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00章 质问,牵扯唐门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诚如小逸儿所说,七姨娘准备了一桌佳肴美酒,为韩芸汐他们庆功。

别说小逸儿了,就是七姨娘对顾北月的印象都特别好,顾北月换掉白色医袍,一身月牙白的长衫,看上去就像个世家公子,温润如玉。

饭桌上,没有那么多礼数,更多是谈笑风生,可谁知道,就在他们谈得正开心的时候,突然一道金针凭空迎面朝韩芸汐飞来,准确无误地落在韩芸汐碗中!

顾北月眼底掠过一抹精芒,正准备出手,只是,见了碗中那金针,突然就愣住了。

那是五刃梅花针,是唐门针器中最低等的一种,然而,即便是最低等的,要拿到正品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就这梅花针就工艺和材质来看,绝对是出自唐家!

是唐家的人来了?

在谁都没反应过来时,顾北月脑海里已经闪过了好几个念头,好几个假设,只是他那温润如玉的脸上,什么都没有表露出来。

韩芸汐猛地站起来,而在这个时候,小逸儿和七姨娘才都慌了,七姨娘本能地将小逸儿护在怀中,立马大喊,“护卫!护……”

第二声还未喊出来,一个红衣公子就凭空出现,落在七姨娘面前,他微低着头,好似那黑暗世界里的神秘狐妖,浑身上下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那狭长的双眸微眯,意味深长看了七姨娘一眼,吓得七姨娘张大的嘴巴怎么都合不拢,也发不出声音。

这边,韩芸汐却厉声,“顾七少,又是你!”

韩家的护卫来了也对付不了这个家伙,韩芸汐直接冲过去,伸开双臂将七姨娘和小逸儿护在身后,凶巴巴质问,“阴魂不散的,你到底想做什么呀?”

面对凶悍的韩芸汐,顾七少非但没生气,那阴暗的眸子还立马就明亮起来。不知道这个女人如果哪天真心要杀他,他会不会介意,反正,上一回下毒的事情,他是没放心上的。

他那狭长的双眸虽然还是眯着,却笑得特狭促,“我又不会真伤到你,紧张什么?”

“你吓到我了!”

韩芸汐没好气地说,视线不经意朝他右手瞄了一眼,见他的右手好端端的在,只缠了一层薄薄的纱布,她算是安心了。

这一瞄,并没有逃过顾七少的眼睛,他特欢喜,抬起手来在韩芸汐面前晃来晃去,“怎么,关心我的手?”

“怎么就没废掉呢?白瞎了我的毒药!”

韩芸汐语气尖酸得透出了歹毒的味道,可顾七少偏偏不介意,右手晃着晃着就像变魔术那样,亮出一枚梅花针。

“这东西是你的吧?”

顾七少手上有两枚梅花针,是上一回在云闲阁顺手摸走的。

“偷我的东西!还来!”

韩芸汐伸手就要抢,虽然她府上有不少梅花爪,但是,这种正品再多都不嫌弃的,她打听过的,唐门正品极少会流出来。

谁都没注意到,一旁的顾北月露出了震惊的表情,他原本以为这金针暗器是顾七少的,怎么都没想到这居然是韩芸汐的!

不管是射在碗里的梅花针,还是顾七少手里这一枚,都是出自唐门的正品!

唐门向来不与外人往来,唐门的暗器,要么用完就废,无法二次使用,要么都会及时回收的,就算再不值钱都不会轻易落入外人之手!

这个女人,和唐门有关系吗?

她的毒术来历不明,如此精湛,如果和唐门有关系,难不成……

顾北月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贯温润如月芒的眸光一下子就明亮起来,恰似那炙热的耀阳,充满了希望!

顾七少潜藏在帝都这么多日,好不容易总算找到机会可以接近这个韩芸汐,他当然要问个明白,至于韩家人还有一旁那个太医,他压根没放心上,所以并不避讳。

于是,他很直接,“你亲爹不是韩从安,对吧?”

顾七少这话一出,韩芸汐吓得险些栽倒,这家伙怎么知道这个秘密的?她一直以为这件事就只有韩从安知道呀!

韩从安是不可能告诉他的,难不成,这家伙知道天心夫人的秘密?

韩芸汐心砰砰砰的狂跳,当然,即便满腹狐疑,她都还是第一时间否认了,“顾七少,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呀?你到底想怎样?”

岂料,顾七少很认真,“唐门女不外嫁,天心夫人不是唐门之人,所以,你爹必是唐门的人!”

咳咳!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呀?

韩芸汐睁大了明亮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盯着顾七少看,看的顾七少心里都没底了,他连忙解释,“唐门暗器不外传,要不……你这东西哪里来的?”

原来……

韩芸汐暗暗松了一口气,不答反问,“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梅花针是唐离给的,唐离因为逃婚被唐家通缉,不管谁问,她都不能出卖唐离,而且唐离送她暗器是看在龙非夜的面上,龙非夜和唐离的交情,貌似也不能随便捅出去的。

“毒丫头,这件事对我很重要,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来问你的,龙非夜的暗卫还在外头呢,你真忍心不说?”

顾七少可怜兮兮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韩芸汐故作叹息,“好吧,也不怕你笑话,这是赝品,我在路边买来耍玩的。”

她心下狐疑着,这家伙那么介意唐门暗器是为什么呢?

“毒丫头,你太不厚道了吧?这分明是正品。”顾七少不高兴了。

谁知,韩芸汐竟趁机反问,“你怎么就能肯定是正品,你跟唐门又是什么关系?”

琢磨这些暗器金针也有些日子了,韩芸汐当然是对比过真品和赝品的,如果不是非常内行的人,或者像她这样手上有真品和赝品做比较的,一般是很难在短时间里分出真假的。

“因为我琢磨过!这一定是!”顾七少很认真。

“你为什么要琢磨唐门暗器,这件事对你怎么个重要法了?”韩芸汐继续追问。

顾七少正想说,却突然停住,后知后觉自己着了韩芸汐的道。

他眯起双眸,冷不丁逼近,威胁道,“毒丫头,本公子最后问你一次,你说……还是……不说?”

明明危险的气息都从他眼里散出来了,可是,韩芸汐就是莫名的不害怕,她皮笑肉不笑,冷不丁扬手,指针冒出正要掠过顾七少的脸,可惜,顾七少的动作比她还快,一把就擒住了她的手腕。

韩芸汐一脚踹出,就在藏在鞋尖的排针要刺到顾七少膝盖的时候,他轻松躲开,趁机绊了韩芸汐一脚。

“啊!”

韩芸汐突然失去重心,整个人控制不住就往右侧倒,顾七少慢条斯理伸出手,倒是很及时揽住她的腰肢。

他倾身逼近,那双美瞳里噙着邪惑的威胁,“毒丫头,最后的机会你已经用光了,现在……”

谁知,他话音未落,韩芸汐竟冷不丁从嘴里吐出一枚金针,顾七少始料未及,侧脸躲开,韩芸汐趁机握紧他受伤的右手,藏在指缝的指针毫不客气刺入!

顾七少疼得脸色煞白,手一失力,韩芸汐就挣开,同他拉开了距离,冷冷说,“这些暗器是我在黑市高价买回来的,我跟唐门没任何关系,信不信随你!”

顾七少正要再问,谁知,一直不动声色的顾北月却突然大喊,“来人啊……来人,有刺客!保护王妃娘娘!”

谁都没想到顾北月会在这个时候喊人。

韩家的侍卫顾七少当然没放在眼中,可是,这些天龙非夜的暗卫都在暗中跟着韩芸汐,好不容易见暗卫没进韩家,顾七少才溜进来,顾北月这么一喊,那还了得。

事实证明,顾七少的好脾气只对韩芸汐一人,顾七少眼底闪过一抹狠绝,手里的梅花针狠狠冲顾北月打去!

“多管闲事,你去死吧!”

他狠绝得像是变了一个人,针一出立马转身离开,他的右手还伤着,不得不走!

梅花针的力量,速度并不亚于暗器高手的水准,顾北月似乎吓坏了,愣在原地一动不动的。

“躲开啊!”韩芸汐大喊,只是,连她自己都觉得来不及了,眼看那梅花针就要没入顾北月的心脏!她绝望得都闭上了眼睛,不敢看,一旁七姨娘和小逸儿早就吓坏了,都双眸紧闭。

然而,他们并没有看到,就在梅花针要没入顾北月心脏的前一秒,顾北月露出淡然的笑容,身体里悄无声息流溢出一股无形的力量,不动声色就使得梅花针一下子就偏了方向。

一切都发生在瞬间而已,五刃梅花针刺入了他心脏偏右的地方,很深很深,可想而知,如果是没入心脏,他必死无疑!

不知道顾七少知道自己失手,连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太医都杀不了,会是什么感想。

总之,韩芸汐一睁开眼睛,见顾北月手捂着心口,跌跪在地上的时候,她吓坏了,什么都没想便冲过去。

“顾北月!你撑着!一定要撑住。”

顾北月脸色惨白,心口一大片血迹,手上也都是血,他抬头看了韩芸汐一眼,立马就昏迷了过去。

韩芸汐上辈子和这辈子救过的人不少,不管面对多严重多紧急的伤病,只要开始动手,一进入状态她都可以从容冷静,可是,这一回,她冷静不了!

无法想象这个医术高超,温润如玉的男子如果就这样死掉,她会多难过。

本该马上检查伤口,止血,评估拔暗器的风险,并做好大出血的准备的,可是她都慌了神,乱了顺序,使劲地翻她的医疗包,器具、药品都翻出来。

或许,她不是慌乱,而是害怕吧。

面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顾七少能失手吗,那么狠的一针,必是下了十足的杀心。

韩芸汐都没敢看暗器,看到顾北月流了那么多血,她就知道伤口很深很深。她就害怕了,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在古代的医疗条件下,中在心脏的针是取不了的,就算强行取下来,也活不了的。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