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27章 袒护,想太多了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与其说天徽皇帝进退两难,还不如说他骑虎难下,洛醉山已经拿出长老令,如今就算大理寺要开审太子误诊一案,以洛醉山的性子也不会答应了。

天徽皇帝眸光阴沉沉地看着床榻上的太子,琢磨了半晌,终究下了决心答应玺玉伯带走太子和韩芸汐他们,他不想因为这件事而得罪药城长老会。

当然,他有一个条件,要荣亲王同行。

要荣亲王同行的目的无非要是监视龙非夜,天徽皇帝可无法容忍龙非夜和药城有牵连,可谁知道,洛醉山和荣亲王都马上要启程了,龙非夜竟迟迟都没有露面,也没有对这件事有任何表态。

沉默,是否代表认同天徽皇帝的决定?

谁邀来洛醉山的成了一个迷,龙非夜的立场也成了一个谜,天徽皇帝在琢磨,朝中各方势力也都在琢磨。

韩芸汐正被狱卒带着往外头走,此时,她一样是满腹狐疑,但琢磨着的却是顾七少这家伙的来头。

前几日顾七少拍胸脯保证她能出狱,她还以为那家伙最后会劫狱呢,可谁知道,那家伙居然有本事请来洛醉山。

他和洛醉山有私交?还是和医城长老会有关系?

因为追查天心夫人的事情,韩芸汐专门对医城做过一些调查的,理事会、长老会她都有所了解,自然也知道洛醉山这号人物。

在大门口,韩芸汐遇到了同样被送出来的顾北月,两人相视一笑,走到了一起。

“王妃娘娘,可是殿下请来了洛理事的?”顾北月低声试探。

谁知,韩芸汐笑了笑,反问,“那天探监你也在,你觉得可能吗?”

“王妃娘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请出洛理事……不简单……”顾北月将声音压得更低了。

其实,只要时间久了,消息传到洛醉山耳朵里,以洛醉山和玺玉伯敌对的关系,不用请,洛醉山都会出面。但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消息不可能传得那么快。

所以,洛醉山出面,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有人通过长老会找到了洛醉山,另一种便是有人和洛醉山有私交,直接找到他。

韩芸汐迟疑了片刻,什么都没说,只耸了耸肩,“我也奇怪着呢!”

顾七少那家伙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也不曾让她保密过什么,可是,她终究还是为他留了个心眼儿。

一出大理寺,就看到两方人马,一边是洛醉山,一边是荣亲王和玺玉伯,洛醉山自己驾了一辆大马车,药童驾了一辆,而荣亲王那边则是一辆大马车,两辆囚车。

一见韩芸汐和顾北月出来,荣亲王便趾高气扬地下令,“来人,把人都押囚车上去!”

顾北月很淡定,韩芸汐可不从,她对医城一直颇为向往,第一次去,怎么能坐着囚车去?

凭什么让他们坐囚车,有罪与否都还没有定论。

韩芸汐正要开口,一个傲慢的声音突然传来,“慢着!”

循声看去,只见开口的正是洛醉山,他下巴抬得老高,说起话来山羊胡子一翘一翘的,看谁都是用睥睨的眼光,一大把年间了却比年轻人还嚣张,不可一世。

“洛理事,还有什么事?”荣亲王还是很客气的。

谁知,洛醉山连荣亲王的面子都不给,捏着山羊胡子,态度倨傲,漫不经心地说,“但凡和这个病例有关的一切,都得由老夫亲自带到医学院,太子,秦王妃,顾太医……”

这话音未落,荣亲王就忍不住了,怒声,“没这个道理,别说是太子,韩芸汐和顾北月都得由本王亲自押送,他们是天宁的囚犯!”

虽然天徽皇帝不想得罪医城,可是,荣亲王也容不得区区一个理事如此得寸进尺,他习惯了别人的敬重,这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傲慢无礼的家伙。

“囚犯?”

洛醉山挑眉看了荣亲王一眼,唇畔勾起了一抹讥讽,也没有多同他辩解,而是质问荣亲王身旁那位,“玺玉伯,按照医城的规矩,你说该怎么办?”

洛醉山那一抹讥讽看得荣亲王特别刺眼,他才不管医城什么规矩,态度强硬,“来人,还愣着作甚,把人都押到囚车上去,马上!”

狱卒马上就押人,洛醉山也不急,冷冷威胁,“玺玉伯,你自己看着办吧!”

玺玉伯眼底闪过一抹阴狠,即便不情愿,却还是忍了,他像个和事佬一般,笑呵呵走到洛醉山和荣亲王中间,“洛理事,此去医城路途甚远,一路上还得倚仗天宁的侍卫护驾,大家都是同路的,一起走,何必较真那么多呢?”

洛醉山皮笑肉不笑,“玺理事如果觉得囚车和马车没有区别,那你和荣亲王就去坐囚车呗。”

这话一出,不仅仅玺玉伯的脸瞬间黑掉,就连荣亲王,整个人也都不好了!

一直旁观的韩芸汐险些给笑出来,洛醉山分明是在袒护她和顾北月,傲慢是傲慢了一点,却也是个妙人,有趣极了。

“洛理事,本王看在老长会的面上不跟你计较,你也一大把年纪了,不要……”

眼看荣亲王要发作,玺玉伯还是强忍着怒火拦下,毕竟,他已经多次领教过洛醉山的脾气。

这一回他对自己的医术还是很有把握的,就暂且让洛醉山再得瑟些时日吧。

龙天墨这个病,别说是洛醉山,就是长老会都休想破解。这一回,他不仅仅要在天徽皇帝这里立个功,更要在长老会面前好好削一削洛醉山的傲气!

“荣亲王,洛理事不过是玩笑话,你千万别放心上,既然医城有规矩,一切就按照医城的规矩来。”

玺玉伯说着,意味深长地朝荣亲王使了个眼色,荣亲王特不乐意妥协,却终究还是没做声,恨恨拂袖上了马车。

初次碰头,洛醉山就占了上风,他并没有见好就收,趾高气扬地指使玺玉伯把载有太子的马车驾过来,让自己的药童驾车。

如果说洛醉山是一只张扬外发的孔雀,那么玺玉伯便是一只老谋深算的内敛老狐狸。

见玺玉伯这种退让的态度,韩芸汐隐隐有些担忧。

“你们俩,还不过来?”

这个时候,洛醉山总算是正眼朝她和顾北月看过来了,韩芸汐和顾北月连忙走下台阶。

“晚辈顾北月,见过洛老前辈。”

“晚辈韩芸汐,久仰洛理事大名,多谢前辈出手相救。”

顾北月温文尔雅,韩芸汐谦恭有礼,可谁知道,洛醉山瞥了韩芸汐一眼,冷哼道,“出手相救你们这种废材?呵呵,少自作多情自以为是,老夫不过按规矩办事。”

韩芸汐的笑顿时僵在脸上,好吧,这老头子做的一切纯粹就是为了恶心玺玉伯的,果然是她想太多了。

洛醉山倒是认真打量起顾北月来,“顾远东的孙子?”

顾北月连忙回答,“正是晚辈,爷爷在世的时候经常提及洛前辈……”

可话都还未说完呢,洛醉山就冷哼打断,“你爷爷医术一般般,我看你也就这样了。”

呃……

脾气最好的顾北月也僵了,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来驾车,跟上前面的马车。”洛醉山丢下这句话便上了马车,留顾北月和韩芸汐两人面面相觑。

很快,洛醉山就不耐烦催促,“都还愣着干什么?不想坐车就跑着去!”

这个老头子,一点都不可爱!

顾北月乖乖驾车,韩芸汐迟疑着,不经意看了周遭一眼,只见周遭空荡荡的,并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

也罢,这种形势下,龙非夜不露面是最明智的选择。

韩芸汐提起裙角,果断上了车,她并没有到马车里去,就坐在顾北月身旁。

药童驾车在前带路,荣亲王和玺玉伯跟在他们后面,一行人离开大理寺,渐行渐远。

这个时候,大理寺高耸的屋顶上,一个人影渐渐变得清晰,他背手而立,身材颀长,三千墨发随风张扬。

昏暗中,他高高在上站在那里,一双幽冷的眸子泛着森森冷芒,宛如睥睨天下的王者。

没多久,楚西风便到了,低声,“殿下,王公查到了,确实是姓顾的,但是……是顾七少,不是顾北月。”

“顾七少?”

龙非夜颇为意外,一直都知道顾七少有不小的来头,却没想到会跟医城牵扯上,云空四城,医城、药城、逍遥城、女儿城就属于医城实力最大,也最难缠。

别说天徽皇帝,就是龙非夜也不想轻易得罪医城。

顾七少和医城,又是什么关系?那小子为什么要查韩芸汐的底?

眼看车队的背影就要消息了,龙非夜二话不说,悄无声息地追了上去。

此去医城,最快也得十来天的路。

这都过了五六日,谁知道,洛醉山竟一句话都没主动和韩芸汐、顾北月说起。

这老头子,再轻蔑他们,好歹也得询问询问太子的病情吧?毕竟韩芸汐和顾北月是最清楚的。

这日午后,韩芸汐主动坐到车里去,只见洛老头坐在主位上,双臂环胸,虽然那双精明的小眼睛已经闭上了,却还是一脸的吝啬刻薄相。

这老头这么拽,难不成已经有十足的把握对付玺玉伯了?他知不知道龙天墨之前的病是胎中胎呢?

玺玉伯如此坦然面对长老会会诊,这老头又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这让韩芸汐都不知道该担忧,还是该放心了。

她瞄了洛醉山几眼,试探地开了口,“洛老前辈……”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