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05章 梨花泪雨,专属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虽然说这“梨花泪雨”远远不如暴雨梨花针,可是,具体的发针速度和力量楚西风也不是很清楚,他只知道唐离这个唐门少主亲手制造出来的暗器,绝对不会简单到哪里去。

楚西风站得远远的,一身戒备,韩芸汐还在慢悠悠地装金针,一枚一枚,并不着急。

可谁知道,这才装一半呢,她突然停手,冷不丁按下机关,刹那间,三枚金针齐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楚西风飙去。

幸好楚西风早有戒备,急急侧身闪过,可是,紧接着一枚金针就朝他侧身的位置飞来,楚西风后仰弯腰再躲,三枚金针竟几乎同时穿过他的胯xia,相准了他的后脑勺而来!

当然,作为龙非夜最贴身的侍卫,最得力的助手,楚西风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他一个后空翻,陡然凌空飞起。

岂料!他飞起的同时,三枚高飞过来的金针早就等着他了,那力量和速度,让他险些来不及躲。

擦……

楚西风碎了一口,没想到韩芸汐居然摸得清他闪躲的方向,他偷听殿下和唐离的对话,得知这个女人是个习武的废材,所以殿下不教他暗器,也让告诉唐离永远不必教,只要给她打造一把可以弥补力道和速度缺陷的暗器。

可是,就她这聪颖的天资看来,真的是废材吗?

楚西风正走神着,刹那间,十几枚金针齐发,犹如针雨,呈包围状气势汹涌而来。

这下,楚西风根本闪躲不了,只能接招了,他扬剑横扫,立马挥落半数金针,一个侧身,长剑斜劈而下,“铿铿铿”接连扫了剩下的金针。

见状,韩芸汐非但没有失望,反倒非常满意,这件暗器能逼得楚西风主动出手,已经很赞了,如果要对付一般的侍卫、杀手应该足以自卫。

力道上、速度上,她都满意,至于能把这件暗器发挥到怎样的境界,那就全靠她这个主人以后的努力了。

韩芸汐停了手。

确定她是真的停手之后,楚西风才落下,夸赞道,“王妃娘娘的眼力不输习武之人。”

即便利器在手,如果没有足够好的眼力,也打不出什么效果来的。

韩芸汐如获至宝,很开心,就这宝贝的力道和速度看,就算她的手不废,也未必能在短时间里练出来,有东西替代,何必要辛苦去练呢?这种事情要放在现代,那就叫做机械化。

这么想着,于是,韩芸汐就再也没有怀疑过自己是习武废材这件事了。

“殿下人呢?”

好些天没见到那家伙了,他非但没有嫌弃她,反倒还给她弄了这么个好东西来,比她想象中的有心多了,当面道个谢是必须的。

“属下也不清楚,过几日春猎,他应该会回来的。”楚西风是真不清楚,总觉得这段时间秦王殿下有些诡异,却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

“是忙康王的事情吗?对方有动静了?”韩芸汐就随口一问,上一回龙非夜捣毁了他整个山寨,以那家伙的性子,能不反击吗?

楚西风其实至今都不明白为何殿下会这么相信这个女人,甚至把迷蝶梦都丢给她研究,他犹豫了下,还是摇了头说不清楚。

韩芸汐是聪明人,见楚西风的反应也就没有追问,她隐隐约约觉得龙非夜身上有什么秘密,而楚西风这小子摆明没把她当作自己人。

不过这样也好,她不想知道太多秘密,知道越多,危险越大呀!

离春猎的日子已经很近了,总能见到龙非夜的。

楚西风走后,韩芸汐就往书房去,她得好好琢磨琢磨这“梨花泪雨”,将它的功能发挥到极致!

这时候,一直坐在屋顶上的龙非夜才站起来,他的眸光还是一贯的冷酷孤高,犹如审视一个下属一样,高高在上审视韩芸汐,他想,他只是想将这个女人栽培成专属毒师,仅此而已。

只是,那审视的目光里多了一份连他自己都没察觉的势在必得的霸道,直到韩芸汐走入屋里了,他竟还看着,好一会儿才转身离开。

楚西风原本以为他还会被拉来当靶子训练的,没想到接下来的几日里,韩芸汐都窝在书房里琢磨“梨花泪雨”,一次都没再找过他。

真心不明白那么完美的暗器,还有什么好研究的,想耍得好不应该多训练训练吗?

韩芸汐到底窝在书房里做什么,只有她自己知道了,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解毒系统还处于升级状态,但是,韩芸汐的精神状况渐渐恢复正常,她想解毒系统应该很快就会给她惊喜了吧。

时间眨眼就过,春猎的日子到了。

所谓春猎为搜,夏猎为苗,秋猎为狝,冬猎为狩,春猎虽是天宁国一大盛事,却不如秋猎隆重,并不在猎场举行,年年视情况而定但是都会选择在良田密集之地,一来帮助老百姓猎杀践踏庄稼的禽兽,二来也是过冬之后让贵族、世家子弟伸展伸展拳脚,去去惰性,让贵妇千金们出门踏春赏花。

当然,这些都是冠冕堂皇的说辞而已,不管是对于男人们还是对于女人们来说,春猎都是一个交际场,平素见不到的约不到的人,大多能在春猎上碰上面,攀谈上几句,甚至还可能成为并肩作战的伙伴。找人,无非是为了办事,只要见了人,攀谈上了,以这帮人的手段并不愁办不了事了。

天徽皇帝一般不出席春猎,这几年太子卧病在床,春猎都由秦王殿下主持,今年太子病愈,天徽皇帝自然要把太子推出来,龙非夜倒不介意,乐得清闲,然而,太子却是个妙人,亲自将第一份邀请函就送到了秦王府。比起他的父皇,他更不愿意与这位秦皇叔为敌。

何况,今年春猎,太子殿下借机要办的事可不少,秦皇叔的出席对他很重要。

今年的春猎地点确定在帝都西北方向的北泽县,那里良田广袤,一望无际,是天宁帝都的大粮仓,明日一早出发,最快也得翌日傍晚才能抵达。

路途甚远,而且队伍庞大,太子龙天墨早已提前抵达北泽县,亲自部署相关事宜,并没有组织统一的大队伍前行,被邀请之人只要在指定的时间抵达便可。

大多数人都会三三两两自行组队前行,且不说龙非夜,就是宜太妃也向来拒绝与任何人组队同行的。

秦王府是无比尊贵的,并非随随便便攀附得上的。

这晚上,打从上一回喜脉落空之后,失望的宜太妃第一次找韩芸汐喝茶。

“身子骨好些了吗?”宜太妃还算关切。

“蒙母妃关心,好多了。”韩芸汐的语气里多了些许客气。

“非夜至今都还没回来,你随我的马车同去吧,去准备准备,明儿一早就出发。”

一听这话,韩芸汐就狐疑了,“一早?”

韩芸汐听赵嬷嬷说往年春猎即便是秦王殿下主持,秦王府的马车也都是推迟出发,很晚才到的,今年怎么就提早了?

“母妃,要不晚点,再等等殿下。”

韩芸汐还想着指不定龙非夜晚点就回来了,或许明天一早就回来了,楚西风说春猎就可以见到他的,不是吗?

“不等了,他骑马快,你我都跟不上他,去准备准备,明儿个别起晚了。”

听宜太妃这命令的口吻,韩芸汐也懒得多劝,点了点头便走了。

一晚上,龙非夜还是没有出现,清晨韩芸汐回头看了寝宫一眼才走出院子,一路上无精打采的,都不知道自己在失落些什么。

然而,一到门口她倒是一下子精神了,只见大门口除了宜太妃奢华的马车外,还有五六辆,平北侯府的,吏部尚书的,国公府的,三家人有老有少全都在车边上侯着,一见韩芸汐出来,纷纷上前来行礼。

这……是什么节奏?谁让他们来的?

韩芸汐正纳闷着,背后,慕容宛如挽着宜太妃出来了,韩芸汐特意外,慕容宛如什么时候过来的,不会昨晚上就住府上了吧?宜太妃昨晚上居然只字不提?

三家人见宜太妃出来,越发恭敬。

“能同太妃娘娘同行,我等三生有幸矣。”老国公笑呵呵道。

老国公位高权重,是两朝重臣了,可是在秦王府这屋檐下一站,还是硬生生矮了一截,奉承宜太妃那是必定的。

谁知,吏部尚书徐大人竟笑道,“这还不是托少夫人的福。”

少夫人,正是平北侯府长孙澈的夫人,慕容宛如。

徐大人这话听着没错,却失了点分寸,国公府吹捧宜太妃呢,他没有附和反倒把话题转移到慕容宛如身上?

韩芸汐在一旁看着,听着,正纳闷着,谁知宜太妃非但没有生气,反倒非常开心,笑呵呵道,“哎呀,本宫还是头一回听‘少夫人’这三字,怪别扭的,现在都还没缓过神来我家宛如嫁出去了呢!”

“太妃娘娘,平北侯府这是横刀夺爱了,当罚当罚!” 平北侯夫人打趣地说道。

啧啧,区区平北侯夫人什么时候都能和宜太妃开上玩笑了?

这下子,韩芸汐才明白过来,敢情这帮人已经交好许久了,宜太妃都能放下身段同他们谈笑,如此一来,跟这三家同行,还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无疑,这些事这些关系都是慕容宛如促成的!韩芸汐这一两个月来都在忙碌,没多关注宜太妃,看样子慕容宛如虽然出嫁了,却还是下了不少功夫了。

只是,有一件事,韩芸汐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