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22章 旧疾,六品医者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芸汐万万没有想到,她的麻烦会是太子龙天墨。

龙天墨的旧疾发作了!

三更半夜,她睡得正香,被这消息惊得险些摔地上。

镇定之后,她询问了许多问题,来请她的洛公公一问三不说,就只有一句话太子旧疾发作,皇上盛怒,急宣她进宫。

韩芸汐立马就嗅到阴谋的味道,龙天墨的旧疾就是怪病胎中胎,这种病和其他病症不一样,一旦手术成功,根本就不会再发作的,而且当初她将龙天墨体内的毒素全都排干净,并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韩芸汐知道,这一回进了宫要出来就没那么容易了,若换成其他人生病中毒,她大可一句不懂拒绝了,她又没在太医院当差拿俸禄,没义务要医谁。可是,龙天墨的病是她亲自推翻韩从安的诊断,亲手治愈的,她不得不面对。

想安安分分偏居一隅都不容易呀,其实,她被指腹为婚给龙非夜开始,就注定是安分不了的了。

好吧,既然麻烦找上门了,她就去瞧瞧,她倒也想看一看龙天墨好端端的到底能生出什么个后遗症来!

正要出门,赵嬷嬷连忙拦住,低声问,“王妃娘娘,殿下今夜没回来,要不要派人告知他一声?”

韩芸汐犹豫了一下,拒绝了,“不必了。”

赵嬷嬷还想劝,韩芸汐却出门了。

“事不宜迟,走吧。”韩芸汐没有拒绝,冷静地上马车催洛公公启程。

抵达东宫的时候,韩芸汐第一个看到的不是别人,正是顾太医顾北月。

想当初龙天墨病症的实情,韩芸汐瞒了天下人,就只让顾北月知晓,而且她治疗的时候,也是顾北月打的下手,顾北月也应该知道这种情况不会有什么“旧疾发作”之说的,换句话说,这件事她没有留下什么小尾巴能让天徽皇帝揪的。

可是,顾北月的脸色却非常不好,他正要开口,天徽皇帝便从内屋走了出来。

天徽皇帝威仪肃冷,高高在上,一双鹰一般犀利的眸子,犹如盯着必杀的猎物那样,盯着韩芸汐看。

这样的眼神,韩芸汐早在威胁他救出龙非夜的时候就见识过了,说她不怕,那是假的。

那一回恰逢瘟疫,侥幸而已,韩芸汐很有自知之明,她根本没资本威胁到天徽皇帝,要知道,连龙非夜也都步步为营地应对着呢。

当然,怕并不代表她会屈。

她落落大方欠身,低头行礼“皇上万福。”

天徽皇帝冷冷审视着韩芸汐,迟迟都没让她起,想当初他只不过想借这个女人羞辱龙非夜一番,岂会料到她一介女子,竟能掀起一层层浪,一而再坏他的好事。

天徽皇帝半晌都没出声,韩芸汐欠着身子,腰酸得要命,正要主动开口,一旁的顾北月却抢了先,他低声提醒,“皇上,太子的病情要紧。”

天徽皇帝一向信任顾北月,可是,打从顾北月到韩家医馆义诊之后,天徽皇帝的态度就不一样了。

他意味深长地看了顾北月一眼,冷冷道,“顾太医,你可记得韩从安误诊的下场?”

“皇上,王妃娘娘是否误诊还有待商榷,殿下的病情……”

顾北月还未说完,内屋便传了了一个凌厉武断的声音,“就是误诊,顾太医亏你还是太医院首,竟连这等病症都瞧不出来,你爷爷若在天有灵,必要痛心疾首!”

之前不是说旧疾发作,现在发展为误诊了?

何人下的定论?

韩芸汐循声看去,只见一个老者缓缓走了出来,约莫古稀之年,鹤发童颜,蓄着长长的白胡子,走起路来虎步生威,比年轻人还精神抖擞。

这样的老者,大多会有一股道骨仙风的感觉,可是,这位老者身上却散发着令人难以忽视的傲气。

若非天徽皇帝在侧,皇威压着,想必他的气场会更盛。

敢在这里这么大声说话者,何人也?

“玺理事,太子殿下的病情如今尚且没有定论,你这么说,未免有失医者的严谨。”顾北月语气平淡,却自有一股不输人的权威感。

玺理事?

韩芸汐惊了,医城医学院理事,长居西周的玺玉伯,没想到是他!

医学院有几大理事中,年纪最轻的是韩从安,年纪最大的则是玺玉伯,韩从安之所以能当上医学院理事,天心夫人应该是帮了不小的忙,就医术上,玺玉伯足以甩他一条街了。

同为理事,韩从安只是神医,而玺玉伯却是医宗。

理事,其实并非医术的象征,而是身份的象征,理事、长老会、副院、院长四大级别的行政头衔,在医学院拥有一定的权力,属管理层。

而真正象征医术的,则是医品,一共九品,分别是医徒、医士、医师、大医师、神医、医宗、医圣、医仙,医尊。

顾北月的爷爷便是一位医宗,而在现今医学院的十位理事里,大多是神医级别的,就只有两位为医宗,医术自创一派,可在医学院中独立收徒,玺玉伯便是其中之一。

虽只是理事,可是,这个老头子六品的医品,在医学界可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怪不得他说话的底气这么足了,也怪不得顾北月刚刚的脸色会那么难看。

天晓得天徽皇帝怎么请来这个大人物的,不过,韩芸汐并不关心这么多,她现在只想知道,玺理事凭什么说她误诊了!

韩芸汐虽然欠着身体,气场却不弱,她毫不客气直视玺理事,直接警告,“玺理事,你可想清楚了,诬陷本王妃的罪可是很重的!”

这话一出,一向自恃高人一等的玺理事顿是倒抽了口凉气,“好生嚣张的女子,你随老夫进来,老夫让你心服口服!”

韩芸汐没动,看向天徽皇帝。

“平身!”天徽皇帝极其不情愿地让她起。

“谢皇上!”

韩芸汐不失风范,落落大方起身来,这才随玺理事到内屋去,天徽皇帝和顾北月紧随其后。

然而,一进屋,韩芸汐却看到床榻上,龙天墨已经昏迷不醒了,只穿一件锦白底衣,肚子分明隆起了。

所以,这就是旧疾复发?

不可能的!

虽然没有现代的B超技术,但是就当初下毒化解胎中胎的成效看,还有排除的毒血水分析,韩芸汐敢以性命担保,龙天墨的病就是胎中胎,绝对不可能复发。

退一万步说,就算他体内还有第二个没有被发现的胎中胎,这么短的时间里也绝对不可能突然长大的!

这肚子,一定被人动了手脚!

“韩芸汐,你当初口口声声说是毒瘤,毒瘤一除毒素尽除,现在,你作何解释?”天徽皇帝冷声质问。

韩芸汐没回答,上前把脉,同时启动解毒系统,解毒系统没有任何提醒,但是脉象……竟和之前的脉象一摸一样,是滑脉!

喜脉是滑脉的一种,所以当初韩从安诊断为喜脉,而韩芸汐隐瞒了实情说是中毒。

那么,现在呢?玺理事会怎么说?

韩芸汐并没急这问,而是按压检查了龙天墨的肚子,这一按压,惊得她险些给缩手!

天啊,肚子的情况竟也和之前一摸一样,像极了怀孕!

检查完毕之后,韩芸汐满腹狐疑地朝顾北月看了去,顾北月锁着眉头,一脸忧虑地提醒她这件事没那么容易应对。

明显是有人动了手脚,但是,到底怎么回事,他们查不出来。

“玺理事,你的诊断是?”韩芸汐终于开了口。

“怎么,承认自己误诊了?”玺理事不屑地问。

“就算太子殿下如今的病症和之前一样,也说明不了什么,症状相似的病有很多,想必玺理事比我还清楚。太子极有可能是患了另一种病。”韩芸汐寸步不让。

“呵呵,另一种病,那你说说这一回又是什么病?”玺理事紧咬不放。

“尚且不清楚,但绝非之前的病因。”韩芸汐态度坚定。

“当然非之前的病因,你之前的诊断就是错的!”

玺理事直接否定,直接给了两个字,“秦王妃,你听好了,太子这病叫做腹水。”

腹水?

这话一出,韩芸汐险些喷了。

其实一开始听说太子肚子大,她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病的,但是当初把脉的时候就被她否定掉了。

这是专业的说法,说得通俗一些那便病理性的体内积液,腹部积水量超出正常值。

人体腹腔内都会有少量液体,涌来润滑肠道蠕动的,在病理状态下导致腹腔内液体量增加,超过200毫升的时候,就叫做腹水。

腹水并非原发病,都是由体内其他病症而引起的。

韩芸汐虽是毒医,常年在医院工作,见识过不少病症,她就见过几岁大的孩子,瘦骨嶙峋,腹部却比孕妇还大。

这个病,她懂,相信顾北月更懂。

他们没有理由诊断不出来的,就龙天墨的脉象看,根本和腹水挨不上边,再说了,撇开脉象不说,如果是腹水的话,那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就肚子就突然这么大了呀!

一个月前,龙天墨不还主持春猎,好好的吗?

“就脉象和病发的时间看,并非腹水!”韩芸汐当场反驳。

这时候,顾北月也开了口,“玺理事,且不论现在,就说之前,太子卧病七年,如果是腹水的话,怎能不消瘦?怎能熬得过七年?”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