么有朝一日,别说王家,就连药城都有可能不保,王公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事有蹊跷,怕是要加派人手,密切关注,以防再有变故。”龙非夜认真说。

王公点了点头,表示明白,那个毒池禁地本就充满了神秘,如今凭空消失了,指不定哪天又凭空出现了,万万不可小视。

正说话间,内屋却突然传来婢女的惊喜声,“秦王殿下,秦王殿下,王妃娘娘醒了!醒了!”

龙非夜大喜,猛地起身就走,一贯不动声色的他,可这一回惊喜却全都写在脸上。看着那急匆匆的背影,王公看得极不可思议,其实秦王那么冷漠的人能带秦王妃出行,就很令人意外了。

内屋中,韩芸汐刚刚睁开眼睛,脑袋还昏沉沉的,四肢无力,有种虚脱了的感觉。

她知道自己要睡很久,只是不知清楚到底睡了多久。

这里,是什么地方?

正要问一旁的婢女,熟悉的声音就传来了,一贯的冰冷霸道,却透着一丝谁都听得出来的惊喜,“韩芸汐你终于醒了?”

可惜,晕沉沉的韩芸汐并没有听出来,很快,龙非夜那张俊美得人神共愤的脸就出现在她面前。

韩芸汐咧嘴,苍白一笑,“殿下,我们逃出来了呀。”

龙非夜刚刚一路箭步冲过来,可是,到了这里,站在床边看着韩芸汐,却突然有种无所适从的感觉,他只淡淡应了一声“嗯”,便沿着在床沿坐了下来。

婢女立马就倒来温水,恭恭敬敬递给龙非夜,龙非夜随手接过,只是,接过之后,却有些不知所措。

“殿下,王妃娘娘几日滴水不进,得先喝些温水再进食,奴婢这就去端小米粥过来。”婢女说着就急急退下了。

得喂水……

龙非夜没回应,却还是很快就把韩芸汐搀起来,让她靠在自己臂弯里,水喂到了她嘴边。

他的动作很生疏,似乎第一次这样伺候病人,可是,他的手臂很有力量,很稳。

韩芸汐还晕沉沉着,昏睡那么多天,又渴又饿,一见到那温水,那个心急如焚,凑上嘴就咕噜咕噜喝起来,可没几口就给呛到了,“噗……咳咳……”

这一呛一喷,立马吐了龙非夜满手的口水。

见状,韩芸汐立马闭嘴,矛盾也瞬间清醒了,虽然喉咙难受得很想重咳出来,她还是闷声哼哼着,脸色煞白煞白的。

要知道,最最尊贵的秦王殿下有洁癖的!而且是严重的洁癖!

谁知,龙非夜却放下水杯,急急让韩芸汐低头,抚拍韩芸汐的后背,不悦道,“用力地咳,憋着作甚,不要命了?”

他不嫌弃吗?

韩芸汐没忍住,重重地咳起来,咳了好久好久才把卡在喉咙里的水给咳出来,气一顺,她也基本没力气了,瘫在龙非夜臂弯里。

她虚弱极了,看着龙非夜像做错事的孩子,怯怯地看着他,正要道歉,然而龙非夜却让她依靠在枕头上,径自去洗手了。

道歉的话到嘴边,韩芸汐又吞了回去。

她默默地看着龙非夜,看不到他的正脸,只见他侧脸冷漠,眉头微微蹙着,似乎有那么点嫌恶,他洗了很久,很认真。

其实,他没当场推开她就不错了,只是,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如此专注洗手的龙非夜,韩芸汐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失落感。

擦干净手,看着自己保养有素的手,龙非夜眼底掠过一抹复杂,他又重新倒了一杯水,问韩芸汐,“再喝点?”

韩芸汐摇了摇头,暂时不想喝。

“再喝点吧。”

龙非夜说着,杯子正要递过来喂,韩芸汐却下意识伸出手去接,两人皆是一顿,很快,龙非夜就将水杯给了韩芸汐,淡淡道,“没人跟你抢,喝慢点。”

“哦。”韩芸汐应了一声,低头喝水。

两人都沉默,许久,韩芸汐还是开了口,“刚刚……弄脏你了,不好意思。”

龙非夜淡淡“嗯”了一声,也没多说什么。

可韩芸汐却有种无端的恼火,连自己都莫名其妙的,她一贯果断干脆,潇潇洒洒的,为何在这个男人面前却总是有种放不开的感觉呢?

是否,是有了不该有的期盼和念想呢?

就在这个时候,龙非夜冷冷问,“你昏迷了三天三夜,怎么回事?吓晕的?”

话题一转移,韩芸汐自在多了,她抬起头来,故作一脸震惊,“三天三夜?”

“怎么回事?怎么就晕了?”龙非夜再问。

“我也不知道,看到那么多利箭,我都不敢抬头,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觉得呼吸有点难受,然后就不记得发生什么了。”韩芸汐特认真。

这言外之意是被他拥太紧,闷晕的?

龙非夜直勾勾地看着韩芸汐,“就这样?”

乖乖,这家伙果然没那么容易骗过,韩芸汐支支吾吾起来,“其实……其实臣妾闷着的时候,推了殿下好几下,可是殿下忙着躲那些利箭,没发现吧,殿下的手劲太大,臣妾挣不开。”

这已经没有什么言外之意了,这说的就是他抱太紧了。

听了这话,龙非夜的目光就没那么放肆了,韩芸汐心下偷笑,这算是调戏秦王吗?

打死不承认,她才没有这么大胆呢!

她趁热打铁,又道,“殿下,臣妾真的晕了三天三夜吗?臣妾不会得了什么怪病吧?大夫怎么说的?”

“先休息吧,待会让大夫再过来瞧瞧。”龙非夜终于收起了那审视的目光。

“殿下,那禁地毒池的事情……怎么处理?”韩芸汐试探的问。

龙非夜说了那诡异的事情,也说了三大世家的安排。

“这么诡异呀!怎么会这样呀?”

韩芸汐不可思议极了,好激动,可眼底却闪过一丝丝狡黠,全世界就只有她一个人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吧!

“你池子本就诡异,三大世家也说不出所以然来。不过,消失了也算是好事吧。”龙非夜淡淡道。

若非池水和毒药草凭空消失,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掉那些东西,毕竟那是药城的至宝,要毁掉并不简单。

韩芸汐点头如捣葱,她干得神不知鬼不觉的,就算三大世家再有天大本事,那也绝对找不着毒池了,而且,那池子也不可能在生出水来!

也不知道那位康王殿下知晓他苦心栽培的新品种被她连根拔起,全收入囊中,他会是什么反应呢?

她微微眯着眼睛,假装休息,其实神识却偷偷溜入解毒系统,只见毒池水和毒池里的毒药草全都藏在里头,她才放心。

这一回来药城真真是没有白来,她现在还没有足够的精力尝试启动解毒系统的程序来分析这些毒水和毒药草,不过也都落袋为安了,她也不着急。

韩芸汐并不知道这些毒水和毒药草给她带来多大的惊喜,当然,这是后话了。

休息了一日之后,龙非夜和韩芸汐终于回到客栈,而此时,顾七少已经找他们找得快绝望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