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88章 谁做得更绝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李大夫夫妇双双自杀,无疑是为了保幕后主使,也为了保自家儿女的安危和将来。

敢招惹上韩家和王妃娘娘的人,欧阳大人其实心中也有数。

案子都审到这份上了,还怎么继续?

只有收尾。

欧阳大人垂下眼来,暗自神伤,他该怎么收拾残局,才能不太得罪宫里头那位,又让眼前这位消气呢?

欧阳大人是一个头比两个大,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欧阳大人,继续!”韩芸汐咬牙启齿,一字一字说,不高兴全写在脸上。

“是是!”

欧阳大人连连点头,他顾不上那么多了,还是先把眼前这尊大佛搞定,至于宫里头那位,只能见了面再解释了。

欧阳大人立马改判李夫人为真凶,鉴于李夫人自杀,就没有多追究其杀人之罪,而陈氏知情不报,判为帮凶,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入狱十年。

其实,李大夫开的药方有误,韩家医馆多多少少还是有那么点责任的,只是,见王妃娘娘那张堪比秦王殿下的冷脸,欧阳大人实在是不敢再追究韩家的责任。所以,赔款的事情,改判由李家负责陈氏婆婆的后事,并且抚养陈氏留下的孤儿。

宣读完判决书之后,七姨娘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欢喜极了,而欧阳大人怯怯地看了韩芸汐一眼,心想,韩家全身而退,王妃娘娘也可以消消气了吧。

可谁知道,韩芸汐却冷冷问,“就这样?”

欧阳大人心跳一咯,险些就反问出来,“那你还想怎样呀?”

都明白幕后之人就是宫里头那位,能为韩家洗脱罪名到这份上,已经很不容易了,该见好就收吧!

当然,欧阳大人有这个心也没有这个胆量说出口。

他起身来,毕恭毕敬的,“请王妃娘娘补充。”

韩芸汐端坐在一旁,面无表情,虽不居主位,却散发出强大女王气场来,她冷冷说,“陈氏昨日一大早在顺天府大门口喊冤,毁我城南医馆名誉,如何挽回?”

这话一出,欧阳大人的嘴角就抽搐了。

挽回的措施有很多,可是,他一旦判了,宫里头那位岂不得拍桌子?

要知道,这一回没有逼死韩家,老太太的火气就已经不小了。

欧阳大人犹豫再三,思来想去,一边是秦王妃,一边是太后,甚至可能是皇上,后者为大,怎么说他还是得考虑到后者的呀。

于是,欧阳大人大着胆子开了口,“王妃娘娘,李大夫开的药方你也瞧见了,确实是失误,李大夫的城南医馆的人,韩家……多多少少还是有点责任的,陈氏也不完全算是诬陷吧。”

韩芸汐挑眉看去,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欧阳大人说的有理,本王妃正琢磨着李大夫和李夫人到底为何要下毒害人,夫妻俩一前一后的动作还不一样,或许,本王妃该去一趟李家,问一问最近李大夫和李夫人见过什么人,去过什么地方,有什么异常!欧阳大人也别急着结案,继续追查下去吧。”

韩芸汐这是威胁,吃果果的威胁!

且不说她去李家能不能查到什么蛛丝马迹,只要案子一天不结,欧阳大人就得头疼一天,再万一真让她找到出什么线索来,欧阳大人必定是最先遭殃的那一个!

欧阳大人哭晕在茅厕的心都有了,最不想案子拖延下去的人就是他了。

万般无奈之下,欧阳大人只能做出让步,以大理寺的名义责令顺天府张榜公文告示,为城南医馆洗涮冤情,还城南医馆名誉。

谁知道,韩芸汐竟随即提出了第二个问题来,她说,“城南医馆闭馆,损失不小;本王妃和韩家七姨娘因此案费心费神费时,大理寺是否该给予赔偿?”

这……

欧阳大人倒抽了口凉气,他在大理寺混了那么多年,从主簿熬到大理寺卿,这还是头一回看见有人向大理寺索赔的!

这是韩家和李家、陈氏之间的恩怨,是他们自己的事情,费心费神费时,那也是为他们自己的事情,大理寺不过是主持审判而已,凭什么要大理寺赔偿呀!

欧阳大人实在气不过,认真问道,“王妃娘娘,诬陷者是陈氏,杀人者是李夫人,大理寺何错之有?”

谁知,韩芸汐却冷笑道,“此案在顺天府那,一日的时间便可以审清楚,就这张药方便可以看出端倪,揪出真凶。如此简单的案子,如果大理寺没有插手,昨日早上就可当场结案,何必拖延至今?这些损失,不找大理寺赔,要找谁?”

听了这话,欧阳大人的怒火一下子就全灭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森森的恐惧。

他终于听明白了,王妃娘娘看似针对大理寺,实则是要打太后娘娘的脸!更是在向太后娘娘示威呢!

要知道,这个案子提交大理寺,那是太后娘娘下的命令,顺天府的人,大理寺的人可全都知道!

虽然,大家都知道是太后下的命令,可是,如今这种形势下,欧阳大人可不敢把太后娘娘搬出来了,一旦搬出来,岂不意味着公开承认这件事不是大理寺的错,而是太后娘娘的错?

欧阳大人细心一想,背脊都发凉了。

这个亏,只能大理寺默默吃下。

“欧阳大人,本王妃说的……没错吧?”韩芸汐冷冷问。

“没错没错!是该大理寺赔偿!”欧阳大人只能认了。

“那欧阳大人打算如何赔偿呢?”韩芸汐说着,气定神闲把玩起精致的指甲来,轻轻吹了吹手指,随口又道,“医馆救人,时间如命,本王妃时间也是很宝贵的。”

这话一出,全场包括七姨娘都不可思议地看过来……

如果这是得寸进尺,那么韩芸汐也承认了,她甚至都还觉得不够!

这本就不是城南医馆的事情,而是一场阴谋,因为某些人的一己之私,接连害死了三条无辜的性命,害了陈氏和那年幼的孩子,毁了两个家庭,甚至险些断送了韩家一族的生路。

她跟大理寺索要赔偿,她借大理寺打太后的脸,一点儿都不为过!

大理寺没有赔偿到她满意,她并不介意把事情闹下去,闹得满城风雨、人尽皆知,到时候,她倒要看看谁会心虚,谁会更丢脸。

她要让宫里头那位知道,她韩芸汐做起事来不比任何人手软!

欧阳大人低着头,声音都小了,“如何赔偿,全由王妃娘娘做主便是。”

韩芸汐毫不犹豫,还是那气定神闲的语气,道,“不多,一万两足以……当然,本王妃要的是金子。”

这话一出,欧阳大人险些被自己的口气噎到,一万两金子!

大理寺一时间怎么可能拿出那么多公款来?

韩芸汐当然知道大理寺拿不出那么多金子,但是,背后不是还有位老太太吗?她老人家可有的是办法弄到钱。

“欧阳大人嫌多了?本王妃要陪秦王殿下,这时间认真算起来,还真算不清楚。”

陪秦王!

一听这“三个字”,在想起最近盛传秦王妃得宠的事,欧阳大人双腿都软了,就仿佛看到了尊贵的秦王殿下就站在眼前。

他哪敢嫌多,硬着头皮立马就答应了。

韩芸汐这个女人真心是得罪不了,欧阳大人都答应了,她竟又追问,“那欧阳大人打算什么时候支付这笔赔偿?”

“十万两金子毕竟不是小数目,还请王妃娘娘多宽容几日。”欧阳大人连忙说。

“宽容几日,那到底是几日?”韩芸汐就偏偏要问清楚。

“十日,十日……”欧阳大人都有种要奔溃的感觉了。

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跟太后报告这个案子,总之,他决定装傻什么不知道,横竖是太后下令提交大理寺审的,这件事大理寺上上下下都知道,大理寺没钱,太后总得给想办法。

敲定赔偿款和支付时间之后,韩芸汐心里舒服了不少,虽然没有找到证据,揪出幕后主凶来,好歹也狠狠反击了一把。

既然太后那么快就能灭李夫人的口,想必她是时刻关注着大理寺里的动态,这个时候,她的脸色一定非常精彩!

思及此,韩芸汐心情愉快了不少,这才带着七姨娘潇洒离开。

而此时,大理寺的情况早报到宫里了。

“嘭!”

精致的茶杯从太后手中掉落,她怔了,简直无法相信听到的一切,慕容宛如在一旁,都不敢坐了,心惊肉跳,缓缓地站了起来。

一室寂静,只听得太后的呼吸声越来越沉重,突然,她猛地一挥手扫落了一桌茶具。

“废物!一群废物!”

“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妥,哀家养你们作甚?”

……

慕容宛如脸色煞白,后退了两步,心砰砰砰的狂跳,要知道,这一计谋是她出的,收买李大夫和李夫人的也是她。

她以李家长子的前程威胁,要李大夫陷害韩家,当天晚上,李大夫和李夫人都去了陈氏家,在窗外见陈氏婆婆喝药之后竟没死,李夫人心一狠就上门直接用一味葵梗毒死陈氏婆婆,并且收买了陈氏。

翌日东窗事发,李大夫过不了自己心里那一关,选择自杀。

慕容宛如以为陈氏婆婆中毒死了一切就没问题了,而李夫人在丈夫死后,为了儿子,为了李家,只能忍着哀伤撑下去。

谁知道,偏偏药方上的份量和实际中毒份量被韩芸汐一眼看出来了呢?

并不是慕容宛如低估了韩芸汐,而是她根本就没那个脑力去想到葵梗会出这样的问题。

要知道,就连李大夫当初选择葵梗的时候,都不知晓葵梗份量和毒发时间的关系呀!

这一回,韩芸汐又赢了,赢得无懈可击,谁都反驳不了这个案子的结果,如果再深究下去,天晓得韩芸汐会不会追查到她这里来。

思及此,又见太后的反应,慕容宛如就忍不住颤抖。

太后娘娘口中的废物,说的不正是她吗?

就在慕容宛如惶恐的时候,太后突然冷静下来,缓缓转头朝她看来……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