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39章 你夫君知道吗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王妃娘娘,你……”

顾北月追上来,意外地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也是被逼无奈的,呼……”韩芸汐耸了耸肩,耷拉下脑袋。

见她这幅模样,顾北月又好笑又好气,他一直都觉得这个女人在毒药面前总是无所不能的,面对患者总是百分百的认真严肃,一丝不苟的,可谁知道,她居然也会耍赖,这么天大的事情,她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耍了医学院两大理事、三大长老。

身为大夫,顾北月一贯痛恨欺世盗名,坑蒙拐骗的事情,可是,看着韩芸汐这蔫蔫的样子,他眼底竟尽是宠溺和包容。

“好歹我也争取了两天的时间。”

韩芸汐低着头,语气却理直气壮,顾北月眼底的宠溺又浓了好几分,他无奈地摇了摇头,不自觉竟伸出手来,想揉一揉韩芸汐的脑袋。

然而,他的手终究还是停在半空,在韩芸汐抬头之际,动作快如影,悄无声息地收了回去。

如此快的速度,绝对不是一般高手能办得到的,可是,他的动作不仅仅快,而且无声无息,令人无法察觉。

负手身后,顾北月暗暗叹息了一声,有些沉重,透着身不由己般的无奈。

这样的顾北月像是换了一个人,少了平素的从容和儒雅,多了一份沉重的大男人味道。

这一幕韩芸汐全然不知,但是,一直尾随而来的龙非夜却看得清清楚楚。

“顾北月……”

他喃喃自语,肃冷的眸光追随着顾北月的手臂,似乎发现了什么。

“两天的时间,你打算怎么办?”顾北月淡淡问道。

“你有办法不?救不了太子,你我都得死。”韩芸汐认真问。

虽然刚刚她是刻意在三长老他们面前表现,可是,同时也算竭尽全力将龙天墨所有关节里的毒素尽可能多的排出来。

可惜,骨毒是排不尽的,必须敷上解药,将剩下的毒素化解掉。

没有解药的话,两天之后,她必定会被逐出医城,然而,这并不是最严重的后果,最严重的后果是龙天墨命不久矣。

这一回,龙天墨一旦死在医学院,医学院不会被天徽皇帝怎么样,但是,她和顾北月却一定是死罪难逃的。

而且,这也将成为天徽皇帝降罪秦王府名正言顺的理由。

顾北月摇了摇头,“没有,但……”

他想说,“但,我们可以一起逃。”

可惜,韩芸汐心不在焉,都没有听到那个“但”字,她问他也不过是随口问问而已的,她早就有想法了。

那灵动的眸子骨碌一转,透出贼贼的笑意,韩芸汐凑近过来,压低了声音,“我有,等我好消息吧!这件事绝对不会连累到任何人的!”

为了赢三长老,更为了自己和顾北月活命,韩芸汐知道,不管用什么办法,她必须弄到解药!

所以,她思来想去,办法就是那个名字了,顾七少”!

这个节骨眼上,找顾七少那家伙是最明智的选择。

要找一个神出鬼没,身份不明的人对于一点门路都没有的韩芸汐来说可比登天还难,幸好,还有一个人她可以找。

当天晚上,韩芸汐就找到了一个关键人物,洛醉山。

之前一直对她不屑一顾的洛老前辈,此时看她的目光就像探照灯一样,贼亮贼亮的。

“秦王妃深夜造访,定是有重要的事情吧。”洛醉山笑呵呵问道。

“很重要,这件事还非得劳烦洛老前辈不可。”韩芸汐笑颜以对。

一听这话,洛醉山心下就乐了,他记得今日韩芸汐和三长老的赌约,不仅仅要解了龙天墨身上的毒,而且还要说清楚龙天墨旧病复发的缘由。

他想,韩芸汐深夜造访,想必就是为了“旧病复发”的事情来的吧。

龙天墨那种的是蛊,就算韩芸汐有通天的本事,都永远都看不出来的,想赢了三长老,她终究得来求他。

只要有事相求,他便可以趁火打劫,问一问她那寻穴施针的本事,那些不知名的穴道,那些一次性金针,对于任何一个医者来说,都是极大的诱惑。

“但说无妨!”洛醉山锊着胡子,看似一本正经,实则窃喜不已。

谁知道,韩芸汐并非来问他龙天墨“旧病复发”的事情,而是开门见山,非常直接地问,“顾七少呢?”

一听到“顾七少”这三个字,洛醉山手一僵,险些把整撮胡子给拔下来。

顾七少?

韩芸汐到他这来找顾七少?

这丫头什么时候知道他和顾七少的关系的?

在来医城的路上遇劫匪,虽然是顾七少救了他,但是,顾七少可蒙了面没暴露相貌呀,再说了,他们当时折回去的时候,韩芸汐都被劫持了,并不在场。

见洛醉山这反应,韩芸汐知道自己来对了,她端起茶盏里,慢悠悠品起来。

“顾……”

洛醉山忍着下巴的疼痛,装某做样,“秦王妃,你说顾什么来着?顾太医?他怎么了?”

装?

即便没有路上劫持的事情,就冲着当初顾七少在牢房里拍胸脯跟她保证能出狱,就足以证明那家伙和洛醉山关系匪浅了。

“不是顾太医,是顾……七……少。”韩芸汐刻意拉长语气。

“顾七少?老夫还从未听说过这号人物,不知秦王妃是……什么意思?”洛醉山这是打死不认的节奏呀。

韩芸汐困顿着,可没有多少时间在这磨蹭,她还是笑呵呵的,“洛老前辈,劳烦给顾七少带句话,就说天亮之前我要见到他,否则……”

韩芸汐说到这迟疑了一下,她貌似没有什么可以要挟到顾七少的,也似乎没有什么可以诱惑到他的。

否则什么呢?

想了一下,在洛醉山渐渐变得不可思议的目光之下,韩芸汐非常霸气地继续,“否则,后果自负!”

她说完,起身便走,头都不回,留洛醉山一人目瞪口呆。

后果自负?

这丫头片子和顾七少发展到什么程度了?难不成顾七少有什么把柄在她手上?

那个傻小子,不会真瞧上这丫头了吧,不会把自己什么秘密全告诉她了吧?

思及此,洛醉山哪里还顾得上装,他急匆匆往外走,自然是满医学院搜顾七少去。

事实证明,韩芸汐这一回是赌对了。

她才回房间没多久,顾七少就出现在她窗前。

“毒丫头,后果自负?怎么个自负法呢?”他笑得戏虐,谁都看得出来他很开心。

韩芸汐学着他的样子,眯眼而笑,勾了勾手指头,示意他进屋。

见状,顾七少更开心,非常听话,二话不说就翻窗进来。

不知道的见了这状况,真心会以为这两人通奸呢!

顾七少一进来,韩芸汐便正经了,“坐吧,有事相求。”

如果问她平白无故的,为什么那么肯定顾七少会来,她也无法回答,直觉告诉她,他就是会来。

今日在会诊堂后院发生的事情,洛醉山自然是告诉顾七少了,见韩芸汐那认真的样子,他也猜到了一二。

他难得也一本正经起来,然而,说出的话却令人发指,他说,“既是有事相求,那以身相许不?”

韩芸汐含在嘴里的茶水直接就喷出来,喷了顾七少一脸。

“滚!”她毫不犹豫甩了这个字给他。

顾七少非但没生气,擦了一把脸,还是笑意璀璨,倾城倾国,“可以先欠着的,你考虑考虑。”

韩芸汐立马就茶杯砸过来,气爆了都,“滚滚滚!”

见她气得整个人都不好了,顾七少难得认真,柔声道,“好了好了,说罢,什么事。”

就这刹那,韩芸汐险些相信顾七少也有温柔的一面,只是,很快她就嘲笑自己这个想法了。

“帮我问一问洛醉山,龙天墨旧病复发到底怎么回事。”韩芸汐认真说。

洛醉山那么自信要求会诊,必定是有十足的把握的,她才不会亲自去求洛醉山,让顾七少出马,能省掉很多事。

顾七少心中有鬼,笑着点头,“好。”

“还有另一件事,很急。”韩芸汐又说。

这一回顾七少纳闷了,这丫头还能有什么事呢?

龙天墨的大肚子是因为中了蛊,大肚子消了不是病变,是有人解了蛊,而龙天墨关节中的毒也都解了,韩芸汐要赢三长老那是稳妥妥的呀。

“什么事?”顾七少好奇地问。

“我想见一个人,最好明天就能见着,你帮我找他。”韩芸汐压低了声音。

“谁呀?”顾七少越发好奇了。

“北厉康王,君亦邪。”韩芸汐如实回答。

她不知道龙天墨中的是蛊毒,更不知道龙天墨的大肚子没了是蛊毒被解了,她只知道,要赢三长老,她要搞定三个问题。

第一,龙天墨的旧病复发,这件事洛醉山能帮她搞定;

第二,龙天墨的大肚子怎么没掉的,这是君亦邪的杰作,他必然知晓;

第三,龙天墨所中骨毒的解药,这也是君亦邪的节奏,他应该会有解药的。如果在没有毒药的情况下下毒,岂不等于谋杀,君亦邪应该还没这胆量吧。

“找他做什么?”顾七少这一回是真心不解了。

“他就是北厉卧底的幕后主使,真正的用毒高手。”韩芸汐低声回答。

一听这话,顾七少陡然眯眼,妖冶的眼底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是他!”

如此说来,君亦邪也是蛊术高手了?这真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我要见他,尽快。”韩芸汐认真说。

顾七少眼底的危险隐去,打趣地问道,“北厉康王可是你夫君的死对头,你要见他,龙非夜知道吗?”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