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31章 情话,好不霸道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龙非夜刚刚干了什么勾当,他和韩芸汐心照不宣,此时此刻两人都尴尬着呢,唐离这么一问,让气氛越发的诡异了。

惜字如金的龙非夜当然是不会回答的,韩芸汐低着头,默默替龙非夜施针排毒,面无表情,只当没听到。

唐离摩挲着下颌,狐疑地看了他们俩一眼,似乎看出了什么端倪,他窃窃一笑,旁观不语。

唐离是闭嘴了,可是,他刚刚那句话早就掀起惊涛骇浪,无法平息。

不知道此时此刻龙非夜心里是什么状况,总之,韩芸汐心里早就天翻地覆,各种凌乱了。

他为什么耍她?

闲着没事做?无聊?还是今日心情好?

可是,就算无聊,就算心情好,也不至于这么做呀!

在韩芸汐的印象中,甚至在所有人的印象中,天宁秦王除了冷漠还是冷漠,别说开玩笑耍玩,就连笑都是不会的。

又或者,这是龙非夜鲜为人知的另一面,只是,她一直不知道而已?

总之,韩芸汐是找不到理由的,她就这样安安静静地思来想去,于是乎,一边施针,一边不自觉走了神。

突然,龙非夜的手臂猛地颤了下,一股鲜血从血口处喷了出来。

“啊……”

不是龙非夜叫,而是韩芸汐惊叫,她扎错穴位了!

“不好意思,我知道很疼……”

穴位一错,这一针下去的疼痛堪比刀子剜心,疼得无法承受,身为大夫,韩芸汐最清楚。

“我不是故意的,我知道很疼,就……就快好了,你忍一下。”

她施针排毒向来自信从容,这该是两辈子来,最慌乱的一次了吧?都不像个大夫。

她硬着头皮看去,龙非夜正好也看过来,他没喊疼,也没责难,就只是冷冷看了她一眼,便又转头过去,从侧面看,看得出他在蹙眉头,那面部弧度俊得简直人神共愤。

能让他蹙眉的,可想而知有多痛。

韩芸汐实在是内疚,面对他的冷漠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默默地继续施针,可是,不一会儿,却又一次走神了。

要不要质问质问他呢?

“龙非夜,你这么耍我好玩吗?”

“龙非夜,被咬是你活该!”

“龙非夜,那么大的人了,你无聊不无聊?”

“龙非夜,你必须道歉,否则我不会替你解毒的!”

……

各种理直气壮的质问在她脑海里不断回响,如果是平素,即便面对的是他,她也敢理直气壮地质问,可是,这一次好尴尬。

一想到龙非夜刚刚“调戏”她的样子,她就不敢问,甚至有些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韩芸汐好纠结呀!

就在这纠结中,韩芸汐又一次失手了,还是扎错了穴位,这一回鲜血没有喷出来,而是黑血全都停止不流了。

该死的韩芸汐居然没发现,直到唐离提醒,“毒血这么快都排完了吗?”

“啊?”

韩芸汐抬头看去,还不等唐离回答,立马又低头看龙非夜的伤口,这下才知道自己错得离谱!

该死!

她在心里唾弃死自己了,也不敢多废话,埋头手忙脚乱地换针,龙非夜倒没什么动静,就是那寒彻的俊脸苍白了不少。

不一会儿,韩芸汐总算顺利将龙非夜手臂上的毒素全都排出来,敷上药,小心翼翼包扎。

唐离这时候才凑过来,摩挲着下颌瞄了龙非夜的伤口几眼,慢悠悠地说,“龙非夜,你是第一次被女人咬吧……”

话到这里,某两位都没有反应,唐离漫不经心地继续,“你故意让着她咬的吧?”

这话音一落,韩芸汐包扎伤口的手劲骤然一重,狠狠一勒,绷带正好勒在伤口上!

“呵!”

龙非夜重重闷哼了一声,总算是转头看过来了,只是,他似乎想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直接回避掉韩芸汐了。

他眯眼逼视唐离,冷冷质问“龙天墨人呢?”

韩芸汐一行人离开大理寺之后,他就一路尾随,暗中保护。

黑衣刺客劫持走龙天墨,在荣亲王追去的时候,唐离早就暗中追去了,洛醉山被劫持的时候,他也要派人追踪,只是见顾七少出现才作罢。

这场疑症会诊中,龙天墨很重要,洛醉山也很重要,但是,只要韩芸汐还在,他就不会为任何人出面,君亦邪的调虎离山之计怎么能瞒得过他的眼睛?

龙非夜这么一问,唐离才想起来自己赶来是有急事的。

“被君亦邪带走了,他娘的毒术太厉害了,我斗不过他!”唐离连忙回答。

“他找龙天墨去了?”龙非夜有些意外。

君亦邪使调虎离山之计,龙非夜将计就计也调虎离山,只要君亦邪不亲自出面,唐离去对付那些黑衣刺客,救走龙天墨还是很容易的。

可谁知道,本该追到龙非夜这边的君亦邪竟没有追过来,而是掉头去保龙天墨了。

不得不承认,龙天墨落入君亦邪之手,麻烦会不小。

“本王倒小看了他。”棋差一步,这让龙非夜很不高兴。

“这家伙来头神秘,我在北厉查了很久都没查到他的底。”唐离认真说。

韩芸汐在一旁默默听着,大概也明白怎么回事,正想问,这时候一个黑衣护卫火急火燎的赶到,惶惶恐恐地禀,“殿下,君亦邪派人传话,说……”

黑衣护卫虽着急,却支支吾吾的,不太敢往下说。

“找死吗?还不快说!”唐离急了。

黑衣护卫看了韩芸汐一眼,这才说下去,“君亦邪派人传话,说要殿下以王妃娘娘换太子殿下……”

话到这里,龙非夜冷不丁正眼朝黑衣护卫看过来,犀冷的目光让黑衣护卫禁不住打了几个冷颤,觉得自己似乎犯了什么滔天大罪。

韩芸汐并不意外,君亦邪劫持那么多人,全都是冲着她来的,医学院的会诊跟他没半毛钱关系。

如果拿她去换回龙天墨,医学院的会诊还是能继续下去的,洛醉山可以证明她和顾北月没罪,也就不会牵连到秦王府了吧?

而且,这事情传到天徽皇帝的耳朵里去,龙非夜更加可以和她撇清关系,同天徽皇帝示好。

并不是韩芸汐小看龙非夜,而是识时务者为俊杰,逞强非英雄,毕竟天宁还是天徽皇帝的天下,龙非夜不过是一个王。

韩芸汐正琢磨着这里头的厉害关系,龙非夜冷冷问,“何时何地?”

“三日后午时在悬空寺换人,逾期……”

“怎样?”

“灭……口。”黑衣护卫的声音都颤了。

灭口?

杀天宁的太子?

唐离的脸色瞬间白了几分,看着龙非夜,欲言又止,君亦邪未免太张狂了吧?

以龙非夜的性子,一旦赴约,必定是救人,而不是换人,韩芸汐他要护着,龙天墨他也要救下。

可是,这一回君亦邪如果不是做足了准备,绝对不敢放出这样的话来。

处于被动的龙非夜占不到上风的,而且极有可能深陷龙潭虎穴,有去无回。

这厉害关系,韩芸汐也懂。

见龙非夜冷峻肃然的侧脸,她毫不迟疑地开了口,“去换吧,到时候换了人你们就走,我自己有办法对付他。”

谁知,这话一出,龙非夜立马冷眼过来,怒声,“韩芸汐,你当本王这趟是白来的吗?”

好不容易把这个女人救下,她又要自己送上门去,他所做的一切岂不都白费了?

她当他是什么人了,随随便便就会把自己名下的女人交出去吗?

又或者,他在大理寺演的那场戏,被她当真了?

韩芸汐被凶得无话可说,察觉到气氛不对劲,唐离连忙圆场,“去是一定要去的,到时候你们俩联手对付君亦邪,其他的交给我就行了。”

岂料,龙非夜丢了两个字给他,“不去。”

“什么?”唐离都吓到了,要知道,龙天墨一死,天徽皇帝那边必定没完的。

韩芸汐怔着,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然而,龙非夜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她彻底懵了,他对黑衣护卫下令,“去告诉君亦邪,就算他有本事拿北厉江山来换,本王也不换。”

他要的,不需要换来;他拥有的,向来不交出。

龙非夜冷冷说罢,转身就走,而韩芸汐则僵在原地,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

谁来告诉她,方才是那句话算不算一句霸道的情话吗?江山与女人的抉择,这个男人竟就这样给出了答案。

可是……可是谁又来告诉她,为何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她依旧觉得陌生而疏远。

好似曾经那个冰凉凉的吻,明明代表了很多,却又似什么都没有。

韩芸汐傻乎乎地站着,龙非夜都走远了,却还是回头看过来,冷冷问,“韩芸汐,你还不走?”

“去哪?”韩芸汐想也没想就回答。

“刚刚就告诉过你了,还不走?”龙非夜不耐烦催促。

刚刚?

嗯,刚刚调戏她的时候说过了,要带她去医城的。

原来,刚刚的事情他没忘呀!

韩芸汐虽然有些稀里糊涂的,嘴角却忍不住上扬起来,大理寺里发生的事并没有问的必要,不管怎么样,他来了便好。

她连忙跟上,走在他身旁,没多久,龙非夜就揽住她,带她踩空而飞,往医城方向去。

三日后,君亦邪在悬空寺等了个空!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