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5章 意外,病情有变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慕容宛如的话无疑惹急了穆大将军,他冷笑着,“她确实不会胡来,呵呵!来人啊,把韩芸汐带走!”

韩芸汐本来就愿意跟他走,用不着人押着,正要解释,慕容宛如居然将她拉到身后去,厉声,“穆大将军,虽然宜太妃和秦王都不在,但是,这里也不是你可以放肆的!”

这话,无疑是提醒了穆大将军,秦王府两尊大佛都不在,穆大将军可以非常放肆。

穆大将军亲自上前一把拉开慕容宛如,拽住了韩芸汐的手。

这个时候,韩芸汐顺势狠狠甩开,凶巴巴道,“够了,我说了要跟你走,走啊!磨蹭什么?”

穆大将军一愣,却也很快缓过神,“那就走吧!”

临走前,韩芸汐意味深长地看了慕容宛如一眼,慕容宛如居然一路追到大门口,又道,“嫂子,母妃和秦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但是,你放心,他们一回来,我一定替你告状。”

听了这话,穆大将军便心中有数了,想必当下是没人救得了韩芸汐!

呵呵,韩芸汐,这件事你非负责到底不可!

韩芸汐已经不想再听到慕容宛如的声音,听了她耳朵会疼,如果有机会,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毒哑了那朵白莲花那张嘴!

很快就到了大将军府,韩芸汐一路上都在想,却怎么也想不明白问题出在哪里,直到到了大将军府,她依旧很坚定地相信自己不会弄错。

屋内,穆清武脸上潮红,唇上红得很不正常,韩芸汐一看就知晓高烧没退。

她坐在床榻边把脉了,清秀的眉头紧紧锁着,严肃得令人不敢靠近。

顾北月在一旁侯着,也不敢出声。

把了把脉,检查伤口,韩芸汐这才问道,“可是按着我的药方服药的?”

“王妃娘娘,就连煎药都是下官亲自煎的,错不了。”顾北月很肯定,拿来今日剩下的药渣过来给韩芸汐检查。

韩芸汐看了一眼就心中有数,一切都没有问题,而且穆清武体内残留的毒素也化解了不少,虽然还有余留,却没有多大影响了。

伤口也没有发炎,不至于高烧不退,神志不清……

韩芸汐沉敛着双眸,又一次把脉,就脉象看,也没有什么异样呀,怎么会这样?

良久,见韩芸汐没说话,穆大将军暴怒了,“韩芸汐,你说话啊!”

韩芸汐很诚实地摇了摇头,“我不确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少将军中的弥毒已经化解得差不多了,不是弥毒的原因……”

“我不管那么多,我现在就要人醒!现在!马上!”穆大将军异常暴躁。

如果不是把希望寄托在韩芸汐身上,估计他此时真会杀人的。

可谁知道,韩芸汐居然比他还凶,吼了回去,“你这样子我没办法诊断!你给我安静点!”

穆大将军一愣,随即就握起了拳头,幸好顾北月及时拦住,“大将军,稍安勿躁,听王妃娘娘说完不迟。”

穆大将军还是信任顾北月的,他吐了口气,这才收起拳头退后到一旁。

“王妃娘娘,如果不是弥毒的原因,那必定还有其他病灶?”顾北月认真说。

果然的太医院之首,经验丰富,韩芸汐看了他一眼,很肯定地点头,“对,我现在也没办法确定到底是什么病灶,但是,应该是很早就有的。”

早就有的病灶?

顾北月点了点头,“下官和王妃娘娘的诊断一样。王妃娘娘,这必是潜伏已久,迟迟没有发作的病灶,可能是因为少将军这两天身子骨太弱了,压不住所以爆发出来。又或者,是被弥毒给引发出来的。”

这话一出,韩芸汐眸光一亮,警觉了,她认真地看向顾北月,“难道他体内还有第二种毒……慢性毒!”

如果是其他病灶的话,都高烧成这样子了,脉象是看得出来的,韩芸汐专攻解毒,在其他方面不强,但是顾北月不弱呀,不至于看不出来。

只有一种可能,穆清武中了一种慢性毒,潜藏太深,长久以来都没有爆发过,所以解毒系统没有扫描到。

韩芸汐又一次启动解毒系统,可是,还是没有提示。看样子毒性还没有爆发显露出来,没有达到解毒系统最低敏感值。

毒性那么低,就能让人体反复高温,如果真正完全爆发出来,那该有多可怕呀?

这到底是什么毒?

她暗暗担忧着,虽然暂时不知道是什么毒,但是可以确定的是慢性中毒,烈性爆发的毒药,她解毒那么多年,也就曾经遇到过一次。

面对这种情况,唯一的办法就是时时刻刻守着病人,一旦察觉到毒素,立马寻找位置,着手解毒,否则让毒性恶化下去,韩芸汐也无法预估。

“慢性毒……”顾北月若有所思地朝穆大将军看去。

慢性毒可非常敏感的东西,这说明有人长期对穆清武下毒,极有可能就是身旁的人。

穆大将军暴怒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凝重,身边的人,谁敢对他的宝贝儿子下毒呢?

只是,现在也不是追究下毒凶手的时候,他急急问,“韩芸汐,那现在怎么办?”

“等。”韩芸汐很果断,“只有等毒性显露出来才有办法解毒。”

穆大将军半信半疑,看向顾北月,顾北月却点了点头,“一切听王妃娘娘的。”

等……

韩芸汐估计着一天之内毒性会爆发出来,可谁知,翌日傍晚,解毒系统竟还扫描不到中毒迹象,她用银针采集血样检测,也没检测到。

顾太医也不敢随便用药,只能不断物理退烧,幸好这烧是反反复复,否则穆清武就算醒了,脑袋估计也烧坏了。

终于,一直被顾北月安抚的穆大将军爆发了,他冷不丁冲到床榻前,一拳头擦过韩芸汐的脸颊,打在柱子上。

“韩芸汐,你又骗了本将军!就是你毒害我儿子的!你找死!”

韩芸汐无所畏惧,一脸认真,“没有哪个大夫可以百分百推断出准确时间的,我只能告诉你,最慢最慢,三天,毒性一定会显现出来了。一定不会超过三天!”

“呸!”穆大将军一点儿都不相信。

“如果你不相信大可找别人!”韩芸汐冷声,她也很清楚,穆大将军之所以会再找她来,正是因为找不到别人了。

“穆大将军,至少我们现在已经弄清楚病情了,多等一两日无妨啊!”顾北月劝道。

穆大将军一直在深呼吸,似乎有些迟疑了。

可谁知,就在这个时候,房门突然被一脚踹开,穆琉月气呼呼地站在门口,“韩芸汐,你给我出来!你这个骗子、凶手!你今天逃不了了!”

又是这个烦人的丫头,韩芸汐没理睬她的胡闹,谁知,一个娇蛮霸道的声音突然传来,“韩芸汐,本公主命令你马上出来,你要敢再碰我清武哥哥一下,本公主绝不轻饶!”

这……长平公主!

这位穆清武最痴情的追求者,居然也来了?看样子是穆琉月去告的状。

韩芸汐担忧地朝顾北月看去,心下暗道,“不好了。”

正迟疑着穆大将军立马走出去,恭敬行礼,“微臣见过长平公主,不知公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穆大将军,你算了吧,你眼里还真有我这个公主,清武哥哥出了那么大的事,你也不支会我一声!”长平公主不悦的说道。

在众人的注视中,长平一步一步走入房间,顾北月起身来,恭敬行礼,“见过公主殿下。”

长平公主趾高气扬地挥了挥手,示意他免礼。

她一步一步朝韩芸汐走过来,然而,韩芸汐坐着,就是不动。

长平公主走近,一见穆清武,高傲的目光就柔软了,只是,随即竟变得阴鸷狠绝,她冷不丁推了韩芸汐一把,“贱人,你竟敢伤我清武哥哥!”

韩芸汐始料未及,险些给摔地上,心下暗惊,“好个野蛮的女子呀!”

随后,穆清武的妹妹穆琉月也跟了进来,指着韩芸汐说,“公主,就是这个女人,那天就是她拿匕首要刺我哥哥,她还骗我爹爹能治好我哥哥,结果……呜呜……哥哥至今都还醒不了!”

长平公主暴怒,“你这个废材,居然敢为清武哥哥医治,你拿清武哥哥当什么了,试验品吗?来人,给我押下去!”

长平公主话音一落,门外两个侍从就冲了进来。

韩芸汐眸光凶悍,冷眼看去,立马就震得那两侍卫不敢动弹,她冷声,“长平公主,病人需要清净,有什么话,请你出去再说。”

长平公主一愣,随即哈哈大笑,“你们都听到没有,她说什么?呵呵,她一个废材也敢说这种话!笑死人了!”

说到这,她声音骤冷,“韩芸汐,清武哥哥还昏迷着,你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你就是刺客,就是谋害清武哥哥的凶手!来人,都还愣着干嘛,把韩芸汐给我押到大理寺去,好好的审!”

长平公主今日就是来找茬的吧!

韩芸汐也不再客气,冷声,“长平公主什么时候替大理寺办案捉人了?这可不合规矩。”

长平公主微怔,没想到韩芸汐敢这么跟她说话,难不成宫里的传言是真的,这个胆小的女人完全变了个人?

“我……我……本公主乐意,那是大理寺的荣幸!”长平公主理直气壮地回答。

“那长平公主可知道抓人要有证据?”韩芸汐再问。

长平公主毫不犹豫,“琉月和李长峰就是人证,清武哥哥也是人证,还有……”

顾北月实在听不下去,连忙打断,“长平公主,我也能作证,少将军就要恢复了!你们先出去,有什么话,等清武醒了再说吧。”

长平公主双眸微眯,冷声,“顾太医,本公主说话不许插嘴!”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