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84章 变故,韩家有难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回府的第二日早上,韩芸汐就发现龙非夜又不见了。

令人意外的是,楚西风居然把顾北月请到芙蓉院来了,说是龙非夜出门时交待的,让顾北月来给她把把脉,看看身子骨是否恢复了。

别说楚西风吓到,就连韩芸汐都有些受宠若惊,第一次发现那座大冰山的心并不像脸那么冷漠无情。

顾北月做了详细的检查之后,也无法解释为什么她会昏迷那么久,只猜测是惊吓过度和疲惫过度引起的劳累。

韩芸汐自己的身体自己当然心中有数,她很快就扯开了话题,问起顾北月毒瘟疫的事情。

解药一到,救治和预防都很及时,宫里宫外皆大欢喜,只是,天徽皇帝却开心不起来,至今都成日绷着一张冷脸,宫里几个犯了小错的奴才全都被重罚,搞得人心惶惶的。

韩芸汐知道自己这一回是把人得罪死了,但是,这种事情也怕不得,她全当是笑话听了。

“王妃娘娘,那位顾七少听说是天香茶庄的庄主?”顾北月随口问道。

“茗香茶楼也是他的,不过都被封了。”

韩芸汐一想起顾七少那天在客栈吃瘪的样子,就好笑,那个没礼貌的家伙,活该被龙非夜收拾。

“真没想到他手上会有紫艾草。”顾北月试探道。

韩芸汐并没有想那么多,只当顾北月好奇而已,便将顾七少会武功会毒术的事情全都说了。

顾北月眼底掠过丝丝复杂,只是点了点头,“倒是个奇人。”

韩芸汐也没多说顾七少,而是兴奋地说起药城买药的事情,这种淘到好药材的事情,只有和顾北月这个“药罐子”分享,才会有共鸣。

两人这一聊,不知不觉就到了傍晚,楚西风和赵嬷嬷在一旁默默地看着,怎么看怎么不舒服。

“楚侍卫,你是不是该把这位太医带走了?”赵嬷嬷低声。

“王妃娘娘的贵客,你去赶?”楚西风反问道。

赵嬷嬷自然也没有这个胆量的,她语重心长道,“楚侍卫,下一回别再找顾太医来看病了。”

当日,顾北月离开之后,韩芸汐原本打算去一趟韩家的,可是歇了一下,竟不知不觉睡过去,这一睡觉就到了天亮。

这种疲惫感有点类似解毒系统在运行需要耗费她的精力,可是,韩芸汐却也没有启动过解毒系统呀。

接连几天,她都有些提不起劲,可是,身子也都好好的,她只当自己这些天在药城真的疲了,并没有把这异常放心上。

当然,接连几日,也都没有龙非夜的消息,那个家伙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一直都知道他行踪神秘,贵人多事,只是,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韩芸汐会不自觉关心起他的动向。

想知道他在忙些什么,什么时候会回来,什么时候会走。不是说年后出行的吗?难不成他又出远门了?

毒瘟疫之后,天徽皇帝倒没有找秦王府什么麻烦,也没有再提和亲的事情,三途战场的局势就足够他茶不思饭不想的了。

一个月后,天宁和西周使臣在三途战场会晤,据说是订立了一份合作契约,随后,西周便将之前调离战场的兵力又陆陆续续分批调派回来。

和亲的事情黄了,西周居然还能把兵力调派回来,天知道天徽皇帝在这份合作契约里做出了怎样的让步?

总之,合作契约没有向社会公开,天宁国必定是吃了不小的亏。

韩芸汐不懂国家大事,但是,她也看得出来,荣乐公主和亲这件事,看似西周皇帝疼荣乐公主,然而,实际上只要天宁在其他方面做出让步,两国的合作也未必要建议在和亲的基础上。

换句话说,其实天徽皇帝也并不一定要逼龙非夜,只是,不逼迫龙非夜的话,代价更大一点。

一切,都是手段、工具,目的是才根本。

就这个道理看来,高高在上的荣乐公主,你又有什么好骄傲的呢?

自古皇族贵胄,有多少人能真正掌控自己的命运,思及此,韩芸汐觉还得自己是幸运的,韩家虽然败了,却也给了她绝对的自由。

谁知道,就在韩芸汐庆幸的时候,韩家却出事了,出了大事!

小沉香赶过来的时候,韩芸汐还在睡梦中,小沉香不顾赵嬷嬷的阻拦,直接冲到卧房里来,急得眼泪都飙出来了。

“主子,七姨娘被顺天府的人抓了,他们说韩家咱们医馆害死了两条人命。”

一听这话,韩芸汐几乎是从睡梦中蹦起来,“怎么回事?”

“主子,顺天府的人一点都不客气,赶紧走,咱们路上再说。”小沉香急急催促,生怕七姨娘在顺天府受委屈。

按理,韩家是王妃娘娘的娘家,而且,年后又盛传王妃娘娘得秦王专宠,不看僧面好歹也得看看佛面,就算韩家真犯了事,区区顺天府也不敢放肆的呀。

听小沉香这么一说,韩芸汐就觉得不对劲了,立马收拾了下,和小沉香往顺天府赶去。

一路上,小沉香才解释明白。

昨日有妇人陈氏带了年迈的婆婆去韩家城南药店看病,陈氏丈夫早逝,除了婆婆之外,还有一个小儿子,家中穷困潦倒,全靠她一个人做点针线活支撑。药店里的掌柜李大夫看他们可怜,亲自给看了病开了药,还没有收药钱。

可谁知道,昨晚上,陈氏的婆婆服药之后,竟然断气身亡了。

今儿个一早陈氏就拖着婆婆的尸体到顺天府门口,哭着喊着状告韩家药铺害死人,要韩家赔偿。

打从韩从安出事之后,韩家的医馆药馆基本都收起来了。

以前韩家的药馆医馆,那可都是帝都中权贵富豪人去的地方,还有指定的私人大夫,如今名声败坏了,生意自然就凋零了。

城南的小医馆是仅存的一家,是七姨娘执意要留下了,怎么说韩家也是医学世家,败是败了,不能连家医馆都没有,二来,七姨娘心善,留着这小医馆救济那些穷苦人家。

病急尚且乱投医,怕死还会瞎吃药,何况是穷急之人,能低价甚至免费得到治疗就不错了,还有谁敢嫌弃韩家呢?

本身行善之举,可谁能料到会出这样的事情呢?

“那婆婆患的是病?死因是什么,确定和药有关系了吗?”韩芸汐认真问道。

“就是风寒。主子,这种病连我都知道用什么药了,李大夫不可能会出错的!可是那个陈氏就一口咬定是吃了我们的药就死的,顺天府这会儿估计在开堂审了,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如果不是顺天府来抓人,我们都还不知道呢!”

小沉香在韩家待了一段时间,成日伺候着小逸儿混在医书和药材里,耳濡目染知道的不少,她说的一点儿都不夸张,小小的风寒以李掌柜的能耐,怎么可能会医死人呢?

韩芸汐和小沉香匆匆赶到顺天府的时候,府门紧闭,里头正在开堂审讯。

见韩芸汐来,府尹大人自然不敢怠慢,正要休堂过来问安,韩芸汐却亲自走到公堂上。

见状,府尹大人连忙起身下跪行礼,“下官参见王妃娘娘!”

一时间,满堂的衙差全都跟着下跪行礼,韩芸汐扫了一眼,只见七姨娘和告状的陈氏跪在大堂下面。

七姨娘偷偷给韩芸汐使了个眼色,韩芸汐并不明白她什么意思,但是,直觉不会是好事。

陈氏一身洗白的衣裙,发上戴孝,她没敢看韩芸汐,匍匐在地上,瘦弱的身子有些发颤。

“都平身吧。本王妃是专程过来旁听的,虽然事关韩家,但是也关系到两条人命,绝非儿戏,府尹大人不必给本王妃面子,公事公办便可!”

她挑明了态度,便径自在一旁坐下来。

府尹大人起身来,连连点头,眼底掠过一抹复杂,却还是恭敬地赔笑着,令人奉茶。

“王妃娘娘放心,下官一定秉公处理!”

“那审问到哪了,府尹大人说听听。”韩芸汐又道。

谁知道,府尹大人竟说,“王妃娘娘,人证物证俱全,基本可以定罪了。”

“定罪?”韩芸汐蹙眉。

“李大夫错将毒药抓如风寒药中,致使患者中毒身亡,虽是失误,却也是杀人。”府尹大人认真说。

“误杀?证据呢?”韩芸汐怎么可能会相信?

府尹大人一个眼色,师爷立马恭恭敬敬呈现来三样东西,一样是验尸报告,一样则是李大夫开的药物检查报告,还有一样就是李大夫开的药方。

韩芸汐大致浏览了一遍,验尸报告上说那死者染了重风寒,却是死于一种名叫葵梗的毒;药物检查写得很详细,将陈氏带来的三包药全都分解了,一共十一味药物,全都列出来,确实是治风寒的药方,就是多了一味毒,不是别的,正是葵梗。

而且,最致命的是,李大夫开的药方里,确实也有一味葵梗。

韩芸汐默默念着那十一味药物,似乎发现了什么,眼底闪过丝丝复杂。

葵梗有毒,而且是急性毒,但同时是一味良药,少量的葵梗和一定的药物搭配使用,在消除毒性的同时,可以起到更好的疗效。

但是,治疗风寒,不需要葵梗,李大夫再糊涂,也不至于把葵梗放在这药方里吧?

虽然纳闷着,韩芸汐并不动声色,淡淡问,“李大夫人呢?”

看病开药的都是李大夫,主犯是他,七姨娘只是药馆所有人而已,怎么说也得把李大夫找来才是。

可谁知道,府尹大人却说,“王妃娘娘,李大夫已经死了。”

什么?

这个消息让一直很淡定的韩芸汐一下子炸了毛,“怎么会这样,怎么死的!”

“在被押来途中,咬舌自尽了。”府尹大人如实回答。

……

给读者的话:自知更新少,这阵子比较特殊,谢谢大家的理解和体谅,以后会多更补偿大家的。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