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26章 意料之外的情况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顾七少收拾好床铺,见韩芸汐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他也不追问她了,就坐在一旁看她吃。

森冷昏暗中,一袭妖娆的红,一张妖冶的脸,似妖似魔,尊贵神秘,那狭长的双眸微眯,正饶有兴致地欣赏眼前的猎物。

越看,他是越喜欢,越满意,嘴角的弧度越扯越高,明明酒足饭饱的是韩芸汐,可是,心满意足的却成了他。

韩芸汐吃饱了,回头看来,忍不住翻白眼,她吃饭的样子有那么好看吗?顾七少已经不是第一次看痴了。

“我吃饱了,你可以走了。”她特无情,径自喝水。

任她无情无义,顾七少从不生气,喃喃自语道,“毒丫头,你说喜欢一个人,是不是看着她,就会有吃饱的感觉呢?”

噗!

韩芸汐立马就喷了,这什么破比喻?他当自己是吃人的狐妖不成?

“你再不走,狱卒就要过来巡视了。”她好心提醒。

顾七少这才收敛心神,认真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拿人手短,吃人嘴短这话在韩芸汐身上并不适用,她理直气壮地反问,“那你也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问那么多做什么?你怎么那么了解唐门?为什么?这件事对你很重要吗?”

上一回在韩家院子里,顾七少一冲动,透露了不少信息,韩芸汐可全都记着呢。

龙非夜上一回说他误会了,难不成这家伙要找的是龙非夜的秘密?

韩芸汐隐隐觉得这里头必定有什么大秘密,当然,即便身陷囹圄,她依旧不会出卖龙非夜,这是她的诚信问题。

顾七少挑眉看了她一眼,凑过来,笑得意味深长,“毒丫头,你以后跟我,我就都告诉你,怎么样?”

“跟你?”韩芸汐是真不明白这俩字什么意思。

“当我的女人。”顾七少脱口而出。

韩芸汐一愣,随即就“呵呵呵”了,“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顾七少还想说,韩芸汐学他的样子,眯眼而笑,一脸灿烂无害,“你再不走,我喊人了?”

每每说到关键时候,她就这样!

顾七少深吸了一口气,却还是立马就走,不是他好吓唬,而是韩芸汐真的会喊,他亲身体会过好几回了。

离开牢房,顾七少并没有走,就落在屋顶上,枕着双臂仰躺,他想,这么问下去不是办法,得想个办法试一试这个女人了。

不过,一切还得等她从牢里出来了再说。洛醉山今夜到帝都,明日一早应该就会行动了吧!

谁知,刚这么想呢,不远处大理寺门口就传来了“咚咚咚”的击鼓声。

有人到大理寺击鼓鸣冤?这是鲜少见的情况,必是大案。

“三更半夜的,用得着这么急吗?”顾七少狐疑地喃喃自语,堵了耳朵就在天牢屋顶上睡了。

他并没有想到这击鼓鸣冤的不是别人,正是他找来的医学院理事,六品医宗洛醉山!

同是年过六旬,不同于玺理事的高大,霸气,他身材瘦小,有些驼背,蓄着白花花的山羊小胡子,鼠眼鹰钩鼻,一看就是精细难缠的老头子。

别看他瘦小,精力却非年轻人可比,日夜不休,马不停蹄赶到天宁帝都,刻板严肃的脸上竟不见丝毫疲色。

他歇都没有歇,拽着一纸状书就上大理寺狂击鼓,不知道的真会以为他有多大的冤屈呢。

而实际上,他是为韩芸汐和顾北月喊冤来的,一纸状书,告的不是别人,正是玺理事玺玉伯!

一阵鼓声打破了天宁帝都的静月夜,惊醒了各方人物。

“这个人,有点意思!”

龙非夜摩挲着下颌,若有所思,难得对一个人如此评价,他已经等了四天,没想到等来的会是洛醉山。

其实,要洛醉山出马,根本不用请,以洛醉山和玺玉伯的关系,只要让他知道这件事,他必会主动出面的。

顾北月一直都在龙非夜的监视之下,并没有动静。

洛醉山久居北历边城,脾气倔宁,行踪也很隐秘,居然能在短短的四天时间里就赶到,是谁告诉他这件事的?

这个人,不仅仅要对太子误诊的案子很熟悉,而且,还得对医学院的理事很熟悉,一般人就算知晓洛醉山和玺玉伯的恶交,也不至于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联系上洛醉山呀。

要知道,就是龙非夜都没有这个把握。

“必是洛理事的熟人,我找王公打听打听。”

唐离特积极,不得不说这四天来,韩芸汐没捅出苏娘的事,他对她的认识又深了一层,龙非夜的眼光不会错,即便她的来路还有些不明,但是总的来说是靠谱的!

龙非夜点了点头,唐离便乐呵呵地走了,在他看来,洛醉山一到,危机基本就解除了,可谁知道,事情远远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大理寺当夜就受理了洛醉山的状书,可是,受理是受理,却没有马上开审,让洛醉山等消息。

古往今来,与官府打交道都是需要程序的,程序里就有可操作的空间,有大学问了。

洛醉山翌日又到大理寺去,可惜,还是被一句“案子已受理,正在走流程”打发掉。

而宫里,玺理事正抓紧时间治疗太子龙天墨。

虽然玺理事胸有成竹,可是,能治好太子再面对洛醉山,就可以省掉很多麻烦,他并不怕医学院的长老会的调查,反倒怕了洛醉山,洛醉山最会鸡蛋里挑骨头,死缠烂打,一旦有一点点细节上的争议,这个案子就没有结束的可能。

所以,他要尽快在开审之前,把太子救醒,毁了一切证据,到时候连鸡蛋都没有,看洛醉山还怎么挑骨头。

“洛醉山,要找到他不容易吧,谁有这能耐?”

天徽皇帝也非常意外,想当初他找到玺玉伯出山,也是费了不少力气的,这么短短的几天里,居然能把洛醉山找来,这人至少跟医学院有点牵扯。

既有本事和医学院有牵扯,又知晓太子误诊案情的,天徽皇帝第一怀疑的是龙非夜,第二怀疑的便是韩家的人。

韩从安从前是医学院理事,韩家的人自然有医学院的门路,只是韩从安已经被除名了,可能性不大,而龙非夜,虽然从未听说过他和医城的人有往来,但是,天徽皇帝思来想去,帝都里,也就他有这个能耐了。

这个家伙,当初弃车保帅,难不成是……

第六日,天徽皇帝涣然醒悟,可是,一切已经晚了。

洛醉山再被大理寺的小官员第二次打发之后,暴躁的脾气立马被点燃,他竟然拿出医学院长老令来,以长老会的名义质疑玺玉伯的病例诊断,不管患者是天子还是太子,要求玺玉伯带上患者,以及和患者有关的一切资料,人员,即刻前往医学院,公开会诊!

这一消息传来,玺玉伯震惊得半晌都缓过神来。

“长老令?怎么可能?”

他不可思议极了,原本洛醉山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出现就已经很令人意外,没想到他居然还带了长老令来!

长老令,那可是长老会的象征,洛醉山怎么会得到这东西的?长老会凭什么相信他的一面之词,轻易就把长老令给他了!

要知道,医学院史上,长老会就给过两位理事长老令,一位是如今已经进入长老会的三长老,另一个便是顾北月的爷爷。

且不说洛醉山怎么得到长老会的信任,就说他隐居在北厉边城,四天的时间来到天宁帝都已经是非常快的了,他怎么到医学院拿长老令呢?

如果可以玺玉伯一定会选择怀疑洛醉山这长老令是假的,可是,洛醉山没有造假的胆子呀!

玺玉伯怎么想,怎么都觉得这里头有猫腻。

正震惊着,天徽皇帝就找上来了,对于玺玉伯,天徽皇帝一直都很敬重,这还是第一次如此不客气质问,“长老令是怎么回事?长老会质疑你的诊断了?”

“皇上,此事有蹊跷,请出洛醉山之人,必定不简单。”玺玉伯还算冷静。

“朕只要你马上治好太子,结案!”天徽皇帝怒声说。

玺玉伯只能摇头,“皇上,当初说好的,必须十日。”

天徽皇帝眼底闪过一抹精芒,冷冷说,“那朕再保你四日。”

可是,玺玉伯终究还是婉拒了,“皇上,你也知道长老令是什么东西。”

按照天宁的律法,洛醉山奈何不了玺玉伯,可是,按照医学院的规矩来,玺玉伯就不得不遵从。

面对长老令,即便他是六品医宗,都不敢不从,不敢怠慢。

如今洛醉山请出长老令,玺玉伯心里纵使有千百个不愿意,都不得不遵从,带上患者,以及一切相关的资料,人员,赶赴医学院。

否则,他从此以后就别想在云空医学界混了!

天徽皇帝终于露出了阴狠的表情,“玺玉伯,你觉得你带得走太子,带得走朕的两个要犯吗?”

玺玉伯就知道天徽皇帝不会答应,然而,事情发展到这地步了,他不得不硬着头皮撑下去,何况,他对自己的医术还是很有信心的。

“皇上,在下曾保证过,太子这病,只有在下治得了,即便是长老会都质疑不了,如今长老会只是要会诊而已,咱们……何必自乱阵脚?”

天徽皇帝冷冷看着他,迟迟都没出声。

玺玉伯又道,“皇上若是不允许在下带走太子殿下,在下只能以患者家属不配合为由,拒绝会诊,只是,一旦拒绝,在下的诊断也将会被医界视为无效诊断。”

玺玉伯的诊断一旦无效,韩芸汐和顾北月的罪就定不了了呀!

天徽皇帝终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进退两难……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