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2章 逆袭,寻穴施针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见顾北月一脸严肃,穆大将军就惊了,他最在意的就是儿子的性命了,顾北月是首席御医,皇帝的性命都掌握在他手中呢,他的话,当然是可信的。

穆琉月就是不相信韩芸汐,恨不得马上把她送大理寺去,她蛮不讲理撒泼,“不许去就是不许去!”

然而,穆大将军却出声了,“琉月,让开!”

“爹!”穆琉月不肯。

“让开!”穆大将军怒声。

穆琉月心不甘情不愿的,狠狠退开一步,竟还揪着顾北月的手不放。

谁知,顾北月竟冷不丁甩开了她的手,一贯温柔的顾太医原来也是有脾气的,众人都吓了一跳,顾北月早就消失在侧门里。

顾北月去得快,回来得更快,他面色苍白,凝重严肃,只拿这两根黑透了的银针给众人看。

毒!剧毒!

穆大将军心头大怔,从椅子上跳起来,“真中毒了?”

穆琉月没想到穆清武是真的中毒了,顿时目瞪口呆,直直摇头,只是,很快她就缓过神,一脸怀疑,问说,“韩芸汐,不会是你下的毒吧?要不你怎么会解毒?”

韩芸汐真心不想看到这帮蠢货的脸,起身来,“你们再拖时间的话,我也不会解了!”

拖了这么长的时间,她手上又没有药,事情真心麻烦。

“韩芸汐,我就信你一回,赶紧跟我走!”穆大将军担心儿子,心急如焚,亲自在前面带路。

韩芸汐吐了口浊气,不经意瞥见顾太医那凝重的眉头,韩芸汐对这家伙的印象倒是没那么差了。

趁人不注意的时候,韩芸汐已经从解毒系统里取出了药物和各种辅助品,虽然众人都不知道她这些东西是哪里来的,却也无暇多问。

“顾太医和穆将军留下,其他人都出去,不要干扰我。”韩芸汐一边说,一边当众解开穆清武的白色底衣。

众人都识相的后退,就穆琉月不乐意,不仅杵在原地不动还挡了韩芸汐的光线,亲眼看见穆清武的底衣被拔开,她急急捂住眼睛,即便是自己亲哥哥她也不敢看,没想到韩芸汐这个女人这么不要脸!

“韩芸汐,你最好能让他醒来,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穆琉月冷冷警告。

韩芸汐忍无可忍,正要发怒,穆大将军先怒了,大吼,“臭丫头,别碍事,马上给我出去!”

穆琉月一愣,眼泪一下子就掉了出来,爹爹居然这么吼她?

从小到大,爹爹什么时候真的对她动怒了?这一回居然凶她。

穆琉月气死了,狠狠甩手就跑了出去。

韩芸汐松了一口气,集中精神,重新寻找位置,将匕首在火焰上烘烫,这才小心翼翼下刀。

她的解毒系统里大多是药草,银针,医用棉之类的东西,并没有西医手术的用具。

动刀条件有些简陋,可是急着救人也只能将就了,时间拖越久,危险越大,弥毒这东西比一般毒药要麻烦很多,毒素潜伏得越深,越难排除。

平坦结实的腹部被划开一道口子,鲜血立马涌出来,穆将军看得心惊胆战,忍不住惊呼,“韩芸汐,你!”

可惜,专注的韩芸汐没理睬他。

儿子的性命就在韩芸汐手上,此时此刻,穆大将军再暴躁也不敢怎么样,他只能低声问顾北月,“这都剖腹了,能行吗?”

其实顾北月心中也没底,只是看着韩芸汐眉宇间的专注、认真,他不自觉就想到了韩芸汐的生母天心夫人,母女俩行医的时候竟是那样神似。

他比韩芸汐大四岁,四岁跟随父亲参加一个会诊,有幸见过天心夫人一面,其实也算见过韩芸汐,只是那时候韩芸汐还在娘胎里。

思及此,顾北月嘴角泛起了一抹暖意,“嘘……不要干扰她。”

很快,韩芸汐就从血口中小心翼翼夹出了一枚黑色的银针来,见状,穆大将军很不可思议,顾北月眸中多了一份认可。

很快,第二根黑色银针又被韩芸汐夹出了,抬手的动作牵动了手臂上的鞭伤,又流了血,她却全然不知,所有的心思全都在病人身上。

顾北月当机立断,取了药散和棉花来,弯下颀长的身子,棉花一触碰到伤口,韩芸汐便看了过来,“别妨碍……”

“我保证不会妨碍到你,相信我。”顾北月柔声打断。

韩芸汐本想拒绝,可迎上顾北月那双温暖的眼睛,她的心莫名一怔,没想到这世界上还有这么干净透彻的眼睛,比婴儿还纯净。

她忍不住想,这个男人,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

该死,韩芸汐发现自己居然走神了。

她的眸光骤冷,“放手,你已经妨碍到我了!”

谁知,顾北月不仅没放手,另一手反倒将她的脑袋拢过去,让她看着穆清武,“你继续,我说不会就不会。”

韩芸汐懒得争辩,心想一妨碍到她立马推开,可谁知,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即便她的手臂一直动来动去,顾北月都能跟着移动,一边追随,一边轻轻擦拭伤口,撒药,动作不仅仅很灵灵活,而且非常细致温柔,最关键的是,确实没有妨碍到她用手。

韩芸汐虽然面无表情,心下却佩服着,看样子他倒也不算沽名钓誉,就这手法可不是一般人练得出来的。

将手臂放心交给顾北月,韩芸汐又全神贯注起来,都不知道自己的伤口是什么时候被包扎好的。

取住毒针之后,韩芸汐没有马上缝合伤口,而是立马寻穴施针,逼出毒素。

顾北月一见韩芸汐寻穴施针的本事,立马就被吸引,渐渐地看得痴迷。

且不说韩芸汐施针的漂亮手法,就说入针的一些穴位,他竟没看明白,全然不知道那是什么穴位。

很快,伤口附近就被韩芸汐扎满了银针,外行人只当那是密密麻麻一堆,内行人却知道这针法有很大的学问。

随着银针的增加,黑色的毒血越流越多,湿了足足三大块白布,毒血并没有流尽的迹象,韩芸汐却收了银针,取来药材塞入刀口。

“王妃娘娘,毒血不是还没排完吗?”顾北月没头没脑问了一句,其实,他还没看够韩芸汐的针法呢。

韩芸汐一如既往不理睬任何问题,继续手里的工作,没有缝合的工具,她只能利用伟大的中药材,幸好刀口开得不深,一层层药物塞入伤口,消炎的,压制毒性的,止血的,粘合生肉的,最后才裹上白纱固定。

搞定伤口之后,韩芸汐总算松了一口气,拂去额头的薄汗,这才回答顾北月的问题,“血再这么流下去,他没被毒死也会失血过多而亡的。这是最基本的常识,不懂吗?”

顾北月脸一红,随即淡淡一笑,什么都不辩解。

想想他自幼被誉为天才,今日竟被一个女子洗涮,韩芸汐的年纪比他还轻呢,她哪里是废材,她才是真正的天才吧。

穆大将军不高兴了,冷冷问,“你这样,那体内的毒素怎么办啊?”

“幸好来得及,还没波及五脏六腑,我用药物控制住了。他不能再流血,这几天千万不要让他动,否则牵扯了伤口会很麻烦。”

韩芸汐说着,写了一张药方递给顾北月,“这几味药弄得到吗?”

这些药并不像写给秦王那些那么稀罕,她记得古籍里介绍这些药在古代也算一般的药物。

果然,顾北月看了一眼 便道,“能。这几味药铺里就买得到了,白决明宫里有。王妃娘娘稍等,我这就令人去取。”

韩芸汐开的并非排毒的药方,而是化毒的药方,穆清武已经不能再流血了,只能服药将体内的毒素化解掉,这种办法效果会慢一些,却也是唯一的办法了。

韩芸汐才不在这里等着,再不回秦王府去,宜太妃那可不好交待。

“我不等了,你抓药来三两为一帖,药头药尾各煎一次,早晚空腹服用,连服用十帖。”韩芸汐认真交待。

首席御医顾北月瞬间成了小药童,他唇畔泛起一抹自己都没察觉的笑意。

然而,穆大将军可不干,惊声,“韩芸汐,你说什么?你不等了?”

韩芸汐的耳朵都快被震聋掉,转身看去,耐着性子道,“穆大将军,毒算是已经解了,体内那些残留的毒素影响不大的,我向你保证,少将军的烧完全退了他就能醒,最快明早,最迟明晚。”

“本将军不管这么多,总之,清武没醒之前你还有嫌疑,你哪里都不许去!”穆大将军又霸道又野蛮。

韩芸汐倒抽了口凉气,“穆大将军,宜太妃等着我回去问话呢,既然你要留我,劳烦你差人去一趟秦王府,给宜太妃报个信,顺便把今日的事情说清楚了。我想,我到底是好心救人,还是蓄意谋杀,宜太妃心中会有数的!”

虽然韩芸汐非常不喜欢宜太妃,可是,她并不介意在必要的时候把她老人家摆出来撑一撑场面。

穆清武她已经救了,而且非常肯定很快就会清醒,穆大将军如果去了秦王府,等穆清武醒来,他和宜太妃可不好说话了。

虽然是个不得宠的媳妇,可是,人家宜太妃也说了,以后说话做事都代表着秦王府,不能给秦王府丢脸的。

韩芸汐很肯定,事情真闹到宜太妃那去,穆大将军未必讨得了好。

穆大将军野蛮是野蛮,却也不是没脑子的,他很清楚宜太妃比太后还难缠,如今他手上的证据也不足,不占优势。

迟疑了片刻,穆大将军便淡淡道,“罢了,我就信你一回。”

韩芸汐吐了口浊气,亲自开门出来,可谁知,穆琉月却一脸怨恨地站在门口看她。

“我哥醒了?”穆琉月怀疑地质问。

韩芸汐看都不想看到这种胡搅蛮缠的女子,也懒得多说,从穆琉月身旁绕过,将她忽视得彻底。

“韩芸汐,你给我站住!”穆琉月怒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