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54章 走,不约而同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白衣男子虽然一直没出声,但是,龙非夜和顾七少谁都没有将他忽略,影族的人出现在这里,非常值得琢磨。

何况,这个家伙还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他凭什么带他们走?

“怎么,你知道路?”顾七少笑道。

白衣男子还没回答,韩芸汐朝顾七少使了个眼神,“他真知道!”

这话一出,龙非夜眼底立马闪过一丝复杂,影族的人怎么会知晓毒宗天坑的路?

难不成他一直追查的事情是真的?

顾七少却突然怒声,“原来地图是你偷的!”

要知道,天坑里的溶洞千转百回,此通彼堵,非常复杂,除了医学院高层,除了手上有地图,还会谁会知道路?

天晓得白衣男子有没有偷地图,反正韩芸汐是没见到他拿出来过。

他并没有理会顾七少的指认,他淡淡道,“芸汐姑娘,走还是不走?”

有人带路,那再好不过了。

韩芸汐对影族不了解,也就没有那么多疑惑了,看得出来这个白衣男子不会毒术,估计是要她帮忙抓毒兽了。

之前龙非夜和顾七少不在,她都敢跟这个家伙走了,何况是他们在呢?

到时候找到了毒兽,他们人多,不怕抢不过。

“走呗!”韩芸汐很痛快的答应。

只是,龙非夜和顾七少却都不走。

“把地图交出来!”顾七少双眸里眯起了危险的气息。

“影族找毒兽做什么?”龙非夜更关心这个问题,影族之人从来不为自己活,一辈子只有一件事,便是效忠西秦皇族。

西秦皇族若是灭亡,影族必定亡尽,相反,这个世界上还存在影族之人,那么西秦皇族必有遗孤!影族之人需要的,那便是西秦皇族需要的!

这个家伙为什么要跟他们一起走?如果一起走找到了毒兽,他可占不到便宜。

思及此,龙非夜不经意又看了韩芸汐一眼。

面对龙非夜和顾七少气势汹汹的质问,白衣男子平静如水,他正要开口,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地动山摇起来,整个溶洞都在晃动,好像要塌了。

龙非夜几乎是第一时间拉紧韩芸汐的手,“怎么回事?”

“有人触碰到天坑死穴,午时之前,天坑一定会全塌的!必须尽快走!”白衣男子认真说。

“你也知道天坑死穴?”顾七少非常意外。

“天坑死穴”是毒宗天坑最重要的秘密,这个秘密并没有绘制在天坑地图上,只有医学院高层才知晓,他也是小时候偷听来的。

那是一个独立于百毒机关之外的机关,也被称为第一百零一个机关。

一旦触碰到那个机关,便会引起整个天坑地下溶洞的塌陷,这里的一切将全被埋在地下,就连毒兽也难幸免。

多年来,医学院高层一直都在找这个机关的所在,想毁了天坑永远困住毒兽,只可惜迟迟都没有找到。

该死的,到底是谁瞎猫碰到死耗子,触动了这个机关?

这说话间,大块的石头开始往下掉,龙非夜护着韩芸汐躲到另一个溶洞去,见状,白衣男子第一个追过去,比顾七少还快。

“时间不多,你们到底走不走?”白衣男子再问。

话音方落,他们所在的溶洞也开始掉石头,整个顶部大有崩掉的趋势。

龙非夜和顾七少都没有犹豫,异口同声,“走,带路!”

走?

是赶紧逃命离开,还是赶紧往前找毒兽?

谁都没有解释,可是,白衣男子和龙非夜、顾七少非常默契。都不是轻易认输之人,他们不会逃,既然来了,不能白来。

他们说的“走”,只有一个意思,那便是继续往前走!

白衣男子立马在右侧的石墙上开启机关,打开了一道暗门带路。

白衣男子在前,龙非夜和韩芸汐在后,顾七少和沐灵儿其次,唐离垫后,一路上龙非夜都紧紧护着韩芸汐,不曾松开过手。

众人都是轻功在飞,韩芸汐不懂,却是最轻松的一个,她的脸贴在龙非夜胸膛上,清清楚楚听到他强劲有力的心跳声,唯有这一刻,才有距离他很近很近的真实感。

身后,周遭不断有碎石落下,溶洞震动得越来越厉害,仿佛整个世界都要塌陷了,可是,窝在龙非夜怀中的韩芸汐却有种全世界都寂静了的错觉。

动荡中,光于暗交替中,急速的奔波中,他拥得她好紧好紧,她的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了。

可是,即便如此,他还想让她靠得太近一些。

“抓紧了!”他完全是命令的语气。

抓紧?

就她现在窝着的这个动作,怎么抓都抓不紧,只能圈住他腰。

她犹豫着,他却又催促,“抓紧了!”

速度太快了,这个女人万一掉下去,不摔死也得半条命。

“抓不了。”韩芸汐低声,迟疑了一下,小心翼翼地伸手圈住他,这下她真的是整个人都贴到他身上了。

阳刚男人气息一下子充满感官,韩芸汐发现自己的心跳快得停不下来。

抱他?

感受到她的小手在腰间的小动静,龙非夜唇畔不自觉泛起一抹笑意,默许了。

而这一幕,被后背的顾七少看得清清楚楚。

在他看来,就是韩芸汐主动拥住龙非夜的。

他看着看着,发呆似的就这么冷不丁的停下脚步,背后沐灵儿随即撞上来,幸好唐离反应快,及时止步。

“顾七少你做什么 ?”唐离怒声。

顾七少一点反应都没有,继续往前,沐灵儿看着他满是伤口的落寞背影追在龙非夜和韩芸汐后头,她的心疼得都快碎了。

七哥哥,我绝对不允许韩芸汐这么伤害你!

绝对不允许!

随着溶洞塌陷得越来越厉害,白衣男子的速度也越来越快,逼得后面的人不断加速才能跟上,一群人急速穿梭在溶洞中,闯过一道道暗门,冲过一条条密道,于不知不觉中不断往下走。

终于,白衣男子在一道巨大的石门前停住脚步,他们到了。

“这堵门后就是天坑的最低点,也是囚禁毒兽的密室。”白衣男子淡淡说。

所有人都以为白衣男子会找到机关打开这道门,可是,白衣男子却道,“我们得想办法打开这道门,我也不知道机关在哪里。”

龙非夜有剑把扣了扣石门,听那声音便知道这门非常之大。

他示意众人让开,挥剑劈斩,一时间剑芒大放,气势如虹,岂料,石门岿然不动,甚至连痕迹都没有。

龙非夜意外了,再一次挥剑,这一回长剑直接劈斩到石门上,可是,石门居然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

龙非夜的剑可是上古名剑龙吟,名副其实的削铁如泥,再加上他的内功,怎么可能会撼动不了一堵门呢?

“这不是石门!”龙非夜没有再白费力气。

“是玄金门,谁都动不了它。”白衣男子如实回答。

这话一出,众人顿时倒抽了一大口凉气,玄金可是这个世界上最坚硬的东西,是制造武器的最佳材料,一小块玄金就能让人趋之若鹜,何况是这么一大堵!

毒宗居然拿来当门,未免也太奢侈了吧?

当然,惊艳之余,众人更多的是绝望,白衣男子说得没错,谁都动不了这堵门。

“就只有这一个入口吗?”韩芸汐随口而问。

也不知道白衣男子听到没有,总之他没有回答。

顾七少上前来摸了摸,叹息道,“别的话蚀骨散还能用得上,玄金就难办了。”

蚀骨散算是毒药中是一种腐蚀性最强的毒,但是遇到玄金也无能为力。

这话提醒了韩芸汐,她眸光骤然一亮。

这时候,周遭的崩塌声越来越大了,再耽搁下去,估计连他们所在的密道都要塌了。

“只能找机关,应该就在附近。”白衣男子认真说。

“这个布局只能在左右两堵墙,大家分头找!”

唐离早就在周遭的墙壁上摩挲了,暗器和机关道理相通,面对机关,他也算半个行家。

很快大家就在左右两边的墙壁上摸索起来,就只有韩芸汐原地站着不动。

白衣男子看来,那始终平静如水的眸子竟掠过了一抹着急之色。

他又看了看众人,趁着大家没注意,他的手指轻轻摩挲过墙上一处粗燥面,这一摩挲,指腹像是被什么东西割破居然渗出血来,在墙上留下一道血痕。

然而,奇怪的是血痕竟很快就消失不见,像是被墙壁给吸收了。

白衣男子收回手指,藏握在手心里,他淡淡道,“芸汐姑娘,我去那边,你在这里找找看。”

“嗯。”

韩芸汐走过去,正要伸手去摸,却又突然停住,她说,“我有办法腐蚀掉这堵墙!”

一听这话,龙非夜第一个看过来,眼底闪过丝丝警告。

这个世界上还是有毒药可以腐蚀掉玄金的,毒药的名字就叫做迷蝶梦!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