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97章 不急,谁求谁呢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就连赵嬷嬷都识相的退下去了,院子里空无一人,特别安静。

龙非夜坐着,正在挑选金针暗器,韩芸汐就站在一旁,偷偷瞄他的脸,她没有看错,他确实很淡定。

昨日的事情,对他似乎没有任何影响。

可是,那是她的初吻呀!

那他呢?

昨日那一吻来得太突然了,也太短暂了,没有经验的她根本看不出来他那样算是初次,还是娴熟,总之,只有一个印象,他很霸道!

想着想着,昨日那一幕又不自觉浮现在脑海里,韩芸汐的小脸立马就给红了,而就在这个时候,龙非夜突然抬头看来。

他的目光深深地定了下,似乎看出了什么,韩芸汐尴尬地脸都快烧起来,她急急转身,仓惶而逃,“殿下稍等,臣妾去端茶来!”

龙非夜深邃的黑眸里闪烁着丝丝玩索,令人琢磨不透,他并没有叫住她,继续挑拣石桌上的暗器金针。

没多久,韩芸汐还真的端来茶水和糕点,有了时间做心理调整,她还是恢复得不错的,至少比刚刚看起来自然多了。

“殿下,用茶。”

她在他对面坐下,大胆地直视他的眼睛。

既然这家伙都那么坦然,她有什么好别扭的呢?

龙非夜,昨日是一场意外,下一次,本王妃就没有那么好冒犯了。

龙非夜气定神闲接过茶盏,慢悠悠喝了几口,韩芸汐也学着他的样子,闲适品饮,两人都很安静。

正值春末,院子里的梨花纷飞下来,这一幕远远看去,就好似一幕画卷,景静美、人静美,岁月都跟着静美起来。

然而,这画中人的心到底静不静,唯有他们彼此知道了。

龙非夜早已将一堆暗器金针做了筛选,挑出了五种适合韩芸汐学习,使用的,分别是梅花针、指针、点穴针、排针、口针。

他拿起一枚梅花针来,开始教。

这梅花针为五刃形,比韩芸汐手上的医用针要略大一点,韩芸汐之前还琢磨着这种形状的金针暗器应该会很厉害的。

可谁知道,梅花针居然是最低级,也是最好学的一种金针暗器,一般是藏在口袋中,需要使用的时候,抓一把随手向敌人抛出去。

一枚金针有五面利刃,一大把就有无数面利刃,伤敌人于措手不及时,命中率还是很高的。

“还有一种用法,逃跑的时候,撒落在地上,可以刺伤敌人的脚,争取逃脱的时间。”

龙非夜说到这,将一枚梅花针交到韩芸汐手上,冷冷补充了一句,“当然,本王认为你不需要用到这个功能。”

该逃跑的时候就必须逃跑,韩芸汐在心里嘀咕着,表面上却认真地点头,“嗯,明白。”

梅花针,看样子她是不用怎么练了。

龙非夜同时取来两枚金针暗器,长度和粗细和一般的医用针差不多,但是,有一枚在末端处分出了三个针尖,另一枚针尖则是勾起的。

“这两种都叫做点穴针……”

龙非夜说着,挑眉看了韩芸汐一眼,淡淡道,“猜猜怎么用的吧。”

“点穴针……”

韩芸汐拿起点穴针来比划了下,想都不用想就回答,“这是专门攻击穴道要害的!”

都叫做“点穴针”了,必定是用来点穴的,只是,不得不说唐门研究出这种针来点穴,确实够狠的!

一般的金针刺到穴位里比用手指点穴要可怕很多,何况是这种针呢?

简直是要命!

也不知道是韩芸汐聪明,还是龙非夜问得太简单,总之,他并没有夸她聪明。

他继续说,“这针可近用,也可以远用。近用需要和敌人近身,攻其不备,远用,考验是便是眼力和手力。”

韩芸汐很认真地点头,她知道,眼力和手力才是使暗器的关键。

龙非夜并不急着教她这两种力,他拿起第三种金针暗器来,这种针非常之小,只有一般医用针的一半。

“这叫指针。”

“指针?”

韩芸汐没明白,在她的认知里,一说到“指针”基本就想到时钟了。

然而,此指针非彼指针也!

龙非夜缄默地将金针藏在手指间,大手冷不丁朝韩芸汐的脸伸来,手都还未贴近,金针就露了出来,险些伤了她的脸。

韩芸汐始料未及,后知后觉要躲的时候,龙非夜已收回手,颇有耐性地问,“懂了吗?”

韩芸汐恍然大悟,原来“指针”的“指”说的是手指呀!

她一边点头,一边将指针藏在手指中间,不愧是常年拿针的,区区小把戏并没有难住她,很快,她的十指八缝就全都藏满了指针。

“看招!”

她厉呵一声,双手齐出,一时间,八枚指针就包围了龙非夜的脸,针尖和他脸颊竟不到半枚针距离!

好险!

要知道,只要韩芸汐的力气再大一点点,哪怕是一点点,又或者龙非夜刚刚动了一下,就一下,他这张脸就完蛋了!

自小到大养成的习惯,从来不允许任何危险靠近,不允许任何超出掌控的事情发生在身旁,可是,刚刚那一瞬间,韩芸汐如果要杀他,简直是易如反掌。

刹那间,龙非夜眼底闪过了一抹杀意。

韩芸汐并没有发现龙非夜的异样,她很喜欢这种指针,笑呵呵地收回手,“这个好玩,我拿手!”

她说着,径自把弄起指针来,居然在一个指缝了藏入了四五枚金针,还没有露陷。

她扬手亮给龙非夜看,得瑟地说,“一枚没中,还有后续,出人意料。”

龙非夜都还未看清楚,韩芸汐就将指缝里所有金针全都放下,她张开五指给龙非夜看,嘿嘿一笑,随即一巴掌放下,随手在石桌上一摸,再次给龙非夜看手,五指全都闭拢。

她冲龙非夜神秘一笑,清亮的眸光一闪,每个指缝里立马露出一枚金针来,她再眨眼,第二枚金针就露出来了,就这样,像是变魔术一样,每个指缝都露出了五枚金针。

而且,有的是从手心里露出了的,有的是从后背上冒出去的,她白皙秀气的小手似乎有了魔力,不断变幻着,那娴熟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就是个暗器高手。

然而,龙非夜看的,并不是她的动作,而是她的眼睛。

那双眸子灵动、清亮,随着她的动作忽而明亮,忽而暗淡,像是会说话一样,非常迷人,不知何时,龙非夜眼底的杀意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渐渐的,韩芸汐就发生他的不对劲了,她停了下来,眨巴了下眼睛看他,“殿下……”

龙非夜这才缓过神来,终于,昨夜至今,他不淡定了,闪躲了。

随手取了剩下的两种金针暗器来,简单的介绍,“这叫排针,也叫鞋针,置于鞋尖,专用踢打对方要害,这要求腿要有力,如果有腿脚功夫更好。这叫口针,顾名思义是藏在口中,吐出伤人,这需要的是内功。”

其实,五种金针暗器的用法都很简单,解释一下就能懂,但是,用起来却远远没那么简单,尤其是在面对敌人的时候,用得好,用得精准,那绝对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掌握的。

急着学习的韩芸汐错过了这座大冰山那一瞬间闪躲的神色,她急急说,“殿下,你教我内功吧,还有,手力、眼力!”

龙非夜介绍了一遍之后,她几乎想都不用多想,就知道这些金针暗器应该怎么样上毒,上哪种毒。

她上辈子这辈子都从来没有想过要当一个下毒者的,可是,偏偏形势所迫,偏偏有人视她为威胁,既然如此,她就干脆把这个威胁之名给坐实了!

既当毒医,救济病患;又当毒手,保护自己,惩恶锄奸!

韩芸汐兴匆匆的,可惜龙非夜却一盆凉水浇了下来,他起身来,淡淡道,“先把使用琢磨透了,其他的……不急。”

他一贯的作风,耐性有限,说完就要走,韩芸汐这一回可不放他走,连忙追到前面去拦路,笑得特狗腿,“殿下,既然你今日都来了,就一起教了吧,金针是我自小玩到大的,这些针法我上手得快。”

龙非夜虽然没回答,但是也没动,见状,韩芸汐以为有戏,连忙又说,“殿下,臣妾一点就通,保证不会耽搁你太多时间的。”

龙非夜却还是那两个字,“不急。”

“殿下,其实……”

谁知道,韩芸汐话还未出口,龙非夜就打断了,他说,“不急,等唐离来了,让他教你。”

这话一出,韩芸汐就目瞪口呆了,到了嘴巴的话愣是说不出来。

龙非夜承诺教她暗器,可是,没有承诺怎么教,教到什么程度,所以,他简单介绍一些也算是兑现承诺,她并没有什么话好说的。

这个小气鬼!

他分明是记了上一回城门口的事!

等唐离来教她?

唐离什么时候来?真的会来吗?

韩芸汐呵呵呵了。

而龙非夜早就转身了,向来冰冷的嘴角泛着一抹似有似无的弧度,像是在偷笑。

韩芸汐,求本王的人很多,但是,就偏偏差你一个。

韩芸汐看着龙非夜眼前的背影,没有再追,她眯起了双眸,一腔志气,哼,要她求他,门都没有!

龙非夜,是你让我接触到暗器的,你最后别来求我学!

铁了心的韩芸汐,当日就开始对一大堆金针暗器下毒,她不自觉想起了顾七少,那家伙手背上的毒解了吗?伤好了没?

下一次,他还敢擅闯吗?

听赵嬷嬷说,昨晚上开始,不仅芙蓉园,整个王府的护卫多了整整一倍,据说还都是从孤苑调派过来的人马。

此时,顾七少不在别处,正是在韩家。

他坐在韩芸汐空置的闺房屋顶上,正沉着那倾城俊美的脸,替自己解开手背上那一圈圈纱布。

幸好昨日逃得快,否则,他这手真会被韩芸汐给毁了的。

蚀肉散!

这丫头片子的心是什么做的,怎么就这么狠呢?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