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83章 被讽,终于破功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龙非夜和韩芸汐一消失就是六个晚上,顾七少找遍了整个药城都没有线索,就在他要否定龙非夜的信誉时,龙非夜和韩芸汐总算是出现了。

两人一进客房,正要关门,顾七少就凭空出现,一手挡在门上,微眯着那双妖冶狭长的眸子,冷冷而笑,整个人散发出邪冷的危险气息。

韩芸汐耸了耸肩,大大方方开门请他进来。

顾七少倒没有指责她什么,还给了她一个无比灿烂的微笑。

韩芸汐扯着嘴角皮笑肉不笑,顾七少看向龙非夜,唇畔立马勾起一抹讥讽,“秦王殿下这一打探消息,就打探了六天,想必打探了不少机密吧?”

龙非夜没理睬,坐着径自泡茶,还替韩芸汐倒了一杯,意识她过来坐。

韩芸汐正要过去,顾七少就抢了那位置,大大咧咧端起茶来,一口喝尽,“听闻天宁帝都的瘟疫已经控制得差不多了,秦王殿下至今不兑现承诺,本少爷可要开始算利息了。”

龙非夜高高在上坐着,一言不回,甚至看都不屑看顾七少一眼。

这下,顾七少也沉默了,渐渐收敛了眼底的笑意,取而代之是危险的气息,一室寂静,气氛越来越不对劲,韩芸汐在一旁看着,也不敢出声。

龙非夜并非不守承诺之人,但是他为何不理不睬的,韩芸汐也纳闷呀。

终于,顾七少缓缓站了起来,冷笑的眸中闪过一丝杀意,可谁知道,就在这个是,楚西风进来了,“殿下,你要的东西送来了。”

只见楚西风手里捧着一个长方形锦盒,一看就是藏宝贝的东西,韩芸汐狐疑地凑过来,在龙非夜身旁坐下。

“打开,让他验货。”龙非夜这才淡淡开了口。

验货?

难不成这就是……

韩芸汐不可思议极了,顾七少眯起双眸,一脸怀疑,却紧紧盯着那锦盒不放。

楚西风将锦盒放在桌上,缓缓地打开来,只见里头藏着的居然真的是一株药茶树苗,根须上还带着土壤,枝叶上长了些许嫩绿的新芽。

“这……就是药茶树苗!”

韩芸汐好不惊喜,朝龙非夜投出了崇拜的目光,顾七少都还在这里傻等呢,这家伙居然早就把东西弄到手了,他什么时候去的沐家,居然没有惊动任何人。

龙非夜这才正眼看向顾七少,冷冷说,“验货吧。”

顾七少虽然没有表现出惊诧,可是眼底的诧异根本藏不住。

不用验,他一眼就看出这东西的真品,千真万确!

只是……龙非夜怎么得到这东西的,要知道,这东西并非沐家的,而是谢家的呀!

他慌称沐家,那不过是一个陷阱罢了。

之所以选择“药茶树苗”正是因为知晓这东西的人,少之又少,龙非夜又怎么知道这东西在谢家的?

而且,他居然偷得神不知鬼不觉,这几天谢家并没有传出丢东西的消息。

换句话说,龙非夜也知道了他的算计?

“验好了吗?”龙非夜有些不耐烦。

“对,就这东西,秦王殿下好速度,好能耐!”顾七少并不吝惜夸赞。

谁知,龙非夜却冷冷说,“那就带上东西,不送。”

这话一出,顾七少眼底便掠过一抹森森的邪冷,无疑,他输了,龙非夜很不屑他,不过他向来玩得起输得起,他笑得更加灿烂,极有风度地作揖,“那在下就不客气了,多谢!”

说罢,拿了东西要走。

一切看上去好像都很正常,谁知,这个时候韩芸汐终于忍不住了,扑哧一声笑出来。

虽然是扑哧一笑,却比龙非夜那张冷脸更具嘲讽意味!

关键,这让顾七少发现自己在韩芸汐面前丢尽了颜面。

终于,顾七少破功了,那天塌了都可以灿烂依旧的笑意终于僵在脸上,直到走出门了,那妖冶绝美的脸都还僵硬着。

龙非夜,这一回,算你狠!

见韩芸汐笑,龙非夜唇畔泛起一丝满意的笑意,只是很快就消失不见。

“楚西风,备车,回帝都。”他淡淡吩咐。

“现在就要回去吗?”韩芸汐急急问。

“你有事?”龙非夜反问。

“晚上再回去可以吗?我还有些药材没有买。”好不容易来一趟药城,韩芸汐还想多淘一些药材备用。

龙非夜没回答,沉思着。

见状,韩芸汐连忙说,“要不殿下先回去,臣妾自己回去也可以。”

然而,龙非夜却道,“带你去个地方,走吧。”

到看到“药材会所”四个大字的时候,险些把韩芸汐吓着了,她怎么都猜不到龙非夜会带她到这个地方来。

她在竞拍场的时候就听说这个地方了,这里买卖的全都是上等的精品药材,如果没有会员资格,根本就进不来,据说这里的开销并不会比竞拍场小。

韩芸汐其实就只想去逛逛小的药材市场,淘一些便宜货而已,因为,她身上带的钱不多呀。

在竞拍场她已经“坑”了楚西风一笔了,虽然坑的是楚西风,可实际上付钱的金主是龙非夜,五六万金子可不是小数目,她有自知之明的。

谁知道,到了入口,龙非夜就递给她一张金卡,“这是入门凭证,这里所有的交易都要用这张卡,拿好了。日落之后,我在门口等你。”

这就是传说中的霸道总裁范吗?

她不要,他是不是会强塞呢?

然而,韩芸汐都还没说不要呢,龙非夜真就将金卡塞到她手上了,又交待了一遍,“日落之后就在这里等,别忘了。”

说完,他转身就走,韩芸汐连拒绝的余地都没有,突然发现这家伙连转身的动作都是那样帅气!

看着手里的金卡,韩芸汐有些哭笑不得,不过,既然龙非夜那么慷慨大方,她也就不再客气了,就当这一趟不收他出诊费吧。

她拽着金贵的金卡,身影很快就消失在药材会所里了。

把韩芸汐放在药材会所里,龙非夜可以放一百个心,能进这个地方的都不是一般人,但是,能经营这个地方更不是一般人,只要韩芸汐不走出药材会所,药材会所就必须对她的安全负责任。

楚西风以为秦王殿下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办,可谁知道,秦王竟没有走远,而是进了就近的一家茶楼。

要知道,秦王殿下的时间就像生命一样珍贵,他手上多的是事情要处理。

这算不算是另一种方式的陪女人呢?总之,楚西风不敢想象。

龙非夜一边喝茶,一边把玩起一个古朴的青花小瓷瓶,那俊冷的脸上蒙着一层阴黯。

楚西风一见那青花小瓷瓶,心下微微一惊,主子已经好几年没有拿出这个东西了。

这里头装着一味毒,有一极好听的名字“迷蝶梦”,而正是这味毒药,关系了秦王殿下的一生,只是,秦王却对这味毒一无所知。

一年前在北厉内奸使的毒中发现过十分类似的,虽然不完全是,却也算是唯一的线索,否则,秦王殿下岂会追查北厉内奸的事情追查那么久?

要知道,北厉对天宁的威胁越大,天徽皇帝就越不敢分出精力对付秦王。

龙非夜看着青花小瓷瓶,都有些走了神,许久,他才朝楚西风看来,淡淡道,“她……会认识这种毒吗?”

她,这说的无疑是韩芸汐。

楚西风一惊,连忙道,“殿下,请三思!”

韩芸汐至今都还是个谜,就算她真的是韩家那个废材小姐,她的母亲天心夫人也来路不明。

正是因为韩芸汐的毒术过人,这么重要的东西,更不能交给她。

龙非夜若有所思地看了楚西风一眼,很快就收起了青花小瓷瓶,并没有多说什么。

楚西风琢磨不透他的心思,想劝,只是迟疑了一下,还是闭了嘴。

日落之后,龙非夜如约在药材会所门口和韩芸汐会面,韩芸汐果然是个败家女,血拼了一大堆药材,装了一马车。

楚西风看得都有些傻眼,龙非夜倒是眼睛眨都不眨一下,韩芸汐要把金卡还给他的时候,他只淡淡道,“你先留着吧,日后本王需要药材,找你便是。”

“没问题,多谢殿下。”韩芸汐很爽快,她不怎么喜欢和一个男人争辩钱的问题。

一旁,楚西风看得都有些傻眼,他想,他再也不用担心殿下那么多存款用不出去了。

这一趟药城行,韩芸汐收获是最丰富的,龙非夜也没有白来,两人心情都不错,在酒楼吃了晚膳之后,终于启程回帝都。

至于顾七少,早就被谢家的人围攻,根本无暇顾及他们。

至于龙非夜为何会知道药材树苗在谢家手上,那就是他的本事了,而至于谢家的人为什么会知道药材树苗在顾七少手上,这很明显是龙非夜告发的。

总之,这一回顾七少亏大了,而韩芸汐赚得最多!

回到帝都已经是几日之后,毒鼠疫也已经过去了,经过一番大清扫,整个帝都干净了不少,似乎连空气都清新了。

韩芸汐给宜太妃带了两盒精品血燕窝,宜太妃很意外,原以为上一回荣乐公主的事情,韩芸汐心里有会疙瘩,没想到韩芸汐居然还有这份心给她带礼物。

宜太妃心里的担忧一下子就打消了,她拉着韩芸汐的手,笑着问,“芸汐,你的肚子……也该争点气了,什么时候给咱们秦王府添添喜。”

韩芸汐皮笑肉不笑,真心觉得宜太妃这转变太大了,然而,她并不知道,因为龙非夜在除夕家宴上的几句话和后来抗旨一事,圈子里都传遍了,她这位秦王妃正当盛宠!

敷衍了几句,韩芸汐就匆匆离开了。

然而,院子一侧,许久没有露面的慕容宛如却死死地盯着她的背影看,眼底充满了怨恨!

前几日,平北侯上门来订成婚的日子,虽然母妃给推后了,可是,她一日不嫁,就一日没有脸出门!

连母妃都站到韩芸汐那边,慕容宛如知道自己必须另找靠山了,只是,这个时候,谁能帮得了她呢?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