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91章 下毒,他有些急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龙非夜的话一出,在场三个女人都愣了,慕容宛如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秦王他……他回来,竟不是出席她的婚礼,而是回来带韩芸汐离开的?

不!

她接受不了,秦王怎么可以这样!

韩芸汐也始料未及,险些给扑哧笑出来,这家伙简直就是回来“添乱”的嘛,亏得慕容宛如刚刚还在炫耀呢!

好吧,她承认她释怀了,此时此刻,她特别愿意原谅他上一次的缺席。

韩芸汐朝慕容宛如看去,而慕容宛如也正好朝她看过来,韩芸汐实在是忍不住,急急捂住了嘴巴,任谁都看得出来,她在偷笑呀!

慕容宛如气急败坏,恼羞成怒,底线终于崩溃了,眼眶一下子就红了,朝宜太妃看去,耍了脾气,“母妃,你看,秦王欺负人!”

要知道,慕容宛如是白莲花呀,尤其是在秦王面前,那可是自小到大从来没有耍过小姐脾气的小可怜,这一回居然没忍住,可想而知她多受伤了。

偏偏,龙非夜最讨厌的就这种动不动就告状撒娇的女人,他就算欺负女人,也不是随随便便就愿意欺负的。

眼底掠过一抹不耐烦,他看都不想多看慕容宛如一眼。

然而,宜太妃可受不了,直到今晚上才见宛如有点笑容,她怎么舍得宛如再难过。

“非夜,你过分了!明日宛如出嫁,那是大事,你当哥哥的怎么可以缺席?再重要的事情,都没有明天的事重要!今夜谁都不许走!”宜太妃下了死命令。

“儿臣的事很紧急,请母妃原谅。”

龙非夜的耐性有限,说完瞥了韩芸汐一眼,转身就走。

“你给本宫站住!”

宜太妃终于怒了,箭步追上去拦在了龙非夜面前,气冲冲质问,“非夜,母妃的话你都不听了吗?有什么事情比宛如出嫁还重要的?你倒是说出来听听!”

“私事,很紧急,非走不可。”龙非夜这惜字如金的,语气比宜太妃还强硬。

“如果母妃一定要你留下呢?”宜太妃寸步不让。

“请母妃原谅。”龙非夜说着,执意要走。

母子俩杠上了,也不知道这是不是第一次,这种时候,一般都是白莲花出来当和事佬的时候,可是慕容宛如原地站着,幽怨地看着秦王,她都委屈极了,都不得不出嫁了,难不成秦王就不能对她好点吗?

她就是不出声,要看看宜太妃会不会给她点安慰。

韩芸汐眼底闪过一抹狡黠,连忙站出来,挽着宜太妃的手劝道,“母妃,殿下一定是有密命在身,不可违背,也不方便透露,事情紧急,要不殿下早回来了,也不会这个时候才赶回来。”

韩芸汐顿了下,见宜太妃没有马上反驳,她便知道有戏。

宜太妃疼儿子,那是整个皇族出了名的,而且她就是母凭子贵,靠着这个儿子才有今日的权势地位。

她还能为了一个养女,真和儿子过不去吗?

“母妃,刚刚宛如妹妹不是说了,殿下能赶回来,就是最好的礼物,就已经很开心了,想必宛如妹妹也会体谅秦王的。”韩芸汐又劝。

这些,宜太妃当然知道,也了解,可是,这一回,她并不想妥协,宛如嫁得实在太委屈了,秦王不能再这么无视她。

秦王出席婚礼,至少也告诉世人,宛如虽是养女,却也是受重视的,也是有所倚靠的,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不管怎么说……”

宜太妃的不让步,让韩芸汐很意外,她原以为宜太妃只是一时冲动,需要一个台阶下而已,没想到她还真会因为一个养女和亲生儿子较劲。

韩芸汐顾不上多想其中的蹊跷,她连忙握紧宜太妃的手,压低声音,语重心长道,“母妃,你别忘了长孙澈的事还得倚仗秦王呢,这才是最重要的呀!”

这提醒,宜太妃终于冷静下来,眼底闪过丝丝复杂,秦王的脾气她最了解,惹急了,别说他不会留下来,就算长孙澈的事情估计也没戏。

婚礼是一时的,长孙澈的前程关系到宛如的一辈子呀!

“母妃,我和秦王会速去速回的,你就让我们走吧。”韩芸汐继续铺台阶。

宜太妃虽然很为难,可是万般无奈之下,却只能让开了路,淡淡说,“快去快回,三日后的回门宴尽量赶回来。”

“多谢母妃!”韩芸汐大喜,冲龙非夜眨眼而笑,龙非夜倒是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就走了。

韩芸汐连忙追出去,宜太妃无奈叹息着,一转身,就见背后的慕容宛如早无声无息哭成了泪人儿。

“宛如……”

宜太妃心口一紧,正要解释,慕容宛如却狠狠一跺脚,转身就跑了。

养女就是养女,她今日总算看清楚了,就算宜太妃对她再好,对她如亲生女儿,可是,她终究就是个养女,韩芸汐是嫁进来,而她是嫁出去,她终究会成为外人的!

宜太妃,你连这点小小的愿望都满足不了我,你凭什么天天说视我如己出?你对我不仁,就休怪我对你们不义!

韩芸汐都跟着龙非夜出秦王府后门了,却还是在笑,她至今都还有些不可思议,龙非夜居然在这个节骨眼上来带她走。

慕容宛如真是自作自受,如果一开始安分一点,怎么会沦落到今日这种下场呢?

怨天尤人,还不如反省反省自己。

龙非夜突然止步,“你在笑什么?”

韩芸汐这才缓过神来,轻咳了下,“没……没什么。”

“知道本王要带你去做什么吗?”龙非夜又问。

呃……好吧,她一心想离开,乐过头了,居然没想到这个问题。

去哪?做什么去?

不过,她也不用多想,这个无事不登三宝殿的家伙,找她还能有什么事情呢?

“解毒呗……”韩芸汐淡淡道。

可谁知道龙非夜却说,“下毒!”

下毒?

“你要害人?”韩芸汐一脸吃惊。

“杀人。”

龙非夜面无表情,说着翻身上马,朝韩芸汐伸来大手。

“怎么回事?”韩芸汐狐疑地看着他,迟迟不动。

“你还欠我一个条件,把这件事办了,两清。”龙非夜冷冷说。

这个时候,韩芸汐才注意到这家伙的不对劲,一贯冷静的他今日似乎有几分急躁。

上一回求他带她去药城,确实欠了他一条件,只是上一回才问谁要跟她一清二楚,这一回倒要跟她两清了。

韩芸汐撇了撇嘴,把手伸过去,他不说,她也懒得多问。

她一上马,他就一把揽住她的腰肢,那样自然而然,而她也没有多留意,仿佛都习惯了。

下毒……

其实对她来说和解毒一样简单,但是,事实证明这纯粹是韩芸汐一厢情愿的简单。

一宿的疾驰,龙非夜竟带韩芸汐到了野外一出荒废掉的院落。

换成是别人带她来,韩芸汐一定会怀疑自己正在被拐卖,但是,龙非夜嘛,好吧,她想多了。

一进门就看到一个极其好看的背影,韩芸汐从来都没想过,一个男人的背影可以这么好看,仿佛“背影杀手”四个字就是专门为他存在的。

身姿颀长,清瘦俊逸,白衣胜雪,墨发三千用一根白玉发簪随意挽起,就好似一副定格在荒凉院落里的水墨画,一墨一白,自成了一个世界。

“唐离,东西都带过来了吗?”龙非夜冰冷的声音打破了这水墨世界的静谧。

名叫唐离的男子这才转身,打量了韩芸汐一眼。

韩芸汐又一次惊到了,那是一张不食人间烟火的脸,虽然没有龙非夜的俊美,却有着和龙非夜又一样的冷漠气息,只是,龙非夜的冷,是冷肃、残酷之冷,而他的冷,则是一种冰清玉洁,令人只敢远观不敢亵玩。

唐离轻轻在石桌上一拂袖,一排排金针便凭空出现了。

韩芸汐蹙眉看去,只见这些金针粗细、长短,形状不一,绝非医针,更非绣花针,无疑,这些东西就暗器!

这家伙姓唐,难不成他是唐门的人?而这些暗器就是传说中的唐门暗器?

唐门亦正亦邪,不跟正派人氏往来,也不屑与邪门歪道交往,素来独来独往,与世无争,可是世人对唐门充满了觊觎,不为别的,正因为唐门暗器的厉害。

韩芸汐震惊着,可龙非夜随手拿了几枚金针,看了一眼竟直接丢掉,嫌弃道,“这些都要学很久,有没有现成可以用的?”

“没有。”唐离很干脆。

“暴雨梨花针呢?”龙非夜冷冷问道。

这话一出,韩芸汐立马倒抽了口凉气,她再没常识,也知道暴雨梨花针是什么东西,这是唐门排名第二的暗器呀,据说现存就只有两个了。

乖乖……龙非夜到底想干什么?

唐离陡然蹙眉,那上仙般清冷的表情立马变了,“不可能!”

龙非夜毫不客气伸手过去,“暂时借用,拿来。”

唐离碎了一口,愤怒质问,“那东西用了就没了!怎么借?”

暴雨梨花针一共藏有二十七枚金针,可以一枚一枚发射,也可以同时发射多枚,只要学一下技巧就会用。因为特殊的设计,每一枚金针发射出去的力量和速度,都非常惊人,力量足以穿石,而速度,世间鲜少有高手可以闪躲。但是,这东西发射掉一枚,那就是没掉一枚了呀!

见唐离那愤怒粗鲁的样子,韩芸汐有些愕然。

背影杀手什么的,基本一转身就真相了,而这家伙一开口,也真相了,哪里是什么出尘清冷的谪仙男,不过是长得好看点而已……

“又不会全用光。”龙非夜不以为然。

这话,让唐离更愤怒,“龙非夜,你要对付那帮人,我跟你去便可,带一个累赘做什么?”

累赘?

说的是她吗?

这下,韩芸汐对唐离仅存的一点好印象瞬间全没了,人果然不可貌相,尤其是男人!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