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28章 诡异的劫持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洛老前辈……”

韩芸汐本要开口,可话刚出口却又缩了回去,她径自轻叹了下朝窗外看去。

她想,事情都到这份上了,问这老头子也是白问,想知道一切,还不如问顾七少呢,也不知道那家伙会不会跟过来。

洛醉山原本将韩芸汐当空气,见她问到一半停住,心下不由有些好奇多看了韩芸汐几眼。

原以为韩芸汐会再开口,谁知道她居然直接出去了,搞得洛醉山居然有种失落感。

他迟疑了片刻,竟主动开了口,低沉沉地说,“丫头,你刚有什么话不妨直接说。”

一听这话,韩芸汐和顾北月都愣了,傲慢的老头子也有主动的时候呀!

韩芸汐冲顾北月窃窃一笑,立马钻入马车里去,开门见山地问,“就太子的病情,晚辈有几处不懂的地方想请教前辈。”

谁知,洛醉山居然想都没想,一口回绝了,“在会诊之前,老夫不会跟任何人谈论病情,包括你们俩。”

韩芸汐忍不住想翻白眼,他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好不好,难不成她会跟玺玉伯告密不成?

“洛老前辈,晚辈什么都不问,就只想确定一件事,晚辈之前的诊断是对是错。”韩芸汐认真说。

龙天墨的病情一旦拿到长老会去讨论,那就复杂多了,不仅是她和天徽皇帝之间的较量,也将会变成医学院长老会各派势力的较量,要知道,玺玉伯和洛醉山本身就是不同派系的代表。

事态发展到这份上了,韩芸汐可不想再给自己找麻烦了,她只想证明自己没有误诊,其他的就不管了。

洛醉山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意味深长的看了韩芸汐几眼才压低声音,“老夫可以给你一个明确的答复,但是,你要先回答老夫一个问题。”

“前辈请讲。”韩芸汐毫不犹豫。

可谁知道,洛醉山的问题却完全出人意料,他说,“韩芸汐,顾七少和你是什么关系?”

果真是顾七少请出洛醉山的!

“顾七少和你又是什么关系?”

韩芸汐脱口而出,谁知就在这个时候,马车突然猛地一顿,随即马扬前蹄,惊鸣冲天!

“小心,有刺客!”

顾北月一边大喊,一边努力控制马车,韩芸汐想出来看看,却根本来不及,跟着洛醉山在车里颠来倒去,完全不受控制,天晓得马车颠得有多剧烈。

很快,外头短兵相接的声音就传来了,动静极大且有越来越激烈的趋势,荣亲王带了不少护卫,足见来的刺客也不少。

这帮刺客是冲谁来的?

几乎所有人第一反应都是韩芸汐,谁让她遭劫持太多次了呢?

于是大部分护卫都朝她那去,可谁知道,这一回刺客居然是冲着太子龙天墨来的。

混乱之中,药童被甩下马车,两个黑衣刺客飞身而上,竟驾车要走,这个时候,众人才明白过来。

“所有护卫保护太子殿下!”

荣亲王大呼一声,扬起长剑,推开了身旁的护卫,第一个飞冲过去。

可惜,黑衣刺客太多了,荣亲王寡不敌众,被几个黑衣刺客拖住身,竟只能眼睁睁看龙天墨所在的马车越走越远。

马车一走远,黑衣刺客就开始撤退,荣亲王岂会甘心,当机立断劈断马车缰绳,驾马追去。

见状,所有护卫都不敢怠慢,紧随其后,于是,现场很快就空荡荡的,剩下韩芸汐他们几个人。

洛醉山一下一下捋着胡子,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急促的动作出卖了其内心。

荣亲王最好能把太子追回来,否则,天徽皇帝完全有理由找医城讨人的,这件事是他挑头的,到时候他的麻烦最大。

该死的,这帮刺客到底是什么来头,劫持天宁太子为的是什么?

许久,不见荣亲王回来,玺玉伯再好的耐性也按捺不住,他冷冷地看向韩芸汐和顾北月,怪里怪气地说,“这……呵呵……简直是阴谋!”

龙天墨被劫持,甚至被撕票,最受益的就是韩芸汐和顾北月吧,换句话说,这场劫持极有可能是韩芸汐他们自导自演的!

韩芸汐和顾北月当然听得明白玺玉伯话外之音,只是懒得理睬,洛醉山却立马冷笑讥讽,“天宁的护卫都是饭桶吗?连辆马车都护不了?”

这话外之音,玺玉伯怕长老会会诊,怕输,这场劫持极有可能是荣亲王和玺玉伯自导自演的。

“你!”玺玉伯怒了,他一腔的自信,巴不得马上会诊,狠狠踩洛醉山一脚呢。

“哼!”洛醉山嗤声,他一样一腔的自信,要在会诊上好好打压玺玉伯一把。

很快,两个老头子就吵了起来,韩芸汐和顾北月坐在马车上,面面相觑,除了等荣亲王的消息,也暂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当然,他们很肯定洛醉山和玺玉伯都不是幕后真凶,龙天墨平素树敌不少,再加上太子爷的身份,天宁朝野要他性命的人多了去。

“这个节骨眼上劫走太子,有点意思。”顾北月低声笑道。

韩芸汐正揣摩着,谁知道突然又从四面八方涌出来一批持刀黑衣刺客,一下子将他们几个全包围住了。

洛醉山和玺玉伯立马停止争吵,不可思议瞪眼相视。

怎么还有刺客?

这一回又冲谁来的?

“你们是一伙的?”韩芸汐大声质问,下意识伸手将顾北月护到身后去,她也不会武功,但是她会毒术,会暗器,还是可以拼一拼的。

顾北月任由韩芸汐护在身后,不动声色的眼底闪过了一丝暖意。

为首黑衣人并没有回答韩芸汐,大刀一举,“兄弟们,给我上,抓活口!”

“你们还没这本事!”

韩芸汐冷哼,正要出暗器,可谁知道事态又一次出乎她的意料,只见黑衣刺客突然尽数朝玺玉伯和洛醉山那边去,为首之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掳了洛醉山,掉头就要走。

这……这素什么节奏?

这帮刺客也不是冲韩芸汐来的?

“站住!”

韩芸汐反应还是很快的,喊的同时,暗针就飙飞了出去,数枚毒针直逼为首黑衣人后脑勺。

可谁知道,黑衣人突然一个转身,竟拿洛醉山来当挡箭牌。

韩芸汐情急之下出的可是剧毒,必死无疑,连解毒的时间都没有。

完蛋了!

洛醉山要是死了,她和顾北月也不用活了。

韩芸汐恨不得收回所有毒针,可是为时已晚,眼看这毒针就要没入洛醉山脑门时,一旁顾北月的手露出了衣袖,温润如玉的大手中藏着一把金色小飞刀,看似轻轻握着,却莫名给人一种力量感,好似这小飞刀是满弓之箭,马上就要爆发出去。

然而,谁都没想到,竟有人比这小飞刀还快,还有爆发力!

只见一个红衣男子凭空出现,奢华的红袍翻扬,三千墨发纷飞中,一张恍若天人的脸。

就在空中惊鸿一瞥,再一看,他已然踹出一脚,将洛醉山和黑衣刺客同时踹飞出去,于千钧一发之际避开了韩芸汐的毒针。

黑衣刺客也不是省油的灯,即便摔落在地上也没有放开洛醉山,一落地,他就拽起洛醉山,毫不迟疑转身逃,与此同时,其他黑衣刺客全朝红衣男子包围过来。

这时候,韩芸汐缓过神来,立马出毒针相助,梨花泪雨爆出,犹如下了针雨,淹没了黑衣刺客,替红衣男子解了围。

红衣男子立马追上洛醉山他们,却不忘回眸冲韩芸汐一笑,这一笑,狭长的双眸都眯了起来,虽然带了蒙面,却一样倾城倾国倾天下。

红衣妖孽,温暖笑靥,会是谁呢?

韩芸汐非常肯定,是他,顾七少!

虽然黑衣刺客来势汹汹,实力不凡,但是顾七少追去,韩芸汐能放一百个心,这家伙武功了得,毒术神秘,必定能保住洛醉山的。

面对韩芸汐的毒针,其他黑衣刺客并不恋战,很快就纷纷逃走。

这一回,玺玉伯没有再说什么风凉话了,他看着韩芸汐和顾北月,一脸不安。

这帮刺客,到底是同一伙的,还是两帮人马,冲着太子来是为了什么,劫持洛醉山又为了什么?

私人恩怨,还是和这一回的长老会会诊有关?

事情突然变得有些无法理解。

还会不会有刺客来呢?

来了,会劫持谁呢?

“依老夫看,我们还是先走吧,过了前面那座山就到医城界内,看谁还敢嚣张。”玺玉伯说得嚣张,实则害怕。

韩芸汐拒绝了,“洛理事应该很快就会回来的,原地等,你害怕可以先走。”

“怕?笑话,老夫会怕?老夫……哼……”玺玉伯一腔愤怒,说着说着却往韩芸汐身后靠近。

等,韩芸汐等得洛醉山回来吗?

此时,顾七少已经搞定了那个黑衣刺客,将洛醉山安全无恙救下,只是,他们并没有马上折回来。

洛醉山认真地检查黑衣刺客的尸体,一番查看,他非常肯定这个黑衣刺客是北厉人,而且还是训练有素的杀手。

顾七少双臂环胸,依靠在树干上,笑道,“不都是人,有区别吗?”

“骨骼不一样。”洛醉山思来想去,自己并没有得罪北厉什么人物呀。

然而,顾七少跟他完全不在同一频道,顾七少笑着问,“喂,你觉得那毒丫头怎样?”

这个时候洛醉山才抬眼看来,不屑写满了整张脸,“不怎么样。”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