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09章 好傻好天真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芸汐很焦急,其实她刚刚在马车里就犹豫了,就医德上讲,她必须救慕容宛如的,何况慕容宛如还是被她误伤的。

要知道,那五枚强麻醉毒剂的药量足以让慕容宛如从此昏迷不醒,变成植物人,时间不多了。

但是,她也知道,植物人是最佳的封口办法。

她知道自己不该这么想,但是,不管是情感上,还是理智上,她都这么想了,慕容宛如今日的下场全是她自找的,一而再,再而三的陷害就算了,居然要杀宜太妃来陷害她,是可忍孰不可忍?

好吧,事情太复杂了,她和慕容宛如的私人恩怨还是暂时放在一边,她把选择权交给了龙非夜。

身世秘密,比任何事情都来得可怕。

听了韩芸汐的解释,龙非夜眼底的杀意并没有退去,反倒浓了三分,虽然他把迷蝶梦交给这个女人,但是,并不代表这个女人可以知道那么多!

他并非宜太妃所出,也并非天宁皇族血脉,宜太妃自以为瞒得很好,可是,十年前唐门的人找上门来时,他就知道了。

“顶多一盏茶的时间,过了这个时间谁都救不了她!”韩芸汐很认真。

而就在这个时候,侍卫和仆人已经都过去了,正要把人救出来,见状,龙非夜什么都没多说,走了过去。

看着他的背影,韩芸汐依旧没有察觉到不对劲,只当这家伙也被震惊到了,毕竟突然有一天发现自己不是爹娘亲生的,再冷酷无情的人也都会有点情绪的?

韩芸汐急急跟上去,龙非夜挥退了所有侍卫和仆从,他亲自将马车扶正,掀起车帘一看,只见慕容宛如和宜太妃还晕迷在一起,脸上身上都撞出一些伤口。

韩芸汐就站在一旁,没有出声,时间一点点在流逝,一切来得都太突然,她至今脑子还有些乱,看着这个男人冰冷的黑眸,她揣测不出他的意思。

突然,龙非夜淡淡道,“上车。”

上车?他决定救人了吗?

不得不说,韩芸汐有些意外,就这家伙的性子她还是比较相信他会选择灭口的,救了人,后面的事情就非常麻烦了。

不过,换个角度想,如果不是宜太妃收养了他,他也不能有今日的权势和地位吧,慕容宛如是宜太妃的亲女儿,怎么说他也不能恩将仇报。

“上车!”突然,龙非夜冷声命令。

韩芸汐这才缓过神来,连忙上车,她想多了。而很快,韩芸汐就发现,她不是想多了,而是想太多了!

她上车之后,龙非夜也坐上来,一言不发,直接就驾车离开,那速度几乎可以用离弦之箭来形容。

韩芸汐抱住门槛才勉强稳住不至于掉下去,她看着龙非夜冷刚毅冷酷的侧脸,心砰砰砰地狂跳。

这个男人想做什么?想不开,暴走?

时间所剩不多了,不能让他这么下去,他必定做出一个决定!

韩芸汐鼓起勇气,伸手握住了龙非夜拉缰绳的手,“龙非夜,你冷静点好不好!我知道你很难接受这个事实,可是你先冷……”

话,还未说完,龙非夜突然拉住缰绳,戛然而停,韩芸汐险些给摔出去,幸好龙非夜伸出手臂拦住了。

她转头看来,龙非夜也正好朝她看来,四目相对,终于,韩芸汐在龙非夜深邃的眼力看到了一抹冰冷无情的杀意。

心跳刹那咯了一下,韩芸汐惊了,下意识就后退,往后摔到马车里去。

这个家伙,难不成……

龙非夜掀起车帘,冰冷的目光扫过昏迷的宜太妃和慕容宛如,落在韩芸汐脸上,韩芸汐禁不住打了个冷颤,突然醍醐灌顶,看清楚了龙非夜的意思。

这个冷酷无情的家伙,他是谁呀,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生杀予夺的冷王龙非夜,他怎么可能允许有人知晓他的身世秘密?

他还有什么好选择的,她还揣摩个屁呀?这么可怕的秘密被捅出来,他一定是要灭口的!

他不仅仅会灭了慕容宛如的口,更会灭了她的口!

天啊,她是脑袋短路掉了吗?怎么就那么傻那么天真,自己性命都不保了,她居然还跟慕容宛如那样一个贱人讲医德,还为龙非夜这么个可怕的家伙考虑那么多?

她就该把慕容宛如弄成植物人以威胁宜太妃,当作什么都没听到,没有看到,一辈子隐瞒着龙非夜。

韩芸汐发现自己笨得可耻!

在龙非夜无情的审视下,她不断后退和宜太妃靠在了一起。

“时间过了吗?”突然,龙非夜开了口,那声音特别轻淡,却令人毛骨悚然。

韩芸汐吞了吞口水,连忙回答,“过了,没有人救得了她,她这辈子都不会再醒来,只会慢慢老死!殿下可以放一百个心!”

龙非夜点了点头,再问,“那你呢?”

“臣妾一定守口如瓶,绝对不告诉任何人。殿下送臣妾暗器,有意栽培臣妾,臣妾一定不会让殿下失望的,臣妾愿意为殿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韩芸汐一口气没停,说得险些断气,她看着龙非夜,眸光干净得如同赤子。

即便是当初学医的时候宣誓,都不曾如此认真、虔诚过。

可是,龙非夜的眸光冰冷依旧,他淡漠地问,“本王凭什么相信你?”

“因为,臣妾和殿下的夫妻,是同一条船上的人,韩家已经落败,臣妾所有的倚仗全都是殿下,殿下的安危荣辱就是臣妾的安危荣辱,殿下活臣妾便活,殿下死臣妾亦死,臣妾没有理由背叛殿下!”韩芸汐急急解释。

“你死了,一样背叛不了本王!”龙非夜面无表情,这不是反问,而是告诉她一个铁打的事实!

也不知道为什么,韩芸汐明明很害怕的,可是,这一刻,心却突然缩紧了,一股莫名的酸楚涌了上来,让她难受多过于害怕。

韩芸汐没说话了,静默地看着龙非夜,双眸清亮明净,鲜少鲜少有这么长时间的近距离接触,近距离看他。

越看,越觉得陌生,他的眼真的很深很冷,那种深邃看不到底,看不到心;那种冷到骨子里的冷漠是与生俱来的,而冷漠中的冷冽则是后天在皇族争斗,江湖凶险中养出来的。

龙非夜,你真的想杀我吗?

原来,这近一年的时间来,你和我之间真的就只是交易,条件换条件,就连交情都谈不上。

如果唐离,或者楚西风看到眼前这一幕,必定会意外,以龙非夜的性子,怎么可能废话那么多,除了必须摆着的宜太妃,但凡知晓他身世的外人,一律杀无赦!

他早该一剑下去了呀!居然还给韩芸汐说话的余地?

见韩芸汐突然沉默,龙非夜眼底闪过了一丝不悦,这个该死的女人不是一贯伶牙俐齿的吗?他倒要看看她有多大的本事可以说服他,她怎么能这么轻易放弃争辩,她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他的剑刃陡然逼近,就抵在韩芸汐身前,他冷声,“回答本王的问题!”

韩芸汐被惊醒,她才不想死呢!

身为大夫,救人的时候即便只有一点点希望,她都紧抓着不放。如今,到了救自己的时候,别说一点点希望,就是没有希望,她也要努力制造出希望来!

哪怕龙非夜都逼到面前了,韩芸汐还是勇敢地抬起下巴,认真道,“殿下,我死了,谁帮你对付君亦邪?他是毒术高手,我敢肯定云空大陆上能在毒术方面和他较量的不超过三个,我就是其中之一!甚至,我的毒术可能远在他之上。”

韩芸汐一定不知道此时此刻自信满满的她有多么明艳动人。

“还有,迷蝶梦,殿下既然把那东西给我,必定是信任我的毒术,我也会尽我所能帮助殿下找出这味毒药的秘密。再者……”

说到这,韩芸汐停了下,轻轻推开龙非夜的剑刃,淡然浅笑,倾城倾国,“再者,我敢保证殿下杀了我的话,自己也必定……命不久矣!”

话音一落,她立马亮出了一份毒药来,他敢杀她,她就敢下毒!虽然不会比他的剑快,但是至少可以持平。

龙非夜双眸一眯,瞬间就躲开,退下马车。

见状,韩芸汐笑得更灿烂了,只是隐藏在心底的苦涩,唯有她自己知道。

龙非夜眼底闪过一抹满意,却很快消失不见,“韩芸汐,你多的是下毒的机会,为什么不下手?”

刚刚他逼近的时候,她大可无声无息下毒,虽然他不想承认,可是该死的,对这个毒女人他又一次忘记了防备。

然而,这个女人也只是在最后把毒药亮出了,没用真动手。

“臣妾说了,臣妾和殿下是同一条船上的人。”她说着,转念一想,打趣道,“不,殿下是臣妾的船,水那么大,臣妾总不能自断生路吧?

在天宁这片茫茫汪洋中,他是她的船……

龙非夜饶有兴致地琢磨着这句话,虽然没有说明态度,但是,最后还是收起了长剑。

见状,韩芸汐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她想,她是对的,在这个男人面前,她必须有存在的价值。

龙非夜走过来,随手就将长剑丢给她,韩芸汐急急接住,好沉!

这家伙什么意思,前一刻还要杀她,这一刻竟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般把剑都丢给她了。

他坐上车,瞥了车内那两人一眼,淡淡道,“回去再说。”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