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33章 留人,今夜何事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满桌佳肴,竟还配上了美酒,不知道的还以为龙非夜要在这屋里宴请什么人呢。

韩芸汐扫视着一桌酒菜,发现不少菜色都是第一次见,色香味俱全很诱人,只是,这一盘盘的,少说也有二十多盘,两个人吃,未免太夸张了吧?

“还有人要过来吗?唐离?”她狐疑地问。

“没。”龙非夜真心将惜字如金发挥到了极致。

好吧,这家伙自幼养尊处优,吃穿用度都是一等一的讲究,虽然出门在外,吃顿饭也不能降格调,失身份。

韩芸汐忽略掉这个问题,在他对面坐下。

她吃得很随意,一边吃一边问,“今晚还有什么事?会耽搁很久吗?”

都过几日了,龙天墨没消息,她也没消息,顾北月会担心的,尤其是龙天墨的病情,不得不谨慎对待。

要知道,她和顾北月这一趟,不为别的,就是冲着为自己洗清罪名而来。

龙非夜抬眼看来,视线扫过她碗里的菜肴,似乎有些不高兴,只是并没有表露出来,他优雅地捋起衣袖,漫不经心地斟酒。

这幅模样,哪里像今晚有事的样子呀。

他只回了韩芸汐两个字,“吃菜。”

呼……

着急的韩芸汐在心里暗暗吐气,他有时间享受美食美酒,她可没空奉陪。

“如果不是着急的事情,我先去医学院一趟。”她很认真,胡乱吃了几口饭菜就放下碗筷就起身。

龙非夜持酒杯的手骤然一紧,如果不是瓷杯质地够硬,估计早裂了吧,可惜,韩芸汐并没有注意到他的手。

“我走了!”

她说着,转身就走。

龙非夜冷冷的盯着她的背影看,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就在韩芸汐要开门的时候,他开了尊口,“韩芸汐,你对医学院了解多少?”

这话一出,韩芸汐立马转身看过来,这应该是龙非夜第一次和她谈及医学院吧。

难不成这家伙说有事,是关于医学院的事?

这个惜字如金的家伙这么开口,必定是有戏的。

他跟她谈医学院,不会是因为天心夫人吧?否则,也没什么理由跟她谈呀。

她一直都在调查天心夫人的来头,她想知道天心夫人为何会隐姓埋名怀着孩子嫁给韩从安,想知道天心夫人难产是意外还是有人从中作梗要她性命,更想知道,她的生父是何方圣神。

而她所知道的,韩从安所知道的只有一个线索,天心夫人和医学院有关,有能耐为韩从安谋一个理事的头衔。

这件事比见顾北月重要多了!

“不多,你想说什么?”

韩芸汐走了回来,站在龙非夜面前,龙非夜却还是云淡风轻的样子,不跟她急。

“听说过医学院毒宗吗?”龙非夜问说。

果然,这家伙不说则已,一说惊人。

“医学院”和“毒宗”,这两个字怎么会牵扯到一起?

韩芸汐非常意外,像个虚心的孩子,连忙坐下来,急急问,“怎么会有毒宗?”

医学院不是只有医宗,只传授医术,栽培医者,治病救人吗?

见韩芸汐坐回来,龙非夜唇畔闪过一丝满意,“医学院曾经有两大宗派,医宗和毒宗,借以救人行善为宗旨,后来毒宗被灭,成了医学院的禁忌,知晓的人渐少。”

韩芸汐特不可思议,一直都知道“医毒本一家”这句话,却没想到这话在医学院成真了。

“为什么被灭?”韩芸汐连忙追问。

“擅用解毒之人,必是擅用毒之人。”龙非夜淡淡说。

这句话韩芸汐非常熟悉,曾经她就是因为这句话被天徽皇帝惦记上的。

毒,终究是个危险的东西。

即便你没有下毒的心,别人一样容不下你。

只是,要灭掉一个宗派,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既然是宗派,必定有不可侵犯的权威势力和庞大的分支势力。

一如医城,药城,既是一城,也是一个宗派,才会让皇权、帝国都忌惮。

“毒宗,怎么被灭的?”韩芸汐很好奇。

也不知道龙非夜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总之他摇了头。

好奇心被吊起,却得不到满足,真心讨厌。

韩芸汐抿了抿唇,试探地问,“你告诉我这些……做什么?”

她慌称自己的毒术是天心夫人教的,这家伙不会是当真的,追查到医学院毒宗吧?

面对韩芸汐的问题,龙非夜沉默了。

告诉她这些做什么?

似乎……没什么目的,就是聊聊,不让她走。

“到底有什么事?”韩芸汐好奇地追问。

龙非夜避开她的目光,迟疑了片刻,才道,“医城毒宗禁地里有一个毒草库,是天下最全的毒草库,或许你能在里头找到破解迷迭梦的线索。”

这算是一个合理的解释了吧?

谁知,一听这话,韩芸汐原本烁亮的眸光就暗淡了。

迷蝶梦,一直被韩芸汐随身携带的毒,也是韩芸汐至今遇到的最棘手的毒,她至今都还没分析到那东西有毒。

解毒系统上一次升级之后,从药城吞来的毒药池里已经长出了很多新的毒药草,而且解毒系统也自行配制出解药了。

这对于解毒系统来说是一个跃进,可惜,这些对破解迷蝶梦一点帮助都没有,那一小瓶毒,犹如它的名字,就像个迷梦。

韩芸汐从医疗包里取出迷蝶梦来,心下隐隐叹了口气,她早该猜到这家伙不会那么好,坦诚地跟她谈论天心夫人的事情的。

好吧,她也早该猜到,他这一回出面,不可能那么好纯粹就为了救她。

他是冲着医城毒草库来的。

这个男人和她之间,什么时候能纯粹一点呢?

是不是因为不纯粹,所以,即便相伴在他身旁,她总是有陌生感。

一时间,韩芸汐对医城毒宗的秘密没了兴趣,她起身来,浅浅笑道,“殿下,迷蝶梦的事再急,也得等我和顾北月洗刷了罪名,我得去医学院一趟,失陪了。”

龙非夜似乎没想到韩芸汐会是这种反应,不悦质问道,“三更半夜,有什么事这么急?”

韩芸汐乐了,笑得更灿烂,“殿下,这件事当然着急,臣妾得和顾太医商议太子的病情,以防病变的可能。万一病变了,会诊出了麻烦,到时候臣妾待罪之身,怎么跟你去毒草库呢?”

这话一出,龙非夜脸色就变了,难得见他失控,着急形于色,只是,他终究欲言又止,俊脸冷了好几分。

他不语,她当他默认了她的说法。

“走了!”韩芸汐潇洒转身。

“医学院不是你随便进得去的。”龙非夜终究还是出声了。

“臣妾报上姓名就进得去了,殿下就不用等臣妾回来了。”韩芸汐没回头,她这话的意思是要暴露行踪,不回客栈了。

“本王说了,今晚有事,不许走。”龙非夜沉声。

“什么事情,殿下请讲。”韩芸汐总算是转过身。

什么事?

什么事?

龙非夜寒彻的脸色有冷了三分,迟迟没回答。

“殿下,有事请讲。”韩芸汐走近了几步,认真问。

虽然在气头上,但,她还是很认真对待他说的“有事”。

偏偏,龙非夜就是盯着她看,没说话。

这家伙到底要怎样,还耍她不成?

“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臣妾……”

谁知,韩芸汐还未说完,龙非夜就打断了,他说,“有,今夜侍寝。”

什么?

韩芸汐的嘴巴都来不及合上,震惊地僵硬在原地,瞠目结舌,一动不动。

今夜……有事,今夜……侍寝!

韩芸汐不知道自己花了多久才消化掉龙非夜说的这五个字,总之,她缓过神来的时候,龙非夜还坐在她面前,冷冷地看着她。

她很努力地扯动嘴角,想让自己笑起来,可是,不管她怎么努力,都笑不出来。

她只能很僵硬地问,“殿下,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本王像是在跟你开玩笑吗?”

龙非夜冷冷说完,站来起来,看着他傲岸高大的身躯,即便距离了五六步之远,韩芸汐还是感觉到压迫感十足。

“殿下……真会开玩笑。”韩芸汐不自觉后退了几步。

龙非夜挑眉看着,问说,“你还要走?”

“殿下,臣妾刚好这几天倒霉了,不方便侍寝,不如……”韩芸汐自己都觉得这个理由很蹩脚。

很快,龙非夜就打断了,“那你守夜好了。”

守夜……

这个婢女或者妾侍干的活,守在塌下,门口陪着睡,她是正妃,怎么能干这种事?

此时,韩芸汐可不计较那么多,只要不是侍寝,她全都可以接受的。

噗通狂跳的心跳总算缓了不少,韩芸汐也冷静了下来。

这个男人到底想干什么,存心找茬是吗?这不像他的做派呀!

沉默了一会儿,气氛似乎不那么紧张了,韩芸汐也缓过劲来。

她壮了胆子,非常认真、诚恳地说,“龙非夜,如果你真没重要的事情就让我走吧,我想和顾北月一起去见一见洛醉山。”

谁知,龙非夜冰冷的脸色未变,丢了一句话给她,“本王困了,今夜你就在塌下守着吧。”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