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38章 掉节操的韩芸汐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抓阄这种事情,比拼的完全是运气。

韩芸汐的运气一贯不错的,可是这一回……好吧,她手上的字条上写着“先”,而三长老的则写了一个“后”字。

她先!现在该怎么办?

屋漏偏逢连夜雨,韩芸汐看着手中的字条,略微苍白的脸上不见任何表情,令人琢磨不透她心里在想什么。

看着韩芸汐手里那个“先”字,三长老唇畔溢笑,非常满意,他刻意从床榻边退开,给韩芸汐让出位置,“秦王妃,请解毒吧!”

“呵呵,是不是解了毒,天宁太子就痊愈了?”

怜心夫人冷笑而问,就等着看韩芸汐认输了,谁知道,韩芸汐却甩连一句,“废话,这还用问?”

怜心夫人一愣,竟硬生生不知道如何反驳,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

韩芸汐说着,大步到床榻边,“三长老,那晚辈就不客气了。”

见韩芸汐这架势,三长老和怜心夫人相视了一眼,都很不以为然,他就不相信韩芸汐真能折腾出什么来。

“请吧。”三长老大声说。

韩芸汐在床榻边坐下,上上下下将龙天墨看了一遍,此时的龙天墨已经筋疲力尽,不像方才那样剧烈挣扎,只是苟延残喘着。

见韩芸汐只是看,没动,三长老和怜心夫人都没出声,毕竟是上位者,这点耐心还是有的,只是,他们心中更加不以为然了,四长老也不说话,摩挲着胡子,不动声色地瞧着。

至于洛醉山和玺玉伯,两人心怀鬼胎,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并不关心韩芸汐这边,毕竟在他们心里,这个丫头片子是折腾不出什么的 。

顾北月离韩芸汐是最近的,负在背后,紧握的双手出卖了他那张温柔而静寂的脸,韩芸汐方才的反应让他非常担忧。

他知道,这个女人一定是怎么了。

过了一会儿,韩芸汐还只是看而已,怜心夫人可不再给她时间,开始发难,“秦王妃,难不成你的眼睛可以解毒?”

谁知,韩芸汐仍是上下看着龙天墨,沉声道,“可以。”

呃……

这个丫头片子,死到临头了,居然还嘴硬。

“好,那你就解吧!”怜心夫人气呼呼的。

韩芸汐看都没看她一眼,动作麻溜地从医疗包里取出一套金针来,素手轻轻一扬,针套便在床沿上缓缓铺展开来。

只见,长条形的针套上依次插着大大小小粗细不一的金针,虽然密密麻麻却也井然有序,少说也有一千枚。

专不专业,第一看行头,内行人更懂看行头。

这一套金针一展开,在场众人便全都震惊了,就连顾北月也不例外,连他都没见过韩芸汐有这么齐整的金针,而心不在焉的玺玉伯和洛醉山一时间也都瞧了过来。

众人虽然震惊,但都是暗暗震惊在心中,谁都没有表现出来,尤其是三长老和怜心夫人。

不知不觉中,一室变得特别安静。

“顾太医,劳烦帮个手。”韩芸汐低声道。

“嗯。”

这一刻,顾北月的心突然就安静了下来,一如他安静的面容,他想,韩芸汐一定是有把握了吧。

这个女人,果然不会令人失望。

原以为韩芸汐会让他取针,可谁知道韩芸汐却道,“帮忙把他的衣服全脱掉。”

在场都是大夫,要患者脱衣服对他们来说,也算是正常的,可是,韩芸汐说的是“全脱掉”。

“这……解毒需要这样吗?秦王妃,你可是女人!”怜心夫人不可思议地提醒。

韩芸汐懒得理睬,瞥了顾北月一眼,示意他快点。

顾北月都迟疑了,这样,确实不怎么合适。

“他全身二十出处大关节,两百一十处小关节中全都聚集了毒素,必须尽快排出来,不脱光了,我怎么替他排毒?”韩芸汐认真反问。

这话一出,众人似默认了龙天墨中毒的事实,面面相觑,全场寂静,无人反驳。

顾北月听明白了,倒也不拘于礼数,连忙替龙天墨脱衣服,脱得只剩下亵裤。

衣服一脱掉,韩芸汐就开始从大关节着手,寻找穴位准备施针。

然而,当她拿起第一枚金针的时候,三长老忍不住出声了,“你怎么可以直接用针?”

三长老不是没见识的人,针灸排毒他当然听过,也见识过,只是,且不说针灸排毒,就说最普通的针灸治疗,下针之前这金针得处理一下,消毒以防感染吧?

古代金针消毒是用煮,这是最基本的,医学院刚入门的小医徒都知道的,韩芸汐居然不懂。

刚刚还被韩芸汐的全套金针唬住,这下三长老等人便都回过神了,这年头,以行头吓唬人的江湖骗子多了去了。

“想必,秦王妃的金针是稀罕之物,不需要煮。”怜心夫人一脸讥讽。

岂料,韩芸汐的语气比她还不屑,“不需要,想必五长老还是第一次见识这种一次性用针吧?”

什么?

一次性用针?

这个词不仅仅对于怜心夫人来说是陌生的,对于在场众人也都是陌生的。

这是什么意思?

“旁门左道的东西,我主流正派自然不懂。”怜心夫人急急反驳。

韩芸汐低着头,并没有多解释,而是轻轻一笑,取来金针,寻穴入位。

一开始的穴位,在场的人还看得懂,可是,没几针之后,就连医圣三长老也都看不明白了,根本不知道还有那些穴位的存在。

随着金针越扎越多,众人的脸色也越来越复杂,韩芸汐这到底是在干什么呢?哪里是寻穴施针,简直就是乱扎!

再这么扎下去,会出人命的。

三长老忍不住提醒,“秦王妃,你若乱入针,后果自负!”

韩芸汐这才抬头看三长老,轻轻一笑,“嗯,我会负责。”

她说着取来一枚长针,居然闭上眼睛,缓缓插入龙天墨的穴位中去,而这一针下去,只见那关节周遭的肌肤居然缓缓渗出血来,黑色的血。

黑色的血,有毒!

“有毒?”

三长老不自觉低呼出声,他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眼前的一切就是事实。

龙天墨的关节,真的有毒。

且不说龙天墨身上还有什么病,至少,韩芸汐没有错,他错了,龙天墨中毒了。

他全身关节的疼痛,正是因为中毒引起的。

一室寂静得可怕,怜心夫人脸色惨白惨白的,其他人全都一脸震惊,就顾北月,那好看的嘴角悄无声息的缓缓勾起,笑了。

寂静中,韩芸汐已经睁开眼睛,任由那关节流血,她开始处理第二个大关节,很快,第二个大关节的毒血也缓缓渗出来,而整个屋子,越发的寂静,连龙天墨的残喘声都没了。

上至三长老,下至小医徒,全都不自觉靠近,目瞪口呆地看着韩芸汐寻穴施针,只见韩芸汐的动作如行云流水,流畅而优雅,素手一扬一落之间,自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风华。

龙天墨全身大小关节加起来得有两百多处,韩芸汐没有放过任何一处关节,一个关节一个关节都认真施针排毒,尽量用针术将骨毒排掉。

到了最后一个关节的时候,她已经满头大汗了。

顾北月取来汗帕,轻轻替她擦拭,职业习惯使然,韩芸汐并没有拒绝,也没有被打扰,还是低着头,敛着双眸,认真施针。

然而,屋顶上的某个人却缓缓眯起了双眸,寒芒骇人。

寂静中,时间过得特别快,整整半天过去了,龙天墨身上布满金针,毒血也流了一床榻。

终于,韩芸汐放入最后一针后,收手了。

此时,三长老围在韩芸汐身旁,都看呆了,韩芸汐扭了下脖子,活动下双手,刻意瞥了三长老一眼。

三长老立马就避开她的目光,见状,韩芸汐乐了,轻轻一笑,便开始收针,龙天墨关节里能用金针排出的毒,基本全都排出来了。

韩芸汐施起针来那动作如行云流水,收针的动作更加麻溜,快得让人都看不清楚。

可是,看不清楚,众人却还是努力认真地看着,生怕错过什么。

两百多个穴道,一个穴道至少五枚金针,可想而知这金针有多少了,近千枚应该是有的。

这些金针,她并没有收回针套中去,而是一捻起就丢在一旁,没多久就丢了一大堆。

很快,所有金针都取掉了,韩芸汐捻着最后一枚长长的金针,起身来,笑对怜心夫人,“呐,这不是什么旁门左道,一次性用针的意思就是用过一次就不要了,丢掉!”

她说着,将金针丢在一旁,动作优雅而潇洒。

全套金针啊,近千枚呀,居然就这样丢掉了,简直是暴殄天物!难不成她手上有很多套?

怜心夫人看了看一旁那堆满是黑血的金针,再看看韩芸汐,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三长老还一直看着那些黑血,更是无话可说。

韩芸汐早就走到一旁洗手,她洗得特认真专注,仿佛刚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洗好了,她才朝荣亲王看去,“荣亲王,劳烦替太子殿下擦个身,把衣裳穿上,过两天,我再来复查。”

荣亲王都看傻了,天徽皇帝将这个女人说得一无是处,可是,如今看来,并非如此呀!

留下一屋子迟迟都无法回神的人,韩芸汐整理下衣裳,转身出门。

顾北月跟着出来,离开院子之后,顾北月才开口,“王妃娘娘,你刚刚……呵呵,在下还以为这毒解不了了。”

之前的争执,真让他捏了一把冷汗呀。

谁知,韩芸汐止步,一脸无奈,“真解不了,我只是先排毒而已。”

一听这话,顾北月终于也和所有人一样,愣了。

韩芸汐耸了耸肩,继续往前走,没有解毒,解毒不了,这种事她才不会承认呢!

打死不认!

好吧,她承认自己掉节操了,可是,她也没说自己已经解毒了,应该不算说谎吧。

还有两天的时间,该怎么办呢?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