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99章 姜还是老的辣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有顾北月坐镇义诊,韩家城南医馆的火爆场面可想而知,别说那些富有的人家,就是城中不少达官贵人,皇族贵胄也都纷纷赶来,希望还能排得上号。

至于顾北月以韩家的名义义诊这个事实基本是被忽略了。

顾北月是太医院之首,是天徽皇帝的专用御医,在天徽皇帝没有指派的情况下,他若不赏脸,谁能请得动他呀?

慕容宛如还没到,太后就得知了顾北月出席义诊的事情,探子不断来禀告城南医馆门口那火爆的场面,惹得她坐立不安,怒火越憋越大,最后豁了出去。

“来人,宣顾北月,就说哀家非常不、舒、服,让他马上过来!”太后几乎是咬牙启齿地下令。

太监急急要去,李嬷嬷却连忙拦了,“主子,使不得使不得!”

“如何使不得,胳膊肘往外拐的东西,拿着宫里的俸禄去帮韩家做事,别以为他医术高明哀家就不敢动他!”太后气极了。

“太后娘娘,那是义诊,全城的老百姓都瞧着呢,你这么把顾太医召回来,影响不好呀!”

李嬷嬷这一提醒,太后才冷静下来。

李嬷嬷说得没错,那是义诊,当众把顾北月召回来,万一韩芸汐借机黑她一把,老百姓的嘴可饶不了她了。

太后起身来,来来回回的踱步,不敢贸然行动却又不甘心,“这个顾北月是真傻还是装傻?等回来了看哀家怎么收拾他!”

太后正在气头上,慕容宛如来了,她一进门正要告状,见太后那阴沉沉的脸,就知道情况不妙了。

可是,她心急呀,还是要解释的。

“太后娘娘,宛如早早就安排好一切了,这一回不仅仅能让韩芸汐名誉落地,也能让韩家再也翻身不了,可是没想到顾太医他居然……”

“够了!”

太后暂时召不了顾北月,她岔口了话题,厉声道,“收起你那些低级的小把戏吧!韩芸汐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哀家一而再提醒你不要小看她,不要小看她,你可听进去了?”

慕容宛如很不服气,可是不敢反驳,急急跪下去,“太后娘娘的教诲宛如一直都铭记于心,也不曾轻敌过,只是这一回……”

“这一回怎样?韩芸汐的毒术医术,你又不是没见识过,你竟还想在义诊上打鬼主意,是哀家高估你了,还是你嫁人之后,安逸了,笨了呢?”

太后怒声质问,分明话外有话,她出嫁才多久,哪里来的“安逸”一说?

慕容宛如心惊胆战,正不知道如何回答,太后却话锋一转,讥讽冷笑起来,“吏部侍郎一职,可是美差呀,前些日子平南侯府,还有国公府的夫人也都跟哀家提起过,哀家都还举棋不定,不知道赏给哪家,谁知道……呵呵,你娘家哥哥的本事真不小!”

果然,平北侯府的动态,这老太后一直紧密关注着呢!

“太后娘娘放心,宛如知道怎么做的,请太后娘娘再给宛如一些时日,只要找到机会,宛如一定不会……”

这已经是太后第三次让韩芸汐打住了,然而,这一回,她并没有怒斥,嘴角依旧噙着讥讽,招手示意慕容宛如过来。

不得不承认,这位老太太比宜太妃还难伺候,阴晴不定的,慕容宛如怎么都琢磨不透,讨不到好。

她起身来,快步走过去,太后却拉着她的手,让她靠得更近一些。

第一次靠这么近,太后想告诉她什么呢?

慕容宛如的心跳砰砰砰加速,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宛如,哀家给你指一条明路,可好?”太后的声音很低很低,特别渗人。

明路?

难不成太后有好办法对付韩芸汐了?

慕容宛如虽然慌张,却也有些欣喜,连忙回答,“宛如愚钝,还请太后娘娘多多指点。”

太后嘴角的笑意更浓了,而声音也压得更低,她说,“宛如,你说如果宜太妃……死在韩芸汐手里,秦王能饶得了她吗?”

这话一出,慕容宛如立马就后退,脸色刹那间就白了,她急急捂住嘴,生怕自己尖叫出来,惊动周遭的人。

她怎么都没想到,太后会这么直接,竟要宜太妃的性命!

见慕容宛如那震惊的样子,太后气定神闲地端来茶盏,慢悠悠呷了几口,“怎么,吓着你了吗?”

慕容宛如承认自己确实被吓到了,她背叛了宜太妃投靠太后,但是,从来就没有想过谋害宜太妃的性命,毕竟,她从六岁起就被宜太妃收养了,如果没有宜太妃,她都不知道自己此时是否还活着,活着又会在哪里。

她对宜太妃有很多怨恨,但是她最想对付的终究是韩芸汐!

慕容宛如怔怔地看着太后,迟迟都没有回答。

太后眼底掠过一抹不悦,面上还是那老神在在,像是闲聊一样淡淡说,“秦王能拿得下吏部侍郎这个位置,好歹,哀家也能收得回平北侯的侯位吧……”

话到这里,慕容宛如吓得双腿一软,几乎是摔着跪下去的,“太后娘娘开恩呀!开恩呀!”

太后拦不了秦王给长孙澈谋职,但是,她有的是办法让皇上毁掉平北侯府,削掉世袭的侯位,没收家产田地,将平北侯府往死里打压!

到时候,秦王还会为了她,干涉朝政,和皇上再起冲突吗?慕容宛如自己都不相信他会。

平北侯府的命运就是她的命运,平北侯的荣辱兴衰,就是她的荣辱兴衰,这个后果,她无法承担!

“你是聪明的孩子,哀家已经给你指明了路儿,该怎么办,你回去好好琢磨琢磨吧。”

太后并没有给慕容宛如多说的机会,她挥了挥手示意慕容宛如退下,只淡淡叹息着,“唉……你记好了,哀家的耐心是有限的,只给你三个月的时间,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慕容宛如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来的,她耳畔不断重复回响着太后那句话,“收得回平北侯的侯位……收得回平北侯的侯位……”

直到出了宫门,凉风拂面,慕容宛如才猛地清醒,而一清醒她立马就摇头了,不,她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如果宜太妃死在韩芸汐手上……如果宜太妃死在韩芸汐手上?”

她喃喃自语起来,忽然之间,她发现自己的之前的手段确实如太后娘娘所说的太低级了,简直就是小把戏。

太后这一招一箭双雕,才算得上是手段。

姜,终究是老的辣!

慕容宛如唇畔泛起一抹阴鸷的弧度,这一刻她已经将宜太妃的恩情全都抛到脑后,她只有三个月的时间,这是一次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机会,她也不允许自己失败!

看样子,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她要多回秦王府走动走动了。

慕容宛如的人没动手,又有顾北月坐镇,持续一整日的义诊都非常顺利,幸好七姨娘有先见之明,早早的限定了求诊人数,拒绝了后续的排队,否则,韩芸汐和顾北月估计忙到明天晚上都忙不完。

这一次义诊,一pao打响,韩芸汐并没有想到因为这次成功的义诊,她的名字在云空医学界传开了,甚至在云空医学院的课堂上都会提及。

义诊才刚刚收摊就有人预约了下个月十五的义诊,还有人询问其他三家医馆会不会也有义诊,会邀哪些大夫。

韩芸汐一边帮忙收拾,一边偏头朝顾北月看去,低声问,“顾太医,会有下一回吗?”

顾北月笑而不语,但是,韩芸汐知道,一定会有下回的,她冲顾北月笑得特甜。

看到这个女人开心的样子,顾北月都也会跟着开心起来,其实,不仅仅有下一回,还有下下回,如果可以,他希望和韩芸汐一起将这一善举永远做下去。

“王妃娘娘,今晚就把公告张贴出去吧,以后每月十五,在下都同你在这里义诊。”

“顾北月,你胆子不小呀,真不怕宫里的主子找你麻烦?”韩芸汐当然希望他再来,但是,不能害了他呀。

“王妃娘娘放心,我自有办法应对。”

顾北月的笑很温柔,却自有一股令人安心的力量。

这算是一种先斩后奏吧,先把公告贴出去,让全城皆知,到时候不管是太后还是皇帝要阻止他继续参加义诊就没那么容易了,至于回宫后他将面对什么,他暂时并不想多考虑。

“那下次,不见不散!”韩芸汐放心了。

一旁小逸儿听了这话,以为顾北月要走,连忙跑过来抱住顾北月,“北月哥哥,我娘亲说你今天辛苦了,功劳最大,要你请你到府上用膳,不能走!

韩芸汐挑眉打量着这小屁孩,煞是认真问,“什么时候都叫北月哥哥了,我怎么不知道?他功劳最大,我功劳就不大吗?”

小逸儿还害羞,小脸一红,往顾北月背后躲,今天他都在北月哥哥身旁打下手,他发现北月哥哥是天底下最平易近人,最温柔的人,他多么希望北月哥哥成为他的姐夫呀,只可惜,他已经有姐夫了。

他没见过姐夫,但是听很多人说过,据说,他的姐夫是天底下最孤傲,最冷酷的家伙。

顾北月笑着,不语,小逸儿又小心翼翼冒出脑袋,居然说,“姐,娘亲怕北月哥哥不赏脸,让你邀他去。”

这一句话让韩芸汐再也调侃不了,顾北月大笑了起来,将小逸儿拉到身前,揉了揉他的小脑袋,调侃起来,“那你去问问你姐,她是邀还是不邀呢?”

小逸儿可较真了,当下就回头朝韩芸汐看来,“姐你赶紧邀北月哥哥,娘亲准备了好多好吃的!”

这孩子,是聪明多一点,还是笨多一点呢?

韩芸汐无奈而笑,“顾北月,赏脸不?”

“在下的荣幸。”顾北月当然会答应。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