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62章 来者不拒,收下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芸汐急着找金针,一见白松鼠跳到白衣公子身上,她吓了一跳,这只来路不明的怪物怎么又追过来?

它想干什么?

白松鼠看着韩芸汐,眸光特虔诚,短粗短粗的小手抱在一起,像是作揖,又像拜她,尾巴使劲地摇晃。

这下,韩芸汐才认真瞧它,这小家伙似乎对她很友好。

只是,她忙着救人,没空理会它想做什么。

确定白松鼠只是借白衣男子的身体站着而已,并没有伤害之意,韩芸汐便又急急埋头找金针了。

白松鼠看了看凌乱的金针,又看了看白衣男子,突然掉头就跑,一溜烟给不见了。

“奇怪!”韩芸汐看了一眼,随它去。

韩芸汐继续找金针,幸好她很快把状态调整过来,否则不知道要耽搁多久。

她先护住白衣男子的心脉,然后帮他护住元气,整整折腾了一个时辰才搞定。

医者的习惯,她兜里一直都备有急用药物,有临时处理外伤的药物,也有及时救命的丹药。

她手上有一颗珍藏很久的护心丹,自己都不舍得用,如今却毫不犹豫拿出来。

只是,一拿出来,韩芸汐就迟疑了,要不要喂他吃呢?

如果喂他吃,势必得揭开他的蒙面的。

看着白衣男子那安静的眉宇,血色的蒙面,韩芸汐内心陷入了天人大战。

“别看……好不好?”

“嗯,很丑,千万别看。”

这是他昏迷前最后说的话,那么温柔的声音,以致于韩芸汐一回想起来,便无法狠下心拒绝他。

“喂,你一定不丑。”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肯定,她将护心丹放到他手心里,拢起他的手握紧。

没办法喂他吃药,只能多做几次针灸了。

韩芸汐将白衣男子的衣带系好,脱去自己的外衣替他披上,反正她已经不在意那么多了,从现在开始,她拒绝遵守这个时代所谓某些妇道。

衣服一脱下来,韩芸汐这才意识到裹在身上的衣服并非她的,而是刚刚她白衣男子给她的。

她轻轻摊开,发现这衣裳白得胜雪,上头没有任何图纹,只有几处血迹,犹如雪中梅,冷清、孤寂。

字如人,衣如人,除了温柔之外,他到底是个怎样的男子呢?

韩芸汐先前无聊时,翻看过云空大陆的通史,自然了解大秦帝国的。

大秦帝国二皇族七贵族,影族是七贵族里最具实力,最忠于皇族的,也是最低调的。他们就如同他们的名字“影”一样,像个影子永远站在光的另一侧,守护在主人身旁,从不露面。

韩芸汐替白衣男子盖上衣裳,盘腿在他身旁坐下,喃喃而问,“喂,你为何要救我?”

在天坑里,龙非夜他们认出他是影族之人时,她并没有想那么多,可是,刚刚这个家伙拿命在救她,她就不得不多想了。

西秦皇族?

跟她有关系吗?不,怎么会跟她有关系,她来自未来,不过是拥有了韩家嫡女的身体罢了。

确切的说,应该是和天心夫人或者她那位神秘的父亲有关系吧。

思及此,韩芸汐嘴角浮出了一抹欣喜,来医学院惹了一身腥,幸好还有点收获,遇到了这个家伙。

等他醒来,一定要问清楚!

欣喜是欣喜,韩芸汐始终恢复不了心情,她看了一眼天色,眼底掠过一抹无奈。

再过一个时辰天就黑了,距离子时越来越近了,看样子她是赶不回医学院了,其实,就算回得去她也救不了龙天墨呀。

毒兽连个影也没看到,天晓得是被藏起来了,还是不过是谣传罢了。

回去做什么,面对质疑,嘲讽,驱逐?

韩芸汐第一次有这么强烈的无力感,她揉了揉眉心,懒得多想,她并不是怕事的人,等确定白衣男子无大碍了,她就回去做个了结。

突然,一旁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韩芸汐立马转身看去,一身戒备。

岂料,居然是那只小松鼠回来了,拖了一大堆东西回来。

韩芸汐定神一看,目瞪口呆,这只白松鼠未免也太聪明了吧,它活多久了,难不成都成精了?

只见小松鼠用巨大的芭蕉叶垫底,上头放满了各种各样的毒草,然后叼着芭蕉叶的头使劲拖拽过来。

韩芸汐一眼扫过去,基本将上面的毒药分析了个透,有一半她医疗包里也有,另一半则是很罕见的种类。

在韩芸汐的注视下,小松鼠将毒药草全拖到韩芸汐身旁,冲韩芸汐卖命地摇了摇尾巴示好。

冷静了许久的韩芸汐终于认真审视起这只小松鼠了,之前她没看错的话,它好像在啃君亦邪的肩膀,那肩膀可是有毒的呀!

可是,它居然没中毒。

眼前这一大堆毒药草全都是它找来的,难不成它能识辨毒药?

“鼠……”

韩芸汐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吓得立马护住白衣男子后退。

这小东西不会就是毒兽蛊鼠吧!

虽然它很小很小,小得手掌大一些都可以一掌捏死,可是,看着他拖来的各种毒药草,韩芸汐还是忍不住怀疑。

毒宗的毒兽蛊鼠,能分辨百毒,能食百毒,而且,血能解百毒,最可怕的是,毒兽本身也有剧毒,一旦被咬,那相当于是中了百毒,即便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

就目前来看,这小东西至少占了两条呀!万一被咬了,那就万劫不复了。

见韩芸汐的恐惧,小松鼠急了,更加卖命摇尾巴,不停地拱手作揖,那模样说有多萌就有多萌!

可是,韩芸汐却戒备地看着,不太相信,毒兽哪能这么萌呀,岂不侮辱了“兽”字?

小松鼠怎么示好都没用,它比韩芸汐还紧张,在原地跳来跳去,好一会儿,一头扎入毒药草里,双爪不停地挑挑拣拣。

嗯,新主人生气了!

它要把它不小心吃掉的毒药都还回来,不能让主人生气。

它在密室里睡了好久,一觉醒来就发现有人入侵了,立马召唤食人鼠出来。

虽然它被很多玄铁镣铐锁着,但是,它可以变小逃脱自由出入密室,这个秘密除了它的旧主人,谁都不知道。

其实它不是被关着,只是它太懒了,懒得出来,就任由医学院的人下药而已,而且,毒宗是它的家,它怎么会离开呢?

它也没想到这个女人的血可以打开玄金门,她一定就是它的新主人了。

它原本躲在暗处,偷看君亦邪他们的,一嗅到熟悉的气息,它立马就找到她了,钻入她的医疗包里躲着。

也正是因为如此,蛊鼠们才不敢靠近她。

一钻入医疗包,它就发现好多好吃的,它原本只打算吃几口充饥的,反正到了外面,多的是毒药,可谁知道它一吃就停不下来。

好吧,它承认自己一遇到美食,经常会吃到忘我的境界。

它也不知道周遭发生了什么,等它吃完了爬起来一看,就看到新主人被那个坏男人拉在怀中。

它原本都打算咬死他的,可是,一跳到人家肩膀上就发现了新大陆,那是一种它都没闻出来的毒,全新的毒。

于是,它又险些忘我了。

小松鼠使劲的挑拣,韩芸汐怕是怕,却也好奇,她认真一看,发现小松鼠挑捡的毒药全都是她医疗包里丢失的。

难不成……

韩芸汐都还没想明白呢,小松鼠就挑拣出一大药草堆到韩芸汐面前去,生怕韩芸汐不明白,小松鼠叼了一根毒草就往她医疗包里钻进去。

所以,它……

韩芸汐秒懂了,瞬间一巴掌朝医疗包拍下去,怒声,“原来全是你弄乱我的金针的!”

毒药被吃了还不打紧,最恨金针被弄乱,弄脏!

“吱吱……”

小松鼠居然没有反抗,蜷缩成一团发出委屈的声音。

韩芸汐急急拿开手,小松鼠立马窜出来,落在她手臂上,双手抱在胸前,一副恳求原谅的模样。

韩芸汐都忘了害怕,又气又笑,败给这个小萌物了。

她小心翼翼伸手挠了挠它的小脸,小松鼠非但不排斥,反倒抬起头来继续卖萌。

韩芸汐乐了,“你就是蛊鼠?”

也不知道小松鼠能不能意会韩芸汐的话,它前一秒还可怜兮兮的,这一秒立马咧嘴冲韩芸汐笑。

韩芸汐也不知道它听懂没有,更不知道它这么笑是什么意思,至能狐疑地盯着它看。

小松鼠见她那表情,“吱吱”了几声,跳回地上。

只见它憋住气鼓起腮帮子,刹那间,小小的身子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头庞然大物,一只和狮虎一样大小的白松鼠,四抓特短,肥嘟嘟的,笨重得一屁股坐在地上都站不起来,不管从哪个方向看,都觉得它像个巨大的白毛球。

韩芸汐惊呆了!怎么会这样?

小松鼠的模样很侮辱“兽”,可它这笨重的模样,更加侮辱“兽”字呀!

天晓得它多久没有运动了!

蛊鼠一点儿都不喜欢自己笨重的样子,很快就恢复原形,跳回韩芸汐手臂上,继续冲她咧嘴笑。

这下,新主人应该知道它的身份了吧?

当然知道,不用怀疑,就是它,蛊鼠!

韩芸汐不知道这小东西为什么粘着她,对她好,反正她来者不拒。

她眯眼一笑,凑近,“小东西,不介意放点血给我用用吧?”

蛊鼠血解百毒,得来全不费工夫,龙天墨有救了!

给读者的话:今天状态欠佳,第三更要推到明天还你们了,记账哈。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