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12章 地位,名副其实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最可悲莫过于自欺欺人。

有慕容宛如牵制宜太妃,想必宜太妃今后不敢再闹腾,活口的事情也问出来了,这两个交待,龙非夜应该满意吧?

韩芸汐没有再多问,冷冷瞥了慕容宛如一眼,淡淡道,“母妃,你和宛如单独待一会吧,待会她会醒来一炷香的时间,一炷香之后就永远都醒不过来了,有什么话抓紧时间说。”

这话一出,宜太妃顿时倒抽了口凉气,险些连呼吸都停掉,她都已经接受了宛如长眠不醒的结果,却又突然告诉她这么一件事,一时间她都慌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快醒了,就一炷香的时间,母妃自己掌握吧。”

“一炷香……”宜太妃喃喃自语,这一炷香对于她来说是惊,还是喜?

韩芸汐没多解释,出门之后,随手将房门反锁了,她并没有离开,就坐在房门口,静默地等着。

这时候,龙非夜从黑暗中走了出来,韩芸汐正要起,龙非夜却示意她坐着,他什么都没问,在她身旁坐了下来。

“那个嬷嬷叫做……”

韩芸汐还未说完,龙非夜就打断了,“嗯,已经派人追查了。”

好吧,她该猜到这家伙一定会监视屋中的一切的,就他这反应看来,应该对她的处理结果颇为满意的。

没多久,屋内终于传来了动静,慕容宛如醒了,也不知道宜太妃和慕容宛如说了什么,一开始还是低低的声音,却突然之间,慕容宛如就尖叫了起来。

“凭什么?我恨你!母妃我一辈子都恨你!”

“我是公主,我是最尊贵的公主,你凭什么不给我正名!凭什么我只能当养女!”

“母妃,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是你剥夺了我的一切!”

“我不甘心,我要正名!我要去跟皇上说明一切,我才是皇族正统,我才是!”

“母妃,你毁了我的一辈子,我的人生本不该这样的!我不要!不要!”

……

一声声尖叫,痛斥,也不知道宜太妃听了什么感受,一定很难受吧,而此时此刻最难受的不是宜太妃,而是慕容宛如。

她说的没错,她的人生本不该这样的,她这辈子最介意的就是卑微的出身了,谁知道真相竟是这样,而偏偏她知道了真相,却又无能为力。

屋内的尖叫声不断,韩芸汐起身走开,她并不想多听下去了,她知道自己这么做远远比杀了慕容宛如和宜太妃还来得残忍,但是,慕容宛如活该有此下场,她并不会因此过意不去。

龙非夜看着韩芸汐远去的背影,唇畔泛起一抹满意的弧度。

重情义?

韩芸汐,你够狠,不过……本王要的就是这种够狠的心。

平北侯府,国公府还有吏部尚书三家人自然是无心春猎的,连夜也赶回来,就在外头客堂上侯着,大家都关心宜太妃和慕容宛如的情况,尤其的平北侯夫妇着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生怕宜太妃和慕容宛如有个三长两短。

这可是他们好不容易攀上的高枝,要是折了,他们会摔得很难看的。

可惜,秦王府没有人接见他们,他们想问也找不到人问,等了一个时辰,老国公和吏部尚书先走了,平北侯府一家三口只能继续等。

慕容宛如彻底昏迷之后,龙非夜找来了李太医,李太医怎么查都查不出病因,最后只能说是惊吓过度,又撞上了脑袋导致昏迷不醒,至于何时能醒,他也拿捏不准。

心中有数的宜太妃倚在一旁,一脸哀伤,泪迹未干,半句话都没有多问。

她都不深追究了,还会有谁深究下去呢?

于是,这场阴谋最后以宜太妃重伤卧榻不起,慕容宛如重伤昏迷不醒而告终,所有的责任全都落在两批刺客头上。

翌日清晨,平北侯府接走了慕容宛如,消息也正式传开。

春猎的大队都还在路上,太后早就先随太子到了大营地,原本打算今日收到好消息之后,邀太子一同踏青的。

可终究人算不如天算,此时她怔怔坐着,面无表情,一动不动。

昨夜里来消息说有第二波刺客,说宜太妃和慕容宛如都受伤被秦王殿下亲自救回府,她便一宿没睡,心存侥幸,希望慕容宛如在受伤之前已经下手了。

然而,她万万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的!

要知道,她等了一宿,就等着宜太妃的死讯,等着龙非夜从宜太妃身上搜出那三枚金针,然后诬陷韩芸汐个里通外合,谋杀之罪!

她怎么能接受现在这个结果,宜太妃没有死,反倒是慕容宛如死了!

最令她不甘心的是,真刺客是冲着韩芸汐来的,韩芸汐居然还毫发无损!

难不成那个臭丫头天生命硬?

一旁的李嬷嬷担忧地提醒,“主子,听说第一批刺客里抓了几个活口,关在大理寺审呢,要不要过去交待一下?”

太后这才回神过来,不悦厉声,“那是慕容宛如的人,交待什么?”

这件事她只给慕容宛如出了一个主意,送了慕容宛如三枚金针,不管是车夫,还是刺客都是慕容宛如去安排的。

就算韩芸汐想起那三枚金针来,也不能拿她怎么样,她不怕,事后如果再插手,反倒会落下把柄。

李嬷嬷悻悻的,又低声道,“主子,老奴还打听到了,那些假刺客都是秦王妃伤的。”

“什么?她会武功?”太后非常意外。

“是亲眼看到的人说的,说她会针术,一针就可以杀掉一个人。”李嬷嬷怯怯说道。

太后不可思议极了,“不成,这个臭丫头绝对本能留,迟早都是祸害!”

“主子,依老奴看,要对付韩芸汐终究还是得从……韩家的人入手。”李嬷嬷趁机献计,正要详说,太后却抬手拦下,“不,哀家确实小看了这个丫头,这件事必须从长计议,急不得……急不得……”

太后并没有出席春猎,翌日就以身体不适为理由回宫了。

一个月后,大理寺没有从刺客嘴里审问出什么,行刺的事情似乎也就这么过去了。

然而,修养了一个月的宜太妃突然宣布要潜心礼佛,将秦王府大小事务都交待给韩芸汐,从此以后,韩芸汐便成了秦王府的当家人。

消息一出,全帝都哗然一片,大街小巷议论成一片,都说韩芸汐得宠,却谁也想不到她居然能这么快就在秦王府掌权,如此一来,这个秦王妃的名头,那便是名副其实的了!

然而,是不是真的名副其实,全世界估计就只有韩芸汐和龙非夜二人心中有数。

消息传到太后耳朵里,太后都惊了。

“当真?”

“千真万确,听说昨日秦王府就辞退了一大批下人,怕是秦王妃要大换血了。”

太后直摇头,以她对宜太妃的了解,宜太妃怎么可能让权呢?难不成有什么把柄落到韩芸汐手上的?

可是,宜太妃能有什么把柄让韩芸汐揪呢?

“主子,会不会是秦王的意思?”李嬷嬷也想不明白,琢磨着这是唯一的可能性了。

“就算是秦王的意思,也没那么容易吧?”

太后还是不相信,正思索着,这个时候一个小太监匆匆跑了过来,低声禀道,“太后娘娘,顾公公来了。”

太后就不耐烦挥手,“让他走,不长眼的东西,没见人都没了,还查什么查?”

当初太后收买慕容宛如的时候,也留了一手,为了防止她叛变,特意派顾公公调查她的身世,想找出她真正的至亲之人以牵制住她。

如今,慕容宛如和死尸没有两样,再怎么查都没用了。

小太监正要走,李嬷嬷却道,“主子,既然都查了,不妨听一听,怎么说慕容宛如也还躺在平北侯府呢?听说宜太妃还去看了两回。”

见太后没说话的,李嬷嬷便令小太监赶紧去把人带进来。

然而,顾公公一进来,却带来了这么一个消息,“禀太后娘娘,老奴按照当年的纪录追查下去,慕容宛如的至亲之人都已经过世,其他亲戚全都杳无音信,怎么都找不到。”

慕容宛如当初是皇后亲自选进宫的要给长平公主当陪玩宫女,年仅六岁,是个孤儿被亲戚收养长大,是城南郊陈家村人氏。

正是因为是皇后亲自选的人,被宜太妃相中了,所以当时并没有引起什么怀疑,而宜太妃生完秦王后不能再生育,又特别喜欢女儿,所以这件事也就顺理成章了。

可是,听了顾公公的话,太后却像是突然开窍了一样,嗅到了一种熟悉的气息,蹊跷,这件事有蹊跷!

“怎么会连一个亲人都没有了,难不成这些年来慕容宛如都没和家人联系过吗?”李嬷嬷也好奇了。

“收养她的亲戚在她进宫后没多久就双双罹难了,后来一些亲戚搬走的搬走,死的死,老奴问遍了陈家村的人,已经没人知道有慕容宛如这么名字。”顾公公如实回答。

太后沉默了,眼底一片阴影,晦明晦暗的。

“太后娘娘,老奴已经尽力了,实在是……”

顾公公话未说完,太后就冷声打断,“李嬷嬷,却把哀家箱底那本《后宫起居注》拿来,马上!”

《后宫起居注》记载的是后宫妃嫔的侍寝,孕事,生产等事宜,一般都会由皇后掌管,太后手上这本,记载的当然就是先帝年间的事情了。

太后,想查询什么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