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32章 病情,偷龙转凤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君亦邪盘腿坐在佛像前的蒲团上,琢磨着龙非夜那句话,“拿北厉江山换一个女人……”

他看似冷静,然而紧握的拳头却早已出卖了他。

他狂,龙非夜比他还狂!

他原以为龙非夜会和韩芸汐联手来劫走龙天墨,谁知道那家伙居然连来都不来。

整个悬空寺的天罗地网,全都白搭了。

这一日,君亦邪从中午坐到了日落,天幕落下之时,他终于肯定龙非夜不会来了。

说好的逾期不候,杀人灭口。

然而,真正逾期了,该怎么办?

君亦邪必须慎重考虑。

如果他没有在药城被韩芸汐撤下面具见了真面目,被龙非夜知道了身份,今日,龙非夜不来,他会更高兴,他必定毫不犹豫,一刀砍下龙天墨的脑袋,送到天徽皇帝面前去,狠狠咬龙非夜一口。

可惜,他的身份已经暴露,北厉康王的身份代表着北厉皇族,让他不得不有所顾忌,他得提防着龙非夜就这件事拿他的身份做文章。

他非皇族血统,却是最得宠的王,北厉皇族多的是想揪他的短的人。

见君亦邪起身,一旁的侍从才敢上前,“主上,龙非夜不会是真把那个女人放心上吧?”

君亦邪不屑冷笑,“龙非夜……他有心吗?”

侍从更不解了,“那不至于……”

“一句假话换一个有用的女人的心……”

君亦邪说着,顿了下,转身看过来,邪冷的面容颇为认真,“划算!”

韩芸汐的毒术不仅仅精湛,而且神秘,有这么一个女人相助,该会有多少意外和惊喜?

对于君亦邪来说,一个韩芸汐抵得上他养的一群毒人,所以,即便被韩芸汐坏了不少好事,甚至对他下了剧毒,他依旧不曾真正下过杀心,依旧很想拉拢。

对女人说假话?

侍从们不懂,在他的印象中,主上向来不近女色,面对女人,别说假话哄骗,就是打个招呼都不会的。

“主上,那……天宁太子……”侍从关心的是这件事。

如今该拿龙天墨怎么办?杀不得,难不成就这么放了,那岂不太孬了?

手下的人都心惶惶,替他们的主上担忧,然而,君亦邪却早有打算,他低声道,“取紫琼百叶草过来。”

这话一出,侍从便惊了,提醒道,“主上,这药……还没有解药呢!”

主上这是想对龙天墨下毒,下了毒再放走。

人,可以放了。

但是,必须有把柄在手上。

紫琼百叶草是君亦邪命名的毒药,之所以被君亦邪命名,正是因为这种毒药是全新的毒,之前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君亦邪在药城药材森林禁地中栽培新型毒药,虽然被韩芸汐中断了,但是,他手上还是有些材料的,这几个月来也算有所收获,栽培出了三种全新的毒。

毒是栽培出来了,解药却还没配出来。

换句话说,中了这三种毒,就无药可救。

紫琼百叶草的毒性不致命,却非常折磨人,会让人浑身骨头关节酸疼,动弹不得。

“正因为没有解药才百无一失!”

君亦邪冷笑着,往寺庙后院走去,这一回,他倒要看看韩芸汐还有没有那么大的本事破解紫琼百叶草,他要让韩芸汐在天宁混不下去,要逼得龙非夜放弃韩芸汐!

后院,龙天墨仍旧躺在马车里,整个人处于昏迷的无力状态,身上盖着厚厚的被褥,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一个正常人,正在安睡。

君亦邪上了马车,只是瞥了龙天墨的脸一眼就再没有多看了,别说是天宁太子,就是天宁皇帝,他都不放在眼里。

整个天宁对于他来说,就只有一个龙非夜称得上阻碍。

他缄默地坐在一旁,直到侍从将紫琼百叶草送过来,才亲自一把掀起龙天墨墨的被褥,谁知,这一掀,竟见龙天墨有一个隆起的大肚子。

这……怎么回事?

君亦邪难得露出震惊的表情,而周遭的侍从也都始料未及,一脸意外。

一个大男人,居然大肚子?

君亦邪还未动,缓过神来的侍从便赶忙上前脱了龙天墨的上衣,这一脱,更加真相了,果真是大肚子,好似怀孕之人。

“主子,这……怎么可能?”侍从震惊着。

天宁太子久病不起,这是众所皆知的事情,至于是什么病症就众说纷纭,无人知晓真相了。

而这一回,洛醉山在大理寺击鼓告状,也弄得人人皆知,可惜,依旧没有公开太子“旧病复发”的病症。

君亦邪知晓医学院会诊的事情,并不清楚龙天墨的病情,也不关心。

“腹水?”

这是君亦邪第一反应,医毒本一家,他擅用毒,医自然也是懂不少的。

只是,当君亦邪认真检查之后,他的脸色就变了,邪冷的眼底写满了深深的复杂。

见状,侍从都不敢多问,然而,君亦邪却径自喃喃,“不是腹水,而是……”

君亦邪没往下说,似乎还不敢肯定,又认真检查了一次,然而,这一回,他的眉头锁得更紧,他完全肯定了,这不是“腹水”,而是……蛊!

龙天墨这不是什么病,更不是什么旧病复发,而是被人下了蛊。

蛊,这可是毒术里最可怕的一种。

蛊,是当年医学院的毒宗创造出来的一种毒术,而随着医学院毒宗被禁,蛊已经在云空大陆消失了多年。

别说蛊了,就是医学院曾经有过毒宗,都鲜少有人知晓。

蛊,有高中低三种,以草为蛊,以虫为蛊,以人为蛊。

而以人为蛊,正是君亦邪养毒人,毒尸的最终目的——人蛊。

君亦邪懂蛊。

“玺玉伯会蛊术?洛醉山也会?”他纳闷了。

龙天墨这病是天徽皇帝借用玺玉伯要构陷韩芸汐,下蛊的就只能是玺玉伯,而洛醉山请了长老令,信誓旦旦推翻玺玉伯的诊断,要求会诊,如此看来,洛醉山也知道这是中蛊了。

以两个理事的资历,偷偷学点蛊术倒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只是,君亦邪想不明白,既然是蛊,洛醉山为何敢要求公开会诊?要知道,蛊在如今的医学院可是一大禁忌,且不说公开会诊,就是私下提及,都是不被允许的。

难不成是洛醉山误诊成别的病了?

事情闹这么大,洛醉山怎么可能误诊呢?

这件事里头有着令人琢磨不透的蹊跷之处,君亦邪隐隐嗅到了阴谋的气息,当然,他可没有这等闲情逸致管医学院那么多事,他的目标始终是韩芸汐。

于是,当日晚上,君亦邪便替龙天墨解了蛊,随后下了剧毒紫琼百叶草。

一夜的时间,龙天墨的大肚子不见了,伴随而来的是浑身关节疼痛。

清晨,君亦邪看都没有多看龙天墨一眼,冷冷吩咐,“在他醒来之前,送到医学院去。”

他想,他这么插了一脚,这一场会诊一定会很精彩的。

韩芸汐,这一回你若还能解毒,本王服你!

你若解不了,就等着天徽皇帝降罪吧,本王倒要看看龙非夜还能不能保得住你!

龙天墨在被送往医学院的路上,荣亲王至今还在努力寻找龙天墨的下落,洛醉山、玺玉伯和顾北月已经抵达医学院,顾七少不知所踪。

龙天墨和韩芸汐这两个重要人物丢了,会诊自然是进行不了的。

天徽皇帝放话了,五日后,医学院必须将顾北月送回天宁帝都,龙天墨和韩芸汐的失踪必须给天宁一个交待。

医学院长老会并没有表态什么,派出不少人马找人。

大家都在等消息,韩芸汐抵达医城并没有马上去医学院,而是被龙非夜带到客栈去。

医城里最顶级的云祥客栈,天字一号房,站在房间的窗户,刚好可以看到医学院的大门。

此时,韩芸汐和龙非夜就在窗前,并肩而站。

“君亦邪那边一点消息都没有吗?”韩芸汐颇为担忧,虽然没有消息证明龙天墨没被灭口,但是,谁知道君亦邪会不会放人呢。

“龙天墨一日没消息,你便可多休息一日,急什么?”龙非夜淡淡反问。

这一路来,一直赶路就没停过,而他们说的话,一巴掌就数得过来,他们之间似乎也没有多点什么,少点什么。

只是,他揽着她的时候,牵她的时候,力道似乎比之前紧了不少,而她也自然了很多,不再别扭。

“皇上不是只给了医城五日的时间?”韩芸汐又问。

龙非夜挑眉看过来,冷笑道,“你未免太高估天徽了?”

医学院代表了医城,天徽皇帝不会愚蠢到为了一个废了的太子和医城对立的。

韩芸汐并不是很清楚云空大陆这些势力强弱,她更关心的还是龙天墨的病情,五日的时间,是否会病变?

迟疑了一下,她认真说,“我还是不休息了,去医学院吧,我得见一见顾北月。”

洛醉山嘴里是问不出什么的,至少她得和顾北月讨论讨论。

一听这话,龙非夜眼底分明闪过一丝不悦,他冷冷说,“今晚有事,不去。”

“什么事?”韩芸汐纳闷了,来医城,除了会诊的事情,还有更重要的吗?

然而,龙非夜并没有回答她,而是传了晚膳。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