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90章 意外,他回来了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有钱诸事顺。

没几天韩家城西、城北、城东的医馆就都开起来,如此一来,韩家就在天宁帝都四个方向都有了医馆,称之为四方医馆。

原本城南医馆还是半盈利半公益性质的,有了大理寺的赔款当后盾,如今完全是义诊所,只要是穷苦人家,求医问药都分文不收。

正是因为这个规矩,不用韩芸汐多宣传,没几日,韩家四方医馆便成了帝都的头条,大街小巷人人都议论,虽然褒贬不一,但是知名度一下子就提高了。

“王妃娘娘,那帮人太过分了,居然在大门口说咱们就算免费,也没人敢上门来求医!”小沉香愤愤不平的告状。

“随他们说去呗。”

韩芸汐笑着并不介意,有人贬低就一定有人褒奖,不管别人怎么说,只要知名度打开了,只要这四家医馆开下去,医学世家韩家就不会被人遗忘。

小逸儿是韩家医术唯一的传人,学成还需要时日,这段时间,韩家总不能无声无息就真退出医学界了吧?

再说了,太后不是看韩家碍眼吗?她就偏偏要让韩家在帝都风声水气,重振昔日威望!

琢磨了片刻,韩芸汐说,“小沉香,你去贴告示,以后每月十五,本王妃亲自坐镇城南医馆义诊。”

“你?”小沉香很不可思议。

“不行吗?你怀疑我的医术?”韩芸汐眯眼质问,医毒本一家,她精通毒术,医术也还是懂的,而且和小逸儿一起看了《韩家医典》,医术进步了不少,对付一些普通病症并不在话下。

“不是不是!主子你要是出面,一定很多人来!”小沉香开心坏了,她都能想象得出十五那天城南医馆门口排长队的场景。

那帮瞧不起韩家的人还不是欺负韩家如今没人了,这回就让他们知道,秦王妃也是韩家人,也可以代表韩家。

看着小沉香欢喜的样子,韩芸汐唇畔泛起了一抹开心的笑意。

其实,亲自义诊只是她计划中的一小步而已。

她想,等她把义诊做起来,就去说服顾北月,让顾北月也定时来韩家医馆义诊。顾北月这位太医院院首出面,效果就更不一样了,他来,就会有其他太医跟着来,不说轰动全城,至少没人敢嚼舌根了吧。

到时候,那些因为韩从安误诊而否定韩家的人,也都愿意来。

如此一来,韩家义诊就不仅仅是穷苦人家拥戴的善举,而是全城百姓拥戴的善举,到时候不管是太后,还是皇帝都干扰不了,而且不仅仅干扰不了,还得褒奖。

而到了后期,大理寺的赔偿款用没了,韩芸汐一定会向朝廷申请补助的!

做慈善的手段,其实一点儿都不能仁慈、善良!

不知道太后知晓韩芸汐这个计划,会不会气得七窍冒烟,但是,当韩家四方医馆开张,全城热议的消息传进宫,她老人家就气得连连拍桌子,险些背过气去!

原本要取消韩家的行医资格的,这下倒好,人家轰轰烈烈连开三家医馆,别说是太后,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会憋屈呕血。

“可恶!这个韩芸汐实在是可恶至极!”

“拿了哀家的银子去给韩家长脸,去当好人……哀家……哀家要杀了她!”

“砰砰砰!砰砰砰!”

太后使劲的拍桌子,就好似那桌子是韩芸汐,一屋子的婢女跪了一地,谁都不敢出声。

“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太后冷冷问道。

这时候一旁的老嬷嬷才敢出声,“禀主子,今日廿五(二十五号)了,后天秦王府的宛如小姐就要出嫁了。”

一听这话,太后的气这才顺一些,她忍,她等,等着慕容宛如出嫁之后的报复。

她已经把慕容宛如逼到了绝路上去,她就不相信慕容宛如不会和韩芸汐死磕到底……

忙完韩家四方医馆的事情后,韩芸汐并没有休息的时间,慕容宛如要出嫁,她这个当嫂子的自然要和宜太妃一起张罗。

嫁妆、嫁衣、首饰、陪嫁的婢女、老妈子都是宜太妃一手安排的,当然,宜太妃要给慕容宛如多少嫁妆跟她没关系,宜太妃没有提及,她也很识相的没有过问。

她帮忙张罗的是慕容宛如出嫁的排场,回门宴的事宜,还有就是处理每天都一大堆的贺礼。

这个时候,秦王殿下理应在的,而且会客收贺礼也理应秦王来做的,要知道,大家都是借机来见秦王,巴结讨好,刷存在感。

无奈,龙非夜至今都没出现,就连宜太妃都找不到他。

宜太妃很忙碌着,韩芸汐这个当嫂子的只能坐镇着,如此一来,她得宠的谣言又得到了证实,能在秦王府里掌事,不是得宠是什么呢?

终于,一切都准备就绪,明日,慕容宛如便要风风光光的嫁人啦!

夜深人静,秦王府里还是一派喜庆,这嫁女儿的阵势并不输娶媳妇,韩芸汐搞定手里的事情,累得都快趴下了,她懒懒地伸了个懒腰,正要回芙蓉园,谁知道刚出门,慕容宛如就迎面走进来了。

韩芸汐记得从梅花宴出事之后,她就鲜少看到慕容宛如了,这个时候,准新娘还不睡觉?

慕容宛如似乎清瘦了不少,一袭鹅黄色的轻纱长裙,显得更加虚弱,仿佛风一吹就会倒。

“嫂子,这两日辛苦你了,当初你嫁进来的时候,我都没帮上什么忙。”

她说起话,矜持乖静的样子,依旧很惹人怜爱,只是,说出来的话……

韩芸汐在心里呵呵呵。

如果她没有记错,她当初嫁进来的时候,偌大的秦王府就连一盏红灯笼都没有,连送贺礼的人都没有,和今日这满宅喜庆,红灯笼高挂的气氛一对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她承认,慕容宛如的婚礼,不管是出嫁的排场,还是迎亲的仪仗都是令人羡慕,憧憬的。

然而,这又怎么样呢?

韩芸汐笑了笑,“这有什么?嫂子是高嫁进来,妹妹毕竟是低嫁出去,只要妹妹开心,嫂子再累点也是值得的。”

一个高嫁,一个低嫁,简直是直捣慕容宛如的痛处,比毒舌,慕容宛如还嫩着呢!

慕容宛如面色煞白,只是很快她就又笑了,她还有更值得炫耀的事情,就不相信韩芸汐真不会介意!

“嫂子,秦王回来了,现在就在母妃屋里和母妃商量明天的事情呢。他说太忙了,但是还是赶回来了!”

慕容宛如专程来找韩芸汐,为的就是这件事。

那家伙回来了?

韩芸汐意外了。

“嫂子,秦王不喜欢热闹,当初你们成婚的时候他连府上都待不住,我原本也不指望他会来,可没想到他还是抽空赶回来了!我好开心呀!”

慕容宛如迫不及待地表现自己的好心情,兴奋地拉住韩芸汐的手,“嫂子,走,我们也过去。”

韩芸汐怔着,任由慕容宛如拖着走,不得不承认,她无法反驳。

不是慕容宛如揭了她的旧伤疤,而是龙非夜那个混蛋伤了她。

都这个时候了他来做什么?该他这个当哥哥忙的,她都替他忙完了,他回来做什么,一身轻松出席明日的婚礼吗?

连自己的婚礼都不出席的人,居然会百忙里抽空出席别人的婚礼,她还以为,他没有给她的,也不会轻易给别人;他不喜欢做的,不会因为她勉强,也不会因为别人而勉强。

可是,事实证明她想多了,他就是回来了!

一路到宜太妃院里,韩芸汐都沉默着,她特想特想任性一回,如果明日龙非夜真的出席那场婚礼,她就不出席了!

只是,看到宜太妃之后,她终究还是告诉自己,不要任性,不要无理取闹了。

慕容宛如是龙非夜的义妹,自小就一起长大的,没有血缘之亲,好歹也是一家人,而她,即便满城盛传她得宠,实际上在龙非夜心里,她什么都不是,顶多偶尔用得上罢了。

“嫂子,秦王就在屋里,我没骗你吧。”慕容宛如低声说道,见韩芸汐那失魂落魄的样子,她总算是得瑟了。

“矫情什么呀?”

韩芸汐在心了唾弃了自己一把,立马恢复状态,她冲慕容宛如笑得很灿烂,“我又没说你骗我!”

不着痕迹挣开慕容宛如的手,便大大咧咧走进屋去,笑道,“殿下,你这个当哥哥可给宛如妹妹准备礼物了?”

只要不介意,什么人,什么话都伤不了她!

可谁知道,龙非夜挑眉看了她一眼,淡淡回答,“忘了。”

呃……

韩芸汐始料未及,愣了,龙非夜真是来出席婚礼的吗?

一旁,宜太妃深知儿子的性子,见慕容宛如进来了,连忙打圆场,“他忙,能回来宛如就高兴了。”

慕容宛如当然听到刚刚的话,她也知道秦王的性子,并不介意,笑着道,“殿下能赶回来,就是最好的礼物。”

龙非夜回来,其实并没打算过来的,被宜太妃撞见了就被拉过来,刚刚母子俩谈的正是长孙澈官职的事情。

只要龙非夜出面,就算太后压着,事情也不难办。

慕容宛如一来,宜太妃就不说了,她太护着慕容宛如了,生怕她听了又想不开,自己钻牛角尖。

“非夜,母妃说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时候也不早了,都休息吧,明儿个可得打起精神来。”宜太妃笑道。

虽然是不得已而嫁,但是既然要嫁,就得开开心心,热热闹闹的,不能让宫里那位看笑话了不是?

她想,只要把长孙澈扶到高位上去,宛如还是吃不了亏的,贞节被污,能挽回到这份上已经阿弥陀佛了。

憋屈了那么久的慕容宛如总算有点安慰的事情了,只要看到龙非夜她便满心欢喜,正想说点什么,可谁知,龙非夜起身来,淡淡道,“母妃,儿臣和韩芸汐要出趟远门,今夜就走,府上的事还得你多操劳。”

什么,他要走?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