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34章 不靠谱的七少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夜,深矣……

床榻边的地上铺了一床棉被,韩芸汐抱着枕头,背靠床榻,盘腿而坐,听到外头呼呼的风声,她真心有种“月黑风高”的感觉。

房间里就留了一盏小油灯,一室昏暗,一室寂静。

韩芸汐知道,今夜她是走不了的,只庆幸背后那家伙没有太过分,让她到门口去守夜。

思来想去,实在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龙非夜,非得这么整她。

如此强行留她下来,到底是为什么嘛?

今夜,他到底怎么了?

这种情况下,韩芸汐自然是睡不着的。

半个时辰之后,她终于忍不住开了口,“喂,你睡了吗?”

良久都没有回应,韩芸汐又道,“喂,我们聊聊吧?”

印象中,他们之间还真没有好好聊过,甚至没有这么安静的待在一起过。

背后还是没回应,难不成那家伙睡着了?

榻上,龙非夜连外衣都没有脱,双手枕着后脑勺躺在床榻上,翘起颀长的腿,那双深邃的眸子在黑暗中犹如寒芒,犀冷清亮。

他盯着头顶看,似乎在想问题,精神足着呢。

“喂,你今晚上到底有什么事,咱们好好说成不?”韩芸汐又道。

这时候,龙非夜才斜眼朝她看去,却只是一眼,很快就面无表情地收回视线。

只要确定这个女人走不了,基本就不用理睬她了,他自己一大堆事情要琢磨。

韩芸汐可不想这么无聊在守一晚上,既然都留下来了,那就抓住机会,好好跟这家伙套点近乎吧。

“你说君亦邪会怎么处理龙天墨呢?”

“君亦邪到底什么来头,为什么北厉皇帝那么疼他?”

“对了,你说顾七少为什么要查我?”

“迷迭香……是唐门的东西吗?”

……

韩芸汐很努力的找话题,找能引起龙非夜兴趣的话题,无奈,一个回应都没有。

好吧,韩芸汐也沉默了。

谁知道,沉默了一会儿,她突然猛地转身过去。

原本因为会撞见龙非夜没睡,谁知道竟见龙非夜一手支着脑袋,侧身而睡,他一袭黑衣融入了夜的黑,棱角分明的五官在夜里显得更加冷峻、神秘,给人一种不可亵渎的感觉。

原来,他闭眼的样子那么寂静。

原来,他睡着样子是这样的,好似全世界也都跟着睡着了。

韩芸汐的呼吸不自觉放轻,她看得有些愣,也不知道是不是靠得太近了,竟然有种午夜梦回,转头看见枕边人的感觉。

“喂……”

她悄声试探,等了许久,见龙非夜都没反应,她像做贼一样小心翼翼凑得更近一些,非常近距离的打量他的五官,昏暗中,她甚至可以看到他的睫毛好长好长,让她都有伸手去摸一摸的冲动。

“真睡着了?”

她喃喃自语,稍稍后退了一些,安安静静趴在床沿看他,看着看着,唇畔不自觉勾起了弧度。

只是,没多久,笑意便又渐渐收敛,取而代之的是眉头紧锁,一脸怨恨。

喜欢上一个人,如此患得患失,是有多喜欢呢?十分里,能有几分呢?

龙非夜,这天底下会不会有哪个人,让你不抱着任何目的去真心相待?

“龙非夜,你懂得什么叫做喜欢吗?”

韩芸汐淡淡地问,说完便转身坐了回去,罢了,睡吧。

而这时候,龙非夜才缓缓睁开眼,深沉的眼里满满的全是复杂之色……

翌日清晨,韩芸汐迷迷糊糊醒来时,发现自己竟睡在榻上,而龙非夜正倚躺在窗边的摇椅上拆密函。

她什么时候睡过去的,这家伙什么时候醒的?她怎么睡到榻上的。

见龙非夜看过来,韩芸汐扯了扯嘴角,“早啊。”

龙非夜只是点了点头,一开口就给了她一个爆炸性的消息,“龙天墨被人送到医学院。”

“当真?”韩芸汐惊得险些摔下来,“什么时候的事情?”

“昨儿半夜,我亲自走了趟,确定是他。”龙非夜如实回答。

这话一出,韩芸汐又惊了一把,“昨晚你不是睡着了吗?”

龙非夜波澜不惊,仿佛说天气一样随意,“谁告诉你我睡着的?”

他这话,什么意思?

难不成,昨晚上她的所做、所说,他都知道?他装睡?

龙非夜你丫的其实就是个混蛋!

韩芸汐原本冰凉凉的脸刹那间烧红起来,她急急避开了龙非夜的目光,下榻来。

“我去医学院!”

衣衫,头发全都凌乱着,她都顾不上,直接往外冲。

龙非夜及时拦住了她,“龙天墨的肚子不见了……”

“什么?”韩芸汐惊声,绯红的双颊都苍白了。

肚子不见了?是痊愈了,还是病变了?

如果痊愈了,没有留下什么病症供会诊,玺玉伯大可说是他治疗的效果;如果是病变了,那洛醉山又有多少把握呢?

她向来不打没把握的仗,这是第一回对患者的情况一无所知呀。

见韩芸汐焦急的样子,龙非夜淡淡道,“极有可能是君亦邪动了手脚……你自己小心点……我……一直都会在医城。”

他说完,倒是比韩芸汐先走。

他会一直在医城,所以,她不用怕吗?

着急的韩芸汐并没有意识到龙非夜这句话有多么难得,她也急急就走。

此时,还有一个人比韩芸汐还要着急,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自信满满的洛醉山。

顾七少答应过他,一到医学院就告诉他龙天墨大肚子的真相,并且保证一定能帮他击败玺玉伯的。

可是,如今龙天墨病变了。

从昨儿半夜开始,他就疯了一样在找顾七少,终于,今早上,他在自己院子里的屋顶上找到了人。

洛醉山爬上梯子,亲自将顾七少给拽下来。

“臭小子,老夫几十年的名誉就要全毁在你手上了,你居然还睡的着!”

顾七少任由他拽,直到要摔下来了,才一个翻身,飞落而下。

虽是落地,顾七少还是一脸惺忪,他慵懒懒的伸了个懒腰,道,“就一个理事头衔而已,你如果喜欢,将来我把医学院老院长杀了,你就是院长了。”

这话,惊得洛醉山连忙上前捂了他的嘴,“祖宗,你就饶了我这把老骨头,成不!”

“成!”顾七少答得痛快,唇畔却闪过一抹阴森森的冷意,似乎对医学院充满了仇恨。

“你说现在该怎么办,龙天墨病变了,肚子没了,你倒赶紧去瞧瞧!”

洛醉山能不担心吗?万一顾七少瞧不明白这病变,会诊上他就玩完了。

“那人一定是假的,玺玉伯都没动手,他那肚子不可能会没的。”顾七少很肯定,他才不管龙天墨来没来,他关心的是韩芸汐在哪里。

同是被劫持,既然把龙天墨送来了,好歹也得把韩芸汐也送过来吧。

“你怎么肯定是假的,臭小子,龙天墨的肚子到底怎么回事,玺玉伯动了什么手脚,你倒是说呀。”洛醉山催促道。

顾七少不耐烦地看了他一眼,懒得回答,正要走,洛醉山立马拽住他,厉声,“七儿,你再不说,信不信我告诉大长老你回来了?”

顾七少骤然眯起双眸,一脸危险,“你不敢。”

“到底怎么回事,你说不说!”

洛醉山气得胡子都快着火了,这时候,院子外传来了医徒的声音,洛醉山还是死死拽着顾七少不放。

眼看外头的人就要进来了,顾七少才低声在洛醉山耳畔道,“蛊,玺玉伯种了蛊。”

这话一出,洛醉山的手一软,顾七少便挣扎开,闪身消失不见。

蛊……

洛醉山惊得心跳加速,蛊……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提及了。

蛊,他知道,却不会,没想到玺玉伯居然懂!

怪不得顾七少那么肯定被送来的龙天墨是假的,玺玉伯种的蛊,一般就只有玺玉伯自己可以解,除了是遇到蛊术高手。

而这个世界上,除了顾七少,应该再没有蛊术高手了吧?

顾七少在明明知道玺玉伯种蛊的情况下,居然要公开会诊!要知道,蛊是医学院最大的禁忌呀!

这家伙这一回回医学院,必定有阴谋!

他到底想干什么?

洛醉山脑袋一团乱,都不知道如何应对了。

这时候,一个小医徒进来了,“洛理事,秦王妃到了,长老会有请。”

什么?

韩芸汐也到了?

这个丫头早不出现晚不出现,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到?

龙天墨到了,韩芸汐也到了,会诊自然要马上开始的。

“洛理事,长老会不等人,请吧。”医徒低声提醒。

洛醉山看着顾七少消失的方向,老泪全都纵横在心里了,顾七少这家伙能不能靠谱些呢?

他现在该怎么办?

怎么证明被送来的龙天墨是假的呢?

“洛理事?”医徒再次催促。

洛醉山无奈,只能硬着头皮往长老殿去。

长老殿这边,荣亲王,玺玉伯和顾北月早就到了,一见韩芸汐进来,荣亲王立马上前,质问道,“韩芸汐,你被什么人劫持的,怎么回来的?”

韩芸汐当然恨不得把君亦邪捅出去,不过,她想了下,君亦邪这个把柄还是留着日后用吧,她叹了叹气,回答说,“我昏迷了,醒来的时候就在医城了。”

正说着,洛醉山进来了,而几大长老也都过来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