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03章 终究不是亲生的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芸汐好庆幸自己没过去求,虽然面子不值钱,好歹也挽回了一次。

上一回杀毒人她就知道龙非夜有意栽培她了,出去办事不拖后腿这个条件,她还是乐意接受的!

有名无实的夫妻关系终究长久不了,就算得宠的谣言传得再盛又怎么样,且不说外人,就连她身旁的赵嬷嬷都变着法子试探她,想弄清楚她到底真得宠了没有。

那些有名有实,有儿有女,有靠山有背景的贵夫人们,尚且都要为保住地位而争斗,何况是一无所有的她呢?

这样尴尬的身份,能支撑她在秦王府,在天宁皇族里的位置多久?

进门的第二天她就告诉自己,摆脱不了这份命运枷锁,唯有牢牢抓住龙非夜这个最大的靠山。

征服一个男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征服他的胃,这话纯属扯蛋!

其实,征服一个男人最好的办法是让他主动来征服你。

思及此,韩芸汐不自觉舔了舔唇,之前那心惊动魄的一幕又一次控制不住浮出脑海,他说,“韩芸汐,从今天开始,你的清白就是本王的。”

他,这算征服吗?

不,他不过是像宣布一件物品所有权一样的占有罢了。

“征服”这个词用在龙非夜这尊大神身上,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韩芸汐怎么想都觉得是天方夜谭。

她甩了甩脑袋,屏蔽了这个念头,她只想在秦王府里有个安身立命之地,让那个家伙看到她的价值,不至于哪天心情不好一脚踹开她。

嗯,努力学好唐门暗器吧!

韩芸汐正沉浸在自己思绪中,赵嬷嬷欢天喜地地过来邀。

“王妃娘娘,李太医在大院的客堂里侯着,太妃娘娘也在那呢,赶紧过去吧。”

果然,这件事惊动了宜太妃。

韩芸汐特别困倦,却不得不打起精神跟赵嬷嬷走,谁知道,不仅仅宜太妃在那,慕容宛如竟也来了。

按礼数,外嫁的女儿一般不轻易回娘家的,可宜太妃疼慕容宛如并没有计较那么多,慕容宛如最近跑秦王府似乎跑得有些勤快呀。

见她过来,宜太妃迫不及待起身来迎,拉着韩芸汐小心翼翼坐下,比平素还多三分亲切,“芸汐,不舒服那么久了,怎么也不告诉母妃?熬坏了身子骨怎么办?赶紧赶紧,让李太医把把脉!”

见宜太妃眼中难掩的欣喜和期待,韩芸汐就知道坏了,忍不住在心里骂起龙非夜,那家伙一句话就能陷她于水火之中呀!

这不,还未把脉呢,慕容宛如就把韩芸汐捧得高高的,“嫂子,恭喜恭喜,母妃盼着你肚子里的消息可是盼好久了,这一回你总算争气了!”

一听这话,韩芸汐就把手收回来,笑道,“既然宛如妹妹都这么肯定了,我看还是请李太医回去吧。”

捧杀这种手段慕容宛如不腻味,她都腻了。

李太医的手僵在半空,不知如何是好。

“嫂子,我不是……”慕容宛如都不知道怎么解释,一脸委屈看向了宜太妃,“母妃,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替嫂子高兴呢。”

宜太妃正要开口,韩芸汐又道,“宛如妹妹不是这个意思,难不成宛如妹妹觉得我没怀孕?”

“我没有!”慕容宛如立马否认,她恨极了,为什么每次对上韩芸汐,她都会被堵得无话可说呢?

太后给她三个月的时间,她却恨不得马上就让这个女人从秦王府消失!

“那你到底是哪个意思呢?”韩芸汐又追问。

慕容宛如是彻底没话了,楚楚可怜地看着宜太妃,眼眶红了一圈,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宜太妃瞪了韩芸汐一眼,“芸汐,不能拿这种事开玩笑,宛如这是替你高兴呢!赶紧让李太医把把脉。”

宜太妃一边解围,一边拉住慕容宛如的手轻拍,慕容宛如看了她一眼,委屈得像个小媳妇。

宜太妃虽然没说话,却将她的手握紧,分明是在安慰。

这一幕并没有逃过韩芸汐的眼睛,她实在弄不明白,宜太妃那么精明的人,怎么就看不出慕容宛如这朵白莲花的本质呢?

不就是养女,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慕容宛如欠了宜太妃的恩,而非宜太妃欠了慕容宛如的情,以宜太妃的性子怎么就能这么纵容她呢?

好吧,她和宜太妃关系缓和才多久,慕容宛如那是在她身旁待了十几年的了。

李太医一把脉,母女俩便都看过来了。

这一刻对于宜太妃来说是紧张的,对于慕容宛如来说则是痛苦的,其实不管有孕没孕,她都接受不了。

赵嬷嬷说是秦王殿下亲自请的李太医,这足以证实这个女人真的被临幸了!

自小到大,秦王殿下在她心中都是神祗一样的存在,一想有人可以承欢其下,与他shui乳jiao融,她五脏六腑都会颤抖!

偌大的客堂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紧张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这份紧张气氛的感染,原本都知道结果的韩芸汐竟忍不住思索起来,龙非夜会允许哪个女人怀上他的孩子吗?

突然,李太医放开了她的手,打断了她的思绪。

李太医急急起身,惶恐的躬身行礼,“禀太妃娘娘,王妃娘娘就脉象看……”

虽然李太医不想说,却不得不说下去,“应该不是喜脉。”

这话一出,宜太妃立马站起来,“什么叫做应该?本宫要确切的答案!”

李太医吓得后退了几步,硬着头皮给了确切的答案,“太妃娘娘,下官确定王妃娘娘并无喜脉。”

一听这话,慕容宛如暗暗松了口气,不管怎么样,这个结果是最好的了。

宜太妃没说话,坐了下来,原本写满期待和欣喜的脸一下子就拉了下来,真心是一点都不顾及韩芸汐的面子,怒气毫不掩饰全洒在李太医身上,“没用的东西,滚下去!”

韩芸汐知道她会失望,只是,没想到她会表现得这么明显,全然忽略了她的颜面。就算她能待宜太妃如亲生母亲,可是,她终究只是媳妇,不是她亲生的女儿呀,能奢望什么?

瞥了一眼宜太妃和慕容宛如握在一起的手,韩芸汐并不难过,她从来没有想讨好谁来得到谁的厚待,她只是想在这府上过得舒心一些而已。

如今,对一些人,一些事更加心中有数了。

这个时候,赵嬷嬷急急开口,“太妃娘娘,王妃娘娘老嗜睡可不正常,让李太医再瞧瞧吧。”

李太医很识相,连忙回答,“王妃娘娘的脉象沉而长,怕是疲劳过度,亏损了元气。然,只需好好调养个把月,定能有喜。”

李太医后面这话分明是说给宜太妃听的,宜太妃这才勉强提着劲,淡淡说,“芸汐,你这些日子就别到处跑了,好好养养身子吧。”

韩芸汐皮笑肉不笑地点了点头,“是。”

李太医开了个药方又交待了几句才离开,韩芸汐见那药方倒是不错的滋补方子,也就收着了。

“母妃,下月初就是春猎了,如此一来,嫂子岂不是不能参加?”

慕容宛如今日就是为这件事来的,清明前后春猎是天宁国的一大盛事,平北侯府都收到帖子了,秦王府自然更早收到。

春猎,可是个极好的机会,太后只给她三个月的时间,她不得不抓紧。

“芸汐,下月初五春猎,这是你第一次参加春猎,不可缺席,好好养身,到时候别误事了。”宜太妃兴意阑珊,随kuo交待。

“是。”韩芸汐没多说,乖顺地点了头。

慕容宛如陪着,韩芸汐没有多坐就和赵嬷嬷走了,一路上赵嬷嬷可没少安慰。

“王妃娘娘,你别难过,这种事也要看缘分的,不能说有就有的,先把身子骨养好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王妃娘娘,你走慢点。听说城西胡郎中那有一帖药,宫里头好几个娘娘都求过,真的凑效的,回头老奴也偷偷给你求一贴来。”

“王妃娘娘,你别闷着了,身子骨本就不好,闷气伤身子呢。孩子这种事,慢慢来,你和殿下都年轻,不着急的!”

终于,韩芸汐止步了,她看着赵嬷嬷,又好气又好笑,不过,终究感觉到温暖,真好,这个世界上还有真正关心她的人在。

不想欺骗这个善良的老嬷嬷,韩芸汐岔开了话题,“嬷嬷,你给我说说宛如小姐的事吧。”

“王妃娘娘想知道哪些事?老奴知道的一定全告诉你。”赵嬷嬷特积极。

“她是怎么被宜太妃收养的,她亲生父母呢?”韩芸汐认真问。

赵嬷嬷回忆了起来,“那时候先皇还在世,还没有秦王府呢,那时候的太子妃,也就是现在的皇后娘娘要给长平公主选几个小宫女陪玩,宛如小姐就在候选人中,很不巧被宜太妃撞见了,宜太妃生下秦王殿下后就不能再生育,一直特想要一个女儿。就是缘分吧,她见了宛如小姐就喜欢上了,便领养了,一直都是养女的身份,也没有敕封公主,后来先帝驾崩了,也就没人敕封了。”

韩芸汐认真听着,又问,“那她的亲生父母呢?这些年就没有往来过吗?”

即便是入宫为奴仆,也能定时出宫看望家人的呀,韩芸汐嫁进来这么久,就没听说过慕容宛如有亲戚往来。

“听说是个孤儿,亲戚养大的,小时候有往来过几次,后来亲戚也都过世了。”赵嬷嬷如实回答。

韩芸汐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又问,“当时怎么就没册封她为公主呢?”

如果有册封,如今慕容宛如的身份就完全不一样了,也不至于如今连府上的人都唤她宛如小姐。

就宜太妃疼爱慕容宛如那劲儿,不至于呀。

赵嬷嬷也不明白,猜测道,“可能宜太妃当初只是想先养养看吧,后来先帝驾崩了,太子继位,宜太妃也就不好提这事了吧。”

韩芸汐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却也说不上来,她点了点头没再多问。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