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86章 争辩,不自量力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翌日,大理寺如时开审韩家医馆命案,本是普通的人命案,因为太后下了命令,不仅提到大理寺来审,而且由大理寺卿欧阳大人主审。

其实,昨日顺天府提交上来的材料已经非常详细充分,欧阳大人只要进行最后的审判便可,欧阳大人心里也明白得很,太后将这个案子提到大理寺来审,不过是个幌子而已,太后要的追加韩家的罪名,取消韩家在天宁国的行医资格。

人全都到齐了,韩芸汐还是坐在一旁,旁听。

正是因为韩芸汐老神在在坐在一旁,欧阳大人倍感压力,一言一语都小心谨慎,他耐着性子将案件重新梳理了一遍。

见韩芸汐没有异议,欧阳大人才开始做出判决。

“三样证据都表明李大夫开错药方,致使陈氏婆婆中毒身亡,李大夫因为误杀而畏罪自杀,故,不再追求其罪责。”

说到这里,欧阳大人顿了一下,七姨娘原本想喊冤的,只是昨日韩芸汐让她放心,她便只能忍着了。

韩芸汐正闲适喝茶,还是老神在在的样子,一点都不着急。

七姨娘是琢磨不透她了,而欧阳大人看得心慌慌。

就证据来看,这个案子几乎是无懈可击了,以他多年的审案经验来看,要翻案基本是不可能的,只是,见韩芸汐那气定神闲的样子,欧阳大人就是莫名的不安。

一室寂静得很诡异,无人有异议,欧阳大人便又继续,“韩家用人失察,监管不力,难逃其咎,当赔付陈氏白银千两!”

说到这里,欧阳大人又停顿了,再一次朝韩芸汐看去,只见韩芸汐还是平静泰然,仿佛什么都没听到。

欧阳大人这才放心,他想,证据确凿,王妃娘娘就是有辩的心,都没有辩的理了,看样子这件事也只能这样了。

至于取消韩家行医资格,那是太后的命令,跟大理寺可没关系。

收回视线,欧阳大人暗暗松了一口气,便继续念审判书,“奉太后娘娘之令,韩家误诊太子已是罪大滔天,如今不思悔改,竟还酿成如此大错,故,查封城南医馆,没收韩家所有药材,永久取消韩家在天宁国的行医资格!”

这话音一落,全场先是一片寂静,这未免太……

七姨娘实在是忍不住,怒声大喊,“不可以,冤枉啊!韩家是冤枉的,李大夫一定是……”

话还未说完,韩芸汐终于抬手示意她冷静,七姨娘怒气喘吁吁,非常激动,她看了韩芸汐一眼,虽然无法平静,却还是硬逼着自己冷静下来。

昨天只说要取消行医资格,今日居然又加了一条,要没收韩家的药材,韩家的库存药材那就相当于是韩家的家产,太后是铁了心要让韩家一无所有吗?

她可记得她那条老命,当初可是天心夫人救回来的!

韩芸汐如果没沉住气听到最后,还真见识不到太后的心狠手辣呀!

简直欺人太甚!

韩芸汐眯起双眸,冷冷看着欧阳大人,欧阳大人吓得立马就推卸责任,“王妃娘娘,这是太后娘娘的意思,不是大理寺的意思,下官只是代为……”

“欧阳大人,你没听到七姨娘喊冤吗?”韩芸汐冷冷打断。

“这……”

欧阳大人一愣,随即便辩解,“王妃娘娘,整个案件你也都清楚,三样证据齐,七姨娘要喊冤,那也得拿出冤枉的证据来不是?”

“证据?”

韩芸汐雍容华贵地放下二郎腿,站起来,冷声,“本王妃手里这三样东西,就是证据,陈氏婆婆死得蹊跷,李大夫也死得蹊跷,有人恶意要诬陷韩家!”

她说着,将手里验尸报告,药材鉴定报告还有药方,三份折子重重摔在欧阳大人的桌子上,“嘭”一声,响彻寂静的整个大殿。

“这……王妃娘娘,这……这证据是李大夫开错药方的证据,怎么会是诬陷的证据?王妃娘娘,公堂之上,话可不能随笔乱说。”欧阳大人实在不明白,只当韩芸汐是无理取闹。

韩芸汐却问说,“这份验尸报告是哪个仵作写的,传上来;还有,这份药材鉴定报告又是那个大夫写的,也一并叫上来,本王妃有话要问他们。”

一听这话,欧阳大人总算明白王妃娘娘想做什么了,原来她是怀疑到这两份证据头上了。

如果证据有假的话,这案子确实就有问题。

只是,这两份证据能有什么错?

别的不说,就单单李大夫留下的那张药方,就足以说明验尸报告和药材鉴定报告是真实性,其实,即便没有后面那两份报告,就单单凭李大夫那份药方,一样可以判定李大夫和韩家有罪的!

这个案子最蹊跷的是李大夫的失误和自杀,欧阳大人也心中有数,但是,太后既然有命令他自然是不会违背的,何况,李大夫已死,就算再蹊跷,也追究不出什么。

至于证据的真实性,欧阳大人就不相信了,韩芸汐还能问出什么破绽来。

他顺着韩芸汐,立马下令,“来人,传仵作老夏,还有太医院的林太医。”

老夏是顺天府的全职仵作,而林太医则是太医院的太医,在大理寺和顺天府都有兼职,两人的专业水平一流,在圈子里口碑极好。

一听说韩芸汐质疑他们的检查报告,两人皆是愤愤不平。

一进门来行礼之后,老夏就忍不住先开了口,“王妃娘娘,李氏婆婆的尸体是我一人检验的,报告也是我一人撰写,有什么问题,请你直接指出来。”

韩芸汐喜欢爽快的人,听老夏这么一说,她也就不客气了,“你确定陈氏婆婆是中了葵梗之毒,而死的?”

“确定!报告里写得很清楚,葵梗之毒混迹在药物当中致使中毒,从死者口腔中残留药汁,提取之后也检测出葵梗。”

老夏自信满满,又道,“王妃娘娘也是会毒术之人,如果不相信,可亲自去检查尸体!”

韩芸汐点了点头,又问,“死者的死亡时间呢?”

“前日晚上戌时(七点到九点),服药之后,立马就中毒死亡。”老夏记得很清楚。

韩芸汐点了点头,并没有多问,而是看向林太医,“林太医,陈氏带来的三包药材,你可全都检查了?”

林太医也很自信,“全都检查了,一共十一味药,和李大夫开出的药方是一致的,包括葵梗。”

“那三包药材都还在吗?”韩芸汐又问。

欧阳大人立马令人将药材呈上来,一包包都包好,放在盘子里。

韩芸汐看了一眼,很满意,继续问,“林太医,李大夫的药方中有详细写了份量,为何你的药材鉴定报告中没有写明份量?你一一秤过吗?份量都是一致的吗?”

份量?

谁都没有想到这个问题,药方里有毒,药材里也出现了毒,这证据就已经非常充足了,还要份量做什么?

而且,中药药方的分量本就是一个概数,比如一两左右,一钱左右,抓药的时候,也是抓个大概的,并不需要精细。

林太医很意外,也很不可思议,亏得韩芸汐也算是医学界中人,居然问出这种没有意义的问题。

“王妃娘娘,因为这些药材的份量和李大夫药方上写的种类一致,而且毒药就在其中,所以下官没有再一一过秤。”林太医解释道。

“种类一致?”韩芸汐冷笑起来,“林太医,什么叫做种类一致?种类一致能代表份量一致吗?检测工作必须严谨、细致、专业,这些不必本王妃提醒你吧?”

这话一出,林太医脸色骤变,韩芸汐简直是在怀疑他的专业性和工作态度!

林太医也火了,当然,他是不敢发作的,压住怒火,他认真辩解,“王妃娘娘,下官行医开药二十余载,从来没有犯错过。陈氏婆婆中毒而亡,和药材份量并关系,只要证实药方有毒,便可做证据!秋葵是毒也是药,如果放在其他药方里,或许没有毒,但是,放在李大夫这张药方中,就必定是药毒,和份量没有任何关系!”

这林太医对葵梗倒是了解不少!

只是,在她面前跟她讨论毒药,未免太不自量力了吧!

听到这里,韩芸汐意味深长地看了林太医一眼,也不知道为什么林太医原本理直气壮,自信满满,却因为她这一看,无端就心虚了。

只是,心虚不过是一掠而过的感觉,林太医坚信没有追究份量误差的必要,他想,韩芸汐一定反驳不了审判结果,所以鸡蛋里挑骨头,无理取闹呢!

于是,林太医继续说下去,“所以下官觉得没有检验药材份量的必要!”

韩芸汐点了点头,笑着问,“林太医,你也知道葵梗不仅仅是药,也是毒,那你可知道毒药的份量会影响毒发的时间,甚至毒发的症状?”

这话一出,林太医立马就僵住了,而一旁的夏仵作也惊了,或许旁人还没反应过来,但是,这两位专业人氏却立马有了不好的预感。

毒药的份量……毒发的时间……

林太医……确实没有考虑过,他只知道人是中了葵梗之毒死的,验尸也验出这种毒了,一切都顺理成章。

见林太医和老夏的沉默,欧阳大人也不安了,“王妃娘娘,抓药在份量上总是会有误差的,哪能计较得这么清楚?”

韩芸汐冷冷而笑,“葵梗虽然是急性的毒,但是份量不一样,毒发的时间也是不一样!夏仵作刚刚说了陈氏婆婆死于前日晚上,一服药就毒发身亡的!但是,就这张药方上写的葵梗份量,和其他十味药材的药性综合作用之后,即便把剩下的三包药都吃完了,也不会毒发,这个份量,至少要三天的时间才会毒发身亡!要么,这几包药里的葵梗份量,远远多出药方上的一倍!要么,对陈氏婆婆下毒的……另有其人!”

韩芸汐这话一出,欧阳大人就怔了,而全场,一片寂静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