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06章 杀意,无人知晓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芸汐想不明白的事情不是别的,正是宜太妃的态度。

宜太妃的心气在皇族里是出了名的高,甚至比太后还不能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心甘情愿为慕容宛如放下身段的呢?

要知道,慕容宛如这婚事本身就是一个耻辱,宜太妃那么好面子的人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和平北侯府当亲家,真是不可思议。

这牺牲未免太大了?

吏部尚书有实权,国公府位高权重,如今倒是全得看平北侯府的脸色了,宜太妃为抬高平北侯府,真是不惜放低姿态。

且不说这几个月来,宜太妃和平北侯府走得有多近,就单单今日同行参加春猎的事情,这三家与秦王府同行的消息一旦传出去,这三家在帝都的地位必定直线飙升,也将引起帝都权贵圈的交际变动。

宜太妃为了慕容宛如这么做,可曾问过秦王殿下答应与否吗?

秦王殿下出面已经为长孙澈谋了吏部的位置,难不成还不够吗?

秦王府之所以尊贵,全是因为龙非夜的存在,如果没有龙非夜,宜太妃心气再高,那也不过是个过气了的太妃娘娘。

为了一个不争气的养女掉了自己儿子的身价,这不像是宜太妃这种性子的人做的出来的。

韩芸汐是百思不得其解呀,隐隐觉得慕容宛如出嫁之后,宜太妃反倒更疼她了,直到上了马车,韩芸汐还蹙着眉头,而慕容宛如没有坐平北侯府的马车,挽着宜太妃的手坐在身旁。

然而,此时同样不解的还有龙非夜,他望着一行马车远去的背影,冷冷问,“今年怎么提早走了?”

往年他也都不跟宜太妃一起走,但是,宜太妃都会在午休后再启程的。

“太妃娘娘那院里的桂嬷嬷说这是王妃娘娘的主意,说早点走,时间宽裕,路上能看风景。还说为了避开别的车队,选了王家沟那条路,比较偏僻。”暗卫低声禀告。

韩芸汐的主意?为看风景?

这个女人的兴致不错嘛,只是,可否想过安全问题了?

龙非夜眼底掠过一抹不悦,也没多问,冷冷道,“吩咐楚西风,一切按计划行动。”

“是!”暗卫领命而去,心下却纳闷着,殿下对太妃娘娘与那三家同行,怎么就一点看法也没有呢?

马车疾驰,很快就出了皇城,开道的马车在最前面,其次就是宜太妃的马车,而其他三家紧随其后。

一路上,慕容宛如都陪着宜太妃说话,果然是相处了多年的母女,慕容宛如总能一句话把宜太妃逗乐了,话题一个接着一个,仿佛永远说不完,而这也让窝在一旁想睡觉的韩芸汐睡不着,而她们聊的话题韩芸汐都不熟悉,插不上话。

她也懒得凑热闹,径自趴在窗边看一路的风景,只是,渐渐的韩芸汐就觉得不对劲了,马车走的路,怎么越来越荒凉了。

她回头看来,“母妃,我们不走大道吗?”

从帝都到北泽县有直通的大道,一路坦途,特别好走,虽然韩芸汐不知道路,但是,就目前周遭的一切看来,必定不是大道!

正聊得开心的宜太妃并没有听清楚韩芸汐的问题,随口问了句,“什么?”

“母妃,我们是不是走错路了?这是什么地方?”韩芸汐认真问。

宜太妃这才狐疑,正探身要往窗外看去,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马车突然戛然而止!

“啊……”

宜太妃和慕容宛如同时尖叫起来,齐齐往前摔,幸好韩芸汐反应快,一手按在窗上,一手拉住了宜太妃的手,宜太妃是稳住了,慕容宛如却撞在门框上。

都还没缓过神来呢,外头就传来侍卫的声音,“有刺客,保护好主子们!”

“刺客?天啊!”

宜太妃尖叫起来,花容失色,本能地往里头缩,不是她不淡定而是她这辈子鲜少遇险,慕容宛如眼底掠过一抹冷意,也连忙缩到宜太妃身旁去,惊慌地问,“母妃,怎么办!怎么会有刺客?”

宜太妃哪里知道,母女俩很快就抱在一起了。

此时,外头的打斗声越来越大,兵器交接“铿铿铿”直响,听得人心惊动魄,就这声响听来,来的刺客可不会少呀!

“宛如,照顾好母妃!”

韩芸汐当机立断,留下这话便下了马车,见状,慕容宛如又意外又惊喜,韩芸汐啊韩芸汐,没想到你还敢下车,既然你下车了,那事情就更好办了!

思及此,她又将恐惧的宜太妃抱得更紧,另一手悄无声息地摸着袖中三枚金针,伺机而动。

韩芸汐哪里会想得到车上的情况,宜太妃和慕容宛如那是一颗心能共用的人,留她们母女俩在车上是最安全的了。

她一下马车,就看到侍卫一边守护马车,一边同黑衣刺客拼斗,后头几辆马车也是一样的状况。

她站在一旁并没有动手,冷冷看着周遭黑衣刺客的一招一式。

马车为什么不走大道,走了这偏僻的地方,退一万不说,就算走这条路是正常的,京畿之地,谁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劫持秦王府的马车?

这帮黑衣刺客是劫财的,还是冲着车队里谁来的呢?

韩芸汐一下子就想到了北厉康王,可是,这帮人黑衣刺客并非高手,和侍卫拼斗这么久都不分胜负,北厉康王没有这么弱的手下吧?

就在韩芸汐沉思的时候,突然,一个黑衣刺客突破了侍卫的防线,持剑朝马车飞来,韩芸汐眸光一冷,抬手瞄准,一枚金针从手腕飙飞了出去,准确无误正中黑衣刺客的眉心!

见状,一旁的侍卫都愣了,而黑衣刺客也纷纷看过来,当然,这只是一瞬间而已,很快,他们就又拼杀在一起。

韩芸汐唇畔泛起一抹浅笑,不经意一个转身,金针飞出,灭了从背后偷袭她的刺客。

面对楚西风那种高手,她得认认真真,老老实实的打,面对这帮人黑衣刺客,她似乎可以放开手脚玩一把!

难得有实战的机会,人还那么多,韩芸汐的兴致来了,她渐渐远离马车,主动混迹到拼杀之中。

见她过来,黑衣刺客就都冲着她来,然而,她的身影轻灵如飞雁,举手投足优雅极了,可是,就是这优雅之中,一枚枚金针无声无息打出去,将黑衣刺客一个个放倒,看得侍卫们全都不约而同停了下来,黑衣刺客也不再包围马车,二十来号人全汇聚过来,将韩芸汐包围住。

韩芸汐一点都不害怕,越玩越开怀,一边闪躲黑衣刺客的剑刃,一边出针,她时而后仰,时而前俯,时而侧身,时而旋转,动作也越来越流畅,渐渐对俄而如行云流水,就如同再跳一支动人的舞。

潜伏在一旁的楚西风看得嘴角连连抽搐,都不知道如何评价这个女人了,禁不住再一次怀疑这个女人真的是废材吗?

而站在他背后的龙非夜,亦是目不转睛看着,冰冷的唇角竟泛起了一抹宠溺的笑意。

本是来埋伏北厉康王的,没想到遇到这批刺客,当然,他并没有出手的打算。

其他马车里的人是不敢下来,而侍卫们全都成了看客,就在韩芸汐玩得正欢快的时候,宜太妃……正处于生死边缘!

马车里,宜太妃蜷缩成一团,嘴巴都已经被堵住上了,她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慕容宛如,那脸色比死人还要惨白三分。

这个前一刻还挽着她的手说笑的女儿,此时此刻竟要杀她!

这个她疼了十几年,全心全意都为之着想的女儿,居然会有杀她的心?

为什么?

这是为什么?

宜太妃无法相信亲眼所见,即便是做梦,她都不敢相信自己竟会做这样的噩梦!

一贯胆小的她,此时此刻的震惊远远胜过于恐惧。

不,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而慕容宛如任由她看,气定神闲地亮出三枚尖锐的金针来,一枚一枚饶有兴致地数,她那精致的花容上渐渐浮出一抹近乎变态的冷笑,语气很轻很慢,却足以令人颤栗。“母妃,你知道吗?有大夫告诉过我,只要在人的明空穴上……狠狠地扎上三针,保准……一命、呜呼!”

这话一出,宜太妃终于害怕了,恐惧感一下子就超过了震惊,她吓得眼眶都红了,视线在慕容宛如脸上和金针之间来回,恐惧地不停摇头,发出呜呜呜的声音,眼眶红得像是充满了血,泪水盈眶。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母妃?”

慕容宛如的声音特天真无害,“母妃?你哭什么呀?算一算,我都喊了你这么多年的母妃……”

说到这,她的声音尖锐凌厉起来,质问道,“母妃是白喊的吗?”

话音一落,她陡然逼近,针尖就低在宜太妃脖子上的穴位上,冰凉而尖锐的触碰让宜太妃大大的一颤,一身上下的汗毛一下子全都立了起来。

她甚至可以感觉到血流出来了,沿着她的脖子缓缓地流下了。

“呜呜……呜……”

她不敢摇头,连连发出焦急地呜呜声,越来越大声。

慕容宛如多了解她呀,逼得很近很近,煞有耐性地问,“你想说什么?说你收养我,我还恩将仇报?说你对我好,我还不知感恩戴德吗?”

宜太妃想摇头,却又不敢动,“呜呜呜”地回应。

慕容宛如不屑而笑,“宜太妃,你一向都自以为是,高高在上,施舍点小恩赐,就要别人感恩戴德,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我在你身旁活得有多累吗?”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