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52章 秀了一把恩爱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芸汐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那股严肃的权威感,足以震慑到在场的每一个人。

白衣男子紧握的拳头缓缓松开,他放弃了攻击龙非夜的最佳时机,静默地坐在一旁等着。

看着看着,他的眸光不自觉就又温柔了下来,他总是痴迷于这个女人解毒时的样子,无法自拔。

顾七少一动不动地看着,表情有些木然,也顾不上趁机开溜,似乎走了神。

眼镜王蛇之毒对于韩芸汐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可是龙非夜一下子中了那么多眼镜王蛇之毒,不及时解毒的话,那必定是会危机性命的。

韩芸汐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将龙非夜腿上的毒排出来,随后又迫不及待上药。

她低着头,眼眸垂敛,双手的动作一下一下专业迅速、干脆利索,她完全沉浸在这份紧急之中,仿佛天塌了都跟她没关系。

她没意识到自己的紧张,更没注意到龙非夜一直低着头盯着她看呢,深邃的眼眸里流出几缕喜色。

他离她很近很近,额头都快贴到她头顶了,这幅场景在昏暗湿冷的山洞里,显得格外温馨。

虽然速度很快,可是,排毒,清理,上药,每个伤口韩芸汐都还是认认真真处理得干干净净,连包扎都非常细致,多一层纱太厚,少一层不够,包扎得刚刚好不会妨碍到龙非夜行走,也不至于太难看。

不一会儿,十多个伤口便全都处理好了,韩芸汐这才吐了口浊气,抬头看去,“安全了。”

谁知,这一抬脑门就撞上龙非夜的下巴,龙非夜立马抬头避开,而韩芸汐也下意识退后了一点点。

好疼,这家伙的下颌骨怎么那么硬?

这一撞,总算把她从紧张中拉回神,她看向一旁,分明是刻意避开龙非夜,素雅的小脸上表情特沉默、隐忍,仿佛刚刚那个严肃、强势,震慑全场的女人不是她。

上一次在茶楼被他强吻之后,这算是第一次见面了,她是真心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又或者说,她真心不知道该拿这个男人怎么办。

她从来都是个拿得起也放得下的人,更是个自制力非常强的人,可偏偏遇到他之后,一切都变了,连自己都掌控不了自己。

周遭很沉默,他们俩之间更加沉默。

韩芸汐看着一旁,却该死的想知道此时龙非夜在做什么,是什么表情。

她讨厌这种沉默!讨厌自己这种纠结的状态。

“坐好了,你体内还有毒没解呢!”

她先开了口,语气冷冷的,甚至有些凶,像是面对不听话的患者。

龙非夜刚刚从不满毒药的洞窟出口飞出来,也中了不少埋伏在洞口周遭的毒,如果不是唐离刚刚那么一喊,她都还没意识到这个问题呢。

启动了解毒系统探测功能而非扫描功能,韩芸汐仍是继续低头,可谁知,龙非夜却突然伸手过来,大手轻轻揉她的脑门。

韩芸汐始料未及,下意识便抬头朝他看了去,只见龙非夜正垂着眼看她,表情静默,就连一贯冷冽无情的眼都是静默的。

他动作轻柔为她揉抚额头的疼痛,什么都没多说。

他的手很大,因为常年握剑而长满老茧,很粗糙,她皮肤细腻而敏感,他的手心充满男性的炙热,她的额头冰凉凉的,这一糙一细,一热一凉交融在一起,摩挲之间,让她有种说不出来的舒服感。

这一刻,韩芸汐忘记了之前所有的纠结和伤害,又一次不自觉沉溺在他深邃如海的眼眸里。

龙非夜,原来你也有如此静默平和的一面,此生可否……可否奢望一次,得你柔情似水?

刚刚解毒的那一幕是震慑人心的,而如今这温馨恬静的一幕……简直就是秀恩爱!

“咳咳!”

顾七少突然大声咳嗽起来,“咳咳咳……”咳得大有喘不过气来的趋势了。

韩芸汐这才缓过神,别开脑袋,龙非夜的手一空,立马收回,他没多看顾七少,而是给了一旁的唐离一个眼神。

唐离正要动手呢,谁知道韩芸汐取得眯眼朝顾七少看去,没好气地说,“解药呢?”

顾七少装傻,一脸无辜,还继续轻咳了几声。

“五彩莲蓬,洛觞离草,美人忧心这三种毒的解药!”韩芸汐厉声。

解毒系统已经分析出来了,龙非夜刚刚速度那么快,中的毒不多,就只中了三种毒,可是很不巧,这三种毒都是属于上古毒药。

别说解毒系统有记载解药配方,可惜没有现成的药物,其实,别说是解毒系统,就是现在,要求得那几味药都不容易。

顾七少的咳嗽声戛然而止,他冲韩芸汐笑了笑,居然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要走。

“站住!”

韩芸汐和唐离异口同声,唐离都追了去。

顾七少忽略了韩芸汐,看着唐离,轻轻而笑,妖娆邪冷,“唐少主,暴雨梨花针可不是你造得出来的东西,别太浪费。”

唐离哪里知道真相,他只当顾七少刚刚顺利躲过他四枚暴雨梨花针。

唐离想,他们是低估了这个家伙,如今再用暴雨梨花针,还真是浪费了,于是,他真不用了。

“不用暴雨梨花针,本少主一样可以收拾你!”

“本少爷好害怕!”

顾七少唇畔泛起一抹讥讽,摆开了应战的架势,没有暴雨梨花针,他很乐意陪这个唐门少主慢慢玩玩。

可谁知,唐离都还没动手呢,韩芸汐却怒声,“姓顾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拖时间,马上给我解药!这毒拖不得!”

龙非夜中的三种毒,其中那一味洛觞离草毒发得非常快,如果不及时解毒,即便韩芸汐将部分毒素排出来,剩下的毒素仍旧会迅速入侵到人脑,到时候即便有解了毒,也会留下后遗症。

如果不了解这毒,谁都看不出来顾七少在拖时间,偏偏,韩芸汐看得透透的。

韩芸汐这么一说,唐离就急了,“你这个卑鄙小人!”

而当事人龙非夜却没放心上,他的注意力都在韩芸汐身上,这个女人较真起来的样子最好看,尤其是此时此刻。

天宁秦王这辈子从来不曾被什么人护过,不是没人护他,而是他不习惯也不需要。

而此时此刻,有个女人正护着他。

顾七少眼底闪过一抹苦涩,却很快消失不见,他还是将愤怒的韩芸汐给忽视了,邪惑地勾了勾手指头,示意唐离放马过去。

“解药和命都拿来!”

唐离抽出一把短剑,直刺而去,顾七少却只是闪躲,迟迟没有出手。

没错,他就是拖延时间!

终于,韩芸汐怒了,她站了起来,“顾七少,再不拿出解药,你我绝交!”

这话一出,顾七少的动作戛然而止,而就在这瞬间,唐离的短剑没来得及收回,直直地刺入了他的肩胛。

这一刻,韩芸汐怔了,心跳都漏了半拍;

这一刻,唐离惊了,没想到顾七少就这么停住;

这一刻,沐灵儿嚎啕大哭,“七哥哥!”

这一刻,顾七少也怔了,该死的,明明是肩胛伤了,可是,为什么心会那么痛?

唐离缓过神来,并没有内疚感,就冲着顾七少刚刚对他和龙非夜的算计,就算刺一百剑都不足以平息他的愤怒。

他毫不犹豫地拔出短剑,要知道,唐离的短剑可不是普通的短剑,那也是一把暗器呀。

剑刃一旦刺入人体,便会伸出无数细钩,钩入肉中,这么狠狠一拔,鲜血瞬间就从顾七少肩胛上喷出来,天晓得有多疼呀!

“把解药拿出来!”唐离怒声催促。

一贯怕疼顾七少没有理睬肩胛的疼痛,也没再理睬唐离,而是终于朝韩芸汐看过去,他看了她许久,竟还是笑了,还是笑得那样妖冶绝美,他像是开玩笑般问,“毒丫头,你怎么能这么偏心,他上一回要杀我,你怎么没休掉他呢?”

虽然像是玩笑,可是他的目光却是倔强的,倔强得像个非要得到解答的孩子。

韩芸汐看着顾七少肩上的伤,再看到唐离手中的血肉模仿的剑刃,她的呼吸都急促起来,真心替顾七少疼。

可是,不忍心归不忍心,她还是要拿到解药的,龙非夜等不了。

“上一回我救了你,不是吗?”韩芸汐反问道。

“毒丫头,你救我跟你休掉他是两码事哦。”顾七少还在笑,笑得那样没心没肺。

“你!”韩芸汐气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不知道怎么反驳。

顾七少也没有离开的意思,就这么耗着,僵持着。

“你到底怎样才肯交出解药?”韩芸汐急呀,龙非夜体内的毒耗不了的。

顾七少就是铁了心不给解药,他居然还有心情戏弄韩芸汐,他说,“你等我考虑几天再告诉你吧。”

这个时候,一直盯着韩芸汐看的龙非夜终于转头朝顾七少看来,眸中闪过冰冷的杀意。

即便他中毒了,以他现在的体力,在毒发之前灭了顾七少一样绰绰有余!

然而,就在龙非夜要动手的时候……

给读者的话:就一更,明天还是三更……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