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59章 除非,我死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不知道围堵在密室门口的食人鼠什么时候散去,总之,君亦邪一路搂住韩芸汐,并没有追兵。

君亦邪因为触碰到天坑死穴而直接滑落到毒兽密室里,来路并没有被坍塌的石头封死,他沿着来路,很快就飞离了溶洞,往天坑口飞去。

地图失窃,再加上天坑死穴被触动,医学院的守卫将天坑包围得严严实实的,想要瞒过众人的眼睛逃走,并不容易。

然而,以君亦邪的能耐,冲出包围圈还是办得到的。

他一手搂紧韩芸汐,另一手拉上蒙面。

正要走,一路都非常沉默的韩芸汐突然开了口,她声冷如冰,“君亦邪,你要是暴露了我的身份,我一定让北历国上上下下都知道康王殿下就是百毒门门主!”

天坑周围都是守卫,君亦邪自己蒙上蒙面,却把她忘了。

君亦邪的手看似轻轻搂着,其实用力很足,韩芸汐一旦挣扎,腰必定会断掉的。

韩芸汐不挣扎并不奇怪,只是,这个伶牙俐齿的女人一路上都沉默,并不正常。

君亦邪早就提防着了,却没想到韩芸汐一开口居然就这样警告他!

他不屑冷笑,“韩芸汐,你别忘了你现在落在我手上!”

韩芸汐还是面无表情,“康王殿下别忘了你肩胛的毒只有我能解!”

这一回谁都没看到毒兽,换句话说君亦邪并没有毒兽的血来解毒,他肩胛中的毒依旧只有韩芸汐能解。

一听韩芸汐这话,君亦邪便大笑起了,“怎么,落在本王手上,你还不打算给解药?”

“真没打算。”韩芸汐毫不畏惧地回答。

君亦邪并不生气,只是轻笑了一声,随即冷不丁一把将韩芸汐的脑袋压入怀中,便搂紧她冲天而上。

这一回,韩芸汐挣扎了,只是,她的脑袋越动,君亦邪的大手就压得更紧,她整个脸紧紧贴在他胸膛上,呼吸都难受。

她的双手,一手紧贴在他身上,一手被他拢在腰间,根本动弹不了。

混蛋!

韩芸汐在心里怒骂,她是不是太善良了所以人人都欺负她呢?

老虎不发威真当她是病猫了?

此时,君亦邪搂着她已经飞冲到天坑顶端,医学院守卫一见有人,弓箭手立马列队,万箭齐发!

君亦邪一边逃,一边闪躲,注意力高度集中,岂料,就在这个时候,韩芸汐突然张口,狠狠地就往他胸口咬下去!

咬,女人最厉害的武功!

曾经,她都能把龙非夜咬疼了,当然,相比于龙非夜那一次,这一次韩芸汐并没有下毒,君亦邪肩胛上的毒就是她最大的筹码,她的毒药很多,却也从来不浪费。

君亦邪怎么都没想到韩芸汐会咬他,他下意识低头看去,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利箭迎面飞射过来,君亦邪急急侧头避开,险些就被命中。

该死!

这个女人是故意的,选择在他不能分神的时候“动口”!

君亦邪不得不松手,“韩芸汐,信不信本王让你摔回去!”

韩芸汐这才松口,很无所谓,“随便你……如果你也不想活的话。”

她死了,谁帮他解毒呀?

他堂堂百毒门门主,毒界的枭雄,却至今不知道自己肩胛中的是什么毒,多久会毒发身亡,这件事要是传出去,他还如何在毒界立足呢?

君亦邪气结,三番五次劫持这个女人,这一回终于成功了,可是,他竟一点儿成就感也没有,反倒呕得要死。

君亦邪选择了沉默,不再跟韩芸汐斗,专心致志应对四面八方的弓箭,可谁知,此时心情非常不好的韩芸汐正有气没地儿撒,她并没打算放过他。

趁着君亦邪松手之际,韩芸汐突然伸手一把朝他受伤的肩胛抓去,别人不知道君亦邪肩胛上的伤口至今没愈合,韩芸汐却非常清楚。

而且,她知道要让伤口疼的办法就是用力抓挠!

“韩芸汐!”

君亦邪疼得怒吼,韩芸汐心情一不好,天不怕地不怕,她没回答,而是更加用力!

君亦邪实在受不住,又一次缚住她的手,韩芸汐却剧烈挣扎。

君亦邪一边闪躲弓箭,一边应对韩芸汐的闹腾,没多久另一肩胛就中了两箭。

而此时,医学院的守卫一个个踩着轻功追了过来。

“韩芸汐,你够了!”

君亦邪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只能任由着她抓挠,专心应对医学院的守卫。

当君亦邪带着韩芸汐躲开弓箭,避开守卫逃入周遭的山林里时,他的双肩早已鲜血淋漓了。

一落地,他便狠狠将韩芸汐摔出去,一点儿都不怜香惜玉。

天下何曾有女人能把北厉康王折腾成这个样子呀?

韩芸汐摔在地上,摔得特疼,可是,再疼,都不如她心中的疼痛,她眉头都没蹙一下,径自坐起来,看着君亦邪,眸光冷彻。

君亦邪正处理伤口呢,见韩芸汐盯着他看,怒气一上来,立马用脚尖勾起一堆土狠狠朝韩芸汐脸上砸去,“贱人!”

这个女人已经不是第一次触碰他的底线了。

韩芸汐别开脸,却还是被泥土砸个正中,只是,她并介意君亦邪的行为,

一个三番两次劫持女人,威胁女人的男人,还能指望他怜香惜玉?还能指望他会好言相商?

韩芸汐抹了几把脸,依旧冷冷看着君亦邪没说话。

见她的神色,君亦邪一边处理伤口,一边警惕地看她,生怕她再偷袭。

虽然不愿意承认,可是,他真的有种拿这个女人没办法的感觉。

这一回,韩芸汐并没有动,就只是看着,目光渐渐地都有些木讷,像是走了神。

这个女人好像哪里不对劲,可是又说不上来她到底怎么了。

处理好伤口,君亦邪便逼到了韩芸汐面前,伸手到她面前,冷冷两个字,“解药!”

“龙天墨的解药。”韩芸汐也伸手。

这天色看,还有几个时辰就天黑了,和三长老约定的时间到了。

没找到毒兽,她拿什么去救龙天墨,拿什么去赢三长老,又拿什么去为自己和顾北月洗刷冤屈呢?

她可以逃离天宁国的,其实她也不怎么想待了,可是,她不能让“韩芸汐”这个名字在医学界臭掉,她更不能背负一条命案活一辈子!

她是医生,在职业生涯里,她从来没有失手过,她不甘心!

“我说了没有解药。”君亦邪怒声。

“那你凭什么跟我要解药?”韩芸汐冷冷反问。

君亦邪冷不丁撅起韩芸汐的下巴,紧紧捏着,“你没有资格跟本王谈条件。”

“我没跟你谈条件,我只是说你没资格跟我要解药。”韩芸汐不屑反驳。

这话一出,君亦邪怒得额头青筋都爆出来了。

他力道一提,险些就捏碎韩芸汐的下巴,“韩芸汐,别以为解不了毒,本王就不敢杀你,大不了,本王不要了这肩!”

他虽然不知肩胛上的毒是什么,但是,他很清楚毒素只留在肩胛并没有扩散。

“我猜……你舍不得。”

韩芸汐果然有气死人的本事,其实,她并非有意惹怒君亦邪的,她只是随口回答而已。

她现在心里很闷,很乱,她只有一个很坚定的念头,那就不想回天宁,不想见到某个人。

她根本没把君亦邪的事情放心上,她在纠结着自己何去何从。

龙非夜,你可以不喜欢我,可是,你不能待我好的时候,同时待别的女人好!

韩芸汐心不在焉,君亦邪却怒火攻心。

“韩芸汐,本王不会杀你,但是,本王要你生不如死。”

君亦邪说着,冷不丁一把撕开了韩芸汐的衣领,这下,韩芸汐才彻底从自己的思绪中缓过神来。

她急急按住他往下撕扯的手,怒声,“君亦邪,你有点分寸!”

“分寸?”君亦邪冷冷一笑,猛地一用力,竟就这样硬生生撕碎了韩芸汐的外衣。

韩芸汐惊叫起来,开始剧烈挣扎,“君亦邪,你无耻,不是男人!”

“本王是不是男人,你很快就会知道的!”

君亦邪双眸都被气红了,他并没打算侵犯韩芸汐,只是像吓唬吓唬她,让她知道什么叫做害怕!

可谁知道,当他看到韩芸汐原始的恐惧时,他竟停不下手来。

原来,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也会害怕,是不是真正拥有她了,她就会臣服呢?

思及此,君亦邪的大手开始往下探去。

“滚开!”

韩芸汐吓坏了,怎么都没想到君亦邪会这么无耻,她吓得都忘了自己有暗器,有毒药。

就这个时候,一道白影凭空出现,不是别人,正是那蒙面白衣男子,此时,他的蒙面已经完全被血色染红了。

他一落地就险些摔倒,站都站不稳,像是大病一场,身子骨非常虚弱。

可是,他仍是箭步冲过去,一把揪住君亦邪的肩膀,狠狠将他拉开了!第一时间脱下外衣将韩芸汐盖住。

明明都撑不住了,风一吹就会倒下,可是,他一转身看到君亦邪,眼底却迸射出滔天杀意,直射人心。

“君亦邪,除非我死,否则你休想碰她一根寒毛!”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