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85章 怀疑,那又怎样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一听到李大夫咬舌自尽,韩芸汐眼底就晦明晦暗起来。

七姨娘终于忍不住开了口,“王妃娘娘,李大夫不可能开错药的,李大夫在韩家医馆行医十年了,从未失手过,他绝对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

“七姨娘,这份药方正是李大夫的笔迹,本官之所以判李大夫误杀之罪,而不故意杀人罪,也正是考虑到他行医多年,医术高超。如今,证据确凿,七姨娘的意思难不成是说本官诬陷?”府尹大人很不客气。

七姨娘没有反驳的余地,直摇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李大夫死得太蹊跷了!”

“李大夫是咬舌自尽,依本官看,他不是畏罪自杀,就是心有愧疚,以死谢罪。”府尹大人很肯定。

“不会的,这里头一定有误会!不会的。”七姨娘不服气呀,朝韩芸汐投去求助的目光。

韩家的名声已经因为太子的事情臭掉了,如今连仅存的一个行善小医馆都闹出人命来,这让韩家还怎么在医学界立足,还拿什么重振家业呢?

李大夫畏罪自杀,认了这个罪名,可是,韩家不能认呀!

韩芸汐眯眼看着手里的三份证据,心下和七姨娘一样的想法,李大夫错得太离谱,死得太突然,他这一死,无疑是把韩家往绝路上逼。

这个时候,一直低着头的陈氏,怨恨地看向七姨娘,哽咽道,“不管误会不误会,总之人是吃了你们药死的,你们就得赔偿!我夫君已经不在了,儿子年幼都是婆婆照料,如今婆婆没了,这往后的日子,我该怎么过呀!”

原本还对这位陈氏有些许不放心,见她神色慌张胆怯,韩芸汐越发的怀疑,只是,这样一个穷苦妇人,哪来的胆量为了点赔偿金而诬陷韩家呢?

看样子主要问题还是在李大夫身上,七姨娘担忧的,也正是韩芸汐所考虑的,即便李大夫没有畏罪自杀,这案子判下来,担责任的也是李大夫,韩家顶多是赔偿,并不会遭罪,只是,这一赔偿也是承认了医馆医死人,医馆开不下去事小,名声败坏了事大呀!

“王妃娘娘,如果没有问题的话,下官便要定罪了。”府尹大人试探地问。

没有问题?

看似没有问题,七姨娘也无话反驳,可是,韩芸汐这里的问题多着呢!

韩芸汐喝了一口茶水,准备发问,可谁知道衙役突然跑进来,送来一个消息,大理寺要提审这个案子,让顺天府尹速速移交。

在天宁国,帝都里一般的案件,一般都是顺天府尹审的,大理寺相当于最高法院,大多数处理重大的案件,还有皇族贵胄的案子。

韩家医馆和平民百姓家的事情,大理寺也管,这是太闲了,还是高看了韩家?

“平白无故的,大理寺为何提审?”韩芸汐挑眉问道。

然而,衙役却支支吾吾了起来,不敢说。

“如实回答!”韩芸汐冷声。

“王妃娘娘,小的……小的听大理寺来的人说,是太后娘娘刚刚下的命令,太后娘娘说……说韩家误诊太子已有前科,这一回如果再医死人……必要严惩……要取消韩家在天宁国的行医资格!”

这话一出,顿时全场一片寂静,堂下的七姨娘脸色煞白,险些晕厥。

取消行医资格,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韩家任何人从此都不能问诊开药了;

这意味着韩家从此和医学界无缘了;

这意味着韩家永远都翻不了身了!

这是耻辱,韩家任何人都无法接受的耻辱,韩芸汐的双眸眯起了森然冷意,她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了!

一个月来,她还纳闷宫里那两位主子吃了那么大的亏怎么就没点动静,没想到,太后还是开始动手了。

奈何不了她,就拿韩家开刀,这算什么?

既然太后动手了,那么这一回她就让太后知道,她的娘家,谁都碰不得!

韩芸汐唇畔泛起一抹冷笑,淡淡道,“既是太后的命令,府尹大人就照办吧。”

顺天府尹就等着韩芸汐这句话,他立马休庭,将案件的相关材料和人员当日就移交给大理寺,大理寺明日才开审,七姨娘并非主犯,并没有被关押。

一出大理寺,七姨娘就迫不及待低声,“芸汐,李大夫一定是被收买的!”

韩芸汐点了点头,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李大夫被收买了,而且,韩芸汐基本肯定背后的人就是太后了。

只是,大理寺审案,需要证据。

李大夫自杀了,那是铁了心灭自己的嘴,想必要找出被收买的证据,并没有那么容易。

“七姨娘,你就放一百个心吧,就算揪不出李大夫背后的人,这件事也累及不到韩家。”韩芸汐很肯定。

听了这话,七姨娘迟疑了片刻,低声,“芸汐,最近盛传你得了秦王殿下的专宠,此事……可当真?若有秦王帮衬,那我就放心了。

呃……

韩芸汐有些哭笑不得,这跟龙非夜什么关系?她都好几天没见到龙非夜了,好不好!

韩芸汐深吸了一口气,认真道,“七姨娘,这件事不必秦王出面我也搞得定,相信我!”

她说着,轻轻撩起刘海,灵动的眼睛闪烁着睿智的光芒,好似能洞悉一切,自有一种令人安心的力量。

七姨娘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了,只是,她还是忍不住问,“芸汐,那你跟秦王的事情到底……”

“还好还好啦,七姨娘你赶紧回去吧,别让逸儿担心了。”

韩芸汐打马虎眼,连忙将七姨娘送上马车,让车夫赶紧走!

虽然传言盛传了很久,可是,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当着韩芸汐的面问这件事,她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见马车走,韩芸汐才松了一口气,谁知道,小沉香却在她背后怨幽幽地说,“主子,我还没上车呢……”

韩芸汐这才想起还有小沉香,回头看去,还未开口,小沉香又道,“主子,还好是怎么个好法呀?”

韩芸汐耳根子立马就红了,眯眼逼近,“小东西,嘴巴越来越厉害了嘛!”

小沉香咯咯笑,正要逃,韩芸汐却拉住,“走,跟我去趟李大夫家。”

虽然李大夫的尸体还停在大理寺,但李家已搭起灵棚,摆了灵位,一家上下都穿孝服,气氛很沉重。

韩芸汐没惊动任何人,只见李大夫的夫人,洪氏。

“坐吧,这里没别人,不必拘礼。”

韩芸汐都这么说了,洪氏还是不敢坐,恭恭敬敬站在一旁,低着头很沉默。

因为她的身份,怕她?

还是另有原因的心虚?

“发生这样的事情……李夫人节哀,自己多保重。”韩芸汐淡淡道。

洪氏安静地欠了欠身,“谢王妃娘娘关心。”

“李夫人,你觉得李大夫可能开错药吗?”韩芸汐突然提问,单刀直入。

洪氏猛地抬头看去,然而,一迎上韩芸汐的明澈的双眸,立马就有低头了,哽咽道,“民妇也不相信,只是那药方……那笔迹确实的他的。”

韩芸汐不太喜欢说话不看对方的人。

“李夫人,这几日李大夫可有什么异常,有跟什么人来往?”韩芸汐又问。

洪氏还是低着头没看韩芸汐,她也没有多想就摇头,“一切都好好的,怎么就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呢……”

她说着说着,就低低抽泣起来。

韩芸汐起身来,一步一步走近,洪氏立马就后退,脑袋低得更低了。

“李夫人,你说……李大夫会不会有什么苦衷呢?”韩芸汐又问。

洪氏的身子分明一颤,连忙解释,“王妃娘娘,他会有什么苦衷?再有苦衷也不能害人!他是个大夫呀,想必是一时失手,后来知道自己错了,内疚自责才会……呜呜……”

洪氏说着说着,就哭出声了,再也说不下去。

韩芸汐轻轻叹了口气,退回来,没有再为难洪氏,安慰了几句,便和小沉香离开了。

上了马车,小沉香就迫不及待说,“主子,李夫人怎么这样,连我这外人都觉得好端端的,李大夫死得蹊跷呢!她怎么就不奇怪呢?”

“你都看出来了呀?”韩芸汐淡淡道。

“李夫人一定知道些什么。”小沉香一脸较真。

韩芸汐浅笑不语,连城南的小医馆都没去,直接就回了韩家……

“回韩家了?呵呵,碰壁了吧?”

太后一听到韩芸汐离开李家后的动向,便冷笑起来。

“太后娘娘,就算她查到李夫人那里,只要李夫人不开口,任她怎么怀疑,明日这案子都能定罪。”

这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秦王府的慕容宛如!

虽然身处宫中,她们却时刻关注着医馆命案。

太后万万没有想到韩芸汐没有投靠她,慕容宛如这个宜太妃的掌上明珠倒主动找上门来,给她献上封死韩家的计谋。

而慕容宛如也不曾想到自己会有朝一日,背叛宜太妃站到太后娘娘这边来。

宜太妃待她恩宠如山,可是,这一次是宜太妃先背叛了她,她并不后悔。

宜太妃之前就说好了,要她嫁给秦王为侧妃,永远留在秦王府!可结果呢?她沦落到失了贞节,还不得不和平北侯府订亲,宜太妃除了生气,就没有帮她争取过什么!

宜太妃之前也说好的,韩芸汐敢进门来,就要她好看,可是结果呢?不仅仅秦王对她另眼相看,就连宜太妃都像鬼迷心窍,对她好,听她的话!

慕容宛如如何受得了这一切,她绝不承认自己输给了韩芸汐,她只知道,自己继续把希望放在宜太妃身上,最后只能沦落到乖乖出嫁的地步。

而能改变这一切的,唯有太后!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