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49章 老子倒是想死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他会死吗?

他缓缓闭上眼睛,安静得令人害怕,如果不是眉宇间微蹙的倦色,任谁见了都会以为他已经死了。

“七哥哥,你……你赶紧吃解药!”

沐灵儿都哭了,一边掉眼泪,一边手忙脚乱地将解药一大把一大把往顾七少嘴里塞,她就知道七哥哥会撑不住的,被那么多毒蛇咬了,没死在下面真心算捡回一条命了。

七哥哥为什么要跟秦王敌对,这是多么愚蠢的事情呀!

为了韩芸汐吗?

沐灵儿泪眼里闪过了一丝怨恨,她想,如果有机会遇到韩芸汐,她一定要她好看!

沐灵儿忙着喂药,她没有注意到顾七少的手并没有闲着。

他悄无声息地按在腹部,像是在卯劲,没多久,他便从腹侧偷偷拔起了两枚暴雨梨花针。

唐离用了四枚,他中了两枚,也算是万幸了。

他浑身都在疼,蛇咬的伤口,暴雨梨花针的伤口全都在流血,天晓得这是一种怎样的疼痛呢?

他只能忍着了。

大把大把的药吞下去,却全都卡在喉咙里,趁着沐灵儿没注意,顾七少一个翻身,将解药全都吐掉了。

沐灵儿没敢动顾七少,甚至不敢跟他说话,害怕耗费他的精力,她小心翼翼地守着,见顾七少翻身过去太久,她不放心,探头过去看,只是,顾七少很快就又翻过身来,看向她。

这下,沐灵儿好不容易才停止的眼泪又一下子决堤了“七哥哥,你吓死我了……呜呜……”

“爱哭鬼!”顾七少笑起来脸色更苍白。

沐灵儿一心疼,不自觉便扑了过去抱住他,“七哥哥,以后不要这样子了,好吗?不管为了谁,都不要这样了!一命哪里能抵一命?”

她当然看得出来,他这是拼了命要龙非夜的命呀。

顾七少唇畔泛起了一抹自嘲,喃喃低声,“老子倒是想死呀……免得这么辛苦。”

“七哥哥你说什么?”沐灵儿没听清。

顾七少推了推沐灵儿,竟无力推开,他无奈抬头望天,“灵儿,你弄疼我了,放手。”

这话一出,沐灵儿立马就松手。

顾七少眼神儿幽幽地盯着眼镜王蛇洞口看,这一回如果不是唐离在,他担心暴露太多,龙非夜绝对没有活路的!

很快,他让沐灵儿将他两袖中藏着的所有毒药全都拿出来,埋伏在眼镜王蛇洞口。

此时,龙非夜和唐离还在斩杀毒蛇呢,就算他们杀光了洞穴里的毒蛇,一样休想出来!

沐灵儿埋伏好毒药,顾七少也差不多休息够了,明明一身的伤,还都是毒蛇咬的伤口,他才休息这一会儿,竟很快就恢复体力,可以自己站起来。

“七哥哥,你这条命是捡回来的,你别硬撑好不好!”

沐灵儿好担心,她是药剂师,医药相通,她很清楚顾七少如今的身体状况。

当然,她没有多琢磨,而是在心里感谢老天保佑。

“没事,你七哥哥我没那么容易倒下的。”顾七少又恢复了那戏虐的笑颜。

“你还硬撑!我们还是回去吧,按照地图的路回去!”

一贯天不怕地不怕的沐灵儿第一次胆怯了,没有地图,天晓得前面还有多少毒机关等着他们呢。

一个毒窟就把他们折腾成这样,要知道,这里头可是有一百个毒机关的。

他们按照手里的地图一路走来,在这里才遇到第一个毒机关,这说明他们原路走回去,还是安全的。

谁知,顾七少将随手将地图丢给她,“你先走吧,把药留给我就可以了。”

沐灵儿手上的药,虽然不能完全制服毒兽,但是好歹能让毒兽安定下来,一旦那蛊鼠安定了,顾七少便有百分百的信心带它走。

沐灵儿怎么可能先走?

她对蛊鼠一点兴趣都没有,她之所以违背家族的使命偷偷跟顾七少下来,那全都是为了顾七少呀!

“你跟我一起走,你再撑下去会没命的!”沐灵儿特认真。

顾七少将地图塞到她手里去,转身便要俩口,沐灵儿急急拉住他,“好歹你送我上去!”

“乖,别闹,你自己可以上去的。”顾七少不着痕迹地推开了沐灵儿。

“哼,你想死在这里,我陪你!”

沐灵儿一生气,三两下就将地图给撕碎了,撒了一地。她挽住顾七少的胳膊,特豪爽,“走吧!”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一旁的墙壁上突然缓缓开启一道暗门,只见两个身影一前一后出现在眼前。

来者一男一女,男的身材高大,黑衣神秘,手臂上绑着绷带,似乎伤得不轻。女的白衣如仙,不食人间烟火,他们来得太突然了,以至于顾七少他们都没办法躲,直面就给撞上了。

“君亦邪!”

顾七少狭眸骤眯,一下子就认出了对方,而沐灵儿的注意力却都被那白衣女子所吸引,这女子手持名剑,出尘脱俗,令人很难忽略。

“看样子本王来得很是时候。”

就顾七少这一身伤,谁见了不以为他身负重伤呢?

君亦邪嘴角勾起狂傲的冷笑,他双手抱胸,一步一步朝顾七少逼来,而那白衣仙女倒是一点兴趣也没有,径自靠在一旁墙边,等着。

见君亦邪那么嚣张,沐灵儿正要开口,顾七少使了个眼色,将她护到身后去,沐灵儿虽然担心,却也乖乖配合,很快就和顾七少一起退到了墙脚。

这时候,君亦邪才停止脚步,饶有兴致地说,“顾七少,如果本王没记错,你的毒术并不一般。”

“那又怎样?”顾七少一身伤再配上这倔强的表情,实在是妙极了,就像个无能无力,却宁死不屈的壮士。

君亦邪大笑,“本王拿你来试百毒机关,刚刚好。”

“你休想!我即便是死,也绝对不会让你得到蛊鼠。”顾七少一身正义凌然,眼底却闪过一抹讥讽。

“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君亦邪说着,正要动手,谁知道这个时候,顾七少冷不丁一脚狠狠踹出去,天晓得他这一脚卯了多大的内力,一踹就直接就将君亦邪给踹飞,“嘭”一声重重撞在墙上。

始料未及的君亦邪一撞上墙,立马就摔下来,又是“嘭”一声巨响。

他单膝跪在地上,一手撑地,一手按住心口,一抬头便喷出了一口黑血。

有毒!

“哎呀,既然康王殿下夸本少爷的毒术,当然得让他尝一尝了,对吧?”

顾七少回头朝沐灵儿看去,笑得特灿烂。

沐灵儿都懵了,怎么都无法相信七哥哥能踹出那么重的一脚,他似乎没有受伤,也没有中毒。

君亦邪吃了个大亏,但是,他不会承认,他站了起来,又吐掉几口黑血,冷冷道,“确实不一般!拿你开路正好!”

语罢,被抽出背在背后的宝刀,只见那宝刀寒芒冷冽,堪比寒月之芒。

“毒匕寒月刃!”沐灵儿脱口而出,这是一把上古宝刀,因为刀光堪比寒月而得名,且不说这刀刃,就是刀芒都足以杀人宰兽。

看样子君亦邪提前来偷蛊鼠是做了充足的准备的了,这么厉害的武器都带来了。

君亦邪这才注意到沐灵儿,“有点见识。”

只是,夸是夸,他的动作并没有停下,寒月宝刀高举,立马就朝顾七少劈斩而来,刀芒大作,让周遭的气流全都变了。

顾七少一把就推开了沐灵儿,自己并没有躲开,硬生生被刀芒削掉肩膀上一大块皮肉。

疼!

顾七少一个大男人其实特怕疼,可惜没有人知道。

他咧了咧嘴,狭眸一眯,也取出了一把武器。

那是一把黑色折扇,看似普通,可是,他一展开,竟见扇叶全都是刀刃,这是一把刃扇!

原本打算用来对付毒兽的,现在得让君亦邪先尝尝了。

此时,君亦邪第二刀已经补上来了,顾七少扬开刃扇,举过头顶抵挡。

刃扇和寒月宝刀一碰撞,立马发出一阵特清脆的撞击声,不知道的必定会以为两件名器都会碎掉,实际上,两件名器都完好如初,倒是君亦邪和顾七少,两人手臂的皮肉裂开了,不断流溢出鲜血。

一开始两人还是继续施加力量僵持,可是,时间久了,手臂裂开的伤口因为用力而越来越大,血也流淌得越来越多,再这么耗下去,极有可能失血过多而亡。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站在一旁旁观的白衣蒙面女子突然持剑刺了过来。

“趁人之危,卑鄙!”

沐灵儿怒骂,亦是拔出长剑,可谁知道,她都还没看清楚白衣蒙面女子的剑术呢,自己的剑就被劈斩成了两半。

白衣蒙面女子对沐灵儿一点儿都不屑,看都没多看一眼,转身去支援君亦邪。

君亦邪和顾七少僵持着,这个时候,哪怕只有一点点外来的力量,都可以马上分出胜负。

白衣蒙面女子二话不说,举荐狠狠就朝顾七少的刃扇劈斩下来。

顾七少哪里扛得住呀, 刃扇一下子就被压到他头顶,刀刃的扇叶都快抵住他的头皮了,一抵住后果不堪设想。

“放开我七哥哥!”

“以多欺少,你们不要脸!”

“放开他!”

……

沐灵儿挥着断剑要和白衣蒙面女子拼命,可惜,白衣女子一手就应对得了她了,将她推得远远的,不让靠近顾七少。

谁知道,顾七少竟冷不丁就放开刃扇,任由君亦邪的刀和白衣蒙面女子的剑全朝他身上劈来。

“不要!”沐灵儿来不及拦,捂住眼尖叫起来。

顾七少眼底却闪过一抹冷意,他只会疼,不会死,到了这份上他只能让这二位知晓他身世秘密,然后杀了他们。

刀光剑影,眼眶利刃逼近,谁知就在这个时候,数道凌厉的暗针狠狠从不远处的黑暗里镖飞出来,冲着君亦邪和白衣蒙面女子的手臂而来。

两人急急躲开,只听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君亦邪,端木瑶你们住手!”

是谁……来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