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87章 愤怒,追究到底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寂静中,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不可思议,谁也没想到会这样。

一服药就毒发身亡和三天之后毒发身亡,这相差确实有点大呀,而且,虽然抓药误差是允许的,可是,相差一倍的份量,这也太令人不可思议了吧?

就算李大夫犯错误开了药方,也不至于又多抓了一倍的药物,这哪里是误杀,这分明就是故意杀人了!

如果三包药实际的份量和药方上的一样,李大夫没有抓错份量,那么,陈氏婆婆毒发身亡就不是因为喝药了,而是有人故意谋杀呀!

真相到底是什么?

是李太医故意杀人,还是凶手另有其人?

原本简单的案情,因为韩芸汐对毒药的分析,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七姨娘猛地朝陈氏看过去,一时间,众人也都纷纷投来了目光,陈氏将脑袋低得很低很低,身子骨有些颤,都不敢说话。

欧阳大人眼底闪过丝丝复杂,迟疑了很久,还是开了口,“林太医,葵梗的份量和毒发时间……真的是这样吗?”

这话一出,韩芸汐心下就冷笑了,欧阳大人真会问话,这么问林太医,明显是不相信她说的。

林太医也很识相,“下官不才,实在不了解。”

“欧阳大人如果不相信,不妨当场做个实验。”韩芸汐冷冷说。

她今日,要让所有人都心服口服,不管是这大堂上的,还是宫里头的!

“按规矩,确实也得试验试验。”欧阳大人硬着头皮说,他得给太后一个交待呀。

韩芸汐立马令人照着药方去配了一份药来,并且让林太医鉴定药物的份量和药方上的一致,随即就在大堂上,当众把药熬开了。

“欧阳大人,为了公正起见,你找个人来试药吧。”韩芸汐冷冷说。

见韩芸汐这么冷肃的态度,欧阳大人的心都凉掉了一半,他令人找了一个死囚过来,当众喝下一整碗药。

谁知,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死囚竟还好端端的。

“欧阳大人,还有其他疑问吗?”韩芸汐质问道。

欧阳大人立马摇头,他哪还敢说话呀?这位王妃娘娘简直可以称之为毒妃,跟她争辩毒的问题,那无疑是找死!

欧阳大人沉默了,在场众人也都沉默了。

既然韩芸汐的说法得到证实,那么,揭晓真相就全靠毒药的“份量”了!

韩芸汐走到一旁去,亲自将三包药材一眼打开,每包药材中的十一味药物都一一区分开来,一堆堆各十一堆。

“林太医,劳烦你当场秤一秤,可好?”韩芸汐还是很客气的。

林太医虽然熟悉葵梗,但是远远不如韩芸汐的熟悉,他确实忽略了毒发时间!

而且,就份量上,如果是其他的药物,他看一眼也大概知道多重,可是葵梗这东西很轻,他又极少接触,份量上确实很难目测把握,再加上一开始就没有考虑到份量,这让林太医更加心虚了。

正惶恐着,听了韩芸汐客气的话,林太医吓得连连就点头,不敢耽搁,令人拿来药秤。

寂静中,时间在流失,林太医一开始还有些手颤,但是很快就进入了状态,一边认真秤,一边在白纸上做记录。

只是,当秤到第一份葵梗的时候,林太医的手突然一颤,秤砣竟给掉了下来,“嘭”一声响亮。

这秤砣不仅仅砸在地上,也砸在众人的心里,大家都心惊胆战着,纷纷揣测葵梗的份量一定是出问题了。

离真相,越来越近……

只见林太医脸色惨白惨白的,他看了韩芸汐一眼,急急拾起秤砣来,重新秤了一回,匆匆在白纸上纪录下了数字,韩芸汐看了一眼,不动声色,示意林太医继续。

很快,林太医就将三包药,各自是一份药物的份量都列了出来,当他放下药秤的时候,双手都已经软了,再也提不起劲。

韩芸汐将纪录份量的白纸展开,面对欧阳大人,“欧阳大人,药方在你桌上,劳烦对比一下。可好?”

韩芸汐的语气越客气,欧阳大人心里就更没底。

他脸色煞白煞白的,急急打开药方,这一看一确认,他便一屁股跌坐在主审位置上了。

“欧阳大人,结果如何?”韩芸汐大声问到。

欧阳大人很不想回答,却不得不回答,他战战兢兢地站了起来,答道,“一样的,所有药物的份量都是一样的。”

份量是一样,葵梗的份量也是一样的!

那种份量不至于马上致命,毒发身亡,所以,下毒者另有其人!

真相了!

在场众人全都异常震惊,谁都没想到真相会是这样!

七姨娘第一个缓过神来,怒目看着陈氏,怒骂道,“一定是你!为了索赔钱财,毒杀婆婆,诬陷我韩家,你这个妇人,好生歹毒!我韩家不收你分文诊金、药钱,你竟如此恩将仇报,你的心被狗吃了吗?”

陈氏猛地抬起头来,急声否认,“不是我!不是我!我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做!我什么都不知道!”

这个时候,韩芸汐的好脾气终于用尽了,她肃冷着一张脸,一步一步朝陈氏走过来了。

陈氏跪着,韩芸汐站着,本就显得韩芸汐高高在上,再加上她此时浑身上下散发出的怒气,强大的气势,吓得陈氏险些晕迷,她都不敢看韩芸汐,直接匍匐在地上,哭了起来,“不是我,真是不是我,我什么都没做!”

“不是你,那是谁呢?”

韩芸汐冷冷质问,她怀疑过陈氏,但是,她不相信陈氏有这么大的胆子敢诬陷韩家,而且,李太医的药方失误确实很蹊跷。

不管是陈氏,还是李太医背后都有人,真相,还没有完全被揪出来!又或者说,背后真正的凶手还没有被揪出来!

韩芸汐只是是宫里头那位,但是,她需要证据!

听韩芸汐这么一问,陈氏更害怕了,浑身发颤,脸都贴到地上去,恨不得找个地缝逃离这个恐怖的现场。

“不是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钱我也不要了!不要你们赔了……放过我吧!”

……

其实,韩芸汐昨日看到那药方,就知道有问题了,她忍到今日,可没打算放过谁!

敢这么打韩家的主意,这一回真是把她惹火了!

她缓缓蹲下来,冷不丁一把拉起陈氏,直逼她的眼睛,“不是你做的是谁做的?谁要给你钱?别以为你不说,就有人保得住你!”

陈氏吓坏了,顾不上一切猛地就挣开韩芸汐的手,退得远远的,而一退开,她才意识到自己居然跟秦王妃动手了。

她脸色都青了,惶恐得直直摇头,“王妃娘娘恕罪!民妇不知道,民妇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

韩芸汐眯起双眼,一步一步走过去,浑身上下散发出恐怖的杀气。

公堂上,岂不逼迫?可是,在场众人谁都不敢出声,生怕惹祸上身,王妃娘娘,发火了!

韩芸汐渐渐地靠近陈氏,然而,这一回,她都还未开口,陈氏就先崩溃了,“我说!我说!你别过来,我说!”

韩芸汐这才止步,而陈氏立马就开口,“是李夫人,是李大夫的夫人干的!那天晚上我刚要喂完我婆婆喝药,没多久李夫人就找上门来了,她熬了一帖自己带来的药喂我婆婆,说药到病除,可谁知道我婆婆喝完就……我吓坏了,我那个时候就要报官的,可是……可是……”

说到这里,陈氏支支吾吾,不敢往下说了。

“可是说,说呀!”韩芸汐怒声。

陈氏吓得浑身一颤,硬着头皮继续,“可是她给了我五百两银子,让我什么都别说,明日到顺天府去告状,她说一切她都安排好了,事后我不但能得到韩家的赔偿,还能从她那儿再拿五百两……我……我,我一时鬼迷心窍,我糊涂了呀!王妃娘娘,我婆婆不是我杀的,是李夫人,是她!你饶了我的吧!我求求你了,王妃娘娘……饶命呀!”

陈氏说着,连连磕头,一下一下砰砰砰直响。

可是,对于这种财迷心窍的人,韩芸汐一丝同情也没有。

李夫人下的毒,可为什么李夫人要下毒,李大夫在韩家干了那么多年,一向和和睦睦的,韩家不曾亏待过他们。

李大夫为何会误开药方,李夫人为何要去事后补刀?

有人指认,就不怕李夫人不开口。

真相,越来越近了!

“欧阳大人,你是不是该马上派人去李家了呢?”韩芸汐质问道。

欧阳大人这才缓过神来,虽然知道事态的发展远远超过了太后娘娘的期待,但是,大堂之上他徇私不了,只能立马差人去李家捉拿李夫人。

可是,没多久官差却没有把李夫人逮捕回来,而是带回来了一具尸体。

“禀王妃娘娘,欧阳大人,李夫人在李大夫灵位前上吊自杀了!属下赶到的时候,人刚刚被解下来。”

“什么!”

韩芸汐拍案而起,“死了?”

“尸体刚刚送入停尸房。”官差如实回答。

韩芸汐脸色煞白煞白的,无法相信,李夫人是最后的线索呀!

“夏仵作,验尸!”韩芸汐怒声,大步往停尸房去。

夏仵作急急跟上,见了尸体,不用夏仵作验,韩芸汐自己都看得出来,人确实是不久前上吊自杀的。

韩芸汐双手都握成了拳头,她怎么都没想到真凶灭口会灭得这么快,她终究是大意了,早该派人把李夫人守住的!

想必李大夫和李夫人都被威胁了,李大夫心慈没下足够药量,李夫人才会亲自走一趟的。

如此这夫妻俩都去了,线索也就断了。

就差最后一步,实在是可恶!

回到公堂上,陈氏已经磕头磕晕了,韩芸汐看都没多看一眼,一脸不爽地盯着欧阳大人看。

欧阳大人被她盯得浑身上下都不舒服,硬着头皮怯怯道,“王妃娘娘,这案子……李家那边还要不要……”

“案子是你大理寺审,还是本王妃审?问我作甚?继续!”韩芸汐好凶好凶,一脸阴沉沉地坐在一旁。

继续……

怎么继续?欧阳大人要悲剧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