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41章 绝望的答案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细细数来,韩芸汐遭君亦邪劫持也有三次了,而且每次都异常凶险。

此时这个人就在门口,顾七少越看韩芸汐,越发得觉得这个女人胆子大,也不知道她到底哪里来的底气敢面对面跟君亦邪要解药。

“咚咚咚”敲门声不紧不慢,有条不紊,看得出敲门之人心态很平静。

“我去开门。”

顾七少正要起身,韩芸汐却拦住了,“急什么,我去。”

顾七少耸了耸肩,打了个请的手势,谁知,韩芸汐并没有马上去开门,而是将手上的糕点细嚼慢咽干净了,才起身。

比起那敲门声,韩芸汐的节奏更加从容、淡定。

顾七少看得禁不住摇头,嘴角笑意流露出的是无尽的宠溺。

韩芸汐没有犹豫,直接便打开门,虽然她做了充分的准备,然而门外之人还是让她倒抽了口凉气。

她猜得到君亦邪会孤身一人来,却没猜到他会以真面目示人。

这张霸气的脸,散发出狂佞的王者气息,韩芸汐只曾经惊鸿一瞥过,却永远都不会忘记。

上一回,她没有看错,他的右眼眉角,确实嵌着一枚血色眉钉,细碎的刘海遮掩下,看不出是什么图腾,神秘而充满野性。

此时,两人对面而立,之间就只隔着一个门槛,除了面对龙非夜,韩芸汐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这么强大的气场。

君亦邪上下打量着韩芸汐,放肆至极,毫不遮掩,韩芸汐并不退怯,勇敢地打量回去,几番目光不经意间相触,君亦邪的目光变得更加霸道,侵略性十足,韩芸汐眸光明净,回敬回去,她并不知道自己此时此刻的气场其实并不弱于眼前的男人。

两人无声,全世界像是跟着安静下来,紧张的气息在弥散,韩芸汐背后,顾七少都已经握住剑把,危险一触即发!

然而,韩芸汐却突然笑了,“得康王殿下赏脸,实在是荣幸。”

“得秦王妃邀约,三生有幸。”君亦邪很快回应,即便笑起来都像一尊凶神,根本没有笑意。

“请。”韩芸汐落落大方,笑得特好看。

她算准了,她主动邀约,君亦邪怎么说也是个大男人,也是堂堂北厉的王,气度还是有的,不至于不赴约,也不至于趁机劫持。

君亦邪大步走进来,余光瞥了顾七少一眼,并没有将他放在眼中。

即便到了这里,他都还有劫持走韩芸汐的心,这个女人对他实在太有用了!

但是,他不会这么做,这个女人都敢不计前嫌,主动邀约他,他若没气量到趁机下手,岂不连女人都不如了?

“康王殿下,想必你也知道我为何约你。”韩芸汐开门见山,龙天墨的性命垂危,赌约只剩两日,她可没多少时间在这里耗着。

君亦邪对龙天墨下骨毒后送回医城,要刁难的不就是她?

岂料,君亦邪一点都不痛快,他在茶座那边坐下,慢条斯理径自泡茶,“本王不知。”

他行事向来干脆利落,不喜欢磨蹭,可是,这一回面对的是韩芸汐,他难得有耐性想慢慢聊一聊。

韩芸汐最讨厌这种装模作样,见君亦邪闲适地要倒茶,她一手按住了茶盏,非常直接,“康王,龙天墨所中之毒聚集在全身关节,这种毒药是你在药城毒池里养出来的吧。”

这话一出,君亦邪眼底立马闪过一丝意外。

他知道韩芸汐的本事,这个女人能探得出来龙天墨中的毒在关节,也算是正常,可是,她凭什么那么肯定那毒药是药城毒池里养出来的呢?

意外归意外,君亦邪是铁了心要跟韩芸汐在这里耗时间,他微微蹙眉,“秦王妃,本王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不明白?

韩芸汐太讨厌这种没必要的虚以委蛇了,没意思不是?

她缓缓眯起了双眸,直接丢了一个重磅炸弹过来,“康王殿下,一瓶毒池水,换龙天墨的性命,你意下如何?”

这话一出,君亦邪根本就按捺不住,骤然抬眼朝她看来,精芒一下子从眸中迸射出来,足见他的震惊。

可话说回来,但凡知晓药城药材深林毒池的人,听了韩芸汐这话,都会吃惊,要知道,至今药城三大家族也都没弄明白当初那么大一池毒水是怎么消失不见的。

那天晚上,君亦邪虽然先负伤而走,但是沐家的人都在,那一大池子的水确实是凭空消失的,龙非夜和韩芸汐都还没有机会碰到毒池子。

这个女人,怎么会有毒池水?

毒池水之珍贵在于可以养出全新的毒物来,君亦邪之所以能养出紫琼百叶草(骨毒),就是手上留了一小杯毒池水。

这个女人手上,又有多少毒水?

“韩芸汐,药城毒水池的失踪……跟你有关系?”君亦邪试探道。

“凭空消失的东西,康王殿下可不要污蔑我。药城,不是我得罪得起的。”韩芸汐煞是认真地回答。

“你怎么会有毒池水?”君亦邪步步逼问。

“康王殿下能养出那毒药来,想必也是有毒池水的,如此说来,毒池水的失踪,也跟你有关系?”

韩芸汐眨巴着眼睛认真问,那天真的表情能把人急死,一直旁听的顾七少都忍不住摩挲起下颌。

药城毒池水?

原来这个女人手上有份量如此之重的筹码,怪不得她有底气约见君亦邪!原本是韩芸汐有求于君亦邪,可如今看来,倒像是君亦邪有求于韩芸汐了。

君亦邪被韩芸汐反问得无话可答,他总算不再兜圈子了,认真道,“我怎么确定你手上真的有毒池水?”

一听这话,韩芸汐就知道君亦邪心动了,这场交易有戏!

这下,韩芸汐可不跟君亦邪着急了,她重新坐了回去,学着君亦邪方才的样子,气定神闲倒茶,一杯茶喝完了,她才从袖中取出了一颗毒药,丢给君亦邪,“这是我养出来的,我唤它叫做‘骨毒’。”

君亦邪一拿到骨毒,只闻了闻便确定这东西就是他养出来的紫琼百叶草,成分、毒性完全一样,只有外形不一样。

没有毒池水,没有那些特定的药草,绝对是养不出这类毒的!

韩芸汐手上一定有毒池水,甚至有那些他花了大力气才收集到的培毒药草。

不管这个女人是怎么弄到那些东西的,总之,她有!

“天宁太子一条命不只值一瓶药水吧?”君亦邪冷笑道。

韩芸汐可没打算让步,她一脸无奈,“唉,我手上就只有一瓶,只能委屈我们太子殿下掉价了。”

这话简直就是说出来混淆视听,君亦邪无法判断真假,更加猜不透韩芸汐到底怎么弄到毒池水的。

当然,君亦邪绝不是省油的灯,凌乱在心中,他表面仍是稳如泰山,“堂堂天宁储君,岂有掉价之理,天宁皇家的颜面可比一人命值钱多了。”

君亦邪说得没错,龙天墨的悲哀之处莫过于太子头衔重于命吧。

久病在床已经让他失去了大半青春,大半机会,病愈之后却不幸沦为天徽皇帝的棋子。

这一刹那,韩芸汐走了神,无法想象龙天墨病愈之后,会如何对待他的父,他的君,天徽皇帝。

“这么说来,买卖谈不成喽?”顾七少插了嘴。

君亦邪瞥了他一眼没回答,却起身来,有要走的打算。

毒池水再珍贵,区区一瓶也还真抵不上龙天墨一条命,这形势,韩芸汐似乎该增加点筹码了,可谁知道,她竟也起身来,笑道,“真遗憾,康王殿下,那有机会下回再见了。”

君亦邪心下微怔,但不相信韩芸汐会这样放弃,救不了君亦邪,她的麻烦非常大。

“再会!”君亦邪抱拳作揖,真转身就走。

见状,韩芸汐是岿然不动,稳如泰山,顾七少靠在一旁,摩挲着光洁的下巴,默默数着君亦邪的脚步。

君亦邪到了门口,唇畔勾起一抹冷冷的阴险,停下脚步,冷冷道,“秦王妃,解药本王带来了,毒池水呢。”

“一物换一物,解药呢?”韩芸汐留着心眼,半点亏都不吃。

君亦邪这才转身,从袖中取出了一颗解药,而与此同时,韩芸汐也取出了一瓶毒池水。

见状,顾七少连忙低声,“等等,先要他半颗试试真假,再换!”

然而,韩芸汐好像没听到,她盯着君亦邪手上的解药看,眉头微蹙,全神贯注。

“秦王妃,能换了吗?”

君亦邪拿着解药,一步一步走了过来,韩芸汐却陡然后退,怒声,“君亦邪,你的解药是假的!那是千桂草的解药!你无耻!”

这话一出,君亦邪戛然止步,又一次被韩芸汐震惊到,他还没配制出解药,手上这颗当然是假的,只是,韩芸汐就这么远远看着,她怎么知道的?她居然能准确地说出这是什么毒的解药。

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顾七少也震惊于韩芸汐的能耐,只是,他很快就缓过神,上前将韩芸汐护到身后,同君亦邪拉开距离。

“康王,这么欺骗一个女人家,你还算个男人?”顾七少不屑嘲讽。

君亦邪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只是,他很快就忽略心底最后那一抹尴尬,他冷声,“韩芸汐,告诉本王这些毒池水是哪里来的,这一回,本王绝不为难你。”

“解药呢?”韩芸汐怒声,她最关心的是这个问题,之所以不得已冒这个风险,也是为了解药啊!

然而,君亦邪给了她一个绝望的答案,“解药还没问世呢,本王要龙天墨……死在医城!”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