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10章 信息量有点大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春猎什么的当然是不去了,这次行刺善后的事情都交给了侍从们,君亦邪那边龙非夜没有亲自出马,想必要追上没那么容易,不过,这一回估计他不会那么快再出现了,虽然躲过了强麻醉毒,韩芸汐那几十枚金针上的毒,可不是那么好解的。

韩芸汐想,君亦邪下次再出现会不会不想劫持她而是直接要她的性命了呢?似乎每一次都是她在坏他的好事。

马车一路往帝都方向去,韩芸汐也不知道如何处理龙非夜的长剑,只能抱在怀里。

这把剑是龙非夜随身携带的,韩芸汐不懂剑,但是她知道剑对于一个剑客就像命一样重要,她偷偷的摩挲剑鞘,只觉得这剑上有他的气息,霸气、冰凉、尊贵、神秘!

她小心翼翼抱着,坐在一旁看他,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有了一种亲近感,第一次如此真实的感觉到,这个男人就在身旁。

龙非夜早就知晓这件事却一直没灭宜太妃的口,也不知道回去之后会不会跟宜太妃摊牌,而慕容宛如都这样了,宜太妃会是什么反应呢?

当然,有一件事情韩芸汐必须跟龙非夜说清楚,“殿下,如无意外的话,今夜慕容宛如会有一个短暂的清醒时期,就一炷香的时间。”

这是慕容宛如进入完全沉睡前的一个清醒期,类似于回光返照。

龙非夜没有发表任何看法,可谁知道一到秦王府,他竟然冷冷下令,“来人,太妃娘娘和少夫人在途中遇刺,不幸身亡,发讣告,准备后事。”

他说着竟将宜太妃交待给韩芸汐,亲自驾车要把慕容宛如送去平北侯府,慕容宛如如今还没断气,韩芸汐不知道龙非夜会怎么做,但是,她很清楚人一旦送到平北侯府必定就变成尸体了。

而宜太妃的死,他居然交给了她?

韩芸汐原地站着,只觉得背脊一阵阵凉意往后脑勺上蹿,一直都知道这个男人非常狠绝,却不知道他可以冷酷无情到这种程度,他要彻底地灭口!

她忍不住后怕,自己能活下来,算不算是一个奇迹,一个例外呢?

突然,韩芸汐想起了一件事,大急上前拉下马车,“龙非夜,等等!”

“办不了?”龙非夜不悦问。

“还有人知道这个秘密,先进府再议!”韩芸汐很认真,她隐约记得在她偷听的时候,听到宜太妃还提起一个嬷嬷的。

这个理由足以让龙非夜止步,他也没有马上问,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立马带慕容宛如进府。

牡丹院的下人全都被清理掉,宜太妃和慕容宛如双双躺在榻上,都昏迷不醒。

“太妃娘娘提这件事的时候,慕容宛如不相信,太妃娘娘说了当年还有一个接生的嬷嬷知晓这件事,到底是什么人,至今情况如何,太妃娘娘没来得及说下去。”韩芸汐认真说。

当年知晓此事的人全都被宜太妃及时灭口了,这件事龙非夜查得很清楚。

可是,如今宜太妃提起的接生嬷嬷是哪一个,是否已经灭口了?如果灭口了,宜太妃并没有和慕容宛如提及的必要。

他的身世事关重大,他宁可错杀都不愿意错过,更不允许超出掌控的存在!想知道这个嬷嬷到底是怎么回事,还得问宜太妃本人了。

“她什么时候会醒?”龙非夜冷冷问。

此时,韩芸汐已经在替宜太妃把脉了,“没什么重伤,只是受了惊吓,待会应该就能醒。”

龙非夜只给了一个字,“等。”

等?

整个牡丹园都被清空了,想必龙非夜是下了必杀的决心,问清楚之后一样是要杀,韩芸汐不知道龙非夜对宜太妃这个养母到底有多少感情,她只知道自己不想杀人。

面对慕容宛如这朵白莲花,她可以不救,但是,面对宜太妃,她下不了杀手。

她向来都不什么心善心软的小姑娘,而宜太妃也从未真心实意对待过她。

她下不了杀手,不是因为什么仁义孝悌之类的高尚理由,只因为“不救”和“杀”终究是有区别的,她是一个大夫,她有医者的原则。

沉默静等了片刻,韩芸汐还是开了口,“殿下,宜太妃今日的权势全都倚仗你所得,想必她永远都不会出卖你的,这些年来,你明知她不是你生母却还是把她留着,如今何必动此杀手呢?”

“你觉得慕容宛如死了,她还能冷静?”龙非夜不屑反问。

“慕容宛如只是昏迷不醒,不是死。退一万步说,就算慕容宛如死了,她也必须冷静,因为她已经冷静了十多年。”

韩芸汐坚信,龙非夜在宜太妃心中的地位,远远高于慕容宛如,换句话说权势地位、面子、荣华富贵永远都比慕容宛如重要,否则,当年宜太妃就没有狸猫换太子的必要了!

“当年宜太妃得先帝盛宠都舍得亲生女儿,何况如今,先帝已去,后宫已是别人天下。”韩芸汐又说。

龙非夜饶有兴致地打量着韩芸汐,终于,韩芸汐慢慢地闭了嘴。

“你很了解宜太妃,也很聪明。”龙非夜客观评价。

“殿下,你应该很了解宜太妃,知道她比我还聪明。”韩芸汐必须提醒,宜太妃可是成精的人儿,在这种形势下,龙非夜想从她口中逼问出那个嬷嬷的下落,并不容易。

这话一出,龙非夜便迟疑了。

“殿下,宜太妃和臣妾一样全都倚仗殿下,只是,宜太妃需要慕容宛如这个安慰罢了,如果殿下相信臣妾,就继续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切都交给臣妾。臣妾保证会给殿下一个满意的交待。”

龙非夜还是打量着韩芸汐,迟迟都没给答复。

韩芸汐急了,连忙又说,“殿下,你好歹唤了她二十多年的母妃,她待你如何,你心中应该有数的。”

这下,龙非夜才冷笑起来,“韩芸汐,你倒是个知情义的人。”

情义?

好吧,韩芸汐戴不起,也不想戴这么大的帽子,她只知道自己不想杀人而已。

她一脸激动,眸光诚恳地盯着龙非夜看。

也不知道龙非夜怎么想的,看着韩芸汐这眸光烁烁的较真样子,他唇角的弧度渐渐扩大,最后竟真答应了,“好,本王等你的交待。”

韩芸汐大喜,起身亲自将龙非夜送出门口,正要关门,龙非夜却回头看来,“韩芸汐,你不好奇本王的出身吗?”

韩芸汐原本就觉得这家伙即便非天宁皇族血统,来头也必定不小的,天晓得当初的老嬷嬷上哪里给宜太妃抱来这家伙的。。

龙非夜这么一问,证实了韩芸汐的猜测,可是,同时是在向她透露着他身上还有秘密。

韩芸汐打了个激灵,立马表明态度,“不该知道的事情,臣妾什么都不想知道!”

知道越多,越不能脱身;知道越多,越危险;知道越多,死得越快!

她没有那么大好奇心,能不能放她一马呢?

龙非夜笑了,冷不丁逼近韩芸汐,将她逼动到墙边,男人特有的阳刚之气突然笼罩下来,淡淡的龙涎香中透着霸道和冰冷,这种气息是一种没有解药的毒,总能毒得韩芸汐浑身僵硬,无比紧张。

逼得那么近了,龙非夜竟还在继续,几乎是贴着她耳廓说话,炙热的气息轻轻洒下,扰得她心神不宁,而他说出来的话却让她更加不安。

他说,“韩芸汐,顾七少误会了,本王的母妃才是出自唐门,不过,本王和他一样很好奇天心夫人的……来头。”

他说完,立马退开,都不给韩芸汐说话的机会,轻轻一推便将她推入屋内,亲自替她关上了门。

韩芸汐都不知道自己愣了多久才明白过来,龙非夜这句话里的信息量未免太大了吧!

他说顾七少误会了?所以,顾七少那天在韩家出现,怀疑她的出身,他都清楚。

他说本王的母妃?这家伙是叫顺口了,还是他身上依旧有皇族的血统呢?又是哪一族?他的母妃是唐门之女,唐门之女不是不外嫁的吗?

他说天心夫人的来头?所以,这家伙也一直在调查天心夫人,那么,她的身世,他又知道了多少。

信息量大得让韩芸汐有些混乱,一直以为这家伙经常不在府上,除了有事情找她解毒之外,基本没有多大交集,可谁知道,他竟对她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韩芸汐瞪大眼睛,眼珠子骨碌骨碌转着,不知道在想什么,这时候,背后传来了动静,宜太妃醒了。

韩芸汐连忙收敛心思,转身过去,只见宜太妃趴在床沿,似醒非醒,眉头紧锁地看着她。

韩芸汐倒了一杯温水走过去,搀着她坐起来,小心翼翼喂她喝水。

渐渐的,宜太妃也清醒了,没喝多少就推开了韩芸汐的手,开口就问,“韩芸汐,你把宛如怎么样了?”

啧啧,果然不是省油的灯!

韩芸汐从袖中摸出三枚金针塞到宜太妃手里,这三枚金针正是慕容宛如用来刺杀宜太妃的凶器,这是韩芸汐的医针,她向来不会乱放,唯一一次就是替长平公主施针的时候落在宫里了。

“太妃娘娘,托你的福,我没被她陷害成。” 韩芸汐冷冷说道。

车夫走错路,刺客来袭,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慕容宛如的阴谋,宜太妃很清楚,只是,如今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韩芸汐听到不该听到的,撞见了不该撞见的。

宜太妃丢掉那三枚金针,厉声,“我女儿呢?”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