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89章 怨恨,全都是你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见太后静默地看过来,慕容宛如一个激灵,连忙顺势跪下去,“太后娘娘,宛如让您丢脸了,宛如实在是太大意了,请太后娘娘降罪!”

太后冷冷打量着慕容宛如,那双精明的凤眸里写满了不满。

这件事非但没打压到韩家,反倒让韩芸汐狠狠反击了一把,大理寺赔偿损失,如此荒唐的事情一旦传开了,被嘲笑的不仅仅是大理寺,还有下令提审那个案子的她!

如果没有慕容宛如的献计,她也不至于落到这么憋屈的境地。

太后能不怨恨慕容宛如吗?

慕容宛如不敢抬头,见太后迟迟没有开口,她心慌极了,太后这里是她最后的退路,最后的倚仗,不管怎么样,她都不能再失去了。

正要开口,可谁知道,太后眼底闪过一抹算计,竟先开了尊口,“你起来说话吧。”

慕容宛如很意外,没想到太后没把怒火撒在她身上,还就这样让她起了。

她怯怯的抬头,一脸楚楚可怜,“太后娘娘,宛如知错,宛如不能起。”

“韩芸汐的能耐,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你败在她手上,唉……也算正常。”太后淡淡感慨。

这感慨,分明是捧了韩芸汐的同时否定了慕容宛如。

慕容宛如着实不可思议,韩芸汐这才给了太后下马威,太后愤怒之余,居然还能这么肯定她。

那个女人凭什么呀,她真有那么好的能耐吗?

她不承认,更不甘心!

韩芸汐不过是会毒术而已,不过是运气好而已,除了毒术,她还会什么?这一次葵梗的事情也不过是巧合而已,凭什么连太后都这么肯定她呢?

慕容宛如心口堵着,很不服气,认真道,“太后娘娘,请再给宛如一次机会,宛如一定能揪出她的把柄的。”

太后要的,不正是慕容宛如这份斗志吗?

与其她亲自出面和韩芸汐斗,还不如让慕容宛如去找麻烦,慕容宛如虽然是宜太妃的养女,却也是宜太妃手心上的宝呀。

太后最见不得的,便是韩芸汐和宜太妃好!

而世界上最麻烦最微妙最易变的关系,便是婆媳关系,韩芸汐再有能耐,能把宜太妃怎么着了?韩芸汐再好,只要出了错,宜太妃还不得照样记恨?

想挑拨这婆媳二人,关键还的慕容宛如这小姑子。

“机会……”

太后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机会当然还是有的,只是……”

她说着,亲自将慕容宛如搀起来,让她坐在一旁,慕容宛如很紧张,“太后娘娘,只要我和她同处一个屋檐下,就一定不会让她好过。”

太后心里打着算盘,慕容宛如心里当然也有自己的小九九。

她来投靠太后,最直接的目的不正是婚事?即便订婚了,她都不想嫁!

年后没多久,平北侯就去秦王府催婚了,如果不是太后背地里推波助燃等看秦王府的好戏,平北侯府哪来的胆子这么快就去催婚呢?

同个屋檐下?

人老成精的太后一下子就听出慕容宛如的意思,她轻轻拉起慕容宛如的手拍了拍,“哀家昨儿个才都同平北侯说,这婚事急不得,毕竟他家那小子长孙澈至今没个一官半职的,成日吊儿郎当,游手好闲,你嫁过去终究是要受委屈的……”

一听这话,慕容宛如感动极了,没想到太后会这么为她考虑,太后考虑的,也正是她一直担心的。

而宜太妃,就从来都没有跟她说过。

且不说长孙澈风流成性,就说他如今的状况,吃穿用度全靠家中,连个谋生的路子都没有,说白了就在个闲人!

妻凭夫贵,她嫁过去,其他的不说,就这身份地位便好掉价。如果有盼头,暂时掉价也不打紧,可关键是平北侯的身子骨还健朗得很,要等长孙澈袭承侯位,天晓得得多少年呀?

就算她想开了,愿意嫁过去,嫁过去之后的日子,怎么熬?

太后看着慕容宛如一脸怜悯,慕容宛如连连点头,委屈地抿了抿唇,一副欲哭换休的样子,任谁瞧了都会心生怜爱。

可是,太后在后宫里见多了这类型的女子,虽是面带怜悯,可她的心却是冷的。

很快,她话锋一转,又道,“唉,只是,这婚事拖着也不是办法,毕竟……你这事情太特殊了,平北侯说得对,如果不尽快把婚礼办了,天晓得还会有什么闲言碎语呢,到时候,你岂不更委屈?”

这话一出,慕容宛如的手就僵了,见太后娘娘那柳目慈眉的样子,背脊忍不住发凉。

她自己也是以面具示人的,怎么就忘了这位老太后向来不是省油的灯火呀,她的笑,再慈爱都不可信!

太后这一前一后两番话,说得那么漂亮,实际上却是对她的惩罚,也是在警告她呢!

如果这一回韩家医馆的事情办妥了,老太后自然会帮她拖延婚事,可是,如今事情搞砸了,太后便铁了心要她嫁!

慕容宛如的手心渐渐发凉,太后依旧轻轻拉着她,嘴角的笑容亲切、和蔼,“宛如,你是聪明的孩子,日后帮哀家把事情办好了,哀家自然不会亏待平北侯府。女人呀,娘家的权势再大,如果没给夫家做点贡献,终究是站不稳脚的,你说是吧?”

太后终于把话说白了,而慕容宛如心跳一咯噔,也算是后知后觉,大彻大悟!

“回去吧,回去好好准备准备,别再拒绝了,平北侯挑了月底的好日子,哀家看了还不错。”太后说着,终于放开了慕容宛如的手,而此时,她手心里早全都是汗。

太后对她,这是恩威并施,她逃不掉的……

然而,踏入康宁宫之后,她就从来没有想过要逃,只是,她不甘心!

直到回到秦王府,慕容宛如的手都还是紧紧地握着,这一回如果不是韩芸汐,她不会弄巧成拙,更不会落到被太后惩罚的地步!

太后都那样说了,即便母妃拖延,她也不得不主动答应出嫁,她简直是呕死了!

这一切都是韩芸汐害的!

从梅花宴开始至今,她所有苦难都是韩芸汐造成的,是韩芸汐毁了她的未来!

慕容宛如越想越生气,一贯乖顺的小脸渐渐狰狞扭曲,就在这个时候,她竟看到韩芸汐和宜太妃从不远处的长廊走过,两人有说有笑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母女呢!

慕容宛如眼中迸射出可怕的怨恨,“韩芸汐,即便我嫁出去了,你也休想在秦王府有安宁之日!”

韩芸汐正陪着宜太妃闲聊,突然觉得后脑勺一冷,她下意识转头看去,只见背后院子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怎么了?”宜太妃问道。

韩芸汐捋了捋长发,“没什么。”

宜太妃在一旁坐下,示意韩芸汐也坐,她淡淡道,“芸汐,平北侯府已经把日子订了,就在月底,还送到宫里给太后过目。怕是这两日就会送过来……”

“宛如……知道了吗?”韩芸汐连忙问,说她不幸灾乐祸是不可能的。

皇族贵胄中年轻男女的婚期请示太后,早就是不成文的规定了,太后若是瞧得上,会给新人备一份大礼,若是瞧不上,便拒之门外。

之前平北侯上门来催婚,她就猜到是太后不会错过这个恶心宜太妃的机会的。

一贯慵懒闲适的宜太妃连连叹息,十分苦恼,“她还不知道,唉……那丫头的脾气倔,也不知道怎么跟她说。”

“母妃,迟早都是要嫁的,早嫁了,免得一些闲言碎语。”韩芸汐只能这么安慰了。

“那长孙澈,虽是侯府嫡子,可是……在朝中连一官半职都没混上,成日游手好闲,风流成性,本宫还想着,婚事拖上一年半载,先想办法给长孙澈谋个上得来台面的差事,才不会委屈了宛如呀!”

宜太妃其实考虑了很多很多,只可惜,慕容宛如从出事至今一直怨恨宜太妃当初答应订婚,一直疏远,并不知道宜太妃心中所想。

见宜太妃那一脸忧愁,韩芸汐想宜太妃必定是打心眼里疼爱慕容宛如,真心把慕容宛如当作亲生女儿对待的吧。

否则,一贯强势,好面子的她,怎么会露出这样无奈的表情呢?

只可惜,慕容宛如自作孽不可活。

果然如宜太妃所料,没几日,平北侯就令喜婆送来了成婚的日子和吉时,这太后点过头的,宜太妃就算要拖也拖不了。

慕容宛如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怄气谁都不见,却也没有明说不嫁,于是,就这样半推半就的,婚事便敲定了。

宜太妃忙于为慕容宛如准备嫁妆,也忙着为长孙澈谋官位,只可惜,太后在上头压着,事情没那么好办。

这日,韩芸汐正要出门,宜太妃叫住了,“芸汐,秦王回来了让他到我屋里来,就说有要事跟他商量。”

无疑,长孙澈的前程,宜太妃是要交给秦王殿下了。

韩芸汐只是随口答应,没多解释,她都不知道秦王什么时候会回来呢,秦王貌似忙了大半个月了,其实,韩芸汐也很忙。

今日出门,不为别的,正是为了大理寺那一笔赔偿款已经下来了,整整一万两黄金。

她已经在城西、城北、城东三地都找好了店铺,打算用这一笔赔偿款再开三家慈善医馆,以韩家的名义,专门为穷苦人家义诊,免费提供药材。

韩家的人手不够,药铺的门面装点,药材的选购,还有大夫药童的聘用,再加上宣传各种事情,一大堆事情都等着她呢!

当然,还有李家和陈氏那个孩子,韩芸汐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好人,甚至承认自己有仇必报,小气得很。

可是,怜悯之心,她还是有的。陈氏和李氏夫妇都有错,也都无辜,他们的家人更无辜,韩芸汐最后还是拨出了一笔钱救济李家和那孩子,还放了话,只要他们愿意,都可以到慈善医馆来帮忙。

……

给读者的话:秦王很忙哦,嗯,他快回来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