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21章 本王的事与你无关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唐离应该得手?

韩芸汐带着意外,和龙非夜一路往药城王家走。

然而,他们远离之后,冷霜霜还愣在原地,十大杀手面面相觑,无人敢言语。

就在他们的左侧,顾七少慵懒懒倚在大树上,繁茂的枝叶掩身,他才不管谁追杀龙非夜,就恨不得云空各派势力联手把秦王府给剿了!

他只关心韩芸汐,刚刚那毒针分明来自唐门,而刚刚养出的巨蝠毒并不简单,这么短的时间里,韩芸汐到底对巨蝠王动了什么手脚,居然能引起种族内的自相残杀?

顾七少等着,直到冷霜霜他们走后,他才飞落下去,认真检查起巨幅王来。

然而,他并不知道,就在林子的右侧,有人还继续潜伏着,看着这一切,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天宁太医院院首顾北月。

他的注意力似乎也都在那些巨蝠尸体上,见顾七少搜刮走了所有巨蝠尸体,顾北月眼底闪过一抹复杂,也才转身,一转身身影一幻便给凭空消失了,这速度,哪怕顶尖的高手见了都会瞠目结舌吧。

这男人,深藏不露!

龙非夜和韩芸汐到药城王家的时候,天已经亮了,而苏娘,早就被唐离劫持到了王家。

韩芸汐后知后觉,太后确实在药城沐家找到了苏娘,她故意放出消息试探龙非夜,一边悬赏女儿城和逍遥城的人,布下天罗地网围攻龙非夜,另一边则派遣了一批宫廷高手,偷偷接走苏娘。

谁知道龙非夜将计就计,引开了女儿城和逍遥城的人,让唐离轻而易举就劫到了苏娘。

其实,女儿城和逍遥城的人都还没退,唐离就非常顺利把苏娘劫走了。

不得不说,远远看到唐离一袭胜雪白衣站在花园里,韩芸汐又一次有了美好的错觉,只是,当他一开口,所有美好就都破坏掉了。

很久之后,韩芸汐告诉唐离,每次看到他的时候,她都特想把他毒哑了,听得唐离一身冷汗。

龙非夜一走过来,唐离立马邀功,“没用暗器哦,全都徒手干掉的,就留了一个活口回去禀,想必老太后会气得几宿都睡不着的。”

“人呢?”龙非夜冷冷问。

韩芸汐眸光一亮,心想,唐离没有马上灭苏娘的口,想必是要等龙非夜回来审问些什么的。

是不是,借这个机会,她能知道更多关于他的身世呢?

她原本不想知道那么多的,可是这家伙都跟她说了唐门,她还不好奇那就太假了。

这家伙的母妃是唐门的人,那么他父亲又是何许人也?唐门女不外嫁,为什么龙非夜会一出生就被抱到宫里去呢?他并非贪图荣华富贵权势地位之人,继续留在天宁皇族,为的是什么?

“我刚等你们太无聊,我就逼供了……那个……”

唐离话还未说完,一旁的王公就不悦道,“不小心给逼供死了。”

这话一出,龙非夜的眸光骤冷,目光犹如利箭般射向唐离,唐离立马举手发誓,“人死之前我就审出来了,苏娘从来都没把这件事告诉过任何人的,那帮宫廷高手是偷偷将她掳走的,沐家也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她是可以死的。”

可以死的……

韩芸汐满头黑线,如果不是因为这家伙是唐门少主,又是龙非夜的至交,她绝对会怀疑他的靠谱程度。

见龙非夜还是冷着脸,唐离连忙赔笑,又补充,“尸体已经处理干净了,放心吧。”

“秦王,虽然这件事没让太后抓住证据,可是……事情终究是败露了。”王公语重心长地说。

苏娘死了并不代表一切结束,只能代表太后和天徽皇帝暂时动不了龙非夜,但是,龙非夜的身世,毕竟是让他们起疑了。

天徽皇帝本就一直提防着龙非夜,如今又起这种疑心,就天徽皇帝那不折手段排除异己,宁可杀错不错杀的性子,他绝对是忍不下去的,接下来断然是不会让龙非夜有消停之日的。

换句话说,苏娘的死,不是结束,而是血雨腥风的开始!

龙非夜意味深长地看了王公一眼,没说话,径自往花园深处走去,王公和唐离立马跟上,韩芸汐迟疑了一会儿,也跟了过去。

她的疑问有很多很多,但是,终归到一点,那便是龙非夜的野心!

天徽皇帝守的是天宁的帝位、江山,而龙非夜要的是这些,还是更多?这个男人的心到底有多大,谁都估量不出来。

韩芸汐看着他孤冷又略显孤独的背影,第一次有如此强烈的愿望,希望多知道一些关于他的事。

走到亭子里,小石桌就三个位置,他们三人都坐了,韩芸汐被遗忘在了一旁。

龙非夜似乎这才发现她的存在,看了她一眼,便起身来,淡淡对王公道,“该来的,躲不掉。”

他说完,也没有详谈的意思,让王公安排马车,准备回帝都。

因为她在,所以他不说下去了吗?

韩芸汐眼底掠过一抹失望,依旧缄默不语,直到告别了唐离和王公,上了马车,她才开口,“天心夫人,你查到多少了?”

龙非夜没想到韩芸汐会这么问,“什么意思?”

“我也想知道我娘的来头,还有她和药城的关系,更想知道……”

韩芸汐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毅然继续了,“更想知道我亲生父亲是谁!”

她实在看不透这个家伙,既告诉她唐门的事情,又提防她知道更多,既栽培她送她暗器,有时候却又要跟她划清界限。

如果她的身世,是让他不放心的因素,那么,她并不介意都说出来的,打消他的疑虑。

别说她只是有那么一点点喜欢他而已,就算她很喜欢很喜欢这家伙,她一样会有自己的原则,不会失去自我,她很清楚自己的处境。

秦王妃子的身份注定了她必须抱住这家伙的大腿才能平平安安在帝都生存下去,她希望和他相互信任,坦诚相待,她能帮他不少,而他或许也能找出天心夫人的秘密。

龙非夜眸光复杂地看着她,早就审过韩从安了,当然知晓韩芸汐的身世,他意外的是这个女人的态度。

这并不是一个会被感情左右,会被人牵着鼻子走的女人。

“看什么看?你早就知道我不是韩从安的亲闺女了,不是吗?”韩芸汐坦荡荡的问。

“所以?”龙非夜还是不动声色。

“所以我今日便和你说清楚,你若觉得我有用处,请不要怀疑我提防我,我说过,你是我的船,我没有坑你的必要。如果你有一丝丝怀疑,就请你以后不要再打扰我,我之前听说的全都当没听过,我会安分守己当一个体面的秦王妃,守着秦王府,只负责不给你丢脸。”

韩芸汐目不转睛地看着龙非夜,说得特认真,其实,那天搬出芙蓉院的时候,她就想跟他说这番话了,无关喜欢,无关风月,而关系到她的立场,甚至她的命运。

龙非夜眼底的复杂又深了几分,一样是看着韩芸汐,却迟迟没有回答。

韩芸汐也不多说话,等着。

时间一点点从两人之间流淌而过,如此沉默,直到马车在秦王府门口停了下来。

车夫已经摆好了落脚凳,可惜,龙非夜和韩芸汐都没有下马的意思。

许久,龙非夜才开了口,声音薄凉,甚至透出了些许警告意味,“尽快把迷蝶梦琢磨透,本王其他事情,都与你无关。”

他拒绝了她,他终究还得提防着她。

心控制不住发紧,可韩芸汐却还是保持着冷静,认真说,“所以,以后劳烦殿下不要让我知道那么多,臣妾的心小胆也小,容不下那么多秘密。”

“收好你的胆子和心,你知道的没多少。”龙非夜无情地说出一个事实,她确实知道的不多。

韩芸汐心口一堵,终是无言以对,眼睁睁看着龙非夜下车。

就这样,韩芸汐失落了,一贯自信傲娇的她甚至都怀疑起来,自己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呢?

事情就这样了,韩芸汐没有再提及这件事,至于迷蝶梦,她至今都还查不出毒性,无法收入解毒系统,毫无头绪的东西,她只能暂时收着了。

回府之后,韩芸汐只告诉宜太妃苏娘死了,让她放心,并没有解释太多,而宫里头也风平浪静。

连日来,韩芸汐的心情特郁闷,易怒易爆,逍遥城的人偏偏撞枪口上来,以高价要讨解药,韩芸汐出尔反尔,要求对方出三倍的天价才能拿出解药。

她并不知道,自己这一郁闷,彻底把逍遥城的人给得罪了,齐耀天亲口发誓终有一日要韩芸汐吐出再翻三倍天价来。

风平浪静的日子,不过几日而已,没多久,韩芸汐就听说朝中发生了人事调动的大事,满朝文武人心惶惶,无疑,天徽皇帝对龙非夜出手了。

龙非夜虽然不插手朝中俗事,但是,他在朝中各部的人可不少,势力颇大,天徽皇帝直接奈何不了他,当然得对他周遭的人下手。

其中,对令人意外的便是少将军穆清武!

穆清武到底是不是龙非夜的人,谁都不清楚,但是,谁都知道穆清武是太子劲敌二皇子的人,一直被太子党所记恨。

天徽皇帝这一回对他下手,便说明,即便他不是龙非夜的人,在这场帝王的博弈中,他占据了很重要的位置。

与其说他占据重要的位置,倒不如说兵权占了重要的位置。

天徽皇帝一纸令下,要穆清武在半年里筹集到三十万两军饷,二十万担粮草否则降职查办!

三十万两军饷是钱的问题,二十万担粮草那极有可能是有钱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呀。

当韩芸汐听到这件事的时候,便觉得穆清武这是躺着也中枪,却不料,没多久她也有了麻烦。

这麻烦是……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