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96章 暴怒,他的介意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到底有多重的力量,才能用一块石子打得顾七少后背血肉模糊?

韩芸汐下意识转头看过去,只见龙非夜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一袭黑衣劲装,如神祗一般站在一旁,浑身上下散发出可怕的杀气,而那冰冷的脸上怒意滔天。

顾七少狭长的双眸眯成了一条直线,非但没有抬头,反倒不顾手背上的伤,一把抓住了韩芸汐的手。

劫持她?

这是韩芸汐第一个念头,于是,她想也没想,随手抓起桌子一枚金针狠狠就往顾七少手背上刺去!

很不巧,这枚针正是韩芸汐刚刚上过毒的,这一刺,就直接刺入顾七少手背上血肉模糊的伤口上。

天晓得韩芸汐上了什么毒,只见顾七少脸色一白,立马就放开手,不,确切的说不是他主动放手的,而是他的手失去了力气!

见状,韩芸汐才想起了,这毒,是蚀肉散,会在短时间里腐蚀掉皮肉!

韩芸汐自己都吓到了,似乎过分了。

一抬头却见顾七少深深地看了一眼,那眼神,仿佛永远都不会再有笑意了。

韩芸汐怔了,她不是故意的,她不喜欢这家伙,却不至于真的为敌,真的伤害。

就在这个时候,龙非夜身影一闪,逼近。

火石电闪之际,顾七少侧身躲到韩芸汐背后,猛地一掌狠狠将她震了出去,推开了龙非夜,他自己趁机转身就逃。

龙非夜抱住韩芸汐的时候,顾七少早已不见人影了。

龙非夜放下韩芸汐,立马就要追,韩芸汐蹲下来,急急大喊,“疼!好疼!”

“来人,追,死要见尸!”

龙非夜毫不犹豫停下,冷冷下令,韩芸汐这才松了一口气。

龙非夜虽是毫不犹豫停下,却没有马上走过来,而是一步一步靠近,瞥了石桌上的东西一眼,冰冷的眸光一下子阴沉了下来。

韩芸汐蹲在地上,看着他缓缓靠近的双腿,心早已扑通扑通狂跳。

顾七少那一掌看似狠绝,可是,并没有伤到她分毫,与其说是将她震开的,还不如说是将她送到龙非夜怀中的。

除了惊吓之外,她一点事情都没有。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谎,只知道,顾七少中了那毒,不及时解毒的话,手背一定是会毁掉的,龙非夜一旦追过去,顾七少极有可能就没有时间处理蚀肉散了。

龙非夜不亲自追,以顾七少的能耐,应该可以顺利逃掉,可是,她怎么办?

看着龙非夜已经停在自己面前的双脚,韩芸汐的心都快跳出心口了,就龙非夜那双洞察一切冷眸,还有什么能逃得过得呢?

刚刚顾七少那一掌,他应该心中有数吧?

而此时,她装疼,逃得过他的眼睛吗?

龙非夜缓缓蹲了下来,淡淡地问,“哪里疼了?”

头疼呀!

韩芸汐都不敢看他,真心希望自己受伤了,重伤也没关系,那就不用再装了,可惜,她没有机会了。

“心口疼,刚刚太……可怕了!”她硬着头皮回答。

“是吗?”龙非夜,语气非常低沉,令人听了都会喘不过气。

韩芸汐的脑袋低得更低了,有种临刑的感觉,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冷不丁,龙非夜一把狠狠撅起她的下巴,逼着她抬头同他对视。

一时间滔天的怒意犹如狂风暴雨全打在韩芸汐脸上,他冰冷的眼中尽是戾气,厉声吼她,“回答本王的问题!”

他一眼就看出来顾七少那一巴掌是护着这个女人的,并没有伤到她,而且,这个女人有胆量独自应对十个毒人,怎么可能会刚刚那场面吓到心口疼呢?

她分明是装的,她在给顾七少争取逃跑的时间!

韩芸汐的下巴别捏得好疼好疼,她根本没办法开口,恰恰是而她不回答,让暴怒的龙非夜更加愤怒。

“你和顾七少到底是什么关系?是他教你毒术的还是你教他解术的?紫艾草的事情是你和他串通好,引本王去药城?”

龙非夜连连质问,他这辈子从来没有相信过任何女人,这个女人是第一个,她居然背叛他!

楚西风和唐离都提醒过他这个女人不简单,他却执意相信自己的眼光,可是,事实证明,他错了!

赵嬷嬷赶来,在一旁看着,惊得都忘记上前劝了,伺候秦王殿下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愤怒过的,再天大的事情,他都可以冰冷的处理掉,可是,此时此刻,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呀!

这到底是怎么了?

“你们偷来暗往多少次了?背着本王干了什么勾当?”

龙非夜越问越难听,终于,韩芸汐也怒了!她没有做什么,心虚什么呀?

就在龙非夜还要质问下去的时候,韩芸汐突然狠狠扬开他的手,龙非夜始料未及,就这样被韩芸汐挣脱了。

谁知,韩芸汐不仅仅扬开他的手,而且还顺手狠狠一推,将龙非夜推倒在地上。

她也怒了!

她站起来,倾身逼近龙非夜,高高在上怒声:“龙非夜,劳烦把嘴巴放干净点,我韩芸汐虽然你是名义上的妻,但是,我的清白还轮不上你来过问!我和顾七少什么都没干过,他是他,我是我。我也不知道他来做什么,更不知道你所谓的引你去药城是怎么回事!还有,劳烦增派护院人手,否则,下一回再闯入什么不三不四的人,请别赖在我头上!还有,我之所以装疼帮他逃跑,那是因为我扎他那一针有毒,不解释解毒会毁掉一个手背。他好歹救过我的命,我不想恩将仇报,仅此而已!”

韩芸汐一口气说完,气喘吁吁的,她没有意识到自己其实解释了很多,当然,更没有意识到自己干了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

要知道,一旁的赵嬷嬷早就被她吓晕在门边了。

就连当今圣上要这么凶秦王殿下,那也得三思呀!

韩芸汐她居然把秦王推倒在地上,还这么高高在上得凶了……

龙非夜后肘撑在地上,震惊地看着韩芸汐,不得不承认,他有些措手不及,他怎么都没想到韩芸汐会是这种反应。

这个女人,居然……居然敢比他还凶!而且,凶得如此坦荡荡!

她刚刚后面几句话算是在解释吗?

他眯起了双眸,冷冷审视她,即便是躺在地上,气势上也更高一筹。

韩芸汐也冷冷盯着他看,誓死捍卫自己的尊严。

两人皆怒目对视,寸步不让。

突然,龙非夜起身来,韩芸汐立马就后退,看着他站起来,她的气还是没消,一脸愤怒,眼睛眨都不眨一下,仿佛要在他脸上瞪出一个洞来。

谁知道,龙非夜一站起来立马就朝她逼近,她后退了一大步,继续倔强地盯着他看。

龙非夜随即又逼近一大步,韩芸汐再后退,目光就是不退怯。

龙非夜继续逼近,韩芸汐继续退,很快,韩芸汐的后背就抵在墙壁上了,龙非夜就在她面前,距离仅仅一步之远。

两人愤怒的目光还在较量,抗衡,整个世界都寂静了。

也不知寂静了多久,突然,龙非夜一步逼近,一手按在她脑袋边的墙壁上,明明就只有一步,可是,刹那间,韩芸汐却觉得他傲岸的身躯高大得好似一座山,神秘的黑衣劲装中蕴藏了开天辟地的力量,一切都排山倒海,扑面而来。

终于,韩芸汐后知后觉自己刚刚干了什么事。

她……害怕了!

“龙非夜,我……”

韩芸汐下意识要解释,谁知道,龙非夜却突然低头,以吻封唇,封锁了她所有言语。

他的唇,好凉好凉。

这韩芸汐第一感觉,她都还未来得及感受更多,凉意就立马退去了,而她的心,这个时候才狠狠咯噔了一下,慌了……

龙非夜,你……什么意思?

“韩芸汐,从今天开始,你的清白就是本王的。没有下次了,记好了。”

龙非夜冷冷说罢,放开手,转身就走,留韩芸汐愣在原地,心慌慌的跳,半晌都缓不过神来。

她的指腹轻轻拭过双唇,似乎还能感觉到他残留的气息和冰凉,可是,为什么却又觉得方才那一切,就像是一场梦一样不真实呢?

虽然就在唇上印了一下,可是,这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吻呀!

龙非夜,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龙非夜到底什么意思?

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吧,他一离开,立马下令,“调派一切力量,全面调查顾七少,包括药城沐家。”

回到寝宫,他轻轻一跃坐上屋顶,一直紧绷的唇角这才放松下来,他轻轻地抚过双唇,眼底晦明晦暗,闪烁着令人琢磨不透的光芒。

他的心,一贯静如死水,冷如玄冰,他的生活,一贯按计划进行,可是,自从这个女人来了之后,却一而再出现例外。

韩芸汐,本王既然决定用你,就绝对不会给她任何背叛的机会!

翌日,韩芸汐还恍恍惚惚,不在状态,龙非夜突然出现在她书房门口,她慌得立马站起来,而刚要送茶进来的赵嬷嬷随手就给打破了茶盏。

赵嬷嬷昨天是没有看到后面发生的事情,但是,就前面发生的事,便足以让她一生难忘了。

她一声都不敢吭,只当昨日什么都没瞧见,急急收拾碎片。

然而,龙非夜的反应却最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他对韩芸汐冷冷道,“你出来。”

做什么?

韩芸汐问在心里,昨日那个凶巴巴的她早就不见了,见龙非夜走,她连忙跟上。

两人到院子里,见一桌的金针暗器,韩芸汐才明白,这家伙是来教她使用暗器的。

她昨天至今都心不在焉,忘了这件事,他倒是冷静,还能亲自过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韩芸汐心底闪过了一丝失落。

龙非夜,昨日,只是你霸道的宣布归属权以牵制我的自由,仅此而已吗?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