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263章 子夜,是谁到了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见韩芸汐眯眼而笑,小松鼠终于松了一口气,它想,新主人笑了,一定就是原谅它了吧!于是,它也凑了过去,笑得更灿烂,两个大门牙若隐若现的。

韩芸汐盯着它的大门牙看,心想,毒兽的血能解百毒,可是,被它咬了却会中毒身亡,这种矛盾的存在到底是为什么。

如果它的血能解百毒,那么它的血必定是没有毒的,难不成这小东西和毒蛇一样,牙根下藏着毒腺,咬人的时候,毒液会从牙尖里喷射出来?

它的毒液到底是怎样一种毒?

反正一定是她解毒系统没有记录过的,所以她探测不到它的存在,在现代的历史里根本没出现过这小怪物呀。

嗯,得想办法弄到它的毒液来研究研究,不过,当下最重要的还是弄到它的血,热呼呼能救命的鲜血呀!

韩芸汐笑着笑着取出了一个小瓷瓶。

咦……装药水的瓷瓶?

难不成新主子要给它什么好吃的?小松鼠那倒三角的鼻子一张一翕,一边嗅一边爬近,可惜怎么都没嗅到毒药的味道。

它在韩芸汐面前停下来,瞪大眼睛好奇地盯着她看,瓶子里是什么东西呀?

谁知,韩芸汐另一手却亮出了一把小刀子,刀锋亮得刺人眼。

小松鼠先是一愣,随即便恐惧地跳了起来,躲得远远的。

新主子,你想做什么?

韩芸汐咧嘴嘿嘿而笑,“小东西过来,出来混都要还的。”

小松鼠吓得快哭了,新主子不会想把它烤了吃吧?不要呀!

见小松鼠原地没动,没逃走,韩芸汐暗暗庆幸,她用小刀子割破自己的手接了一些血在小瓷瓶里,给小松鼠做示范。

小松鼠认真看着,竟立马狂摇头。

好吧,它很聪明很有灵性,它看明白了,却拒绝了。

韩芸汐迟疑了一下,从医疗包里拿出了一味毒。

见状,小松鼠狐疑了,那个布包里的毒药早就被它吃光光了,现在怎么又有了?哪里来的呀?

当然是解毒系统里拿出来的,医疗包不过是个掩饰而已。

韩芸汐摊开手指,毒药就散就手心中,小松鼠嗅了嗅,突然一个激灵,激动得站了起来!

还是原来的味道,还是原来的配方!

这毒药不是别的,就是君亦邪肩膀上的美味呀!

小松鼠毫不迟疑,飞一般扑了过去,然而,韩芸汐却避开,冲它嘿嘿一笑,又亮出小刀子。

“就一小瓶血,不会要你的命的,换不换?”

韩芸汐知道小松鼠会懂,却不知道这小东西居然会这么没志气。

它不仅仅毫不犹豫地点头,竟还钻入她的医疗包里叼出了小瓷瓶。

这意思……要两副毒药换两瓶血喽?

会不会贫血呀?

韩芸汐都忍不住笑了,大大方方拿出三副毒药丢给小松鼠。看了看医疗包,又看了看韩芸汐手里的东西,太困惑了,它刚刚钻进去都什么也没见着。

好吧,它顾不上那么多了,它要吃吃吃!

小松鼠一下子就将所有毒药给扫光了,生怕韩芸汐反悔。

当然,吃光了,它还是很自觉叼出第三个瓷瓶的,吃了人家三副毒就得还人家三瓶血。

韩芸汐笑得直摇头,将小松鼠抓来放手心里,教训道,“小东西,一瓶就够了。要懂得爱惜自己,心疼自己,记住了吗?”

小松鼠似懂非懂,黑溜溜的眼睛贼兮兮的,有些胆怯地看了眼韩芸汐的小刀,立马就收回视线。

吃完了,才知道害怕,也不知道新主人会割它哪里,会不会很痛苦呢?它第一次被人动刀子的说。

见小松鼠那小样,韩芸汐忍不住偷笑。

她当然不会让它太痛苦啦,怎么说也是拿刀拿针的。

不过,她会让它暂时跑不了!

韩芸汐选择了小松鼠的腿,给了它小腿一刀,利索地放了一小瓶血便马上处理伤口。

其实刀口很小的,可是,她故意包扎得很夸张,纱布捆了好几圈,还一脸严肃地告诉小松鼠,“不要乱动,否则你会残掉的!”

小松鼠不明白她说什么,看她那么严肃,再回头看自己的腿一眼,立马眼睛翻白,昏了过去。

看着昏倒在自己手心里的小松鼠,韩芸汐有些哭笑不得。

天下人要知道这就是传说中凶猛的毒兽,会不会认为毒宗毒兽的传说是假的呢?

很久之后,当韩芸汐看到小松鼠凶悍的一面,她才知道自己小看它了,当然这是后话了。

韩芸汐看了一眼天色,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就到子夜了,从这里到医学院即便有洛醉山带她走近路,也得很久,她来不及了。

可是,她竟连犹豫都没有,将小松鼠放入医疗包,收拾了下,毅然搀起昏迷不醒的白衣男子往来路方向走。

不放弃!

有了解药就意味着龙天墨的命保得住,就意味着她和顾北月的罪名可以洗掉,也意味着她能赌赢三长老,更意味着她不会连累秦王府,不会再亏欠那个男人什么!

无论如何,她都不能放弃,都要赶回去!

韩芸汐将白衣男子的手搭在自己肩上,瘦弱的肩膀硬是撑起了一个大男人的重量。

没多久,她笔直的腰就被压弯了,白衣男子所有重量全沉下来,她想直起腰都办不到。

可是,她却眉头都没皱一下,直不起腰,哪怕弯着腰也要坚持!

一开始她还走得颇快,可渐渐的,她的脚步就变沉了,一步比一步迈得慢,踩得深。

这样的速度,一定是来不及的,怎么办?

放弃吧?

迟到了,其实也一样可以救龙天墨,三长老连诊断都出错,不可能救得了龙天墨的。

只是,迟到了她就不算赢了吧。

赢又怎么样?她向来不是好斗好赢的人。

放弃吧,休息一晚上养足了精神,等白衣男子醒了,再回去不迟,反正龙天墨还有几天的性命。

可是,不赢就等于输呀,天下人不仅仅会知道韩芸汐输了,还会知道秦王妃没有说到做到,秦王妃被医学院列入黑名单,永远不得入内。

思及此,累得都快垮下的韩芸汐紧紧咬住压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或许,就为了心中那份骄傲吧。她韩芸汐解毒救人,绝不失手!

或许,就为了那份不亏欠不拖累吧。龙非夜,我会还你一个干干净净的“秦王妃”名号,从此便可一清二楚,互不相欠了吧?

都走不动的韩芸汐拉紧了白衣男子的手,又一次迈出脚步,一步一步走得越来越快,夜里山风冰凉,她却早已大汗淋漓。

她,来得及吗?

时间非常紧迫!

此时,医学院的会诊堂后院早就人满为患了,长老会三大长老,荣亲王,玺玉伯,洛醉山,还有诸多来看戏的医士、医师、神医。

他们大多不知道毒宗天坑发生了天大的事,天坑被毁,毒兽失踪,高层们正忙得不可开交。

都子夜了,他们个个都还精神抖擞,尤其是三长老和玺玉伯,因为,顾北月失踪两天了,韩芸汐失踪一天了,而刚刚好端端的龙天墨又病发了,疼得满床爬滚。

一切的一切,都表明韩芸汐和顾北月畏罪潜逃!

“呵呵,秦王妃原来是个骗子!都这个时候,我看她是不会来复查了。”

“可不是,还以为天宁太子真的中毒了,听说那天她施针排毒,把长老们都给震住了。”

“听说她是拿一套针吓唬住三长老的,依我看,她那针是真的,毒术嘛,呵呵……”

“唉,可惜了顾北月这等人才,好端端的太医不当,怎么就和那种女人勾搭上?”

“嘘,这种事不能乱说的。”

看客们一边等,一边议论纷纷,这边的话刚说完,另一边便误解了。

“什么,秦王妃和顾太医有一腿?”

“当真?难怪顾北月那么明哲保身的人这一回会搀和进来,原来啊……”

……

谣言就是这么来的吧。

眼看着子时快到了,众人的议论声也越来越大声,向来喜欢安静的三长老并没有介意,他望着天上的明月,掐着手指算时间。

那天看韩芸汐施针排毒之后,他就越想越不甘心,越想越不对劲,果然是被那个丫头蒙了!

今夜,韩芸汐是一定不会来的,就算料定了她不会来,他也要等到子夜,免得说他欺负晚辈,说他不给天宁秦王面子!

他都把医疗箱准备好了,今夜就当众诊断龙天墨的病情,这三日,他翻了不少医书,琢磨了不少病例,还是心中有数的。

这时,怜心夫人冷冷开了口,“来人,把天宁太子推出来,依我看,秦王妃也快来了!”

眼看就到子夜了,怜心夫人这不是故意的吗?

话音一落,顿时哄堂大笑,都这个点了,看客们也就不客气了。

笑声中,洛醉山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他只知道天坑溶洞被毁了,至于韩芸汐和顾七少的下落,他全然不知呀!

急急急!

突然,坐在一旁的荣亲王站了起来,他的脸色阴沉沉的,非常难看,他站了片刻,便毫不犹豫地说,“三长老,子夜到了!”

是的,子夜到了,韩芸汐没来。

可是,院外突然传来一声通报,“天宁秦王,驾到!”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