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95章 你和唐门有关吗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芸汐沉浸在自己的胆战心惊里头,并没有发现周遭的异样,而龙非夜高高骑在马上,宛如目空一切的王者,至于他有没有注意到周遭众人的目光和议论,这就不得而知了。

一马、两人,轰动了全城。

就在一旁的客栈,顾七少和沐灵儿凭窗而坐。

顾七少因为偷谢家至宝盗药茶树苗的事情,被谢家发起全药城封杀令,直到今日在沐家的暗中帮忙下才逃出药城,才刚坐下呢,就看到大街上这热闹的一幕。

纵使沐灵儿眼中就只有顾七少,可是,见到龙非夜,她还是有些移不开眼。

“七哥哥,那个男人是谁,好像很可怕的样子。”

“就是要去你家的贼……”顾七少随口回答,虽然无比仇恨龙非夜,但是,他向来是不会拿仇恨折磨自己的人,龙非夜的仇他记着,并不生气。

他的注意力全在韩芸汐身上,发现这毒丫头才几日不见似乎消瘦了不少呀!

她看上去很疲惫,她和龙非夜也是至今才回城吗?他们又一起干什么去了呢?

龙非夜这样公开带她回城,是有意向天下人承认这个女人的身份,还是无意的呢?

思及此,顾七少唇畔泛起了一抹不屑的冷意,龙非夜会做没有目的的事情吗?打死他都不相信。

只是,他揣摩不出龙非夜此举的用意,又或者,龙非夜也瞧上韩芸汐了?

“七哥哥,他到底是什么人呀?我看着不简单。”沐灵儿一边问,视线一边跟着下面的人跑,她想多看一会儿,哪怕一会儿都好。

这个男人,令人第一眼看了,会害怕,第二眼还是更害怕,却还是无法自拔地想看第三眼。

“天宁秦王。”

顾七少答得很不经意,不同于沐灵儿,他的注意力全在韩芸汐身上。

一听“天宁秦王”四字,沐灵儿大惊,一口茶水直接喷出来,“你说什么?”

顾七少嫌恶地瞥一桌茶水一眼,继续往楼下看。

“他就是天宁秦王?你……你……我爹爹要知道了,保证会打死你的!”沐灵儿震惊得脸色都白了。

当然,她的震惊并非因为药材森林的事情。

沐家和北厉康王勾结是非常隐秘的事情,即便是沐灵儿都不知道,而药材森林遭窃的真相,她也全然不知,作为沐家最有天赋,最有继承家主之位潜质的药剂师,她却从来都不关心那么多。

她只知道,七哥哥有一天突然跑去找她,要她帮忙下个套,引一个人来沐家,她想都没想就答应,也征得了父亲的同意,调派人马布下天罗地网。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七哥哥要算计的人就是天宁秦王呀!

这位天下第一冷王,沐家也不是真得罪不起,但是,也不是可以随随便便就得罪的,爹爹要知道这件事,还不得关她个十天八个月的?

被顾七少翻了白眼,沐灵儿识相地把茶桌擦得干干净净,这才又问,“七哥哥,你跟秦王有仇呀?”

也不知道顾七少是听到不想理睬,还是没听到,总之,他看着外头,没反应。

沐灵儿狐疑地循着他的目光看去,这个时候,她终于发现顾七少一直在看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韩芸汐。

见顾七少那魂不守舍的样子,聪明伶俐的沐灵儿心中多少有数了,原本清脆的声音低沉了下来,“七哥哥,那个女人就是秦王妃韩芸汐吧?”

可是,顾七少还是没回答,见龙非夜和韩芸汐从客栈门口走过,他也就起身要走。

沐灵儿连忙跟上,“七哥哥,你要去哪里?”

顾七少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刘海,笑靥妖娆,“小灵儿,你该回城了,乖……”

沐灵儿急急抓住他的手,心直口快,质问道,“她就是你心里的人?”

这丫头聪明是聪明,就是藏不住话,尤其是对顾七少,哪怕是半句话,半个秘密都藏不住。

十岁那年她一个人偷偷溜进在药城的药材森林里玩,偶遇了顾七少去偷药,那个时候顾七少十三岁,两个孩子打了一场,就那样不打不相识了。

然而,十三岁的顾七少早就不是孩子了,心理年龄至少比同龄孩子成熟十岁!

那场相遇,更不是巧合,而是顾七少有意为之,当然,这一切,沐灵儿都不知道。

从那之后,沐灵儿就一直喊这个长得比她还漂亮的哥哥,七哥哥。只知道他是个吃百家饭长大的孤儿,从来都没有认真追究过他的来头。

七哥哥向来潇潇洒洒,玩世不恭,风流不羁,她就从来没有见过他认真过的样子,可是,他看那个女人的眼神,分明都着迷了!

那天晚上在沐家屋顶上,七哥哥说他心中有人,一定是她!

沐灵儿倔强极了,眨巴明亮的大眼睛,盯着顾七少看,谁知道,顾七少竟笑得更灿烂了,他很开心,“灵儿,你越来越聪明了,猜对了!”

这话一出,沐灵儿的灵动的双眸一下子就暗淡无光,她下意识松了手,只是,很快却又揪住顾七少的手臂,沉声,非常较真,“你不要脸,喜欢有夫之妇!我这就告诉秦王去!”

顾七少眼底闪过一抹不屑,突然认真起来,“当真?”

沐灵儿很严肃地点了点头,“马上就去!”

顾七少乐了,哈哈大笑,捏了捏沐灵儿红扑扑的小脸颊,笑道,“傻丫头,越来越好骗了!真傻!”

沐灵儿一愣,暗淡的眼睛里立马绽放出欣喜的亮彩,“七哥哥,你太坏了!你又骗我!”

“傻丫头呀,怎么就这么好骗呢?呵呵……”

顾七少笑着,感慨声未落,人却先给不见了。

沐灵儿却后知后觉,她还没问清楚呢,七哥哥心中有人是骗她的,还是说喜欢心中的人是韩芸汐是骗她的呢?

“七哥哥!”

沐灵儿追出客栈外,可惜,人早已不见了。

而此时,韩芸汐和龙非夜已经回到秦王府,一场杀戮,几日奔波,也不知道龙非夜累不累,总之,韩芸汐此时是……一点儿都不累!

不为别的,正因为学暗器的事情。

一路上都想着怎么解释,可都回府了还是不知道怎么解释。

又到了花园的分岔路口,一个往左一个往右,韩芸汐默默地走在后面,见龙非夜马上要左拐了,她终于开了口,没有解释,很直接。

“殿下,你说能回得来就教我暗器,还……算不算数?”

龙非夜转身看来,拢起了眉头,似乎想说什么,只是一见韩芸汐那认真的表情,他突然有种无奈的感觉,不知道拿这个女人怎么办了。

她这么问,他能回答她“不算数”吗?

“本王说过的话,何曾不算数过?”龙非夜冷冷反问。

韩芸汐后知后觉,自己一着急问出的话,居然让龙非夜没有拒绝的余地,堂堂秦王殿下,岂能言而无信?

见龙非夜那肃冷的表情,韩芸汐实在是忍不住,扑哧一声给笑了。

龙非夜的冷脸又冷了三分,两人对视,心照不宣。

韩芸汐实在忍不住,笑了起来,“秦王殿下一言九鼎,明日开始,臣妾就和殿下学暗器,还请殿下不吝赐教。”

龙非夜向来不喜欢女子耍嘴皮子贫嘴,可是,对韩芸汐似乎并不排斥,反倒有些前所未有的无可奈何。

当然,这种感觉,他是不太喜欢的。

“明日没空,过几日。”他冷冷留下这句话就走了。

“才刚回来,又忙?”

韩芸汐嘀咕着,转身向右,拎着沉甸甸的一包暗器回云闲阁去。

龙非夜果然很忙,当夜寝宫的灯并没有亮,宜太妃想找他帮长孙澈谋职的事情,也找不着人。

他们离开这几日,慕容宛如的婚事已经全过去了,回亲宴也闹过了。

宜太妃为慕容宛如这个养女,可谓是尽心尽力,虽然龙非夜不在,她也没有闲着,继续为长孙澈谋职的事情奔走。

韩芸汐看在眼中,纳闷在心里,实在不明白高高在上的宜太妃,为什么搞得像欠慕容宛如的一样呢?

当然,她也没有多想,她忙着研究暗器金针呢!

得先弄清楚这些暗器金针怎么用,再研究在怎么上毒,上怎么品种的毒。有些毒很好上,将毒液粘在暗器上便可以保存很久,但是,有些毒必须用淬的,也就是放在毒液里炼制。

韩芸汐心想,自己未来这段时间有的忙了。

这日,她正在院子里尝试给暗器金针上毒,谁知道突然一阵风过,红影闪过,衣袖轻轻拂过她的脸颊,好似温柔的抚摸。

“谁!”

韩芸汐大惊,猛地起身,定神一看,却见一个犹如狐妖转世的绝美男子,红袍倾城,就站在一旁,眯着狭长的眼,冲她笑得很无害。

此人,除了顾七少,还会是谁呢?

韩芸汐也眯起了双眸,却是一脸危险,“又是你!”

“毒丫头,哥哥我又没杀你亲夫,干嘛这么不待见我?”顾七少煞是认真地问。

“不请自来,非奸即盗。”韩芸汐并不留情面,她和这家伙是无冤无仇的,但是,有前车之鉴,他擅闯秦王府,绝对没什么好事。

“没事就不能来瞧瞧你吗?”

顾七少笑着走过来,从宽大的袖里掏啊掏啊,竟掏出一堆东西,人参、燕窝、雪蛤,花胶等等,全都是上等的补品,一袋袋放在石桌上,数量并不少。

韩芸汐都看傻眼了,“你干嘛?”

“给你补身子的,才多久没见,你干嘛去了,都瘦了一圈。”顾七少说得很认真。

韩芸汐错愕得嘴角都抽了,于是,她又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顾七少只当没听到,瞥了桌上的金针暗器一眼,眼底掠过了一抹复杂,“唐门暗器?”

韩芸汐这才想起桌上的东西,正要收,顾七少却按住她的手,拦下了,认真问,“毒丫头,你跟唐门有什么关系?”

韩芸汐从来都没有见过顾七少这么认真的眼神,她都有些被震住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旁突然射来一块石子,正正就打在顾七少手背上,鲜血一下子飞溅而起!

谁?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