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94章 把东西交给她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那个青花小瓷瓶里装着的正是“迷蝶梦”,这是一种关系到龙非夜身世,关系到他一生的毒药,藏着一个惊天动地的秘密。

唐离知道龙非夜这一回带韩芸汐来,是在考验这个女人是否值得栽培,是否可以留为己用。

而韩芸汐的表现,确实也值得肯定,只是,他万万都没想到龙非夜会直接将那么重要的东西丢给韩芸汐去琢磨。

要知道,见过这东西的,除了他和楚西风,就再没有人其他人了。

之前楚西风都提醒过好几回了,韩芸汐这女人神神秘秘,和韩家之前那个废材判若两人,疑点重重,而且她的生母是一个来路不明,却和医学院有所牵扯的女人。

换句话说,这个女人,并不简单,也并不安全。

唐离想阻止,却被龙非夜的凌厉的目光拦住,而且,韩芸汐在场,他也不好说太多,只能悻悻地闭嘴了。

韩芸汐一拿到青花小瓷瓶就纳闷了,一般只要有毒靠近,她都会马上知道的。

可是,她都打开青花小瓷瓶嗅了好几下了,居然还没有发现有毒。

要知道,就是药材深林禁地毒池,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毒,至少她都难察觉到那是有毒,可是,面对这小瓷瓶里的透明液体,她居然完全没有察觉出来。

怪哉!

这真的是毒吗?

韩芸汐狐疑地看了龙非夜一眼,认真问,“这东西叫什么,哪来的?”

这话一出,一旁的唐离立马警惕地看过来,然而,龙非夜却很淡定,“琢磨清楚了,告诉本王便可。”

言下之意,她并不需要知道那么多。

“你想知道什么?”韩芸汐又问。

“毒性,配制毒方,解药,还有这瓶毒液存放了多久?”龙非夜认真说。

韩芸汐眼底掠过一抹复杂,又问,“你怎么确定这东西就是毒药的?”

谁知,龙非夜取了一点点毒液,滴在一旁那个女毒师尸体上,只见,从滴落毒液的地方开始,皮肉骨头竟一下子被腐蚀了。

一具尸体就这样凭空消失,连渣都没有留下,就只化成了一缕青烟,散发出一股奇异的清香,很快,青烟散了,清香也就散了。

眼睁睁看着这恐怖的事情发生,韩芸汐后退了几步,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这东西简直比比现代的高浓硫酸还恐怖一百倍!

毒,这绝对是她见识过的最可怕的毒!

这个时候,龙非夜又取出一份毒液来,让唐离找来一具尸体下毒。

韩芸汐没说话,静默地看着,只见尸体沾了毒液的地方,衣裳皮肉一下子就被腐蚀成一片碎粉,只留下白森森的骨头,骨头也同样散发出了淡淡清香,但是和刚刚那青烟的香味并不一样。

“这是这个女毒师配制出来的毒,叫做……”

龙非夜还未说完,韩芸汐就大概猜测到他什么意思了。

她打断了他,“这叫骨香,可以腐蚀掉人的皮肉毛发,只剩下骨头,这种毒药很残忍,并不常见,但是,和你这瓷瓶里的毒,看似有类似之处,实则完全不一样!”

见识过韩芸汐的专业水准,龙非夜并不好奇,他深邃的眼眸闪过一抹释然,心想,今日这女毒师死得倒也不算浪费。

既是完全不一样的毒,从她嘴里也套不出多少有价值的东西。

把迷蝶梦交给韩芸汐,似乎是不错的选择。

然而,唐离却挑眉打量着韩芸汐,“你确定不一样?不都能腐蚀东西吗?”

唐离早就听说过韩芸汐的毒术,只是,从来没亲眼见识过。

韩芸汐没有回答他,而是从随身携带的医疗包里取出了几小瓶毒液来,依次滴在尸体上,一边滴,一边介绍。

“这是专门腐头发的。”

“这是专门腐蚀皮肤的。”

“这是专门腐蚀骨头的。”

……

随着她说完,尸体基本也被折腾成不成样子了,韩芸汐一脸认真,又取出一瓶毒药来,“骨香,我也有!”

说着,往尸体上一倒,果然就出现刚刚的情况。

韩芸汐将毒药在桌子上一字排开,一边指着尸体上各处中毒迹象,如数家珍一般在毒效,配方,颜色味道上做详细介绍。

龙非夜认真听着,唐离却早已瞠目结舌,这样的场景,别说女人,就是他一个大男人都觉得恐怖。

可是,韩芸汐居然专心致志,严肃、认真,有股令人移不开眼的魔力。

唐离一贯瞧不起女人,现在终于知道自己有多么小看这个女人了,也终于明白这个女人不是随便可以得罪的。

试想想,随手就能摸出数瓶致命毒药,可以让一个大活人瞬间变成渣的女人,该有多恐怖啊?

“这些毒药都具有腐蚀性,但是都会留下粉末,即便是头发也会,而且,毒性不会扩展,在哪里下毒就只腐蚀哪里。但是,你这一瓶,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一滴就具有极强的扩张性,直接毁了一具尸体。毒效的发挥上其实是完全不一样的,毒效不一样,配方也就一定不一样,所以,这二者没有可比性。”

龙非夜一边听,一边若有所思地点头。

韩芸汐迟疑了片刻,还是坦然地如实以告,“殿下,如果你不说,我还真没瞧出这东西有毒,对它,我一无所知,如果你急着要答案,我办不到。”

这是韩芸汐第一次遇到完全未知的毒药,她特别想留下来细细琢磨,可是,有多大的本事,揽多大的活。

看得出来这东西对龙非夜来说不简单,她必须把话说清楚。

谁知,龙非夜却突然淡淡笑了,“呵呵,就放你那,本王不急。”

韩芸汐有些意外,并非因为龙非夜的话,而是因为他的笑,如果她没有记错,这应该是她第一次看到他这么真实的笑容吧,之前见过的顶多是他嘴角嘲讽冷笑。

千年玄冰,刹那融化,春归大地,万物复苏,是不是就是这样美好,这样温柔的呢?

原来,这座大冰山也是会笑的。

离开的时候,看到门口的毒人尸体,韩芸汐问了龙非夜这些人是不是北厉康王的手下,龙非夜点了头。

“这个人太危险了,他到底想做什么?”韩芸汐认真说。

养毒分为毒人、毒尸、毒蛊,虽然毒人是养毒中最低端的手段,但是,能养出这么多来,也不是简单的事情呀!

现在让韩芸汐养一个出来,她也办不到,因为她手上有药,却不懂养毒的方法。

韩芸汐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北厉康王有阴谋,有极大的阴谋。

韩芸汐担忧的,也正是龙非夜所想的。

回头看一眼尸体遍地的山寨,龙非夜扬剑在大门上留下了一道象征身份的剑痕,冷冷道,“这一回,本王就不信不能把他逼出来!”

这里离药城很近,算是康王隐身药城的根据地,而且,那个女毒师也是康王的得力助手,龙非夜用一夜的时间屠了整个山寨,就不相信康王还按耐得住,还不主动反击!

敢在天宁埋伏奸细,敢打他名下女人的主意,君亦邪,本王要你后悔莫及!

见龙非夜嘴角那一抹嗜血的的冷意,韩芸汐都不自觉打了个寒颤,回想起刚刚那个明朗的笑容,她想,她一定是看错了吧。

这家伙的冷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他哪来的温柔呀?

唐离一路跟着他们到帝都城外,韩芸汐明显感觉到这家伙回来的时候,不像去的时候对她那么不屑了,至少没有再说风凉话了。

唐离并不打算进城,临走之前,居然丢给了韩芸汐一包东西。

韩芸汐连忙接住,只觉得沉沉的,打开一看,竟见这是一大把金针,款式不少,而且材质都是非常上等的,比之前唐离丢在石桌上那些要好多了!

“送我的?”韩芸汐很意外。

“暴雨梨花针耍得还是不错的,没丢本公子的脸,奖你的。”唐离高傲地说。

虽然高傲,可还是在夸她嘛。

唐门的暗器可不是随便人可以得到的,就算是同样的款式,唐门制造的都比其他的精细,好用很多。

韩芸汐一点都不客气,“谢啦。”

“你在暗器上淬毒,可以弥补精确性,短时间里,至少能自保。”唐离又说。

这一点,倒是和韩芸汐想的不谋而合,她乐了,随口就邀,“进城住几天呗,顺便教教我这些玩意怎么用。”

这话一出,坐在她背后的龙非夜立马低头看了下来,拢起了俊朗的眉头,韩芸汐却还后知后觉,一脸开心。

唐离错愕,龙非夜说过如果韩芸汐能活着回来,就教她使用针器的。

难得高高在上的秦王殿下要亲自手把手教,这是天下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事呀,韩芸汐,你小样未免太不长记性了吧?

再看一眼龙非夜那冰冷的脸,唐离不自觉哆嗦了下,立马调转马头,挥了挥手,闪人……

他想,楚西风怀疑的好像有那么点可能性,龙非夜这厮貌似真“瞧上”这个女人了。

见唐离没回答就走,韩芸汐只觉得莫名其妙的,她收好一大包金针,这才发现背后的龙非夜已经很久没有开腔了。

对了,这家伙说过要教她使用这些金针暗器的。

韩芸汐下意识转头看去,只见龙非夜那深邃如海的眸子里噙着了寒意,正盯着她看。

“殿下……”韩芸汐觉得自己得解释点什么,可是,她说不出来。

龙非夜什么都没说,抬头看向前望,也没有换马车,直接驾马进城,此时,正值下午,也正是城里最热闹的时候。

高头骏马本就很吸引人,再加上马背上一对男女,男的丰神俊朗,恍若天人,女的美貌倾城,风华万千,一下子就吸引了众人的围观。

不认识他们的人,各个都惊叹着,这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而认出他们的人,却全都震惊至极。

谣言是真的!

韩芸汐真的得宠了,竟能和秦王同骑一匹马,天啊,这算是秦王殿下正式公开承认这位王妃娘娘了吗?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