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58章 怪了,绕过他们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一切发生都太快,本该是龙非夜和韩芸汐一起回来,将君亦邪和端木瑶关在门外的,可谁知道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韩芸汐都缓不过神来,她在被推出密室的时候,眼睁睁看着龙非夜救了别的女人进密室。

她就摔在他身旁,他却没有停下来。

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

其实,龙非夜和韩芸汐一样,始料未及,他一落地,立马推开端木瑶,看都没多看她一眼,急急就往门外冲,却见君亦邪掐住韩芸汐的脖子,一脸的警告。

“放开她,否则本王不会饶过你的!”龙非夜怒意滔天。

一旁的顾七少哪里还顾得上沐灵儿,急声,“君亦邪,要算账进来再说!”

君亦邪再不进来,食人鼠就要到了。

岂料,君亦邪竟然狮子大口开,“本王进去可以,你们都出来,否则本王不乐意进去!”

好个不乐意!

“不乐意也得乐意!”

顾七少亮出折扇要动手,而龙非夜没有废话,早就抽出了腰间软鞭,站出门外去。可是,君亦邪却立马加重手劲,掐紧韩芸汐的脖子,冷声,“本王可以先杀了她!”

这话一出,龙非夜和顾七少双双都停手了。

君亦邪也算是破釜沉舟,要么,他和韩芸汐活着,龙非夜他们全都死在食人鼠嘴下;要么他和韩芸汐死在食人鼠嘴下,密室里的人都活着。

他没有给龙非夜第二个选择,也没有给自己留后路。

他在赌,赌这个女人在龙非夜心里的份量到底有多重!

这个女人在龙非夜心里的份量到底有多重会有谁知道呢?

反正,她自己是不知道的!

韩芸汐被紧紧掐着脖子,呼吸特难受,话根本说不出来。

此时此刻,她是最危险的一个,极有可能在食人鼠还没扑杀过来之前,君亦邪就杀掉她了。

然而,她面无表情,她看了看沐灵儿,又看了看龙非夜和端木瑶,眸光深深,令人琢磨不透。

她不害怕吗?

她害怕,只是,她的生命里体验了太多太多次这种绝望,即便害怕也没有用的绝望。

为善却被恶报,用情却被无情,遍地鳞伤的总是自己。

一听君亦邪的条件,端木瑶立马怒声,“君亦邪,你什么意思?”

君亦邪居然也要她出去,君亦邪身负剧毒,这一路上她可没少帮他,这个过河拆桥的家伙!

不是说好了,她和他合作,他帮她杀了韩芸汐吗?没想到他竟敢要龙非夜的命!

端木瑶太高估自己说话的份量了,在场谁都没有理睬他。

“君亦邪,你想清楚了,韩芸汐死你也得死!”天知道顾七少有多愤怒,他从来没有这么连名带姓这么叫毒丫头的名字的。

一旁的沐灵儿看得都害怕了,她知道,七哥哥现在没空找她算账,等这一切过去了,她也不知道七哥哥会怎么对待她。

一丝后悔掠过心头,沐灵儿一咬牙,想忽视却办不到,她努力地告诉自己,她没错!

君亦邪连顾七少都不理睬,他放在眼里的敌人只有龙非夜,他慢条斯理地说,“龙非夜,时间不多了。”

是所有人的命换韩芸汐一条命,还是转身把石门关上,让君亦邪和韩芸汐葬身鼠腹,就在龙非夜的一念之间。

一时间,所有人全朝龙非夜看了过来。

此时,隐身在一旁石头后的白衣男子也看着龙非夜,他并没有离开。

他眉头紧锁,蠢蠢欲动,可惜,他伤太重了,至今嘴角还不断流溢出鲜血,将白色蒙面都给染红了一大片。

方才在玄金门那边,他几乎耗尽了一身内功才能达到那样的速度,如今,他已经有心无力了。

只是,他仍是关注着韩芸汐他们,仍是努力运功,哪怕再一次透支体力可能会让他变成废人,他都在所不惜。

因为,这个女人的鲜血开启了玄金之门,他确定了,她就是他这辈子需要守护之人,也是他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所有意义所在。

嘴角的鲜血越流越多,他一直在调动内功,始终没有放弃。

而这一边,龙非夜终于下了决定,他说,“一命换数命,这等赔本的买卖,本王不会做。”

这话一出,众人皆惊,韩芸汐那深深的眸光终于再也明亮不了,一下子就暗淡了。

这就是龙非夜的选择?好残忍!

“龙非夜,你确定?”

君亦邪非常意外,掐住韩芸汐的手都放松了警惕,然而,龙非夜要的就是这个时机。

方才至今,他一直都在找君亦邪的弱点。

放弃韩芸汐,他办不到,拿所有人的性命来换韩芸汐,他办得到,却是相当愚蠢的做法,冷静如冰的他,从来都不是冲动无脑之人。

趁着君亦邪放松警惕,龙非夜眯眼相中了君亦邪的肩胛,一股股深厚的内功暗中灌入手中软鞭。

天晓得他这一鞭子卯了多少劲,他额头都渗出了汗水。

寂静中,韩芸汐看着他,眸光却像失去了聚焦,而他无暇多顾,看着君亦邪的致命弱点,即将出鞭。

可是!

人算终究比不过天算,就在龙非夜要出鞭的时候,石门顶端突然“轰隆”一声,滚落下了一块巨大的石头,随着大石头落下的还有一直硕大无比的大老鼠。

这一幕,多么熟悉呀!

食人鼠不是从前面追来的吗?前面的动静可是非常近了,难不成他们头顶?

众人下意识抬头看去,只见黑压压的一大片食人鼠如暴雨倾泻一般,接连不断往下掉!

天啊,居然有两窝食人鼠!

龙非夜和顾七少几乎是同时往后退,险些就被砸了。

这些食人鼠就堵在大石门前,将龙非夜他们和君亦邪、韩芸汐隔离开。

奇怪的是,和密室里的人比起,君亦邪和韩芸汐所在的位置更明显,也更容易攻击,可是,鼠群却完全无视了他们,在密室大石门前蠢蠢欲动,想进去又不敢。

众人看着都觉得诡异,只是,此时谁也无暇多思考原因。

食人鼠这么一堵门,完全就堵死了龙非夜他们。

龙非夜蓄势待发的软鞭本可以一招之内救回韩芸汐的,可是,此时却完全打不出去,他没有出鞭,一肚子闷火,脸色阴沉得好恐怖!

君亦邪当然也发现了食人鼠的异样,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但是,他死死地擒住韩芸汐,没敢乱动。

这个时候,背后另一群食人鼠也追到了。

更加出人意料的是,这群本来追逐君亦邪的食人鼠,居然直接从君亦邪和韩芸汐身旁穿过去,和另一窝食人鼠一起堵在密室门口。

这……

“几个意思!”

“不会是就冲我们来的吧?”

一贯爱笑的顾七少都烦躁起来了,唐离也怒着,一拳头砸在墙壁上,沐灵儿和端木瑶站在一旁都没出声,各怀心思。

龙非夜俊眉紧锁,一言不发,就盯着韩芸汐看。

这么久了,他这才注意到这个女人的目光,静如死水。

这种情况,以她的能耐怎么可能任由君亦邪要挟?

这种时刻,以她的性子怎么可能这么安静?

可是,方才至今,她一直没动静。

以往她看他到时候,会傻乎乎地痴迷,会娇滴滴的羞赧,会愤怒地瞪眼,也会害怕回避,那样真性情,不掩饰,不造作。

就从来没有像此时这样,她的目光如此绝望,像是放弃了一切,包括他。

龙非夜都顾不上食人鼠,一股莫名的恐惧感突然袭上心头,这是他生平第一次懂得害怕。

这个女人,怎么了?

是哪里不舒服吗?

“君亦邪,你放开她!”

龙非夜突然暴怒大吼,吓了众人一跳,还从来没见过这个男人失去理智的样子。

这么一吼立马惊动了门口的食人鼠,一只只全弓起了后背,蠢蠢欲动地挠爪。

见状,君亦邪唇畔泛起一抹冷邪的蔑笑,“好啊!”

说着,还真就放开了韩芸汐的脖子,只是,与此同时,他非常放肆地一把搂住韩芸汐的腰!

“君亦邪!”龙非夜咬牙切齿,拳头握得咯咯作响,在寂静的密室里显得格外清晰。

君亦邪扫了满地的食人鼠一眼,冷笑道,“龙非夜,希望我们还可以……再见!”

他说罢,搂紧韩芸汐,转身就走。

“君亦邪,本王会让你后悔的!”

龙非夜怒声大喊,就差那么一点点他就要喊韩芸汐了,只是,他终究没有。

君亦邪负伤在肩胛,这个女人为什么不反抗?她明明全身都是暗器,满兜里都是毒药!

君亦邪狂傲的背影渐渐远处,消失在密道中,而食人鼠依旧围在门口,没有散开 的意思,天知道它们什么时候才会像刚刚那样放弃,散开。

“怪了……”白衣男子喃喃自语。

食人鼠是毒兽召唤出来对付入侵者的,密室里有毒兽的气息,食人鼠本能的畏惧而不敢进去。至于食人鼠为什么不攻击韩芸汐和君亦邪,他也弄不明白。

刚刚在玄金门那边,食人鼠还是要攻击韩芸汐的,而君亦邪也被追得很惨不是吗?

怎么就突然不攻击了呢?

“毒兽呢?”

白衣男子又往密室看了一眼,满腹不解,他也没时间多察看,他深吸了一口气,捂住心口,连忙追君亦邪去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