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35章 凌乱,真假太子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一听说几位长老过来了,荣亲王第一个就起身迎出去。

这些长老在医学院里的地位,如果放到帝国里去,那应该就是一品大员,距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还要低一级。

韩芸汐心下冷笑着,龙非夜说的果然没错,天徽皇帝还没有真正威胁医城的底气。

龙天墨失踪,天徽皇帝怒要医城给交待,而如今,龙天墨莫名其妙被送回来,医学院也没给什么说法,傲娇的荣亲王就先屈尊了。

然而,细细想来,也不能说荣亲王没骨气,毕竟医城的势力确实可怕。

医学院和药城三大家族掌控了整个云空大陆的医药行业,对任何一个医者都有生杀予夺的权力,换句话说,这两大势力相当于是掌控了天下人的命呀!

一场病可以要了一个人的命,管你是高高在上的皇帝,还是卑贱低微的奴隶;一场瘟疫可以摧毁一营兵,一座城,甚至一个国。

云空三大帝国如果能拉拢医城、药城这种势力,必然会超乎其他帝国的势力,成为云空真正的霸主。

换个角度,如果得罪了医城、药城这种势力,后果可想而知。

医学院长老会有五大长老,这一回只来了三位。

在韩芸汐的印象里,长老级别的人物一般都是年纪一大把,鹤发童颜,道骨仙风的老者,可谁知道,进来这三位,两男一女,只有一位老者,其他一男一女都只能算是中年人。

老者白须白髯,眉目慈祥,像个好说话的老神仙;中年男人则一脸严肃,不苟一笑;那中年女人穿着干练,相貌姣好,一看就知道是个厉害的女人。

“怎么会有比理事还年轻的长老?”韩芸汐低声问。

“那位老者是三长老沈决明,是医学院三大医圣之一,其他两位,一位是四长老李天赐,和两位理事一样是医宗,另外一位是五长老怜心夫人……”

顾北月介绍到这里,将声音压得更低了,“怜心夫人为神医。”

在医学院有两大体系,一是行政管理体系,从理事、长老会、副院长到院长,等级不同,在医学院的权力也不同;二便是医术的等级体系,这个体系也是整个云空大陆医界的等级体系,从低到高有医徒、医士、医师、大医师、神医、医宗、医圣、医仙,医尊九大等级。

洛醉山和玺玉伯都是医宗级别的人物,同为理事,属于管理层。

顾北月的医术为神医级别,却还没进医学院。

一般来说,医术高明者权力也高,可是,在长老会这里竟出现一个神医级别的长老,看样子,医学院也并不是完全靠实力说话的地方,而这位怜心夫人应该是个例外的存在。

看着怜心夫人,韩芸汐忍不住想起韩从安,韩从安的医术为神医级别,却也贵为理事,这正是天心夫人给的例外。

医学院的行政体系里到底允许哪些例外的存在呢?

“为什么她能进长老会?”韩芸汐连忙问。

“这个我便不清楚了,只知道她是药城沐家的女儿。”顾北月如实回答。

韩芸汐若有所思地琢磨着,龙非夜依托药城王家,也能查到不少医学院的事,看样子医学院高层还是很给药城三大家族面子的。

除了药城三大家族,医学院高层还会给什么势力面子呢?

会不会天心夫人也是来自药城?

韩芸汐正走神呢,怜心夫人看了过来,“你就是天心夫人和韩从安的女儿?”

韩芸汐很意外,“正是晚辈!五长老认识我娘亲?”

谁知怜心夫人特傲慢,“听说过罢了。”

她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的打算,而是很干脆地直奔主题,将会诊的事宜言简意赅地交待了一遍。

这次会诊为公开会诊,会在长老殿的会诊堂举行,由他们三位长老进行会诊,洛醉山和玺玉伯只能旁观,如有疑议,在会诊得出结论之后可提出讨论。

怜心夫人虽是地位最低的长老,却似乎是最管事的,其他两位长老进来至今就没开过尊口。

“天宁太子已经在会诊堂了,诸位,请吧。”

怜心夫人说完便起身,其他两位长老和荣亲王也同时站起来,可惜,在场其他人似乎没有走的意思。

龙天墨肚子没了的事情,大家都是知道的。

韩芸汐刚刚就和顾北月讨论很久了,本来就对龙天墨的“旧病复发”没有头绪,如今没有看到人,没有摸到脉,根本无从琢磨起,他们俩双双盯着洛醉山看,希望依旧能从洛醉山脸上看到自信。

可惜,洛醉山一改往日理直气壮,他蹙着眉头,心事重重。

至于玺玉伯径自低着头,整个人像是暗淡了一大圈。

“玺理事,走吧。”荣亲王压低声音催促。

他看得出玺玉伯的不安,昨天半夜他和玺玉伯一起去看了龙天墨的肚子,他一而再询问病情如何,是痊愈了,还是病变了,玺玉伯都支支吾吾的没有正面回答。

玺玉伯瞥了荣亲王一眼,似乎想说点什么,只是见荣亲王没意见,也就忍了。

三位长老和荣亲王站着,其他人坐着,一室寂静,气氛突然怪异起来。

“怎么,两位理事还有什么事?”怜心夫人蹙眉问道。

洛醉山正要开口,谁知道玺玉伯也同时开了口,“五长老……”

一见对方开口,他们便都各自沉默了。

“到底怎么回事?”怜心夫人的耐性可不好,其他两位长老倒是坐了回去。

玺玉伯看着洛醉山,洛醉山看着玺玉伯,两人各怀鬼胎,迟迟不语。

“洛理事,会诊是你提出的,有什么话,你先说。”怜心夫人命令道。

洛醉山满心的委屈呀,会诊不是他提出的好不好,他是被逼的!

顾七少说了龙天墨是假的,那龙天墨就一定是假的,弄个假龙天墨来会诊,还是公开会诊,天晓得事情会闹成什么样子呀!

不管闹成什么样子,且不说种蛊的事情,就说真公开会诊了,指不定连医学院的名誉都要受损,而他这个提出会诊之人是逃不了责任的。

韩芸汐见洛醉山那欲言又止的样子,心都凉了大半,看样子龙天墨的病情超出了洛醉山的掌控了,玺玉伯要赢了。

“洛醉山!”怜心夫人怒了,她足足小了洛醉山三十岁,医术也不如人,可身份摆着,这一怒还是震慑到了洛醉山。

“三位长老,会诊还是延迟吧,我怀疑那位天宁太子是冒牌的。”洛醉山终于开了口。

这话一出,众人皆惊,最震惊的莫过于荣亲王,他急了,“怎么回事?你凭什么这么说?”

韩芸汐不可思议地看向顾北月,顾北月也正看向她,两人越发的糊涂了。

“洛醉山,你这话什么意思?”一直沉默的三长老终于出声了。

“肚子……就,就天宁太子的病情看,这几天的时间,肚子是绝对不可能消下去的。”洛醉山很没底气地解释。

只要他把种蛊的事情说出来,三长老一定会相信他的,可是,他不能说。

一来,真正的龙天墨不在,他没证据;二来,他也不敢公开说。

虽然没底气,可是洛醉山这样的解释,还是说地过去的。

“假的?”韩芸汐这才认真琢磨,龙非夜提醒她君亦邪会动手脚,说不定君亦邪没在龙天墨身上动什么手脚,而是直接弄个假冒的过来了。

“天宁太子的肚子能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消下去,这个问题依老夫看,还是在会诊上讨论吧。”三长老说着,看了玺玉伯一眼。

照理,这个时候玺玉伯该跳出来反驳洛醉山的,关于龙天墨的肚子,玺玉伯更有说话权。

可是,玺玉伯此时非常沉默,不同于表面的沉默,他心中早就动荡不安了。

洛醉山为什么会这么肯定送来的龙天墨是假的,难不成洛醉山知道他种蛊的事情?

不可能吧,洛醉山知道蛊术,但是绝对不会,也看不出来。

他的蛊术也是偶然的机会,偷偷学了一点点的。

见玺玉伯迟迟没出声,三长老也没耐性了,“来人,马上安排会诊。”

这话一出,玺玉伯终于坐不住站起来,“且慢!我也怀疑送来的这位天宁太子是冒牌的,洛理事说的有理,天宁太子的肚子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消下去。”

蛊,除蛊术高手之外,唯种者可解。

他种的蛊术,除了他自己能破解之外,几乎是无人可解,要他相信这个世界上还存在蛊术高手,还不如让他相信此时此刻躺在会诊堂的龙天墨是冒牌的。

对一个冒泡太子会诊,他怎么会有胜算,天晓得这是不是韩芸汐他们自导自演的一场戏,弄个冒牌的来会诊呢?

玺玉伯的话让众人更加震惊了,难不成那个龙天墨真是假的?

“怎么会是假的,那明明是墨儿!”荣亲王不相信。

“谨慎起见,会诊还是延后吧?”玺玉伯提议,难得和洛醉山站同一边。

“真假,这怎么验?”韩芸汐低声。

顾北月只能是摇头,真真假假,这事情完完全全的超出所有人的掌控。

到底要不要延后?

到底是真是假?

就在一室寂静,众人面面相觑的时候,医童跑着来报,“三长老,天宁太子醒过来了!”

昏迷已久的龙天墨,终于醒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