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30章 沉默,调戏她吗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笑,总能拉近距离。

可是,眼前这个人即便笑起来,都给人一种不可接近的孤冷感。

韩芸汐想,有些人就是这样的吧,与生俱来就是那样冷傲,自成一个世界,那样无法接近,哪怕你都站在他面前了,一样觉得他远在天边,永远走不到他的世界里去。

就像是龙非夜。

对,此时此刻这种体验像极了站在龙非夜面前的感觉!

那么一瞬间,韩芸汐都快肯定这个黑衣人就是龙非夜了,可是,很快她就否定了这个念头。

天宁朝野的局势动荡了,苏娘的事情又败露,荣亲王出面,形势并不乐观,龙非夜为了避嫌,已经将她当作弃卒,怎么可能还会来相救?

若要救,也早就救了吧,何必等到现在,那家伙做事向来是不喜欢拖泥带水。

哪怕心底始终有一抹难掩去的失落,韩芸汐还是骄傲忽视了,她高抬下巴,冷冷问,“你笑什么?”

蒙面黑衣人似乎想扯下蒙面,只是,手动了动却还是作罢了,他并没有回答韩芸汐,而是淡淡道,“走,送你去医城。”

这下,韩芸汐纳闷了,“你到底是什么人,带我去医城做什么?”

黑衣人好像不喜欢多说话,修长的手指轻轻抵在唇上,示意韩芸汐不需要再问,另一手伸出过去,竟是要牵她。

韩芸汐条件反射一般后退,一脸警惕,藏在袖中的梨花泪雨立马蓄势待发。

黑衣人幽深的眼底掠过一抹玩索,竟突然身影一闪落在韩芸汐背后,韩芸汐立马转身,却已经来不及了,戴着梨花泪雨的手被黑衣人死死擒住,暗器完全打不出来。

这是她的死穴呀。

“放开!”

韩芸汐怒声,另一手手肘随即后捅而去,手肘藏的毒针凸出,可惜,黑衣人却像事先知道一样,轻易避开了。

韩芸汐并没有放弃挣扎,随即一脚重重往黑衣人脚上踩去,无奈,黑衣人不仅仅避开,反倒踩了她的脚盘,将她一脚牵制住。

她身上藏了那么多毒针,就不相信扎不了这个家伙一针。

她另一脚再上,另一手狠狠撞,转头吐出了好几针,甚至一个侧头,脖子里都能飞出毒针来,真心是蛮拼的。

可是!

很快事实就证明韩芸汐太低估对方了,她几乎使出浑身解数,背后的男人始终一手擒住她的手腕,一手游刃有余地应对,分毫未伤。

最后搞得一向淡定的韩芸汐都快崩溃了,她气急败坏怒声,“混蛋,你放开我,你到底是什么人?你说句话会怀孕吗?”

可是,黑衣男子就是偏偏不出声,如果这家伙不是刚刚出声过,她必定当他是哑巴了。

他怎么能有这么好的耐性,任由她挣扎,质问那么多回,居然吱一声都没有呢?

最后,还是气呼呼的韩芸汐自己冷静下来,她深叹了一口气,背对着他,也不说话了。

黑衣男子依旧无言,却一手伸过来揽住韩芸汐的小蛮腰,这一揽,竟是那样顺手,揽得很紧。

不知道是他的手很大,还是很太凉了,当那略微粗糙的大手轻轻摩挲过她的衣裳时,她竟然不自觉有些颤栗,他一揽住她就让她侧身面对他。

韩芸汐是个识时务之人,虽怒,心里却早就放弃挣扎,不管这家伙是什么来头,既然要带她去医城,那就去吧,走一步算一步。

然而,当她侧身无意间迎上黑衣男子那双冷澈的眼眸时,她竟看到了他眼底的玩索。

所以……这家伙的行为实际上是在调戏她喽?

韩芸汐后知后觉,清丽的眉头骤然紧锁,死死地盯着黑衣人看,恨不得用眼神杀了对方。

见状,原本要走的黑衣男子突然停住,眼底的玩索又浓了几分,也不知道是不是韩芸汐的错觉,在这玩索之中似乎还隐隐藏着些许笑意。

不得不承认,如此深邃如海,冷澈如冰的眼眸笑起来,真心好看,似乎雪化冰融,春暖花开。

韩芸汐越看越觉得有些熟悉,不自觉越看越认真,她非常肯定,自己一定在哪里见过这家伙,她想呀想呀,一时间偏偏想不起来。

蒙面男子一样看着她,也不知道是她迷离的目光影响了他,还是他较真了,他冷冽的眼神居然暖了下来,静静地看她。

两人相揽,四目相对,八方无声,于森林之巅,悬崖之上,整个世界都寂静了,却突然……韩芸汐猛地抬头起来,恶狠狠往黑衣男子手臂上咬了去!

黑衣男子明显始料未及,骤得收回温暖的视线,别说是眼,整个眉宇都变得异常冷冽。

韩芸汐死死地咬住不放,鲜血都流出来了,男子却只是盯着看,并没有推开她,甚至依旧一声不吭。

这个家伙,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呀?

不过片刻,鲜血就变成了黑色,无疑,韩芸汐下了毒。

可是,即便如此,蒙面男子始终没动,他沉敛双眸,静默地看着黑血从韩芸汐嘴边流淌出来,迟迟都没有动一下的意思。

嘴中藏毒,除非要自杀,否则一般都是藏一些普通的毒药,否则一不小心吞下肚,或者污染了口腔,麻烦就大了。

普通的毒虽然毒性不强,但是,只要入侵到皮肉血液里深一些,毒效也不会弱到哪里去的。所以,韩芸汐使劲地咬,想让毒深入一些,再深入一些。

这个蒙面家伙是高手,不毒深一点,韩芸汐可不放心。

于是,她特卖命,想赶在蒙面男子推开她之前,把嘴里所有毒都下完,可谁知道,时间一点点流失,蒙面男子始终没有动。

终于,韩芸汐嘴里的毒都用完了,黑衣男子还是没动。

不会给毒傻了吧,这世界上还没有可以毒傻人的毒药呢!怎么回事?

明明是自己暗算成功,可是,如此沉默的反应,让韩芸汐后脑勺都有些凉飕飕的,十分不安。

她迟疑了一下,小心翼翼地放开了嘴,抬头看去,竟见蒙面男子一动不动盯着她看,那目光似若有所思。

这家伙,不疼吗?

难不成疼呆掉了吗?

如果是往常,韩芸汐一定潇洒帅气地一把推开蒙面男子,顺带狠狠踩上一脚再逃走,可是,这一回她并没敢动,而是小心翼翼地说,“我可以给你解药,只要你放了我。”

终于,蒙面男子出声了,声冷如冰,“韩芸汐,你刚刚完全可以杀了我,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二十多年来,从来没有人可以如此近距离靠近他,更别说是伤他,杀他。

可是,这个女人却不止一次,刚刚,他的命又一次落在她手上。

他并不喜欢这种感觉,可偏偏几回都不自觉就落入她手。

这对于自幼步步为营,处处设防的他来说,无疑是将自己的性命交给了她。

他确定,这个女人是值得信任的,可是,值得那么信任吗?

蒙面男子的话让韩芸汐有些云里雾里,她正要挣脱开,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白色身影突然从远处翻身过来。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假谪仙,唐离。

韩芸汐一见唐离,吃了一惊,随即脱口而出,“救我!”

唐离一见蒙面男子抱着韩芸汐,还有他手臂上的伤,也吃了一惊,亦是脱口而出,“龙非夜,你被咬了?”

龙非夜?

呃……

龙非夜!是他?

韩芸汐惊得脸色都白了,瞪大双眸,不可思议地盯着龙非夜的蒙面看,而就在同时,龙非夜终于收回了那若有所思的视线,轻轻一推,推开了韩芸汐。

于是,处于极度震惊状态的韩芸汐直接“嘭”一声给摔地上了。

“龙非夜,你……”

韩芸汐怎么都缓不过神来,没想到他会来救她,更没想到他救了她,居然还有那么好的闲情逸致“调戏”她!

这到底是在她的梦境中,还是在龙非夜的梦境中呀,韩芸汐都恍惚了。

“你们……搞什么呀?”震惊之余的唐离终于出声了。

韩芸汐无言语对,龙非夜没理睬,转身过去,撤下蒙面埋头将手臂的毒血吸出来。

“韩芸汐你咬他,你还下毒?你居然……”

唐离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真心想赞韩芸汐一个,这个世界上,能把龙非夜折腾成这样的,估计就只有这个女人了吧。

韩芸汐哪里知道唐离心中的惊叹,只当他是愤怒。

好吧,龙非夜来相救,她狗咬吕洞宾确实有错,可是,谁让龙非夜这个闷骚的家伙不出声,不表明身份呢?

如果她没有咬他,他是不是打算一路不说话带她到医城,是不是打算永远不暴露身份呢?

韩芸汐越来越发现自己看不透这个家伙。

委屈在心中,韩芸汐也懒得解释了,连忙走到龙非夜面前去,“你坐下,我替你针灸排毒,毒素太多了,吸不干净的。”

龙非夜没出声,可是面对韩芸汐的直视,目光竟有些闪躲,他乖乖原地坐下了。

这个时候,韩芸汐也识相的没有多问,多说,默默施针排毒。

偏偏,该死的唐离不省事,在一旁看着看着,忍不住问,“龙非夜,你刚刚才摘蒙面,你是不是耍她玩了?”

耍女人玩?

这种事龙非夜怎么可能做的出来呢?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